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文學小說›渡鴉的輓歌
渡鴉的輓歌 連載中

渡鴉的輓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澤與君 分類:文學小說

標籤: 文學小說 澤與君 阿扎爾

這是一個關於光明與黑暗的故事
這是一個關於時間與空間的故事
這是一個關於生命本身的故事
大陸的東部,光之王國的南面,茂密叢林的掩映之下,正時刻上演着生命輪迴的古老戲碼
在那裡,一個失去了一切的傭兵在偶然之下遇到了一位被放逐的王子,從而開始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冒險
而與此同時,一場未知的風暴正準備席捲這片蠻荒的土地……展開

《渡鴉的輓歌》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蠻荒之地


「無論在什麼時空背景下,在以人類為主角的故事中,貪婪與**永遠是主題。」

七月的陽光掃過茂密的叢林,祛除了一切肉眼可見的黑暗。墨綠的葉片組成的波濤在陽光的照射之下,泛出了一層淡金色的光澤。一陣暖風吹過,層層疊疊的枝葉隨風搖曳,森林化身為淡金色的海洋,波濤不停,洶湧而至,看得令人心情愉悅。只是,時不時從遠方傳來野獸的吼聲以及人類的慘叫聲,讓人心中隱隱覺得不安。

七月的未開拓地,就像是一個半大的孩童一般,一舉一動都散發著躁動的因子。

艾倫面朝著和煦的陽光,長長地打了一個哈欠。此時的他,根本沒有心思關心美景,也沒有精力去應對遠處傳來的凄厲慘叫。此時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周圍的環境上。一有風吹草動,他便會握緊手中的劍,似乎隨時準備將它抽出鞘來,劈向可能襲來的敵人。

突然,他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他的神經一下緊繃了起來,一個急轉身的同時後退了兩步。下一秒鐘,他就雙膝微曲,同時雙手緊握着手中的長劍,擺出了標準的臨戰姿勢。

「嘿,別緊張,是我。」一個雄渾而響亮的聲音傳來,他這才放下了警惕心,將劍收入鞘中。

「胡特,別嚇我。我差點就動手了。」他心有餘悸地說到。

眼前這個被稱作「胡特」的漢子,是個樣貌和聲音一樣粗獷的傢伙。他有着一張粗硬輪廓的方臉,厚厚的嘴唇毫不突兀地橫在他的臉上。銅鈴大的雙眼似乎隨時隨地散發著精悍的光芒。他留着不修邊幅的絡腮鬍子,操着一口王國北方特有的方言。他身着質地粗糙的皮質輕甲,而在他那寬闊的背上,一把半人高的寬闊大劍格外惹眼。這傢伙是典型的北方狂戰士,他們吃肉、喝酒,之後揮舞着手中的巨劍,將可憐的獵物砍成碎塊。

「不要這麼緊張嘛,艾倫。這不過就是一次平常的任務罷了,和我們在北方所做的沒有什麼區別啦。」

「最好還是謹慎點吧,兄弟。畢竟我們頭一次在這裡做任務,萬事還是要小心一點。」

「在米克他們回來之前,繼續保持戒備。」

「好啦,知道啦。」胡特慵懶地回答道。「這個隊長實力過關,人品也不錯,就是做事實在太謹小慎微了。跟着他有的時候真是累呀。」他的心中直嘀咕。

又過了幾分鐘,艾倫眼前的森林裏又傳來了窸窸窣窣的響聲。

他的神情頓時緊張了起來,雙眼微眯,右手按在劍柄上,全身微微弓了起來,隨時準備沖向前方。

「我們回來啦!周圍沒有危險!」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艾倫這才放鬆了下來。

樹叢中走出來了兩個人,是這個四人小隊的另外兩個成員—米克和克里斯蒂。

米克身着黑色緊身衣,腰間別著一把精緻的魔導輕弩。他的身形比起胡特而言瘦小了許多,但一身並不突出的肌肉也足以讓他成為一名精英獵人。古銅色的皮膚讓他看起來格外成熟,英俊的臉龐更是錦上添花。試問,哪個王國女性能夠抵擋得了這個男人散發出的魅力呢?

跟在他身後的,則是一位面目清秀的美人—她身着做工精細的牧師袍,上面繪製的金色花紋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手上拿着一柄牧師權杖,上面鑲嵌着五顏六色的魔法寶石,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而比起她這一身穿着,她的笑容卻更加令人難忘—她一笑起來,就如同陽光驅散了陰霾,整個世界都好像沒有了黑暗。她便是這個小隊中最耀眼的光輝—克里斯蒂。而毫無疑問,這樣出色的女性,也註定會被米克那樣的男子所吸引的。

艾倫看到他們倆回來了,心中的戒備這才放了下來。米克是個極為優秀的獵人,他可以探查到周圍的一切危險,而且從未失手過。他如果沒有發現危險,那必定代表着這附近是安全的。

但是,眼見着米克和克里斯蒂有說有笑的,艾倫的心中總是會泛起一陣不快。其實他心中明白的,克里斯蒂絕不會看上他,米克和克里斯蒂又是那麼的般配,他們倆在一起才是最合乎情理的。他們又都是自己多年的朋友,自己應該祝福他們才是。但是,為什麼呢?心中還是會有那種難以克制的不快感,這樣的不快也隨着他心中對克里斯蒂的愛戀而與日俱增。

他猛地搖了搖頭,想把那樣的不快甩出自己的頭腦。接着,他開始向自己的隊員們發號施令了:「所有人,休息兩個小時再出發!」

「好哦!可以吃肉嘍!」胡特在他的身後歡呼道。

約摸十分鐘之後,他們已經在這片森林中的空曠地上搭建了一個簡單的營地。胡特在一旁大口吃着肉,克里斯蒂正在給大家分發自己做的小點心。艾倫盯着克里斯蒂燦爛的笑容,盯着她和米克相互親昵的場景。心中感覺五味雜陳。

他曾經無數次在北方的冰天雪地之中,拯救過兩人的性命。不管是怎樣的絕境,他們四人都一起撐了過來。憑什麼呢?憑什麼她會喜歡米克?她不明白我的心意嗎?我那麼拚命地保護她,她還選擇視而不見?

艾倫的心中,莫名其妙地升騰起一陣怒火。他不自覺地將劍握緊了。

「艾倫哥哥!」艾倫回過神來,發現克里斯蒂正蹦蹦跳跳地向他跑了過來。「我自製的小點心,請你嘗嘗吧!」她雙手捧着一塊精緻的小點心,朝他遞了過來。她的笑容還是一如既往地燦爛,不帶一點陰霾。

艾倫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他鬆開了握住劍柄的手,準備接過她手上的點心。

突然,一聲難以察覺的輕響毫無徵兆響起了。下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克里斯蒂的胸膛被一道血紅色的光芒貫穿了,殷紅的鮮血染紅了她潔白的長袍,濺了艾倫一身。她臉上的笑容漸漸逝去,眼睛也一下子失去了神采。她像一片落葉一般輕輕地倒在了地上。

「不!」米克的眼睛一下變得血紅,發出了絕望的吶喊。

「準備戰鬥!」艾倫還算反應得比較快。他一聲大喝,拔劍站了起來。胡特同樣發出一聲戰吼,拔出巨劍擋在身前。

然而,還沒等他們看清敵襲的方位,悲劇就又一次發生了—數道血紅色的光芒貫穿了還沉浸在悲傷之中的米克的身體。血如同噴泉一般從他的身體中噴涌而出。他像一個漏了氣的皮球一般癱在地上。

艾倫和胡特心中一陣悲哀。短短數秒鐘,兩位一同出生入死的夥伴便已命喪當場。可敵人的攻擊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一道黑影正朝着胡特沖了過去。

「胡特!」艾倫提醒道。

胡特畢竟也不是無能之輩。他面目猙獰,怒喝一聲,將自己手中的巨劍高高掄起。接着,他對襲擊者發出了一記勢大力沉且速度極快的斬擊。黑影在他的攻擊之下消散了,但卻看不到任何襲擊者的身影。

「奇怪……」胡特輕聲嘀咕了一聲。然而,下一秒鐘,他的脖子被那致命的射線擊碎了。他的頭飛向了半空,腦漿伴着鮮血在空中肆意揮灑。

「媽-的!」艾倫怒罵了一句,凝聚魔力向著樹林的黑暗之處劈出了幾道極具威力的風暴斬。可惜,他只聽到樹枝被切碎的聲音。顯然襲擊者已不在那處了。

他環視四周,只看到一地的斷肢、軀體與鮮血。被打得稀爛的內臟從米克的身體中漏了出來,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氣息。克里斯蒂白皙的臉蛋被鮮血染紅了,她那雙美麗的眼睛大睜着,卻再也找不到一絲生的氣息。此時,他的鼻腔中充斥着濃重的血腥味,以及死亡的惡臭。他熟悉這種味道,這便是戰場上瀰漫的氣息。他是個久經沙場的戰士,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他的同伴會慘死在這裡。

「快-點-滾-出來!你這個膽小鬼!」他絕望地怒吼着,企圖將敵人從暗處引出來。儘管希望渺茫,他仍然希望將這個無情的襲擊者從黑暗之中引誘出來,唯有這樣他才能夠博得一線生機。

這個頭腦冷靜的戰士自然十分可敬,但是他的對手顯然更勝一籌。一陣劇痛突然從他的雙手腕處傳來。他轉頭一看,只見自己還握着劍的雙手已然飛到了空中,鮮血從斷腕之處不停地噴射出來。此時的他,已經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命運。

「如你所願。」他的身後,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他回過頭,只見到一張慘白的臉。還沒看清楚那張臉長什麼樣子,艾倫就只感到胸口一陣疼痛。

作為一個精英戰士,他明白自己大限已至了。他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這張慘白的臉便是他人生中所看到的最後一幅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