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召喚三國:對手竟是反派穿越者
召喚三國:對手竟是反派穿越者 連載中

召喚三國:對手竟是反派穿越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感染者鬥士永不回頭 分類:歷史

標籤: 凌風 歷史 路明

【系統 燒腦 熱血 智商在線】(半小時有借鑒部分三國召喚文的系統設定,爭取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 凌風穿越了,只是眼前的情景讓他不知如何是好,這麼亂的世界還是三國嗎? 政治上暴秦,強漢,盛唐,趙宋,朱明……中華上下五千年的強盛王朝擠作一團
江湖上九陰真經,先天功……各式神功的出世又有着怎樣的腥風血雨
國外虎視眈眈的波旁王朝,金雀花王朝……又會與中原大地發生些什麼
戰場上僅僅只是關公戰秦瓊,李存孝打李元霸?這會不會太簡單了
看項羽大戰亞瑟,朱元璋怒斬努爾哈赤,聖女貞德若與武穆岳飛聯手抗擊女真與英格蘭人又會如何? 人類歷史上最強大的王侯陣容,最巔峰的文武群英,但這都不還不算最艱難的一統之旅
畢竟數個穿越者無法改變大局,那再算上一個有着反派系統的穿越者處處暗算,那凌風統一三國的大願又能否完成?展開

《召喚三國:對手竟是反派穿越者》章節試讀:

第四章:金錯刀


這邊凌風在想着如何出人頭地,同時間的路明卻過的十分愜意。

「宿主,還記得我和你提到過這個世界上也有人擁有系統這件事嗎?」

聽到系統這麼問,路明懶散的回道:「對啊,怎麼了?那傢伙有動靜了?」

「還沒動靜,但是宿主,還記得我和你說的嗎。你和他的系統都一樣要通過升級才能解鎖更多的東西,他的系統壞了沒法升級,而你又為什麼不做任務,讓我升級!」

聽到系統的埋怨,路明眯着眼睛說道:「哪裡,我這不是在努力了嗎,雖然十幾年了才升4級,但是我真的在做了。反倒是你,天天給我一些無法完成的任務,讓我怎麼做!」

「宿主,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給你的任務哪個是你完成不了的,當個初級小反派,小偷小摸、耍賴潑皮、強槍民女、打家劫舍這些簡簡單單的任務你就是不願意做,這能怪誰。」

聽到系統這話,路明更氣了:「呦吼,你的意思是怪我?你也不看看這是些什麼餿主意,我幹了,你是爽了升級了,那我呢?我還有家人,怎麼跑。再說了,你說的那些任務都是欺壓窮人,魚肉百姓。那些窮鬼能有什麼錢,有什麼用啊!」

「宿主,你的意思是?」

「咱們要玩就玩大的,奪主角的機緣,搶官紳富豪的錢,睡皇帝老兒的妻女。怎麼說吧,我從來就沒指望從窮鬼身上刮羊毛,而你這個系統,和你說了那麼多次有哪次你聽了我的話,就這樣還好意思叫反派系統。」

「我不是擔心宿主你實力弱小,直接嗝屁了嗎!」

「所以我把作惡的時間拿來提升自己的文化修養,自身實力大了,才可以作更大的惡,這都不懂,笨。再說了,記住咱們是當反派,不是當土匪流氓,目標是擊敗主角,而不是為害一方。」

路明說完還不解氣,讓系統把他完成的任務清單調了出來。

「夜半三更出門溜達,違反宵禁,經驗值+0.……1」

「逛青樓,PC罪,經驗值+0.……1」

諸如此類的內容還有很多,系統看了也來氣了:「我是反派系統,不是張三系統,這些東西幹了十年也不一定能升5級!你看看下列這些正規任務,哪個你有做!」

「逼良為娼,逼男為盜(0/0)」

「處死50人(6/50)」

「救下重病的少女(經驗值-100,嚴重違反了當個惡毒反派的準則)」

「看看這些,哪個不是合格反派的必經之路,你竟然一個都沒做!」

「你還有理咯這些幹了反派沒做成,我先被人給做了!不要拿我做傻狗,就比如之前那個叫我去殲殺一個惡霸,拜託,這樣出去會被同行認為是變態的。大哥,我們是反派,主角的敵人,目標要高,格局要打開,不要唯唯諾諾的,整天像個痴漢一樣,好嗎?OK。」

聽了路明的嘴炮,反派系統一陣沉默,然後告訴他,自己近期絕對給他整一個好活,並且把任務清單全部更改一遍,路明這才表示差不多。

於是毫不知情的凌風就這樣被盯上了,只是此刻的他也忙着手頭上的事。

「誒,小兄弟,那李師師出的是什麼題啊?」凌風攔住一個小廝問道。

「我想想,詩詩姑娘出的題目倒也不算太難,用四句詩來形容她,不限文體,不限字數,隨心所欲即可,寫的好便可得到與詩詩小姐共處一室的機會。」說到這裡小二頓了頓,「不過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哪家公子可以得到詩詩小姐的讚賞。」

聽到小廝這番話,凌風看向人群,昔日的那些風流才子此刻吵的不可開交,那縣令與使者也是苦思冥想。

在高台的屏風後面,小翠見這麼多的詩歌沒一個入的了李師師的眼,便好奇的問道:「小姐,這裏面還是有不少可以的,為何你一個也不選啊?」

「小翠,這些詩不過是強行附庸風雅罷了,看裏面的用詞,粗魯無比,不是我心中所想的。」

聽到李師師的解釋,小翠也明白了,但這不是洛陽,只是徐州一小縣城,又豈會有什麼風流名士作出李師師想要的詩句。

正當李師師心煩意燥之際,突然聽到有人高聲叫自己的名字。

「李姑娘,不知在下這有一詩,不知可否入得了姑娘法眼。」

說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凌風,但由於不懂規矩,讓他誤以為是當眾喊出,讓李師師評價,因此遭到了眾人的冷眼。

「哼,不知是哪裡來的窮小子,竟然這麼不懂規矩。詩詩姑娘正處在屏風後面,我們都是先寫在紙上,然後由李媽媽交給詩詩姑娘閱覽,再由小翠姑娘代詩詩姑娘宣判結果。」

一個秀才身份的人,用着鄙夷的目光看着凌風。(PS:科舉起源於隋唐,在宋元明清得到完善,漢代沒有科舉,只有察舉制,後面有提到科舉什麼都也是因為系統導致的時空混亂產生的結果,不要當真,莫要計較)

「真有此事?」

凌風茫然的看向小二,只見那店小二也是懵懵的點了點頭。

「……咳咳,抱歉抱歉,不知這位兄台可否將筆墨紙硯借在下一用。」

「這都沒有,還敢亂叫,給,下次注意些。」

凌風尷尬的找人借來了紙筆,這個時代的紙本不該這麼普遍,但是受系統的影響,這個時空的紙不僅富裕到可以滿足富人上廁所的需求,極其低廉的價格更是普及到百姓家裡,甚至產生的蝴蝶效應還讓書法提前產生了。

凌風過去雖然想吐槽這點,但因為這玩意實在是太萬歲了,沒有它只能用竹板,所以凌風直誇系統做的好。

「哼,我當是誰,原來不過是一小廝而已。我聽凌縣令說了,你不過只看過幾本書而已,考了三年連個秀才都沒中。字寫的像狗爬,還想學別人作詩?怕不是剽竊他人的成果吧!」

見凌風冒頭,那使者想到之前酒桌上和凌縣令說起門外那小廝時,知道凌風家裡有段時間窮,甚至用不起紙墨,根本練不了字,便忍不住放生嘲笑道。

聽到這話,凌風眉間緊鎖,滿是不快,這些既是事實也是他的恥辱。

所幸系統內部自帶歷朝歷代的名人字畫,凌風選了自己最喜歡的南唐後主李煜的金錯刀來苦苦練習。那時家中既然買不起紙筆,自己就用沙子和木棍來練習,在系統的監督與指導下,三年下來,雖未得其神,但也有其表。

所以凌風在提筆時便決定要用這字來證明自己,洗刷恥辱。

「不知在下這字,能否入得了各位兄台與上使的眼。」

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凌風用金錯刀寫完後,凌風把詩拿給眾人欣賞,更是引得眾人連連稱讚。

「書作顫筆樛曲之狀,遒勁如寒松霜竹。小兄弟,你這字寫的可真是絕啊!只是你這書法我還未曾見過,不知叫做什麼。」

一位本地有名的老儒生看的那叫一個喜歡,連連讚賞。

「過獎過獎。在下這字名為金錯刀,是一李姓詩人教在下的,要求寫大字如截竹木,作小字如聚針釘,筆力瘦勁而又鐵骨錚錚。奈何在下天資愚鈍,苦學三年也未達到老師一半的水平。」

「那能否形容下你老師的字?」

「神采飛揚而又風骨嶙峋,得心應手,變化莫測,可叫人自愧不如,不敢稱雄。而且老師還工繪畫、通音律,又有一撮襟書的字體奈何過於難學,無法習得其中深意。」

南唐後主李煜雖然治國不行,但他自身的才藝與大小周后的愛情,着實讓凌風嚮往無比。

他寄情于山水,不願參與世俗的鬥爭,凌風又何嘗不想,所以在誇讚他的時候,自然不會吝嗇。

就這樣,凌風所寫的內容被眾人傳遞閱覽,然後交給李媽媽請李師師閱覽。在此期間,眾人對字讚嘆不已,對所寫內容更是連連叫好。

唯獨那使者,在見到李師師的美貌後,如被勾去了三魂七魄一般,在被凌風不經意的打臉後,心情格外不爽,在一旁生着悶氣,沒有拿去閱覽。

一旁手下見狀,突然心生一計,貼在其耳邊獻上計策,讓使者連連叫好。

與此同時,台上李師師通過小翠明白寫這詩的是她們之前討論的那位少年後,心中頓時對凌風好感倍增。

李師師拿起凌風的詩,輕聲細語的讀道:「容貌似海棠滋曉露,腰肢如楊柳裊東風,渾如閬苑瓊姬,絕勝桂宮仙姊。」

話音剛落,就引來小翠連連稱讚:「小姐,這凌公子寫的詩,雖是沒有格式,但單論內容而言,可比之前的那些高出不少水平啊,還有這字,這凌公子三年失利,想必是有隱情的啊。」

小翠的話,李師師並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小翠正要宣布結果,卻聽李師師說要自己來。

而後李師師走出屏風,將凌風的詩朗讀一遍後宣告冠軍。這個結果自然是在各位才子意料之中,也沒有人搞事。

之前借凌風紙筆的那秀才,更是拿起一壺酒欲要邀請凌風一起痛飲。

「且慢,還請詩詩姑娘等會再做決定,凌風,這詩中所做之詞不正是在進屋前本官在外所作的嗎?剛剛本官一時忘記,沒想到你竟然會厚顏無恥的拿來用,虧凌縣令剛剛還和我提及,說你品行端正,想舉你做個孝廉,現在看來嘛,滋滋。」

聽到使者這威脅的話,別說凌風和凌縣令呆住了,在場的一眾文人騷客更是無不震驚,獻策者的表情更是呆若木雞。

此刻獻策者心情是大無語的,自己完全沒想到這不學無術的使者竟然會表現的如此不要臉,直接威逼利用,好歹多繞繞,給人一個台階吧。

「你!」

凌風氣的簡直說不出話來,剛想發飆,卻看到縣令給他連連做手勢。

「凌縣令!」

凌風帶着不甘與不服的語氣喊着自家縣令的名字,並帶着一絲希望的看向他。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滄海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