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末世:偽裝神明後上位
末世:偽裝神明後上位 連載中

末世:偽裝神明後上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震源 分類:科幻

標籤: 張遠 科幻 震源

【科幻 末世 星際 直播 推理解謎 主角果斷腹黑不聖母】 遺棄時代,公元2330年6月,世界將再度迎來77年一次的「七星連珠」,人類卻不再對這宇宙奇景痴迷
他們早已不信宇宙天空,以及宇宙中的一切「真理規律」,因為他們發現,整個宇宙都可能是假的
大災難後,他們躲到地底,並絕望地相信,人類真的不過是神明遺棄的玩具,唯一的解脫是死亡
為重建人們生活的激情和信仰,三大政府開展了繪世者直播計劃,意圖給人們展現地上世界的神秘和浩瀚,並告訴他們,大災難不是神明的懲罰
{繪世者計劃第一百四十七批次: 1.繪世者計劃直播範圍:除繪世者之外的全人類; 2.繪世者的一切權利在進入直播後歸屬於三大政府所有,包括生命,直至死亡後的五十年; 3.繪世者為公元2022-2330年間有罪者,解釋所有權歸三大政府; …… 繪世者編號89757號,張遠,罪名褻瀆與欺瞞
……} (本文又名《冷湖之下》,純屬虛構,請勿代入
展開

《末世:偽裝神明後上位》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我穿越到了火星?


「砰!」

張遠摔到了地上。

他下意識捂着極其疼的屁股和腰背,隨後睜開惺忪的眼,緩緩坐起。

難不成,又是「湯圓」把自己拱下了床?

湯圓是他養得一隻薩摩耶,自從父親母親獻身科學後,是自己唯一的親人。

不行,這次一定要大義滅親,少說也要把它……

等等。

這是哪?

他此刻已經完全睜開了眼,而眼前的陌生景象,讓他如同醉酒後吹到了寒風一樣,一下子渾然清醒過來。

他站起來,發現自己在一座暗橙紅山丘上。俯視前方,數不盡的焦黃色和灰紅色的山丘錯落有致。土丘鱗次櫛比,有的拔地而起,有的匍匐在地,在絲絲陽光照射下金波粼粼,猶如匹匹錦緞。

又一陣風吹過,風沙卷天,遮天蔽日,太陽籠罩在漫天黃沙之後。

整個天空與大地,都呈現出淡淡的紅色。

他掐了掐自己,嘶好疼,不是在做夢。

心跳得很快,快到他忘記了呼吸。

張遠的母親是天文學教授,眼前熟悉的圖像,讓他的腦海里浮現了一種可怕的猜想。

自己,這是穿到了火星?

可自己明明呼吸……

不對!

他突然感受到一陣呼吸困難。

冷汗在額間凝聚,他迅速確認四周,但由於風沙漸漸凝聚,遠處似乎要演變為沙塵暴。

火星塵暴?!

這朵橙黃色的雲像剛從機器里卷出的黃色棉花糖,不斷變大,不斷向著自己的方向席捲過來。它所到之處,地面震蕩起無數紅色的沙礫。

瑪德,人家穿越至少都是在地球,我怎麼穿到火星了!!!

好消息是,現在溫度20度上下。

壞消息是,大氣里幾乎全是二氧化碳,他根本呼吸不了。

按照張遠估算,自己屏氣的極限也就是1分40秒左右。目測塵暴大約兩分鐘前後卷到自己腳下。

呵,提問,自己是先窒息而死,還是先被沙暴卷死呢?

這真特娘的是個好問題。

他氣笑了。

*

三大**,開始忙碌起來。星空艦隊、遺落帝國和大陸聯邦的主要領導者齊聚一堂,在2330年6月的這個特殊日子,開始了又一期實為「拯救」的「欺騙」直播。

至少,在前146次的期間里,人類對於「被描繪」的地上楚門世界和那些「降臨的神明」有了興趣和期待,很多被描繪的地區陸續有了人類居住。

「楚門世界載入……」

「繪世者已連接(10000000/10000000)……」

「劇本已加載……」

「舊人類已部署……」

「神明,已投放……」

……

黑暗宇宙中,渺小的星艦彷彿靜止,一切安靜地似乎能聽到宇宙的心跳。星艦之中,三大**的高層們把目光投向了最上方的那個中年男人。男人面無表情,毫不遲疑地按下赤紅的按鈕:

「直播開始。」

繪世者直播終於開始了。

直播畫面通過波動,迅速傳遞到了地球大陸、地球地底以及太陽系中的每一處房屋、每一處洞室和每一艘太空艙里。

每一個人類面前都出現了繪世者直播大廳,上邊旋轉飄動着密密麻麻的各色場景,只需要揮動手指,就能挑選到你最喜歡的全息投射直播間。

人類看客們激動地討論着。

【喔喔,終於開播了啊!】

【哈哈,我聽說這次引入了史上最多的罪人,快樂加倍!】

【切,剛開始有什麼好看的啊,還不是叫得最慘烈,死得最快,作最大的死?】

【嘿嘿,我就喜歡看小白們尖叫,絕望和死亡呢……】

【+1】

【可是,他們都是人啊,這樣太殘忍了吧……】

【瑪德,樓上星空人吧,聖母星空雜滾開!】

【有病吧聖母表,你自己不也看?而且,這群人本來就是人類的罪人,讓他們替我們去探索神秘已經是對他們最大的仁慈了!】

……

伴隨着觀眾們的討論,一個名為「冷湖怪談」的分類在直播大廳里亮起,隨後成百上千個1級直播間在分類下跳動起來。

如同一顆顆白燦燦的星星。

冷湖怪談四個字下方方方正正書寫着一些立體的字樣:

神秘度:D

最高揭秘度:50%

*

不出1秒,張遠立刻拔腿往塵暴的反方向跑去。

一分半,減去自身跑動中的影響,大致自己能在跑動中活個40多秒。而火星的重力加速度是地球的三分之一,怎麼說自己也能跑出個幾百米。

在可見度極低的現在,說不準走幾步就找到什麼其他文明留下的救命玩意?

或者,人類的探測基地?

總之,生命的最後,盡一些力吧,算是對得起爸媽把自己生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神明聽到了,他剛憋着臉跑了十來步,就好像看到不遠處的塵埃里似乎有一塊亮光。

長方形的,看着好幾個人高。

有希望!

他繼續適應着這裡的氣壓,以及無法呼吸的窒息感,和風沙漸進的呼嘯聲。

臉色越來越青紫,他感覺自己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身後的塵暴。

他的腳踝邊和手上被風暴前沿肆虐的紅沙礫和黃土蹭紅蹭破,風聲在耳邊大作,甚至還有一絲泥陷感,要把自己往身旁和身後拽起來。

但張遠終於看清了那閃着微光的東西是什麼了。

應該四人高的大門框,框里閃着藍光,像鍍了一層膜,也像附上了一層水泡。

更重要的是,一旁似乎寫着「空間」「星際」等字眼。

對於21世紀末生活的他,當時小說這種文學形式還沒沒落,自然讀了不少幻想類小說,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個門能傳送。

「**!」

他破口大罵了一句,不知道是因為自己能空間穿越的興奮,還是成為人類第一個要見到異世外星人的不安和忐忑。

他繼續跑。

塵暴繼續追。

門不斷變大。

近在眼前。

就在咫尺距離的時候,張遠此刻意識有些模糊,視力所及也出現了一個個閃爍的白點,在眼眸里如同萬花筒一般肆意閃爍移動。

於是,他沒看到腳邊突兀的小沙堆,一下子被絆倒在地。

糟了!

他下意識拿手去撐,入手的是冰涼的沙粒……還有堅硬平整的一塊地面。

嗯?

這麼平整?

他混亂的腦子下意識感到有些不對,但身後的沙塵暴並不給他機會思考,幾乎已經卷到了腳邊,像有無數幽靈的手正在攀爬到腳上。

他連忙爬起,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朝幾米遠的門堅定一躍。

高高飛起。

風中帶着喧囂。

這一刻沙塵暴似乎停止不動。

霧靄的天空里,太陽竟然也露出了一絲臉頰。

是淡黃色,或者說是奶酪色的。

張遠嘴角微微一勾,臉上卻依然是害怕與緊張的表情,糅合在一起,竟然隱隱約約是一種扭曲的興奮。

就在他即將飛往傳送門另一側時,他的直播間【編號89757號】零零星星進來些人,要麼看熱鬧,要麼有期待,要麼變態地期待着他進到門的另一邊後的慘狀。

【哈哈哈,真有新人倒霉蛋在被送到這315星際空間站界碑這裡且正巧碰到了沙塵暴嗎,第一次見,長見識了!】

【這人臉也太黑了,正好來了塵暴吸走了周圍空氣中的氧氣,加上旁邊的俄博梁雅丹太有迷惑性會讓人誤以為是在火星,這時看到傳送門鐵定進去啊,嘿嘿誰知道傳送門的那邊才是火星呢~】

【哈哈哈哈地獄開局,最慘新人,甚至活不過三分鐘!】

【冷湖我記得賊怪,上次的繪世者莫名其妙全軍覆沒吧!】

【嘿嘿掙扎吧,在血和暗的深淵裏!】

【可惜了這張好臉蛋了,要變成冰雕了,嗚嗚姐姐心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