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懸疑›除靈這檔子事,誰干啊
除靈這檔子事,誰干啊 連載中

除靈這檔子事,誰干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驚秋水 分類:懸疑

標籤: 古霄 懸疑 江尚

燈紅酒綠的都市裡,藏匿着常人看不見的靈體
可曾想你身邊的東西不見了,是靈體作祟
可曾想你生病了,是有靈在跟着你
那些你看不見的東西,由除靈師解決
這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
展開

《除靈這檔子事,誰干啊》章節試讀:

第8章 加班啦


鬼域,又名鬼界,顧名思義就是由鬼展開的結界,用游戲裏的話來說就是奧義級別的存在,但這樣的奧義又不是所有靈體都能擁有的,必須是像這次紅衣怨靈一樣的特殊怨靈才能得到。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到,除靈師的戰鬥方式了,除靈師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效仿靈體,人的肉身等於是一個模具,將人本身的靈套在了裏面,戰鬥的時候,是將身體里的靈滲透出來進行戰鬥的,否則也是碰不到靈體的。

高級別的除靈師的靈肉合一的程度要比低級別的靈肉合一程度要高的多。

此刻,古霄的手臂由靈體構成的火焰包裹,他必須將火焰引至後背,才能減輕後背的寒冷。

紅衣怨靈的鬼界已經將這個廁所給同化了,血液不斷的從牆壁滲透出來,血液的腥甜味惹的古霄有些暈眩,猛的一咬舌尖,他恢復了幾分意識。

「喂!我知道你的怨念很重!但是請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想一想你的家人!」

紅衣怨靈聽到了此話,毫無表情的臉蛋露出了掙扎之色,像是想到了什麼美好的回憶一樣,接着,血光大振!

周圍的事物都搖晃了起來。

「呃呃呃。」從紅衣怨靈的喉嚨發出了聲音,那聲音像是從地獄爬上來的惡鬼一樣鉗住了古霄的脖子。

完了,還想動之以情的,這下動歪掉了。

古霄手捏一團靈焰(靈體化的火焰),甩向了紅衣怨靈。

尋常的怨靈在這火焰的灼燒下,早已灰飛煙滅,然而,面對紅衣怨靈的情況下,由二級除靈師發射的靈焰竟是連她的紅衣都燒不着。

古霄的臉上有了一絲絕望和無奈,他無奈的苦笑着。

心中有了不甘,明明是除靈界的天才,卻是要隕落於此了,來到深市是想展露自己的,沒想到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懊悔,不甘,無奈,但是沒有怨氣。

他沒有埋怨那個宅男陳辰,那個半吊子局長。

因為除靈師就是這麼一個充滿風險的職業。

也許,他會死在這裡,變成了這個紅衣怨靈的鬼仆,在她每次展開鬼界的時候,古霄都會將長矛指向後來的除靈師。

「總不能白白死在這裡吧,或許,我還能燃燒一點什麼,比如說,我的生命。」古霄苦笑過後,堅韌,奉獻,湧上了他的心頭。

靈焰從手臂布滿了全身,雄雄的靈焰倒是不會灼傷古霄半分,只是在不斷的透支着他的生命。

紅衣怨靈的人性似乎沒有半點恢復,到現在,她依舊沒有說話。

古霄也不惱。

「喂!我知道你聽不見,但我要告訴你,站在你面前的是,除靈界的天才!靈焰的掌控者,二級除靈師:古霄!」古霄沉默了一下,接著說道:「對不起。」

可能他的母親正在等着他回家,他們家雖然是除靈世家,但實際上他的家人,並不想讓他參與進來。

媽媽,會為我難過嗎。

滿身靈焰的古霄迎着紅衣怨靈,鬼界中的怨靈可以隨意的改變自己的位置,只是一瞬,紅衣即刻而至。

噌。

怨靈的利爪似乎沒能碰撞到古霄的身體上。

「嘿!這可是我的員工啊,要是被你給宰了,我家衛生該怎麼辦。」

悠悠的聲音從古霄的身旁傳來。

紅衣給的壓迫感實在太強了,古霄被迫閉上了眼睛,此時,緩緩睜開眼睛,循着聲音看到了陳辰。

洗的掉色了的無袖背心,拖鞋,還有一支香煙在那滿是胡茬下的嘴裏燃燒着,他一隻手就阻止了紅衣怨靈的手。

給了古霄如此大壓力的紅衣怨靈竟是能被陳辰一隻手就拿下了。

接着,陳辰直踹了紅衣怨靈一腳,紅衣爆退,也正是這一腳,古霄有了安全感。

「喂,你怎麼來這麼晚啊,我差點就要嗝屁在這裡了!」古霄虛弱的叫道,此時的靈焰已經被他收了起來,既然援軍來了,也就不用再維持靈焰貫體了,只不過剛剛消耗的生命是不可逆的。

「這不是多準備準備嘛,這多少也是個地縛靈啊,很難除掉的。」陳辰的另一隻手拿着一個袋子,在古霄面前晃了晃。

原來是去準備材料了嗎,怪我,我誤會局長了。

古霄的心裏升起了一絲自責。

被踹走的紅衣,其實並未受到任何傷害,此刻,緩緩升起,周圍環境動蕩,勢要將兩人留在此地。

「真是麻煩。」陳辰嘴裏說著加班了,加班了。

手上捏出了一個法訣。

「靈歸於墟!」

陳辰頓時冒出了金色光芒,所照耀之地,皆是恢復成了原來的模樣,紅衣似乎是意識到了危險,傾盆的血液從天花板滲透出來,紅衣怨靈消失了,構造的鬼界也被帶走了。

古霄怔住了,金光同時也干擾了他的視線,虛弱的他也沒有開靈視去看紅衣怨靈,他心裏只有一個念頭,紅衣怨靈被除掉了?

陳辰看了看古霄,輕笑道:「這可是地縛靈,哪會這麼容易就拔除了,走吧,出去再說。」

兩人便是出了這間廁所。

走在路上,古霄漸漸恢復,也想到了什麼。

「對了,你這個袋子里裝的不是除靈的東西嗎?你捏個法訣就完事了,那你這袋子是什麼鬼啊。」

陳辰回頭,目不轉睛的看着古霄,眼裡像是在說,你在搞笑嗎?

「這東西當然是金錢莊的烤鴨啊,還能是什麼,你指望着這隻烤的外焦里嫩的鴨子去替你除靈嗎。」

古霄頓時一團黑線直冒,這傢伙來的這麼晚,是去買烤鴨了啊,你還我感動!

「喂,你來這麼晚就是去買烤鴨了啊!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死在這裡了!」

陳辰聽着古霄的吼聲:「這店家都不知道怎麼搞的,給我放了辣椒。」

「我明明剛來,馬上就要領盒飯了,你也不知道快一點來救我!」

陳辰依舊自己說自己的:「這烤鴨真香啊!」

古霄徹底要爆發了:「你無視人也有個度啊!好吧,說點正事,這個地縛靈,你怎麼辦。」

陳辰將湊到鼻前的烤鴨放了下來,正色道:「這裡牽扯的事情有點多,還不能在這裡拔除她。」

古霄不明白陳辰說的牽扯的事情是什麼,他還有一個問題想問陳辰。

「還有個問題,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這裡會死人,所以讓我來這裡。」

陳辰聽了之後,沉默了片刻,開口道:「我不是知道這裡早就會死人,是這裡早就已經有人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