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白夜山觀
白夜山觀 連載中

白夜山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陳古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流山 奇幻玄幻 陳古子

九州大陸世人皆雲,天下名門為正統武學,為非作歹私藏禍心之人所修武學為邪祟,唯有白夜山觀之武學既為正統又可以被定義為邪祟,被稱為妖,大妖之學
十餘年前,白夜山觀首席弟子戴觀瀾為紅顏敗盡天下門徒,最終落得山觀傾覆,武學盡毀的局面
如今已過數載,這隻『大妖』漸漸有了復蘇的徵兆
展開

《白夜山觀》章節試讀:

第4章 樂宮設宴請百臣


「師傅,有信鴿。」楚牧歌手裡抓着一隻肥美鴿子,爪下綁着白色信紙而非金箔。

「念.」

「今日戌時,樂宮設宴請百臣。」

「哼,這皇帝倒也心急。」戴觀瀾冷哼一聲,極其不岱。

「師傅,去還是不去。」楚牧歌問道。

在他看來,大涼皇帝頒佈完聖旨離去之時又下信書恐自己反悔,寓意無時無刻叮囑他現已是大涼百官這一身份。他知曉自己修為已廢,瘦骨嶙峋實在無法到處奔波,今日攀登山洞階梯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為了數落自己?

戴觀瀾從大荒生根成長,其實,這一次是他誤解了皇帝言下之意,試問性情中人哪有雞賊那般爾爾心思,單純的只為表達心中愉悅同時也是為了百官和睦攜手執政,僅此而已。況且,戴客奉之名也隱瞞不了多久。

「去,為什麼不去,但卻不是你,也不是我去。」

「那是誰?」楚牧歌疑惑問道。後者投以微笑,牧歌心裏暗罵一聲老狐狸興緻乏乏離開。

「對了,幾年來吃慣了山下百姓五穀粗糧,未嘗過從帝都所帶『野味』,今日把鴿子燉了補補身子。」戴觀瀾越想越氣着說,牧歌踉蹌跌倒,三觀顛覆。

大涼帝都皇朝禁軍浩浩蕩蕩進城,城裡百姓歡呼跪倒在地,富麗馬車停下,皇帝走下馬車氣宇軒昂。

有道是,大涼皇帝諸葛軍燕型如虎獅,眉眼似利劍出鞘,耳聽八方,凶名鎮大涼。

「煙秀你怎麼來了,外面天冷易染風寒,隨朕回宮。」同在屋檐共床榻,皇后娘娘仍然對自己夫君痴迷不已。

「怎麼樣,樂宮老頑童沒刁難你吧。」兩人攜手行步,國師跟隨其後。

「夫君,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他習性嗎,不如你猜猜?」諸葛軍燕無奈,小時候父皇讓他習琴,奈何天賦笨拙挨了不少批評,罵了聲老頑童後,這一詞陪伴幾十年之久都無法改口。

「朕今晨早早動身去往僻壤,收貨滿滿,正好耳根清凈許久興緻一來就有了此事。煙秀,辛苦了。」

「說來聽聽。」

「大涼僻壤有高人,弟子九數擁絕學,曾幾何風華絕代,今朝入涼當群臣。」

「可是民間傳聞的『先生』。」

「皇后慧根,正是此人。」

依稀記得,大概是幾年前。

「施主,我自龍虎山下山度緣而來。」和尚左手佇佛陀右手合十,袈裟乾淨無比不染一絲風塵,是一位高人。

「大師,快快請進。」諸葛軍燕一聽,哪敢怠慢。連忙放下手中事務拉起婦人走到身前。

「施主不必,貧僧下山來也只是替師兄傳話而已。」

「什麼話?」

「大涼僻壤有高人卧龍盤山,龍有九子皆為不凡,得此勢,國運昌隆。」和尚慢悠悠說道。

「我該如何尋此人。」

「師兄夜觀星海,施主當為天子攜真龍之勢,若是有意尋之即為命格相衝,待緣分已至自然成定數。」

諸葛夫婦沉思許久,大涼何時來了位神仙竟能讓龍虎山和尚下山度緣。

「大師,嫣然近況如何?」

「令媛與我龍虎山有緣,修我龍虎山秘法,進步神速已破三境,施主大可放心,話已至此我便速速離去。」和尚說道。

「恭送大師。」

隨後幾年,僻壤山下之事傳入宮中,山上住着『神仙』眾人傳呼其神喚為『先生』,諸葛軍燕不禁感嘆道真乃奇人也!

夕陽西下,宮廷丫鬟及太監們差遣早已布置好宴會事宜,等待朝野重臣入座。

「宰相大人,可知陛下所喚為何事?」此言是虎門將軍所出,官拜三品,是外姓安諸侯門生。

「皇城鼓鳴三聲,大涼所幸,今日是一樁美事。」一旁的宰相身穿蟒紋宮袍,看起來格外隆重。

「也許吧。」虎門將軍聲音低沉,一刻鐘不到兩人便來到了『文鴦宮』,當然,路途免不了不少客套話。

「宰相大人,虎門將軍到。」

「國師大人,林將軍到。」

「樂宮夫子諸人,安小侯爺到。」....

公公站在『文鴦宮』門外,香爐生煙渺渺使『文鴦宮』像極了天上神仙居住的地方,而來往的人便是各路神仙。

然明眼人知道識物者為俊傑這一道理,因此,在朝野中『站隊』非常關鍵。別看宮裡沾滿喜氣,實則曖昧,風雲密布。

「陛下,煙秀娘娘,嫣然郡主到。」公公收下玉拂緊跟煙秀娘娘其後。

眾人站起,俯身行拜禮。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愛卿,平身賜座。」

「謝陛下。」

「想必眾愛卿心有疑惑,就由國師大人為諸位解惑吧。」諸葛軍燕閉目說道。

「『先生』入大涼,陛下賜客奉一職,宮拜一品,大涼僻壤改曰觀瀾。」

「果真如此。」宰相心中如是想道。

百臣聽聞,宮內熙熙攘攘,耳語偏頗,卻發現宮裡仍有一處空座席。

「陛下,時辰就到,貴賓未至這可是對您大不尊重啊!臣恐...」宰相立馬進言拍起了馬屁。

國師及林將軍搖頭不語,不由想到年紀大了真是越活越糊塗,充滿了諷刺意味。

「這不就到了嗎?」諸葛軍燕蹙眉說道。

說罷,不遠處迎面走來兩位身影,一男一女,男的玉樹臨風舉止翩翩如大家貴公子,女的盤根紮起束尾英姿颯爽,佩劍掛在腰中。

「老匹夫,隔宮數米遠我就聞到了嘴臭的味道,你說對吧,師姐。」

「流山,不可無禮。」初一眼神冰涼立馬鎖定宰相,宛如再看一狀屍體。

「哼,兩個黃口小兒。」宰相冷哼說道,極其不屑。

二人走過紅毯,面對百臣及主位等人,神情自若看不出一絲緊張。

「家師身體抱恙見不得風寒,特令我們兩人來『文鴦宮』赴宴,請陛下見諒。」初一俯身拱手說道。

「無妨,我道是弟子九數之人,果然非比尋常。」諸葛軍燕爽朗大笑,緊接着又說,「不知二位...」

「陛下見笑,我乃家師首徒初一,旁邊這位是我師弟曰其九,夜流山。」言語間自豪無比。

「巾幗不讓鬚眉,來人賜座。」一旁煙秀娘娘不由打量着夜流山,這少年好生俊俏。

「謝陛下。」待二人走過宰相身處,「師弟未曾出山不懂世故,望這位大人諒解。」宰相不語,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公公,人到齊了,便開始吧!」諸葛軍燕吩咐道。

「是陛下。請樂宮諸位上前演奏。」

「安家小子,為師交給你了。」夫子舉過酒杯,清酒入肚閉目品味。

「陛下,臣有一曲今夜獻上。」

「請!」

隨後,他走出座位,坐在中間紅毯上,雙手撫摸琵琶琴弦猶生愛意。

初一挑眉望去,記得師傅曾說,對於一位醉心樂道的人,那麼手中樂器便是自己唯一理應愛惜不已,待鑄成『樂魂』之時即為大成,琴弦合一。

此人,品性不錯。

修長的指尖彈奏琴弦,安小侯爺唱起了曲。

國君有賢明

一世入馬征沙場

護春秋,奠霸業

百姓擁護朝野相持,又是幾世國運昌隆

可幸可幸...

忽然,他雙手平榻在弦上,曲風急轉。

夫子一聽,心裏着急壞了。

忽有一人傑

平生醉心研琴道

少年郎,有愛戀

紅塵礪心家道勸撓,又是幾生修業正果

可嘆,可嘆也....

安小侯爺停止彈奏,目光炯炯望着國君旁的諸葛嫣然,火熱至極。

良久,眾人還未回味過來,簡簡單單幾句曲兒,後半段唱起了多少人的心酸。

年少時,誰人無愛念,幾載年秋衣錦還鄉他人成人婦,只得埋愛於心中,一生何其短,不過是一具紅粉骷髏。

樂宮後面幾曲,大臣們興緻乏乏,亦沒有剛剛小侯爺一曲來得驚艷,深入人心。

諸葛軍燕當然知曉小侯爺所表之人是為何人。

「人傑?他老爹或許可以充當,但他,還遠遠不配。」他用近乎只有煙秀能聽見的話語,如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