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武俠›金牌鏢師,這家鏢局有億點點離譜
金牌鏢師,這家鏢局有億點點離譜 連載中

金牌鏢師,這家鏢局有億點點離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易小山 分類:武俠

標籤: 木易小山 武俠 馬成功

我叫馬成功,是這個小區的金牌騎手,就在我要向上繼續發展,成為王牌快遞員的時候,一輛大卡車結束了我的職業生涯,順便結束了我的人生
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果然我是天選之人,居然在異世界重生! 只不過這個職業…… 鏢師…… 也許,這就是命吧…… 不,我的命要由自己決定!既然做鏢師,就要做最強最有名的鏢師!我們家鏢局,以後就是最大的鏢局! 當然首先,總鏢頭死了,鏢貨丟了,怎麼賠上這個錢,保住鏢局不被賣掉,這是個問題…… 數年之後,江湖上充滿了一家鏢局的傳說
當別的鏢局只在意遠路送鏢時,他們做起了城內送鏢的生意
當別的鏢局靠鏢師腳力和馬車運鏢時,他們已經人手一輛小電驢
當別的鏢局為了維持運轉收取高額傭金時,他們居然只收一點點運費
層出不窮的機關秘技,聳人聽聞的管理制度,魔性洗腦的宣傳口號,令人羨慕的年度財報,高效驚人的辦事效率…… 總之,這家鏢局,有億點點離譜
展開

《金牌鏢師,這家鏢局有億點點離譜》章節試讀:

第3章 馬成功修正大小姐,大禮包驚喜送溫暖


「開始綁定系統……」

馬成功狂喜,系統,這才是穿越者的標配啊!

升級,加點,出任救世主,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不在話下。

然而就在他期待着自己系統會有什麼功能時,電子音發出像是故障的聲音。

「綁定失敗,系統衝突,正在重啟……」

馬成功的表情瞬間凝固。

這不對啊,系統還有融合失敗的嗎?

「師兄!你怎麼會和那些人打交道?我爹的教誨,你都忘了嗎?」

何秀麗的聲音把馬成功拉回現實。

看着這個攪局的睿智,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特么還好意思說話,本來這事都被我搞定了,你攪什麼局!

欠人十萬兩白銀,不賣了鏢局你真賣身啊?他們這些跟着你吃飯的不長腦子也罷了,你作為當家的能不能有點責任感?

走的那些鏢師有功夫在身,去哪裡不能做事?他們一幫趟子手,身上沒手藝家裡沒田地,鏢局倒了上哪裡吃飯?去干苦力還是賣身作僕役?」

馬成功氣性上來,接着指着趟子手們開罵。

「還有你們這幫不爭氣的,你們覺得為什麼我讓你們站在大廳外?到時候情況不對,完全可以說是列隊歡迎,進退維谷。

你們到好,在我背後站一排,黑幫打架嗎!」

看着眼前大發雷霆的馬成功,何秀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還是那個她認識的馬成功嗎?他雖然脾氣火爆,但從來不對自己人發火,今天這是鬼上身了嗎?

感受到委屈,何秀麗的眼眶迅速濕潤起來。

「師兄,你變了!連你也要棄鏢局不顧了!走,都走吧!反正鏢局是我家的,我說不賣就不賣!」

大小姐哭着跑開了,馬成功一點去追的意思都沒有。

現在暫時的危機解除了,但是兩天後的比武,才是真正的難題。

鏢局裡剩下的都是些上不得檯面的趟子手,他這個唯一的鏢師也受傷未愈,別說三個高手,就是白浪五那個白眼狼一個人就能挑翻他們全部。

「嘖,真是頭疼,偏偏那個系統還沒出來。」

馬成功撓着頭返回自己房間,幾個被罵的趟子手這才敢開口說話。

「小馬哥剛才好嚇人啊。」

「不過真的好像總鏢頭,他老人家在世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脾氣。」

「唉,也不怪他,明明剛才都已經……」

「放屁!鏢局可是老總鏢頭一輩子的心血,怎麼可能賣給別人!小姐生氣才是情有可原。」

幾個趟子手嘰嘰喳喳地吵鬧起來,隔着老遠馬成功都聽到動靜。

但他沒有心思去注意那些了,因為又一個電子音在腦海里響起。

「檢測到足夠情緒點,已自動支付系統解鎖費用,開始綁定……」

「開始綁定」這四個字看的馬成功蛋疼,總不能又失敗吧。

還好,這次成功了。

「人生導師系統已經綁定。現存情緒點:43。」

人生導師系統,只要通過言傳身教等方式改變他人觀念即可獲得大量情緒點數,期間對象產生情緒變化也會產生一定情緒點。

情緒點可用於抽獎、強化個人屬性、提高所學技能熟練度。

「獲得新手禮包一個,是否開啟?」

「開啟!」

馬成功呼吸有些急促,兩天後能否打敗少東家的三個高手,恐怕這就是唯一的希望了。

虛擬的禮包特效打開,跳出三團光圈。

綠色、藍色、紫色,這三個熟悉的顏色讓馬成功有一種不妙的即視感。

綠色:防狼電擊棒,內藏雷法,光照充能。虛張聲勢,貼身防護,電擊按摩,功能繁多,安全可靠,買到就是賺到!

藍色:輕功神行百變速成丹。服下此丹藥,即可學會輕功神行百變,並提升至小成境界,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洗腦的時候被人打啦!

紫色:太陽能小電驢,光照五分鐘,跑路倆小時,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居家旅行,快遞運貨,你值得擁有。

馬成功大喜,這個禮包可真豐富啊!

只是......畫風似乎略微有些清奇,這裡不是古代世界嗎,怎麼獎品不是電擊棒就是小電驢,唯一一門神行百變還是韋爵爺的跑路神功,就沒一個拿得出手的進攻手段。

「算了,至少有這些東西兩天後的比武就不至於一點勝算也沒有了。」

服下丹藥,一股奇妙的能量迅速遊走周身,尤其是雙腿的部位,更如泡在溫泉一般,微微發熱。

這具身體原本練出的內力也在這股能量的引導下壯大,彷彿一下增長了一截。

胸口處的內傷似乎也略微有所好轉,但是一發力還是會隱隱作痛,看來得先解決這個問題。

後房府庫,這裡是鏢局存放各類物品的地方,各類刀槍兵器、醫療丹藥還有走鏢所用的鏢旗等物品都在此。

雖然堆放整齊,但放葯的小瓶子都只貼了一張紅紙寫了個名字,功效什麼的一個字也沒有,馬成功自然是找不到內傷葯的。

而原體的記憶里,也似乎沒有學過,只認得金瘡葯和化瘀散。

就在他翻找之際,庫房門突然被推開,何秀麗一雙鳳目對上他的眼睛,像是要噴火一般,

「師兄!你居然想偷東西然後遠走高飛!」

馬成功一翻白眼,這貨腦補能力可真不錯。

「少扯淡,趕緊幫我,我在找治療內傷的葯,兩天後能不能打贏那三個高手,就看有沒有給力的葯了。」

何秀麗被他這若無其事的模樣唬的一愣一愣,直到翻箱倒櫃的聲音再度傳來才回過神。

內傷,對了,師兄之前被白浪五打傷,所以他今天看似遊刃有餘,實則一直在忍着傷痛嗎?

先前和師兄吵過後,她也冷靜了下來,雖然很捨不得爹留下的鏢局,但是師兄說得對,這麼多人指着吃飯,她應該先考慮他們。爹在世的時候就說要以人為本,就算鏢局賣了,只要人還在,總有一天還能掙回來的。

於是打算取些東西向師兄賠罪道歉的何秀麗來到了庫房,如今想起師兄有傷在身,心中愧疚更甚。

「師兄,我之前...」

何秀麗從小沒受過委屈,只有別人向她道歉的份,哪裡又曾向別人認錯,此刻羞恥心上來,雖然知道必須道歉,但是卻彆扭得怎麼也說不下去。

「誒,是不是這個?活血散,聽起來像是治療內傷的。」

大小姐扭捏之際,聽到『活血散』三個字,當即一愣,看見馬成功要往嘴裏塞,當即大驚。

「師兄別!這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