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系統›原神:雷電將軍從提瓦特跑出來了
原神:雷電將軍從提瓦特跑出來了 連載中

原神:雷電將軍從提瓦特跑出來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蔥油卷餅 分類:系統

標籤: 系統 雷電影 韓宇

簡介:【甜刀流,先甜後刀】 一日醒來
韓宇驚訝發現,自己的雷電將軍抱枕,竟然變成了真人? 韓宇下意識不相信,以為自己犯病了,需要加大服藥的劑量,擺脫癔症! 可吃完了葯,藥效上了頭,雷電將軍並沒有消失,反而跳窗跑路了,這找誰說理去! 許是老天爺垂憐韓宇這個精神病人,短暫的分別過後,韓宇在一家面點鋪子前,遇上了飢腸轆轆且沒錢吃飯的雷電影…… 這是個一頓飯撿一個老婆的故事,一個溫馨的故事,很甜的那種哦,只有一點點小刀哦,進來看看嘍
展開

《原神:雷電將軍從提瓦特跑出來了》章節試讀:

第008章 阿影做菜,除了糊,還是糊


看着面前半透明的系統面板。

韓宇頓時為之一怔,世界觀都動搖了起來。

作為一個寫小說的撲街作者,他深切知道,系統這東西,就是網文作者們,編出來推進主線的。

在現實世界之中,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系統這種不符合任何物理定律的東西。

可即便如此,誰又不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能讓自己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巔峰,登頂諸天萬界,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的系統呢?

韓宇是個俗人,他也想過的。

被關在精神病院治療的那幾年,他幻想有仙女來拯救自己,將自己從囚籠之中解脫出來,收自己當徒弟,來一段兒仙俠版神鵰俠侶的傳奇。

出院過後,韓宇長大了,接觸到了網文。

他不再幻想仙女了,他幻想自己能有一個系統。

只要能讓他擺脫妄想和幻覺,再稀奇古怪的系統,韓宇都願意接受。

後來,韓宇又長大了。

常年患病,讓他對任何疑似幻覺的東西,都抱有極強的警惕性。

這就導致了,當韓宇第一次聽到系統提示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不是欣喜,而是懷疑,以及深深的警惕。

他想,一旦自己沉浸到了妄想出來的幻覺之中,他一定會瘋。

可現在,當半透明的系統面板,依照着無比標準的格式,顯現在韓宇面前。

他的內心,卻是不由自主的動搖了起來。

韓宇哆哆嗦嗦的張開嘴,帶着七分懷疑三分期待的口吻,對着面前的半透明面板發問:

「系統,你都有什麼功能。」

【叮咚!無所不能!】

話音落地,韓宇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在這一刻停止了跳動。

巨大的驚喜從他肺腑之中,從他的精神深處,不可遏制的生髮出來,讓韓宇整個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子淋漓盡致的愉悅感覺。

「那,那你可以治好我的病嗎?你回答我!」

【叮咚!你沒病!】

「呵!果然是假的!果然是我的妄想!我怎麼可能沒病!怎麼可能!」

提示音落地,韓宇滿臉的期待頓時就被失望所取代。

他無奈的笑了笑,再也不看面前的半透明面板,眼神之中滿滿的全是落寞。

他怎麼可能沒病,他都病了整整14年了,幻覺時不時就要發作一回,每次發作,都需要藥物壓制。

單單只是現在的氟哌啶醇片,韓宇都吃了整整131盒了。

這能叫沒病?

「誒,妄想啊,一切都是妄想啊。」

韓宇低低感慨了一聲,把目光重新匯聚到了面前的電腦屏幕之上。

細綱才寫了一半,得繼續啊。

至於系統,去他媽的系統。

……

嶺南山林中。

雷電影的眸子亮晶晶的,死死盯着不遠處吃草的灰色野兔。

此刻,她腳上的黑絲,已然因為一路的跋涉,沾染上了濕潤的泥,冰涼涼,帶着泥土的香。

大腿上的黑絲,也被不知哪一支幸運無比的枝丫,劃的拉絲兒了。

「不愧是我啊!即便離開了稻妻,離開了姐姐,離開了供奉我的人,我一樣能生活自理。」

雷電影驕傲想着。

自打被南江市環球中心的社牛嚇了一跳過後,阿影就對人多的地方充滿了畏懼。

這個世界的人太瘋狂了,太不害臊了,單純而木訥的阿影,根本就應付不過來,換成雷電真,興許都不行。

於是乎,在某個昏暗角落裡,想了好久好久過後,阿影決定跑到山裡去。

之前飛天巡查整個世界的時候,她就發現了,在那些巨大的城市集群之外,這方世界還是有幾處原生態所在的。

這些地方人煙稀少,安全的很。

「在山裡的感覺真不錯啊,沒走幾步路,就遇到了一隻野兔子,今天的午飯有着落了。」

心念及此,阿影直接動了。

她的速度奇快無比,世界上最快的照相機,都無法捕捉到她的身影。

毫無意外,脆弱的野兔,連哀嚎都來不及,直接被阿影一薙刀斬切成了兩截。

「嗯,動作利落,刀術沒有下滑。」

拎着兩截肥美的兔肉,阿影很是自得。

可下一刻,她就發愁了。

她不會做飯,一點兒都不會。

論起武道天賦,整個提瓦特大陸,能壓阿影一頭的,就只有璃月的老爺子。

但要說做飯的手藝,整個提瓦特,別說人了,一些聰明點兒的妖狸,都能比阿影做的更好。

自雷光之中誕生後的一千多年時間裏,在姐姐的慫恿,在白辰等人期待的目光之中,阿影曾經多次鼓足勇氣,進到廚房之中,嘗試着做飯。

可每一次,阿影不是把菜燒糊了,就是把菜燒糊了。

到了最後,和她親近的幾個大妖怪,都說起了諺語——阿影做菜,除了糊,還是糊。

「這可怎麼辦啊!」

看着手上的兩截肥美兔肉,阿影手足無措,一臉茫然。

野兔吃草吃的好好的,她把兔切成了兩截,本就非常對不起兔兔了,要是還不能將之變成一頓美味,那就是犯下了重罪,該判刑。

跟兔兔大眼瞪小眼好久,阿影長長呼吸了一口氣,拿出了一幅風蕭蕭,易水寒,阿影一去不復還的氣魄,鼓足了勇氣,壯大了膽子,招來了細微雷電,點燃了地上折斷的幾截木枝。

「咳咳咳……」

樹枝是新折的,還有很多的水分。

剛一被電光點燃,就升騰起了濃煙,嗆的阿影接連咳嗽。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

阿影頂着煙熏火燎,紅着兩隻眼睛,輕咬着嘴唇,無比倔強的注視着面前的火堆,跟對方較勁兒!

很快,樹枝里的水分被焚燒乾凈了。

阿影志得意滿,捏着一條兔腿,把半截兔肉,放到了火上烤。

烤肉的過程是漫長的,烤着烤着,阿影就開始發神,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今天早上,第一次睜眼,看到了的韓宇。

一想起韓宇,阿影就無比的來氣。

她氣鼓鼓的嘟囔嘴,咬牙切齒的,幻想着把韓宇的臉蹂躪來蹂躪去,先捏成方的,然後在打平,搓成圓的,最後再重鎚,砸成扁的。

想着想着,阿影臉上露出了笑意。

後不久,她的鼻尖,聞到了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焦糊氣息。

一切都沒有逃過阿影定律。

她手中的半截兔肉,底下一半糊了,上面一半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