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穿越›絕世神廚之我就是認定你
絕世神廚之我就是認定你 連載中

絕世神廚之我就是認定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蒼髯小賊 分類:穿越

標籤: 崔浩然 李峰杜芸萱 穿越

生活在現代的屌絲男,歷經辛苦終於爬到主廚的位置,結果被女的無情的甩了兩次,在心灰意冷之時竟然穿越到了一個完全陌生而熟悉時代-唐朝
來到唐朝的他流落街頭,歷經苦難
終於憑藉著自己精湛的廚藝,和現代的生活經驗闖出一片天空
不僅創立了自己的商業帝國,更是抱得了美人歸
讓我們來看看他是如何逆襲成為鑽石男的
本書故事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整個過程包含開心,驚險,和溫情
來到番茄小說,讓你收穫生活的五光十色
展開

《絕世神廚之我就是認定你》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女老闆的話


7月的京城,烈日當空,酷暑難耐。室外地表溫度已經達到了38度。恨不得把瀝青馬路的油暴晒出來。但馬路上依然車水馬龍,忙碌的景象彷彿在證明這座古老城市還保持着年輕的活力。

每年一到這個時候,夜生活就開始變得豐富多彩,各家飯店的門口和夜市上都是燈火通明、煙霧繚繞、人聲鼎沸。各種小吃、燒烤、涼菜、啤酒琳琅滿目。甚至就連小攤販也會推着玩具車、水果車,蹲在附近來蹭一蹭這夏夜的熱度。

崔浩然就是在這個時候來到的京城,今年21歲的他正是青春年華,人生當中精力最旺盛的年紀。崔浩然畢業於一所家鄉的二流大學。父親是一名老中醫,讓崔浩然從小就背誦中草藥歌訣,脈象歌訣等,打算讓他畢業以後,就回家跟着父親學習中醫,繼承家業。可崔浩然偏偏對這一切不屑一顧,他覺得說得好聽點的是一份家業,難聽點的不過就是一間5平米的小診所。何況自己的興趣根本不是行醫。而是一個平凡又普通的職業----廚師。崔浩然的目標是做一名頂級中餐廚師。儘管家裡苦口婆心的勸說,依舊改變不了他堅定地信念。

也許是天賦吧,崔浩然從小就喜歡喜歡研究吃的,做各種美食。更奇葩的是他好像天生味覺,嗅覺就特別敏感,各種調料只要一聞,立馬就知道是哪種,而且產地、性狀、烹飪方式,就能如數家珍。隔着一條街都能聞出誰家在炒什麼菜,放了多少料?甚至味道是咸是淡都能聞出來。所以在學校的時候,同學們都說他是動物合體,有蛇一樣舌頭,狼一樣的鼻子。都友好的尊稱他文特奈斯(聞特nice)。崔浩然不抽煙,偶爾喝點小酒。

學校里的正課除了英語、歷史其他幾乎沒怎麼上,因為英語歷史是班主任的課。其他的時間都用來研究學習關於中國南北的飲食菜系的書籍,看得津津有味。所以畢業也就是剛剛過了分數線,混了個畢業證。

於是1995年夏天,崔浩然來到京城,第一個打算就是找一家大飯店,去做個學徒,好好跟着大師傅學習實踐。

崔浩然頂着烈日,冒着酷暑走遍了大街小巷,找了很多家飯店,有的小飯店倒是要學徒,他又看不上。大一點飯店他看上了人家又不需要學徒。所以崔浩然在京城挑挑選選,一直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合適的。

這天他來西外的一條街上,這條街的餐飲飯店很多。崔浩然便挨家挨家的問,終於看見一家叫星月大酒樓飯店貼着招學徒。他高興壞了,趕緊進去諮詢。

店老闆是個女的,看年紀差不多也就二十八九歲。長得很高挑,打扮的也很漂亮,一看就是特別幹練的那種女強人。

女老闆正在櫃檯算賬。崔浩然走到跟前。很有禮貌地問道:「您好,請問咱們這兒是招學徒對吧?」

女老闆抬起頭,上下打量着他,然後點點頭道:「是的,我們這兒招學徒。」

崔浩然聽到對方肯定的回答,心裏稍稍的放下來。「那我想來這兒當學徒,可以嗎?」

女老闆笑着問道:「你多大了?」

崔浩然回答道:「我今年21歲。這是我的身份證。」

女老闆接過身份證看了一下,道:「你是什麼學歷?」

「大學。」

女老闆非常詫異:「大學?你一個大學生跑來當學徒?」

崔浩然笑道:「我從小就喜歡做吃的,對別的都沒什麼興趣。」

女老闆點點頭道:「哦,原來是這樣,那你來我辦公室吧。」女老闆走出櫃檯,帶着崔浩然來到辦公室里坐下。

「是這樣的,我們這兒招學徒,是沒有工資的,管吃不管住。還要在廚房裡幫着各位師傅收拾清理。如果你需要我們管住的話,是要收押金的。」

崔浩然皺了皺眉頭,道:「老闆,我剛來這裡,身上沒有什麼錢,暫時還住在同學家裡。所以我希望能管住。」

女老闆道:「這個錢我們只是押金。當然你可以選擇另外一種方式。就是來我這工作,從雜工開始,這樣的話呢,我既可以給你開工資,而且管吃管住。不收押金」。

崔浩然有些猶豫不定。女老闆道:「我看得出來,你很有夢想。但是如果你真的決定在這個行業里走下去,我建議你還是從基礎做起,雜工看似很不起眼,但卻是每個頂級廚師的必經之路。」

女老闆一雙美目上下看着他,道:「如果你不願意,我這正好缺一個助理,要不你就在我身邊做我的助理怎麼樣?「

崔浩然看着老闆的眼睛,臉一紅道:「我還是喜歡正在後廚。」

女老闆笑了笑道:「那你考慮下吧。」

崔浩然覺得女老闆說的很有道理。畢竟百年之功不可倉促,艱難之業當累日月。自己找了很久了,這個也許是當下最好的選擇了。

崔浩然點點頭道:「好吧老闆,我聽你的建議,從雜工做起。」

女老闆也笑了笑:「那好,你隨時可以來上班。」

崔浩然決定先回同學家去把東西拿過來,晚上再回來上班。同學是他大學的死黨。兩個人同桌、同寢室。而且還是同年同月生日,同學只是比他大了七天,關係非常鐵。回到同學家,同學正在玩遊戲。回頭看了他一眼:「溫特奈斯,今天怎麼樣?」

崔浩然往床上一躺,道:「唉,今天累死我了,走了半個京城,終於找到了一家。」

「在哪兒?做學徒嗎?」

「在西外那邊,做雜工。」

「什麼?雜工?」同學把遊戲機放一邊,看着他驚訝的問道。

崔浩然點點頭:「嗯是雜工。」

同學嘆了一口道:「我就不知道你怎麼想的?好歹你也是一個大學生,去干雜工?」

「雜工怎麼了,工作不分高低貴賤,我說你小子怎麼帶着有色眼鏡呢?」

同學嘿嘿笑道:「我色盲唄。不過我可沒有看不起雜工的意思。只是覺得你這樣也忒大材小用了吧。」

崔浩然道:「我覺得那個女老闆說的挺有道理的。按照實際情況來講,這個最好的選擇。」

「女老闆?多大歲數,漂亮不?」同學坐起身看着他問道。

崔浩然點點頭:「還行。」但他立馬反應過來:「我說你小子關心這個幹嘛,我又不是被他美色所迷。告訴你啊,哥們心中可有遠大理想,不會輕易臣服於石榴裙下的。」

同學撇着嘴道:「我看八成你是被她給迷惑住了,要不就被洗腦了。」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崔浩然在同學肩頭捶了一下,「去你的吧。我給你說下,今天晚上我就去飯店裡住,就不回來了啊,你一個人自由自在啊。」

同學打趣道:「這麼急啊,你不多呆幾天?抻抻那個女老闆。」

崔浩然笑道:「我說你丫沒完了是吧?瞧你一副色迷迷德性,遲早哪天栽倒在石榴裙下。」

「我靠,這麼狠,不過我求之不得。」同學嬉皮笑臉道。

崔浩然:「這段時間在你家添了不少麻煩,你給阿姨說一下哈,謝謝哥們。」

「我靠,咱倆什麼關係?用得着這麼客氣?對了今天晚上就別去了,我請你喝酒,就當給你壯行。」

崔浩然看了一下表,背着背包道:「不了,來日方長,等我學成歸來,再找你把酒言歡。」說完他擁抱了下同學,又互相擊了一拳,告辭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