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種田›生命本就是一場獨舞
生命本就是一場獨舞 連載中

生命本就是一場獨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和煦茶香 分類:種田

標籤: 和煦茶香 種田 鄭佳

一個單純的姑娘鄭佳,從小膽小善良,與人無害且不爭,沒有高學歷,沒有家庭背景,僅憑着一己之力,沒有任何資源和認知,在上學、戀愛、結婚、職業、創業、投資上做出的種種選擇
人生前半段試錯的成本很高,輸的很慘,負債百萬,在低谷中,她努力學習各種理財知識及不斷嘗試,提高了財商思維,從而也認清了人性,通過交易大宗商品及投資房產打造自己的被動收入,還清了所有債務,並且成為了千萬富翁,這一路走來,她有着怎樣的心路歷程?她的故事對當代年輕人在擇業、理財、以及人生觀方面都有着很好的借鑒意義
展開

《生命本就是一場獨舞》章節試讀:

第6章 生日宴後的轉變


這天,齊俊對鄭佳說:我想問你一件事,你誠實回答好嗎?但是不準生氣。

鄭佳想也沒想,說:好啊,你問,沒問題!

齊俊說:你是不是喜歡我?

鄭佳驚訝的表情,瞬間凝結在臉上,這個問題。。這個問題??鄭佳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說不喜歡吧,那為什麼這麼喜歡和他們在一起玩?說喜歡吧,又好像還沒有到那種男女朋友的那種喜歡。

鄭佳羞紅了臉,艱難地問道:你問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想,我沒有吧?是我哪裡造成了你這樣的誤會?。。。

齊俊說:噢,沒有就好。她們都說你喜歡我,沒有就好!

「她們?她們指的是誰?。。吳祺???噢,原來是這樣,總算明白了。。」

問出這樣的話,鄭佳心裏真的是不太舒服的,恨自己既沒有勇氣說出喜歡,也沒有勇氣說不喜歡!

因為,鄭佳還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自己到底有沒有喜歡過這個人?她理解的「喜歡」這個詞,應該就是表示對對方有意思吧?

本來純潔的友誼,被這一句問話,弄得難堪極了。而這一句話,也彷彿在提醒鄭佳,齊俊從來就沒有喜歡過鄭佳,那語氣就彷彿在說:千萬不要讓別人誤會。

想來想去,齊俊的生日,鄭佳因為答應了吳祺不送圍巾,就只買了一套掛曆送給了齊俊。而且寫了一封信,表達了自己的感情,同時,更確定地告訴齊俊,會一直把他當做哥哥看,並且祝福他。

在齊俊和吳褀確認了關係的一天晚上,齊俊要求鄭佳陪他一起送吳褀回家,鄭佳同意了,回來後,站在寒風中,齊俊雙手搭在鄭佳肩上。。。

齊俊說:你是個很懂事的姑娘,請不要疏遠我好嗎?

鄭佳問:那你把我當妹妹了嗎?

齊俊:當然,在我心裏,早就當你是我的妹妹啦。

鄭佳問:你為什麼要認我做妹妹?

齊俊:因為我,就是想幫你,哪怕在你未來遇到任何困難的時候,別忘了來找我。

鄭佳的心裏本來還像這個寒夜一樣冷,聽到這些話,頓時感覺溫暖了起來,她勉強撐起一絲微笑說:哥,我不會疏遠你的!

隨即深吸一口氣,拍拍齊俊的胸膛:男子漢大豆腐,別這麼婆婆媽媽的,走啦!

一轉頭,她的淚水不知何時已湧入眼眶,順着這寒風滑落了下來。。。

和齊俊玩得好的還有兩位形影不離的男同學,一個叫鄧輪,也認了吳褀當妹妹,他應該也很喜歡這個妹妹,卻又愛而不得。另一個,就是鄭佳的同桌柴珂。

自從柴珂向鄭佳表達過喜歡之後,鄭佳也沒有覺得什麼,還和普通同學一樣,想來,真的就沒有好好對待過他那一份感情,因為真的覺得不合適。

柴珂屬於那種非常心細的人,長得其實挺帥氣的,雙雙的眼睛長長的睫毛,會做家務,會照顧人,鄭佳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自己就對他一點沒有心動的感覺?也許是因為早先同學們都說他是一個比較花心的人,鄭佳總覺得他做的任何事都不太靠譜。

老用固有的思維來看他,所以,根本就沒有太把他當回事。

一次,特別熱的天氣,鄭佳買了一個大西瓜,當她剛一切開,就想到要給剛跑完步的乾哥齊俊送一半過去。

提到齊俊家的窗戶外,窗戶是開着的,鄭佳悄悄地將提着瓜的塑料袋從窗口遞了進去,還沒看清有人沒人時,屋裡一陣開心地笑聲,啊!原來柴珂、鄧輪他們都在,齊俊喜滋滋地接下西瓜,連聲道:哎呀看看,有妹妹多好啊?

此時,鄭佳望向窗內,定睛一看,柴柯黑着臉,正嗔怒地看着自己。

接着柴柯恨恨地說:就知道對她乾哥好,都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你為什麼就不能對我也這麼好?

柴柯毫不避諱,他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歡鄭佳,在追鄭佳。。。

直到畢業後,鄭佳走到哪,他都會跟到哪兒,他分配的單位是上幾天班休幾天,每次只要休息了,他都會第一時間過來找鄭佳。慢慢地,鄭佳也覺得,也許柴珂對自己是認真的。

初入社會,鄭佳和喬妮找不到很好的工作,就合著開了一個小商店。

有一次,柴珂帶着自己的一幫同事和吳褀到小商店轉了一圈,臨走過馬路時,柴珂攬着吳褀的腰,而這一幕被商店旁邊的小夥子發現了,立即告訴給了鄭佳,鄭佳抬頭果真看到了,心裏有一絲隱痛,表面說無所謂啊,他們本來關係就挺好的。

內心裏,鄭佳有點不是滋味。認真審視了一下自己的感情,也許,這麼久了,該換一種眼光看柴珂了,他工作努力上進,人緣也好,對自己又很用心,為什麼不能試着接受一下他呢?

可是,剛才那一幕,又讓鄭佳心悸,柴珂對吳褀是出於什麼原因這樣呵護有加?

鄭佳知道,畢業後沒過多久,齊俊和吳褀就分手了。當時鄭佳不無遺憾地問齊俊:為什麼要分手?

齊俊說:如果你是個男孩兒,我就告訴你,可是你是女孩子,就不能給你說了。

所以,他們的分手,對鄭佳來說,還一直是一個謎。

柴珂的生日到了,他特地到小商店來,告訴鄭佳:一定要去他家!

其實鄭佳也早已給柴珂,選好了生日禮物,是一個男士絲巾,這一次鄭佳是抱着,試着接受一下柴珂的心,去參加他的生日宴會的。

不巧的是,當鄭佳來到了柴珂家時,他們早已經開餐了,對鄭佳的到來,柴柯的同事都顯得有些尷尬。

其中一位同事外號小猴子,想緩解一下氣氛吧,調侃地問:鄭佳美女,看看今天給咱們壽星送的什麼禮物啊?

鄭佳笑笑說:沒買什麼大禮物,呶,還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歡呢。

說著,將自己精心包裝好的禮物給柴柯遞了過去。

結果,被調皮的同事,一把搶了過去。

同事邊說:替壽星拆了禮物,邊就當場拆下了包裝,取出那條絲巾。

戴到柴柯脖子上後,不無羨慕妒嫉地說:假如有人給我送條絲巾,我都開心死了。

此時,柴柯好像喝多了些酒,頭彷彿還是懵的,被套上絲巾後,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一把扯下絲巾,醉齁齁地說:我去,小猴子,你怎麼會給我買這個禮物?我最不愛戴絲巾了。

小猴子趕緊給柴柯打個馬虎眼:「哎,你喝多了是不是?這哪是我給你買的,是人家鄭佳給你送的,你說啥話的呢?不要?不要給我!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入鄉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