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古代›逼嫁後,禁慾王爺變妻奴!
逼嫁後,禁慾王爺變妻奴! 連載中

逼嫁後,禁慾王爺變妻奴!

來源:2tuiwen 作者:初雲溪 分類:古代

標籤: 古代 碧兒 蕭九宸

第6章趙嬤嬤一邊吞服下雲卿淺給的藥丸,一邊回答
「哦,老夫人現在還在休息
」「程夫人她......是從昨晚開始一直昏睡到.........展開

《逼嫁後,禁慾王爺變妻奴!》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逼嫁後,禁慾王爺變妻奴!第1章  第1章


第1章臘月初八。
今日是翼王蕭九宸下聘求娶雲靈曦的良辰吉日。
此刻雲國公府,高朋雲集,偏偏蕭九宸卻遲遲未到。
同時,雲家二小姐的房間,男女的錦袍一路從房門蔓延到床榻之上。
輕紗暖帳,半遮着兩道痴纏的人影。
其中一道人影正是蕭九宸!
而另一道,則是雲國公府的二小姐,雲卿淺!
一陣痛苦襲來,雲卿淺睜開朦朧的雙眼,看清男人的冷冽的眸中沒有一絲柔情,有的只是濃烈的憎惡。
一瞬間,雲卿淺身心都被刺痛到極致!
原來這一切不是夢,可她明明只是喝了一杯酒,怎麼會……蕭九宸墨眸中怒火充盈,一口氣坐起身,兇狠的扼住了她的下巴,聲音冷冽而憤怒:「雲卿淺!
本王和你姐姐已有婚約!」
「那本就是我們的婚約,我才是……」雲卿淺被掐得牙齒入肉,嘴角溢出的聲音伴着血水,唔噥不清。
話未說完,雲卿淺回過味,今日她只喝了父親端給她的酒。
能給她和蕭九宸下藥的人還能有誰……可在蕭九宸眼裡,下藥的只能是她。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她愛慕他。
她百口莫辯。
「你以為姐姐是真的愛你嗎?
其實,她早就……」就在此時,房門被打開了。
不好……雲卿淺想要拿衣服遮住自己的身體,誰知道雲靈曦一襲弱柳扶風的身姿定格在了門口。
而她,正和蕭九宸在床榻上手腳糾纏,極其狼狽。
看到這一幕的雲靈曦假裝震驚了片刻,她明艷絕美的眉眼瞬間暗淡了下去,整個人彷彿秋風中的落葉,搖搖欲墜得只能扶着門框才能勉強站立。
「卿淺,那麼多好兒郎給你挑選,為什麼偏偏要染指我視如性命的未婚夫?」
「呵……」雲卿淺嗤笑了一聲,懶得配合她自導自演的好戲。
雲靈曦渾不在意,繼續失望至極地看向蕭九宸。
「九宸,說好的此生不負……你……」「靈曦,本王所愛之人一直是你,否則也不會上門下聘,我們……」「不必再說了,既然你已經和我妹妹有了夫妻之實,今日我就成全了你們!
我,我不會再礙事了……」說著,雲靈曦扭頭就向著門框撞去。
「靈曦!
不要!」
蕭九宸行動不便,只能抬手用掌中氣刃去阻,只是依舊攔不及,就這樣眼睜睜看着雲靈曦一頭撞在了門框上,慘烈倒下。
「靈兒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本王要你陪葬!」
雲卿淺只聽耳畔傳來蕭九宸殺氣騰騰的聲音,緊跟着一道勁掌向她劈來。
雲卿淺眼前一黑,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蕭九宸狠狠推下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肋骨應該斷了好幾根,一動就鑽心噬骨的疼。
他,是真的恨不得她死啊……還沒緩過勁,雲國公雲佑德帶着一隊護衛也找到了這裡。
看着門口身受重傷的兩個女兒,雲佑德和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爹……」雲佑德卻跨過了她的身子,毫不猶豫地扶起了姐姐雲靈曦。
之後,雲佑德只扭頭看了一眼屋子裡的景象就指着雲卿淺的鼻尖,劈頭蓋臉的罵。
「雲卿淺,你也太**了!」
**?
無限的酸楚湧上心頭,雲卿淺滿眼黯然。
「這不就是爹爹想要的結果嗎?」
「我多聽話啊!
讓我喝的那碗養顏湯,讓我敬翼王的那杯酒,我都乖乖照做了,現在還要我怎麼樣?
還要我的命嗎?」
「我十五歲被接回雲府的那天,娘就說過,我是你的親生女兒,那婚約本就該是我與……啊!」
雲卿淺近乎微弱的反駁,還是被雲佑德一巴掌打斷。
「逆女!
閉嘴!」
「你干出這麼有辱門風的事情,都把你姐姐氣的自尋短見了,還在這裡混淆是非?」
「我雲友德行善積德一輩子,怎麼會養出你這麼一個不知廉恥的歹毒女兒!」
雲國公的這一巴掌,使出了十分力氣,硬生生把雲卿淺拍得滾到了門外。
她像一條死魚一樣攤在門口,衣衫不整,面容上還帶着大塊胎記,成了整個雲府最大的笑話。
一眾侍衛和下人們就在不遠處看着這一切,指指點點。
這一刻,她彷彿置身冰冷而黑暗的地獄,本能地看向屋裡的蕭九宸,希望他恩賜她一點憐憫。
彼時,他已經被屬下伺候着穿戴妥當,金鎧披身,墨發飄逸,即使坐在機械輪椅里也像坐在金鑾殿之上的九五至尊,威武不凡,金光滿身。
只是他看着被雲府指責得體無完膚的雲卿淺,依舊錶情漠然,眸光冷冽如塵封的寒冰。
顯然她說的話,他一個字都不信。
呵呵,原來她將一切都捧給他,卻換不來他垂青一眼啊……雲卿淺長嘆一聲,渾身沒了一絲力氣,哀絕地閉眼,仰面倒下。
雲佑德直接當她認罪了一般,義正言辭地大吼一聲。
「來人,把二小姐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算給翼王和靈曦一個交代。」
「是!」
四個侍衛走過來抬起雲卿淺。
她就這樣被架起,丟到了庭院里行刑。
寒冬臘月風雪漫天,無數人看到了她的狼狽。
「嘖嘖嘖,大小姐和翼王青梅竹馬,指腹為婚,眼看着就要終成眷屬了,居然被二小姐下毒算計,弄得棒打鴛鴦,怪不得說醜人多作怪……」「是啊,大小姐已經生死未卜,她還能黑着心腸污衊老爺,簡直不是人!」
「老爺當初就不該收養她為義女,當久了,還真的以為是老爺的親生女兒了,整個雲國公府的名聲都被她搞臭了!」
「……」每一句嘲諷都很鋒利,每一個目光都很刺眼,她猶如被當眾凌遲。
而身上那重重地板子,狠狠的打在她身上,亦打在她心裏。
直到大雪混着她身下的血水,染了大半個庭院,她終於在冰冷和劇痛中徹底的陷入了黑暗。
雲佑德看着昏死過去的雲卿淺沒有一絲憐憫,反而毫不留情的對着蕭九宸說道:「翼王殿下,您與靈曦的婚事,就此作罷!
至於雲卿淺,我雲佑德從今往後就沒有這個女兒了,把她賣了也好,埋了也罷,隨您怎麼處置!」
蕭九宸看着昏死過去的雲靈曦,又看着地上渾身浴血的雲卿淺,他濃眉緊鎖,眼底森冷地咬牙道:「帶上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