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懸疑›心相監測者
心相監測者 連載中

心相監測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旁道一 分類:懸疑

標籤: 冰知応 懸疑 苗恕

冰知応是一個小偵探,偵探所瀕臨倒閉之際,接到富豪委託的案件,被捲入心相者的連環案件中
在接連破開了眾多案子後,冰知応帶着偵探所的一眾前往溫泉度假
在度假期間,小隊的成員被接連殺害
偵探「貓」將冰知応救下,並使用了自己的心相者能力,將冰知応的意識傳送回富豪案件的前一天
冰知応化名苗恕,重新加入偵探所,他究竟能否改變未來,避免偵探所的團滅?展開

《心相監測者》章節試讀:

第8章 雛陽


「怎麼樣,冰偵探您是不是覺得這常優特別可疑?」一離開常優的身前,富豪便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

「這個嘛......他的確有一些嫌疑,但我還不能馬上確定,得再收集一些其他的線索。」

這已經不是富豪第一次暗示常優有問題了,即使冰知応再愚鈍,也察覺到了異常。

但富豪畢竟是金主爸爸,冰知応也只能笑着應付。

兩人說著走到了下一個嫌疑人前。

眼前的男子有點上了年紀了,他頭上已經出現了一些白頭髮,看樣子應該有五十歲的樣子。

「冰大偵探,這位是我的朋友,諾老師,諾畫家。」

「哦,哦,您好。」

對於眼前的男子富豪一改之前的態度,這也讓冰知応有些不適應。

出於禮貌,冰知応伸出了手。

但這諾畫家卻一直閉着眼睛假寐,似乎不打算和冰知応握手,對冰知応的招呼更是置若罔聞。如果不是他坐的很直,其他人一定會以為他是真睡著了。

「諾老師,這是我請來的冰偵探,我知道今天的事情讓你受苦了,放心等冰偵探查出犯人,我一定親自給您請罪。」對於男子的這種態度,富豪非但沒有任何反感,反而依舊很是恭敬。

富豪的話語使得這男子第一次睜開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冰知応一遍後,又再次閉上了眼。

「你好,冰偵探。」

半晌,他才緩緩吐出這樣一句話。

自始至終,諾若根本就沒有看過我一眼,彷彿我就是空氣一樣的存在。

「冰大偵探,諾老師現在心情不好,實在不好意思。冰大偵探,這邊,這邊請。」

富豪尷尬的笑了笑,將我領到了第三個嫌疑人前。

少女映入眼帘,我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腦中不由得浮現了那倒在血泊中的場景。

「雛......」

我下意識的張開口,卻始終發不出聲音。

不知何時握緊的雙拳微微顫抖,手上的指甲已經將肉扣得發白。

「這位是?」

第三位嫌疑人是一個少女,出乎了冰知応的意料。

「冰偵探,這位就是譚老師的愛徒,雛陽小姐。」

雖聽富豪說有二十歲,不過雛陽長得還是像個少女。

「沒想到諾若先生的徒弟,竟然是一個女生。」冰知応發出一聲驚嘆。

少女穿着一件藍黑相交的西服馬甲,頭上還戴了一頂小帽子,她的臉微微泛紅,顯得十分可愛。

「你好,雛陽小姐。」冰知応向著少女伸出了手。

「你好......呀!」雛陽搖晃着腦袋,有些口齒不清。

「冰大偵探,實在不好意思,雛陽小姐昨天可能是喝多了,現在還有些醉。」

這已經是這富豪不知道第幾次尷尬的解釋了,這幾個人一個個的這麼有個性,作為主人一定不好受吧。

冰知応仔細看看不停的玩着自己衣服的少女,點了點頭。

正如富豪所說,她的樣子不像是裝出來的,的確是喝多了才有的反應。

「誒......小夥子......你在幹什麼呀?」

因為我站在冰知応和富豪的身後,他們似乎沒有察覺到我的異常,可雛陽卻是發現了我的狀態。

雛陽從沙發上站起,跌跌蹌蹌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臉龐。

儘管喝醉了酒,可雛陽的雙眸卻如繁星般明亮。

「身子怎麼這麼僵硬啊......嗯......對了!」

啪。

「唔......」

清脆聲音是從我身上傳來的,確切的說,是我的屁股。雛陽沒有和我握手,而是直接拍在了我的屁股上。

被雛陽這麼一打,我一個激靈,臉色的僵硬瞬間變得通紅了起來。

被一個少女當眾打屁股,這可真是有些丟臉啊。

「怎麼樣,我這個方法好吧。這樣就不緊張了。」見我這種反應,兔子顯得很是高興。

這算不算是騷擾呢?這一定是騷擾吧。

雛陽那一掌的力氣不小,從我屁股的感覺來判斷的話,應該是五級疼痛,我的屁股一定紅起來了,真的很難想像這麼小的身體里能爆發出這種力氣。

之前的傷感蕩然無存,我強忍想要揪住雛陽耳朵的衝動:「小姐,這樣可不太文雅吧。」

「沒事,沒事......嘿嘿......」雛陽嘿嘿一笑。

「雛陽小姐,你在幹什麼,快坐好,小心別傷着了。」富豪挺着肚子,小心的將雛陽攙扶到座位上。

明明被打的是我,可富豪卻沒有任何表示。

「小苗啊,我們去看下一個嫌疑人吧。」

相比於富豪,冰知応顯然照顧到了我的面子。

算了,看在雛陽這麼可愛的份上就放過你一馬吧。

經過雛陽這一番胡鬧,心緒也放鬆了不少,我深吸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隨着前方的兩人來到了最後一個嫌疑人前。

「冰大偵探,這是最後一位嫌疑人了,不瞞您說此人是我的管家。」富豪一改之前溫潤如玉的態度,大聲呵斥道,「你!還不快來給冰大偵探打招呼。」

「冰大偵探,您好。」男子恭敬的開口。

「你好。」冰知応暗暗點頭,與男子握了握手間,看向這年輕管家的眼睛。。

眼前的男子與想像中的那滿頭白髮的老爺爺,完全不一樣。他很年輕,年紀應該和雛陽差不多大,不過從他的言行體態上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很專業的管家。

男子微微一笑,有條不紊的介紹起自己:「冰大偵探一定對我這管家的年齡很驚訝吧。我這個管家,不瞞冰大偵探,其實我是由諾若老師介紹來的。」

「諾若老師?」冰知応眉頭一揚,下意識的瞥了不遠處那雙目緊閉的諾若一眼。

「對的。就是那位諾若老師。」男子順着冰知応的目光看向諾若,眼中隨之流露出恭敬的神色。

「那好,我們之後再見。」與管家男子說了幾句後,冰知応便與他暫別。

回過頭來,冰知応的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這位年輕管家的眼神很穩,沒有一絲顫抖,但他的手卻在和冰知応握的那一瞬間,出現了想要縮回去的衝動。

他似乎與常優一樣,也有些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