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重生›重生古代:前朝公主哭着求我收留
重生古代:前朝公主哭着求我收留 連載中

重生古代:前朝公主哭着求我收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七彩文鳥 分類:重生

標籤: 洛彩兒 重生 高春

【前期;種田 寵妻 發明 做買賣】 退伍偵察兵高春在一場意外中重生到古代一個「敗家子」身上,每天為吃飽飯而發愁
直到有一天,一個瘦瘦弱弱的小姑娘找上了門,「我,我是你未過門的媳婦
」 高春看着瘦瘦弱弱的小妻子
「我要賺錢……」 成了一方巨富的高春本以為此生就這樣當個富家翁度過,誰知小嬌妻是前朝大楚唯一血脈的公主身份曝光! 前朝那些遺老遺少蜂蛹而至…… 「嗚嗚嗚……殿下,您讓臣等找得好苦哇……」 當今大越二世皇帝的暴虐無道讓高春想起了陳勝吳⼴那句名言「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於是他振臂一呼!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展開

《重生古代:前朝公主哭着求我收留》章節試讀:

第7章 竹葉酒


「快說啊,你要急死大伯就好了。」

「只要大伯能辦到,一定幫你。」

高連成向他保證道。

「呃……大伯,沒那麼嚴重的,我就是想借點白酒回去。」

高春低聲說道。

「白酒?」

高連成準備點頭答應,又轉念一想,他要白酒幹嘛?

「春娃子,你不是戒酒了嗎?怎麼又喝上了?」

「沒有,我用白酒有點其他事。」

高春搖頭否認,原主是個酒蒙子,自從穿越後,自己就滴酒不沾了。

「哦。」

高連成沒有繼續深問下去。

「正好,你堂哥託人給大伯捎回了一罈子上好的竹葉酒,你要就拿回去吧!」

老高也是好酒之人,心裏雖然有點捨不得,想到侄兒好容易對自己這個大伯開口,怎麼忍心拒絕。

這壇竹葉酒還是在城裡大酒樓當掌柜的大兒子高勝特地里給老父親弄的。

「大伯,要不了這麼好的酒的,一般白酒就行。」

古代竹葉酒堪比現代的茅台了,高春哪好意思要這種好酒。

高連成已經從屋裡提出一壇酒,一旁的高李氏瞪了一眼卻不敢言語。

「拿去吧,這酒好。」

「謝謝大伯了。」

高春猶豫看了一眼大伯母,臉上帶着歉意的笑了笑。

「客氣啥啊,只要你能好好過日子,大伯就心滿意足了。」

高連成慈愛的看着他。

回去的路上,高春百感交集,村民們對自己的成見,大伯對自己的愛護,還有家裡那個小可憐「嗷嗷待哺」……

自己的前世今生,所有如幻燈片一般在腦海里過了一遍。

還是要想辦法賺錢,這樣才能改變所有人對自己的看法。

有錢了才能報答大伯的恩情,才能讓彩兒過上好的生活。

高春在路邊砍了一根小水竹,他要用這個竹管來蒸餾白酒獲取酒精。

彩兒頭上的傷口如果不消毒,有很大的幾率會感染,在古代傷口感染是致命的。

回到家看到她已經沉睡過去,高春沒有叫醒她。

他在角落裡找出一個小口陶罐清洗乾淨,又找來一口陶盆,鐵鍋導熱太快,水溫不容易控制,他要把水溫控制在沸點以下。

酒罈口插上水竹管,另一頭接上另一個小口陶罐,兩個陶罐口他都用布條纏繞防止蒸發。

高春把陶盆放在青石壘成的簡易爐灶上,裏面裝水,開始加熱陶盆,看到陶盆里水快要沸騰時趕緊加入一些冷水,再把酒罈放在熱水裡加溫。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酒罈里白酒逐漸蒸發到另一個陶罐里。

經過幾次重複步驟,高春得到了大半罈子酒精度大約在75到85之間的酒精。

還是這高度數的竹葉酒好,要是低度數的白酒,恐怕得不到這麼多的酒精。

有了酒精就好辦了,用酒精消毒,彩兒的傷口就不容易感染了。

高春心情大好,當他準備用酒精給洛彩兒消毒時犯難了,這酒精刺激性大,不知道這小丫頭能否受的了。

「夫君,是你回來了嗎?」

裡屋的洛彩兒喊了一句。

「是我。」

高春拿着酒精壇進了裡屋。

洛彩兒已經坐了起來,準備下床。

「夫君,你去幹嘛了,彩兒一個人在家有些害怕的。」

「我剛才去去大伯家借點白酒回來了。」

高春又扶着她靠在床上。

「夫君要白酒做什麼?」

「呃,我用這白酒蒸餾了酒精,準備用它給你的傷口消毒,可能會有點痛……」

「彩兒不怕痛的。」

小姑娘堅定的大眼睛看着高春。

夫君真好的,還給自己治傷的。

「好吧,要是痛得忍不住了就喊出來。」

他用酒精仔細清理彩兒頭部的的傷口,明顯能感受到她身體在輕輕顫抖,小姑娘愣是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小姑娘的堅強讓高春心生佩服,要知道酒精給人體傷口帶來的強烈疼痛刺激感非一般人能承受。

處理完傷口後,又用酒精消毒過的布條給她包紮好。

「是不是很疼?」

高春感覺自己說的就是廢話,但他還是忍不住的問。

「不,不痛的,彩兒不怕痛的。」

小姑娘抿着嘴微微一笑,嘴角一個小梨渦若隱若現。

居高臨下的高春不由得讚嘆不已。

這小丫頭確實好看,眼睛,鼻子,嘴巴……

整個五官都非常協調的排列在小小的臉上,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精緻。

洛彩兒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含羞的輕聲問道。

「夫君,是不是彩兒現在這個樣子很醜。」

「不醜,很美!」

高春被她這麼一問,也有點不好意思,他突然想起來洛彩兒身上那塊羊脂玉。

「彩兒,你胸前戴着的那塊玉佩是你家傳的嗎?那你……」

高春突然為這話感到後悔。

此地無銀三百兩。

這是告訴她,自己解開她的衣服看過她的身體。

我靠,草率了。

「不好意思,我,我什麼都沒看到……」

高春一陣心虛,一顆汗水順着臉頰滴到了胸前的衣服上。

此時洛彩兒小臉像一個熟透的紅蘋果,嬌羞的垂下了頭。

夫君這麼急的。

自己是夫君的妻子,他想看自己的身子就讓他看的!

她抬起了頭,大眼睛裏全是柔情。

「其實夫君不用道歉的。這塊玉是阿爹留給彩兒的,說是家裡祖傳下來,讓彩兒不能弄丟了。」

「要是夫君喜歡,彩兒可以給夫君的。」

洛彩兒準備把玉佩取下來。

高春連連搖頭。

「我就是好奇問問而已,怎麼可能會要你的玉佩呢?這玉佩是你父親留給你的,好好留着吧!」

高春對她一笑。

「你在家好好躺着休息,我去外面挖點白茅根回來熬點水你喝,這樣能好得快些。」

「嗯,謝謝夫君,天快黑了,夫君可要早些回來,不要讓彩兒擔心的。」

洛彩兒甜甜一笑。

「知道了。」

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高春心裏有一絲感動。

他拿起家裡的鋤頭和一個背簍出了門,在靠河邊一片平地里挖了不少白茅根。

這些應該夠了吧!

高春背着竹簍扛着鋤頭往家走。

「哎喲喂!」

一個胖胖的中年村婦提着一大籃子漿洗好的衣服在高春前方不遠處摔了一跤。

「你,你想幹嘛?」

中年村婦面帶驚恐,猶如看見鬼一樣的表情看着跑到跟前的高春。

「王二嬸,我,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想幫你一下。」

高春臉色微微尷尬一下,不過他很快把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收攏在籃子里,然後扶起了她。

「你沒摔着吧?王二嬸。要不我去喊王二叔過來?」

「沒,沒摔着,不勞煩你了,我自己可以走路回去。」

王二嬸連忙搖搖頭,帶着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他,感覺比看到兩個腦袋的怪物還要震驚。

這,這還是二世祖嗎?

在她眼裡,別人是落井下石,二世祖就是那種比落井下石還要惡的落井下屎。

王二嬸一瘸一拐的提着籃子回家去了,時不時回個頭像看怪物一樣,然後嘴裏小聲嘀咕。

「怪事,真是怪事,二世祖轉性了?」

隨即搖頭否定。

「不可能,這小子又想耍什麼鬼把戲害人。」

高春自從穿越後,視力和聽力更甚,能在黑暗中視物,能很遠的就聽到別人說話。

當他聽到王二嬸的嘀咕,臉上浮現一抹苦笑。

村民對自己過往的成見猶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要想獲得周圍人的認可,看來不做點成績出來是不行的。

高春心裏開始想改變這一切。

他抬頭一看天色還早。

嗯,先去山上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