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神明們的星辰花
神明們的星辰花 連載中

神明們的星辰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唯瑄沂靈 分類:科幻

標籤: 何景奈 唯予靈 科幻

『藍色』勿忘我,表示永恆不變的愛
這是她最喜歡的一種花
作為一名神明,她的日常生活原本只是擺爛,但是,在原本平靜的一天,她收到了一封來自未來的信
擁有預知能力的時空之神唯予靈對這封信深信不疑
為了能保命,她想出了一個萬全之計,攻略剩下的六位神明
但是,想要從她手中搶人的可是非常的多
一堆系統持有者接近六位神明,當然作為七神之一也有攻略者來攻略她的
她心想,不就是演戲嗎,那咱們就看看誰更厲害
後來,六位神明都發現自己腦袋上有一點綠的光的帽子
於是,他們不再紛戰,開始想辦法怎麼讓這貨結婚
「正如他們所說,我會親手終結我最愛的人,迎來新生
展開

《神明們的星辰花》章節試讀:

第7章 金色鬱金香


她的手中拿着那束金色的鬱金香,有些鬱悶,還是往那位姑娘的那一大捧花中塞了一枚金幣。這花明明有毒居然還拿到街上,難道她們這是想謀害誰嗎?

她探出頭,看見了不遠處一堆金色在陽光下反射光芒。

誒?難道他們在運輸金幣嗎?

等走近些,唯予靈才看清了這個金色大軍。

打頭陣的是幾名騎士,他們的穿着統一,左胸口上別了朵太陽花,而後面的騎士全部白衣穿着。唯一的相同之處是手中都拿着佩劍。

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金衣騎馬的少年。

金色短髮的少年正騎在馬上,脖頸處糸了一條月白色的領帶,腰間戴了一把銀白色的長劍。他的眼中帶着淡淡的綠,此時正淡漠的看着前進的路。

在見到金髮少年時,兩旁的所有人除她外全部瘋了,瘋狂的朝中間拋花瓣。

唯予靈看着手中的花,扔也不是,拿也不是,只好把雙手藏在身後。

一點都不合群,哈哈。唯予靈心裏吐槽自己。要不表情到位一下?

她餘光偷偷的觀看了一下周圍人的表情,然後選出了一個她認為比較好的。然後表情就從一開始的狂熱變成了奸笑。

在人群中,金髮少年注意到了唯予靈。因為他聽到了輕微的笑聲。

他轉過頭,一雙綠眸從原本的嚴肅變成了驚訝。他和旁邊的白衣騎士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後面整個隊伍停了下來。

唯予靈也震住了,卧槽!這怕不是光明神的私生子吧,這至少有七成像了。

正在她悲痛光明神連孩子都有了這件事時,少年也不知何時已經抵達了她的面前。

「聖女閣下?」他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手。

簡單的四個字,沒把唯予靈給嚇死。他是怎麼認識自己的?對於一個深度顏控來說,不可能記不到他的臉啊。難道她什麼時候失過憶?然後還與這位少年有過一段露水情緣?

「哈哈,你眼力勁真好。」回過神的唯予靈乾笑的看着他,「有什麼事嗎?」

「可以把你身後的花束拿出來嗎?」一樣溫和的臉容,讓她更加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唯予靈把鬱金香遞給他,有些好奇的詢問,「這花是用來幹什麼的?我……」剛來不曉得誒。話還沒說出口,她就收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的敵視。

她連忙改口,「最近事有點多吧,把這花的用途忘記了。」

他將右手放在心臟處,微微彎軀,向她行了一個騎士禮,「還請您與我們一起前往光之都的中心。」

「啊?哦,好的好的。」

此時,一道突兀的聲音強行**。之前那位嫌棄她的姑娘一臉不可置信,甚至還尖叫了起來。

「不可以!她手中的那束鬱金香掉過了地上,已經髒了!她這是對神明的不敬!」

金髮少年聽到她這番話,冷冷的注視着她。

「花朵是從土地里長出來的,那為什麼不能碰地呢?如果按照你的那番說辭,那麼所有的花都應是髒的。那麼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不敬神明。」

姑娘似乎是第一次被這麼嚴厲的語氣訓斥,眼淚在眼中打眶,委委屈屈的模樣。因為他的話,她瞬間成了眾人的目光焦點,她心裏恐慌極了,但又拉不下面子來。於是就指着唯予靈,大喊了一句,「她這花是偷的,她偷我的花!」

唯予靈瞬間被氣炸了,「我偷你花?搞笑,剛才你花落地,我好心幫你撿起來,你自己嫌棄我才拿在手中的,還罵人,真是一點素質都沒有。怎麼現在看我被選上了,就狗急跳牆,直接出來亂咬我了?」

「騎士長大人,她偷了我的花,還在狡辯,求您還我一個公道!」姑娘淚眼汪汪的看着他,唯予靈簡直沒被她笑死,她當這裡這麼多人,眼睛都是瞎的嗎?

金髮少年沉聲喊了一句,「有誰剛才看到了全過程?站出來。」

沒有一個人出來。

唯予靈默默收回剛才的心裏話,笑死,這麼多人居然一個人都沒看到,這怎麼可能?真的都瞎了。

哎,既然你不能仁,那就別怪我不義了。不就是胡扯?有嘴就行。

「 嗚嗚嗚,明明我都不嫌棄那是一束掉在地上的花而買下了,可你為什麼偏要來冤枉我?為了證明我的清白,還請騎士長幫忙檢查一下那捧花,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擔保,裏面一定有一枚金幣!」唯予靈哭上頭了,時不時還用手抹抹眼淚,然後嗚咽的說,「如果裏面有的話,還請各位為我證明清白!」

那個姑娘表面上裝作很為難的點了點頭,實際上心裏樂開了花,那捧花裏面根本不可能有金幣,今天,這局她贏定了。

當那枚金幣被說出來時,她整個人都是不可置信的,她還想狡辯什麼,但他直接叫白色騎士 他把她壓了下去。

「聖女閣下,還請您和我一同前去。」一樣的禮儀,但聲音明顯比之前大了不少。

此時,全場都震驚了。聖女?她竟然是聖女,那個由神親自欽點的那個聖女?

唯予靈沒有理會他們突然的喧鬧,只是與金髮少年並排走着。

她沒忍住,還是問出了心中的問題。

「你是……?」她就是一條鹹魚,被選做聖女後就沒出去過,所以對於這個金髮少年,她壓根沒有一點印象。

「光明騎士長——布邇萊。之前我在聖壇下面曾有幸一睹你的芳顏。」布邇萊溫柔的朝她溫柔的一笑,「希望沒有打攪到你逛街。」

「沒有沒有,怎麼會呢?我很榮幸能陪同你參加這次活動。

當光明騎士團走後,那條街又恢復了之前的叫賣聲。

「布邇萊閣下,冒昧問一下,你平時都是幹什麼的?」

「你不必拘束 。我平時的職責就是除掉其他神明派來的姦細和保護這裡的人,他們很喜歡混在人群中引起混亂,導致一些謠言越傳越凶。而我們所需要的就是除掉他,就比如前幾天的一個黑暗姦細,想要編造神與您的一些事情,引起人民恐慌,但他已經被除掉了。」

唯予靈沉默住了,光明神和她有什麼能夠編造的,不理解,剛來就被針對,並且作為其中一個當事人呢,她還是幾天後才知曉。

「啊,所以這花是用來幹嘛的?」唯予靈岔開了這個話題。

「這個是獻給神明的花。」布邇萊見她一臉茫然,就向她解釋,「光明神極為喜愛金色的鬱金香,而我們在每一次清除魔獸入侵後都會從人群中選擇一束鬱金香,放在光明神的神像前,以感謝神對我們這一次出行的庇佑。」

「哦!我理解了,所以他們準備就是希望被你選上獻給神明用來感謝。」

「是的。」布邇萊是欣慰看了她一眼。

走着走着,他們就走到了光之都的中心。

等到了那裡,唯予靈被小小的震撼了一下。天吶!這神像雕刻的栩栩如生啊,簡直就是放大版的莫景瑜!比起光明神殿里看不清臉的神像,這座神像就非常有意思,它居然有臉。

唯予靈在布邇萊的示意下把花放在了神像的手中。

「既然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唯予靈與他揮手告別,沒走幾步就遇見了迎面走來的莫景瑜。

他的手中拿着一個用報紙包裹着的東西,唯予靈猜測應該是一捧花。

她飛奔到他面前,詢問,「你是來找我的嗎?」而餘光卻偷偷掃過他手中的鬱金香。

「嗯,它,現在送給你,很抱歉剛才我把你丟下行為。」莫景瑜將花塞進了她的懷中,「不知道你喜歡什麼花,但金色的鬱金香是我最喜歡的,對不起,希望你能夠原諒我並接受它。」

唯予靈的臉紅了起來,他……真的 好可愛啊!救命!她已經陷入光明神的溫柔鄉了。

「本來就是我的錯,是我應該先向你說對不起的。」

「那看樣子……你是原諒我了。」他眉眼帶笑,看起來就像從畫中走出來的人物一樣美。

「是的,所以現在還請光明神繼續陪同我接下來的旅程了。」

「好。」他應下,「有一件事,我想與你邊走邊講。」

唯予靈為了不被認出來後被人鬧事,向他提議往右手邊的街道逛逛。

莫景瑜在聽到她的話後似乎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低聲說了句「好」。

「我認為我們或許可以嘗試一下,我給你一年的時間。在這一年的時間中,我會扮演成你的愛人,而你所需要的是,在有限的時間內攻略我成功。失敗也就意味着我們徹底交惡。」

唯予靈狐疑道,「究竟是誰,居然能讓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改變主意。」

「只不過最近幾年我估摸着也沒有戰可打,人類那上演了無數遍的生離死別的人生於我而言索然無味。倒不如和你試試,給平淡的生活添加一份樂趣 。」

她聽着預料之中的答案,沒有過多的驚訝。畢竟作為一名神明,她自然也清楚,永恆的孤寂就如同枷鎖一般,把他們這種與世同存的神明鎖在的一個名為寂靜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