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武俠›黑白瑾年
黑白瑾年 連載中

黑白瑾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點點星暉 分類:武俠

標籤: 唐葉涵 武俠 阿依娜

在這個架空的唐朝世界裏,跟隨兩位女俠一起經歷奇幻冒險,捲入門派鬥爭看她們如何收場,見證妖與人的愛恨情仇和她們一起經歷故事,或在論劍台上比武鬥法與她們一同力戰群英
展開

《黑白瑾年》章節試讀:

第3章 敞開心扉


唐葉涵一行人一路顛簸,來到小鎮上,選了一家客棧便住下休息,準備明早再動身。

舟車勞頓後,最需要的三件事,就是飽餐一頓,洗個熱水澡,還有美美地睡上一覺。唐葉涵也正是這麼做的。晚飯過後,唐葉涵讓店裡的夥計準備好熱水,拉着唐飛燕一起泡澡。

她知道,飛燕在來鎮子的路上和奶奶同坐在一個馬背,雖說是救命恩人,但是短時間內也很難有什麼變化,大家之間的對話也插不上嘴,和她閑聊幾句也只是簡單的點頭,應付兩聲。她更清楚,這個女孩在茶館裏的表現,遠超同齡人太多,在沒有訓練的前提下,她的洞察力,讓她自己爭取到了救命的機會,她的思考力,借勢驅虎吞狼,讓她得以手刃仇人。

在唐葉涵眼中,這是一盤死棋的破局,她開始明白了,這次參加錢塘江畔青鋒山莊舉辦的論劍大會,奶奶為何要帶上她了。

自己能在靶場上百發百中,奶奶只是點頭笑笑卻不說話,當時覺得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奶奶的回答是:「你蒙眼能射中天上飛的燕子,這確實很棒,那你想過沒有,如果天上同時飛來一百隻燕子,你該怎麼辦?」。對啊,武功只是闖蕩江湖的一部分,小到唐門,大到整個江湖,人,才是最重要的,支撐整個唐門運轉的,是數以萬計的唐門弟子,江湖呢,是整個神州大陸的俠客們的愛恨情仇名利。

屋子裡,唐葉涵開始幫唐飛燕寬衣解帶,唐飛燕雙手攥緊,站得筆直,身體微微顫抖,隨後唐葉涵便將她一把抱起,輕輕置於裝滿熱水的木桶中。

為了緩解尷尬,唐葉涵便和飛燕開起了玩笑:「看看!」,唐葉涵拍了拍手臂繼續說道:「沒有騙你吧,我開弓都不帶用力的,再來個你我一樣抱得動。」。唐飛燕聽了之後「噗嗤」一聲笑了,唐葉涵看她笑了,又接著說道:「你看你還是會笑的嘛,要想跟我玩,會笑是最重要的!不會笑的苦瓜臉,就該把自己掛回藤上去,哈哈。」。

唐飛燕一開始忌憚和唐葉涵身份有別,之前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現在看到,身份尊貴的大小姐和自己有說有笑,這是她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尤其是聽到說要「和她玩」之後,唐飛燕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當一個悶葫蘆了,就這樣,整個房間里原本的尷尬被一掃而空,她們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聊了好一會。

唐葉涵摸了下另外一個木桶里的水,自言自語道:「再不洗水就涼了。」,便開始準備脫衣洗澡,唐飛燕看了一眼唐葉涵的打扮,藉著聊天,問了一個她之前想了很久卻不敢問的問題:「你的圍巾,和你身上的衣服比起來太舊了,為什麼不換一條,還是說…」。

唐葉涵聽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回答道:「這是我母親留給我的唯一一件東西了。」,說罷順勢取下,向唐飛燕展示了一下,隨後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唐飛燕聽罷便不敢再多問了,她怕提及唐葉涵的傷心事讓她難過。

唐葉涵則是一邊脫衣一邊輕描淡寫地說道:「我十歲生日的前一個月,我母親問我想要什麼禮物,我說,想要一個玉鐲子,母親說行,要給我親手雕一個,然後開始現學,結果雕壞了十幾塊玉也沒結果,我和母親說,那換一個吧,換一個團扇,母親說行,問我要什麼圖案的,我說就狐狸吧,唐門的狐狸,她說要給我親手刺一個,然後開始現學,結果刺出來的圖案,和餓了三天的土狗沒什麼兩樣,我和母親說,這拿出去會被笑話的,換一個吧,母親說行,我說來個圍巾,天冷了可以戴,然後她說她要親手給我弄一個,然後開始現學,結果你也看到了,我戴的這個,就是她留給我的最後一樣東西。」。

唐葉涵跳進木桶里繼續說道:「也就是那一年,母親和父親一起出門,回來的只是家裡的兩個靈牌。」。

唐飛燕沒想到唐葉涵會跟她說那麼多,剛想安慰她,唐葉涵就說道:「不用安慰我,在這件事上我已經哭夠了,我知道,這種情況在尋常人家裡,我會被叫做野孩子,但是我不一樣,我不是生在尋常人家的小孩子,我是唐門的大小姐,唐門將來的頂樑柱,我哥將來的左膀右臂,我父母的在天之靈,也不會希望我被這事影響,所以!」,唐葉涵話鋒一轉,繼續說道:「飛燕,你也一樣,往事莫再提及!」。

唐葉涵這番言論,在這金釵之年可謂是孩子王一般,在唐葉涵心中,她要做的是在這江湖上留下自己的威名和洗刷唐門的污名,她自然要向唐飛燕,乃至以後的所有人展現自己堅強的一面,而唐飛燕,則是在這次交談中,明確了自己今後要效忠一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