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懸疑腦洞›靈異時代,我變成了一隻鬼
靈異時代,我變成了一隻鬼 連載中

靈異時代,我變成了一隻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怎與我談多情 分類:懸疑腦洞

標籤: 怎與我談多情 懸疑腦洞 林可忘

感受到過最絕望的時代嗎? 人間如獄,寸草不生
為了活下去
最絕望的時刻, 你選擇人性還是生命? 向死而生
展開

《靈異時代,我變成了一隻鬼》章節試讀:

第4章 燈鬼詛咒


林可忘此時正側躺在床,腦海里那直播的畫面揮之不去。

那次驚悚直播事件已經過去了一周。

那主播最後怎麼了?

燈一閃一閃,就是被鬼發現了?

當時直播到那兒開始就中斷了,後面發生了什麼,鬼長啥樣,啥也沒見着。

他此時心裏憋得慌。

打開微論壇,毫無意外,熱度高居前十一周不下,30萬討論熱度,僅次於印度四少,明星緋聞。

點開論壇的直播熱搜,一張駭人的照片置頂論壇首頁。

那張駭人的照片——一個披頭散髮的人影,半蹲於黑暗之中。

第一條帖子放着一張鍾馗的照片,上面配字:無意點開,厄運走開。

評論區:

「誒?兄弟們,誰知道那次直播的結果怎樣了?」

「主播從那次之後已經一周沒開播了。」

「我估計那主播涼了。」

「這話可不興亂講 。」

「有沒有羊城的人,住在黃泉路別墅區那邊的?」

「直播中斷了,不會是被鬼給刀了吧。」

「我最近去了那邊,很正常,周圍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人們都照常上班,問了關於那主播的也沒人知道。」

「有沒有膽大的兄弟今天再跟我去現場看看?」

「我也想去看看。」

「別去了吧,我感覺那地方好晦氣 。」

「對,別去。」

「唯物主義戰士無敵,怕個毛線 ,我現在已經在去的路上了 。」

林可忘一條一條的翻看着,論壇皆是一堆沒有什麼信息價值的討論 。

「我決定了,小爺我就親自去看看,那羊城七號,到底搞的什麼名堂。畢竟現在是大白天 ,我好歹也是道教中人 ,被一個直播鬧的連白天都不敢去出遊,豈不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林可忘從二樓慵懶的走下來,脖子上的紫色水晶項鏈在陽光下顯得十分耀眼奪目。

「忘哥哥,你下來啦!爺爺已經把早餐做好啦,他有些事,出去了。」

一個穿着粉色小熊短袖,膚色白皙的少女眼睛彎彎,嬌嫩的櫻桃小嘴裏咬着一杯熱騰騰的豆漿,她此時的臉色——似乎在擔憂着什麼。

這是他師妹,也是他師傅的寶貝乖孫女——許伊芙。

「你作業寫完沒?今天不用上課啊?」林可忘摸了摸少女的頭,笑眼盈盈,看得伊芙一陣發愣。

「我今天也有點事,要出去一趟,今晚可能晚點回來,要是回來晚了,你就和師父先吃晚飯吧。」

他叼起一個包子便走出大門,伊芙在後面有些猶豫,她拉住前人的一角,最終還是從口袋裡拿了一張黑符出來,眉頭皺着,求助一般地看着他。

「這是爺爺……今天早上出門時,叮囑我給你的,他讓你一定要把這個帶在身上,他說……你今天會出事。」她的神色從剛剛下樓開始就一直寫着心事。

「咳咳!」

此話一出,林可忘像是突然得哮喘一般,捂着胸口狂咳。

「什麼玩意?!今天太陽這麼好,出事?」

這時候換林可忘心裏糾結了。

這是從這老頭嘴裏說出來的,自己最近又一直在看那關於驚悚直播的消息,這個消息對自己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忘哥哥,你不會真的出事吧?伊芙可不希望你出事,但這是爺爺說的,他那嚴肅的表情——」伊芙欲言又止。

是的,這老頭認真叮囑的話,從來沒出錯過,他說出事,那必定出事。

「沒事的。」

林可忘平復了一下自己起伏的內心,立馬又回屋拿了三根香火,走到靈位旁上香。

伊芙看得有些發愣,眼裡的不安愈發加深,她似乎明白了什麼。

好一個沒事。

「伊芙,你聽哥的話,等會你就回屋寫作業吧,不管今天發生了什麼,你都不要跟着我,我很厲害的,不會出事的,但是你在我旁邊會影響我發揮,我準備出門了,你在裏面等爺爺回來。」

林可忘眼神堅定地對着伊芙說道。雖然嘴上說著沒事,但此刻他心亂如麻,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蛙了個大槽,師父啊,這時候你老人家飛哪裡去了,怎麼留句有事就出門了?以前你說我有事時,你可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啊。」

「這是碰鬼了,今天絕對是要撞鬼了。」

心裏隱隱不安。

他將恐懼的來源和那場驚悚直播不由自主地聯繫了起來。

造孽啊!

這個世界上不會真的有鬼吧?跟着師傅七年了,雖然聽他老人家說過,可真沒在現實里碰着過。

鬼難見人,只要不作死,鬼自己找上門來的概率簡直比中**還要低。

伊芙眨巴着眼睛,眼圈有些發紅,她已經17歲了,可那單純易騙的樣子卻又令人擔憂。

「爺爺從來沒說錯過話,他說你今天出的,是大事。」

林可忘心裏咯噔一下,不安如洪流猛獸不斷地衝擊着他的神經,心裏的猜測已經愈發確定。

今天要撞鬼了,絕對是要撞鬼了。

他強忍着內心的惶恐,靜靜地拍着伊芙的肩膀。

看着眼前這個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少女,他內心突然湧起了一絲不舍,恐怕今天,不只是出事那麼簡單,搞不好,真的會死。

少女楚楚可憐的雙眼,看得林可忘心裏有些愧疚。

雖然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是卻勝似親人。

林可忘13歲時父母因為一場交通事故雙雙離去,本該在街頭流浪的他,卻得到了黑暗之中的一道光明——他的師傅在一場機緣巧合之下收留了他,待他如親孫子一般,眨眼一過就七年。

「走吧,伊芙,今天離我遠點,如果我今天沒事,那就沒事了,我走了。」

林可忘把伊芙往樓上推,伊芙有些不舍,她推開林可忘,柔弱的說道:「家裡有祖先保佑,你就待在家吧,我去把找爺爺找回來幫你,你等我。」

望着她離去的背影,林可忘默默嘆了口氣。

師父平日從來不會亂說一個人有事,他說有事,那一定不是尋常事。

七年來他就對自己說過兩次,一次是失足從樓上摔下,一次是連續三天40度的高燒,哪一次的嚴重程度都可以要掉他的小命。

何況這次,他說的是大事。

死亡的氣息逐漸開始強烈起來,將死的陰影籠罩住了他。

林可忘跪在祖師爺的靈牌前,香火繚繞,少年無助地乞求道。

「先祖在上,弟子,林可忘,因惹來邪祟,今恐有大難,命在旦夕,望先祖庇佑,助弟子渡過難關。」

一陣陰風吹過,汗毛突然受到了刺激一般,神經開始緊繃了起來。

他再次打開手機查看論壇,然而,僅僅幾分鐘的時間裏,論壇已經全部消失不見了。

「被封了?!」

他點開昨夜加入的那個截圖分享群,裏面只有幾條群消息。這是他翻了很久的論壇才找到的群,據說截圖的出處便是來自這裡。

瀟洒哥:「兄弟們,跟你們說個壞消息,昨夜保存了那張截圖的人,都有可能被那燈鬼找上門來。」——5天前。

阿貓:「什麼羊城七號,大家別去了,我昨晚做了個很恐怖的噩夢。」——3天前。

阿狗:「我也是,有個女鬼半蹲在地上,她說什麼會殺掉1000個人,昨晚保存了圖片的人都得死,嗚嗚。」——3天前。

路人甲:「你們一定要開好燈,她無法在光明中現形,她沒有意識,不要試圖跟她討論,她好像已經來到我家樓下了。」——3天前。

路人乙:「兄弟們保重了,她已經在我房間門口了,我不想死,不想死……」——2天前。

路人乙:「無法報警,沒有信號,黑暗,都是黑暗,裏面只有密密麻麻的死人……」——2天前。

路人乙:「不要關燈,切記……」——2天前。

路人丙:「樓上的兄弟你們在說什麼奇怪的話?不能去報警嗎?」——2天前

路人丙:「各位別報警,報警沒用的!只會增加死亡人數,在鬼的面前,人類是渺小的。」——2天前。

……

這群里的人都在說著些奇怪的話語。

點開群成員管理,1000多個人的群,竟然有978個人離線,頭像全部都是灰色。

正當他還想繼續搜查下去時,屋外突然開始狂風大作。

林可忘內心的求生感像海嘯一般湧起,敏感的警戒線猛地拉到了極點,轉身,便往樓上跑去。

對了!現在是白天,應該往外跑才對!正欲上樓的林可忘腦海里浮現出了這個想法。

林可忘步履飛快地下樓,但跑出外面,眼前的一幕卻讓他震驚了。

黑夜,外面竟然是黑夜!

「難道真的是——羊城7號老宅的「它」來了?」

死寂,黑暗,噠噠的拖曳聲……

林可忘宛如驚弓之鳥,難以置信地扶着門框,身子差點癱倒在地。

「領域嗎?」

他曾聽師父提過——強大的鬼,擁有領域,進入領域內的人,如果被鬼殺死,屍體也會留在裏面。

這是——大凶之物!

它像是一個詛咒,是一道瘟疫,散播着死亡的訊號。

那令人感到不安的信息,很難想像,這隻鬼究竟殘忍地殺害了多少人。

黑暗包裹了整個院子,壓抑的氣息縈繞在林可忘周圍。

屋內剛剛打開的燈開始劇烈地搖晃起來,燈光的亮度剎那間變弱了,燈泡忽明忽暗,滋滋的聲音似乎預示着光明即將熄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