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系統›我,暑假去兼職趕屍!
我,暑假去兼職趕屍! 連載中

我,暑假去兼職趕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秋褲加絨 分類:系統

標籤: 江寒 秋褲加絨 系統

高薪兼職,一夜1100,限身強力壯的男孩子! 江寒表示:還有這種好事? 可入職後,他才發現,事情好像並不簡單
他竟然要去趕屍…… 網友:「節目組這特效裝畫的也太真了吧,要不是我知道自己在看直播,還真以為見鬼了
」 演員:「導演什麼時候請了另一個演員
」 導演:「快報警,這是真 「陰人上路,活人勿近
」 「叮鈴鈴
」 最強趕屍人系統在身,江寒絲毫不慌
不就是趕屍嗎?有手就行
(架空世界,勿帶入現實)展開

《我,暑假去兼職趕屍!》章節試讀:

第8章 取錢要逝者本人?


雖說是個建立於大山上的城鎮,可該有的設施都有……

江寒許久沒有歸鄉,到是有些吃驚家鄉的變化。

聽說最近還在修路。

以後交通會方便不少。

將屍體送到了王保國的家人手中,江寒也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安穩的睡上一覺。

此時正坐在沙發上,總結着自己的收穫。

【「第一次趕屍任務結束,數據結算中………」】

【「你完美的完成了首次趕屍,獎勵經驗值:50。」】

【「你取回了顧客失落的靈魂,獎勵經驗值:50。」】

【「首次擊殺D級水鬼,獎勵經驗值:500。」】

【「當前經驗值餘額為:600。」】

註:經驗值點數可用於升級宿主體質,技能,道法的等級。

【「你獲得了本次趕屍獎勵,神鬼七殺令(著名道人袁天罡集合麻衣派與茅山派道術精華所創,威力巨大,神鬼皆可殺。)」】

【「註:神鬼七殺令的威力由宿主等級決定。」】

麻衣派,茅山。

實力等級。

江寒從剛剛系統的話里捕捉到了兩個關鍵詞。

看來奇人異事真的存在他們的身邊,只是被隱藏了起來。

他沒有絲毫遲疑,又問道:「系統,這實力等級是怎麼劃分的,我又是什麼等級?」

「實力的劃分從高到低分別是天地玄黃,每一個小節又分九個小階。」

系統的聲音沒有絲毫不耐煩,很認真的解釋着。

「而宿主現在的實力的話,抱歉,未達到系統的檢測標準。」

「……」

江寒頓滿臉黑線。

就他現在這一拳打穿一堵牆的天生神力,你告訴我竟然連最低標準都未達到?

好在,緊接着系統的解釋讓他好受了不少。

【「由於宿主現在並無掌握特殊能力,故依然只是一個普通人,自然沒有等級檢測。」】

原來是這樣。

這麼一想,現在的自己除了力氣大億點,陽火旺億點,身手稍微好了億點,還真就只是一個普通人的範疇。

但是從今天與水鬼的戰鬥來看,已經是非常強悍了。

嗯,既然這樣,那就讓強悍來的更猛烈些吧。

江寒果斷將剩下的經驗值全部加在了神鬼七殺令上。

【「叮,成功消耗600經驗值,宿主實力提升至黃階一級,解鎖神鬼七殺令第一式:殺破令」】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道氣長存,急急如律令。」

念誦着系統提供的口決,江寒第一時間試驗起了這道法的效果。

蹭!!!

只見他雙指之間泛起金光,竟是如同劍身。

鋒刃異常。

甚至只要江寒想,這金光還可以打入鬼物的體內,當場引爆。

如果打到其它東西上呢?

看着指尖的金光,江寒咂咂稱奇。

如果說之前的自己光憑肉身的力量便可以打穿一堵牆壁。

那現在。

豈不是可以直接弄塌一座房子。

江寒看了眼房間,默默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先不說房子能不能拆,房子拆了那二老可是真能給他拆了。

習慣了城市的車水馬龍,再見到城鎮,倒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江寒在逛街,一年回家的時候並不多。

這裡的一切對他而言即熟悉而又新鮮。

「開什麼玩笑,我爸都去世七天了,死亡證明也開過來了,還沒法證明。」

「不好意思,女士,如果要取出這張卡里的錢話必須要本人親自前來,這是我們公司的規矩。」

前面的街道上突然傳來一陣爭吵,吸引了江寒的注意。

「你們這,不是在無理取鬧嗎。」

看年紀,是一個跟自己差不多歲數的女孩,約莫十七八歲年紀,面容清麗。

長發披肩,有着一張秀致瓜子臉,額頭被長長的劉海遮住,淡淡的睫毛下,是一雙有些無神的,猶如水晶一般的眼睛。

等等,該不會這麼巧吧。

江寒眉頭一挑,昨天晚上他把屍體送到以後便走了,倒也沒注意這些。

「那我也是按規矩辦事啊,如果所有人都像你這樣,我們銀行還怎麼開了。」

銀行經理的聲音中充滿了不耐煩。

女孩頓時被氣的渾身發抖,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人。

「好了,這位女士,如果你沒有其它業務需要辦理了,請趕快離開,不要妨礙後面的客戶。」

銀行經理下了逐客令。

一場鬧劇到此結束。

吃飯的時候,江寒還聽見父母討論這件事。

將事情大概捋了一下,還真有那麼巧。

這女孩就是王保國在家的女兒,因為家境並不殷實,且一家人主要靠父親在外務工作為經濟支柱。

如今爸爸死了,所有的存款也都在這張卡里。

現在連辦葬禮的錢也沒有。

於是便發生了上午的事。

還真是麻繩專挑細處斷,劫難只找苦命人。

江寒決定,這事情他管了。

倒不是見色起意,作為他的第一名趕屍顧客,死後家人卻遇到這種對待,他實在是不能坐視不理。

既然非要本人來。

那就……起屍吧。

……

入夜。

剛剛結束了一天工作的銀行經理走到了街道。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他總覺得今天熟悉的街道變的十分詭異。

並且沒有見到一個人。

一陣不知道從哪裡吹來的邪風更是激起了他渾身的雞皮疙瘩。

還沒有等他緩過神來,街道兩旁的路燈更是開始忽暗忽明的閃爍起來。

四周的溫度更是隨之驟降。

種種詭異的現象,頓時讓他打了個激靈。

就在這時,他忽然看見前方出現一個人影,瞬間鬆了一口氣。

「老哥,現在是幾點了。」

「午夜十二點。」

人影幽幽說著,冷冷的轉過頭來,那是一張慘白如紙,露着詭異笑容的猙獰面容。

只一眼,當場將他嚇的癱倒在地,一股尿騷味頓時瀰漫開來。

他被嚇尿了。

「怎麼了,經理,不是你要我本人親自前來的嗎?」

「現在我來了。」

那張臉更加靠近,這麼近的距離,能夠清晰的看到其皮膚表面已經掩飾不住的屍斑,和淡淡腐朽的味道。

一聽這話,銀行經理頓時驚呆。

他就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能來找他。

「大哥,我錯了,這點小事就不勞煩您親自來了,明天天一亮,手續馬上就能辦好。」

到了這種地步,他還哪裡再敢推辭,早就被嚇得亡魂皆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