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我才不是棋子
我才不是棋子 連載中

我才不是棋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記始 分類:玄幻

標籤: 玄幻 陸圖 始

大順末年,因皇帝窮兵黷武,導致路上被宰了,趁此機會,世界各國都來這裡撈上一筆…… 這個世界,以棋子定城池,為棋域
在城池中的人,難以死去,壽命等等也會獲得極大的增強
只有通過對弈,才能破除棋域,換上自己的信息
棋槍器是一種可以將棋力最大化利用的道具,可惜大順並沒有研發辦法
諸國入侵,天下大亂,必有英雄,或許這個英雄是穿越者也不一定哦! 請君入局,你我做過一場!展開

《我才不是棋子》章節試讀:

第六章 考核


而且對面,棋道強者所留下的虛影之處,按照界定的程序牽引了,存在的時間並不久遠,說不定還能見到強者本尊。

他屹立在棋靈星空之中,若隱若現,隨手就牽引了一個武醉漢,那人光着膀子穿着虎皮裙,若是陸圖看到。

或許會笑着說一聲武松吧。

考核的影子沒有靈智,而場景之下,一個個好漢聚集在平原上,蒼生棋子:綠林好漢。

配上一個未來武松不算是最優解,但考核確實挺適合的。

否則那就是純純虐人了。

虐不是本意,關鍵是要獲得磨練,這不僅僅是要知道你的水平,也要看看你對戰鬥認不認真,對百姓認不認真。

緊接着這些綠林好漢就在山中建立了山寨,我從統領的這些綠林好漢在山中狩獵,也不僅僅是狩獵,也是鍛煉體魄,練兵。

一回合牽引蒼生,二回合召喚英雄。

第三手,發送指令,如果有剩餘的棋魂力也可以進行牽引。

在另一邊,陸圖所召喚出的龐醜男,也發揮出了他的內政能力,鳳雛比不上諸葛,但也是一等一的好手。

村莊在他的指引下有序的發展,已經初步建立起了村落,開闢的農田,護衛村莊的村民兵,還有粗製濫造的弓箭手。

也算是平穩了。

沒有一點天災,也沒有更多的意外,如果現實生活中像這樣發展,估摸着是不可能的。

「這農田,我怎麼感覺不太對啊,也太過高產了吧?」

陸圖皺了皺眉頭,事到如今已經是第四個回合了,放在這個時期也是第四年,從找到種子再到現在的大批量的農田,甚至還有水渠灌溉。

這發展……

龐統有那樣的內政能力嗎?

他捂着腦袋一股訊息被他注意到了,他走進了村莊中看到哪怕是兵精糧足,仍然在請教農民的那個賈行者。

從一個人的所作所為,或許便可以判斷出未來的異常。

是他乾的吧!

這是怎樣的一個人才啊?

陸圖想了半天想不出來,他乾脆就不去想了,現在要做的就是順利通過考核。

如果是玩遊戲,他比較喜歡憋着,憋出一個大軍團,其中什麼的都是頂配的,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伴隨特殊病種的強大力量橫掃天下。

如果對弈世界參考的是現實。

他是不是該尋找一些礦脈,可他也不知道火藥的製作方式,這裡沒有製作火藥的人才。

想到這些他的心情,就有些沮喪,感覺自己穿越了懂的東西真不多,比起那些穿越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可裝逼身懷絕技,而覺且**文抄公,武能夠暴打呂布的穿越者,簡直有些心情微妙呢。

不過不管他現在是怎樣的想法,他也必須要下一些指令了,他再一次牽引了蒼生棋:村民,不多,僅有百人而已,隨後就感覺棋魂力有些不多了。

或許他的天賦在這個世界上也不怎麼強吧。

牽引一下就沒力了。

他現在真的想,蹲在角落裡畫個圈圈。

各位穿越者前輩們,請借給我力量吧!

他在心中像個沙雕一樣的吶喊道。

牽引完了之後,他也並不知道敵方如何,首先派遣小股民兵去開一下地圖,也囑咐着龐統去尋找這裡的礦石,好打造一些武器。

沒有鐵那就慢慢做,只要嘗試總能出現各種職業的。

龐統聽到了這個命令,也立馬召集了一對好手,他們在山中打獵,身手敏捷,善於隱藏,於是派遣他們去開闊地圖。

這個地圖是天圓地方。

有邊界但不小。

具體有多大,陸圖也說不清楚,總不可能去量吧。

普通的村民一輩子生活的地方不會離開的太遠,除非有什麼突如其來的意外,人類總是享受安逸的。

所以地圖開的也不多。

如果根據腦海中顯現的迷霧看,大約只佔了整片地圖的1/24。

另外一邊,考核虛影。

武松帶領着好漢,強勢的建立起了一個山寨,他們基本上在森林當中大肆捕獵運用森林當中的資源。

基本上這些好漢是頓頓吃肉,活的那叫一個瀟洒,有什麼都去整理好,還好這個森林也夠他們吃。

他們附近森林比較多,而陸圖靠近河流也靠近平原,出生點兩種都有好有壞。

不過相對而言,戰鬥力天天在森林中捕獵的好漢,絕對是更強。

而且在經過打虎之後,武醉漢進化成為了武松。

由紅色變成了黃色,再進一步那就是紫色了,不過由於考核的極限,所以他們是不可能進步的,虛影就比不上真人。

虛影覺得是時候主動出擊了,他們就四處分散開來狂開地圖,當遇見了聚集地就很快聚集起來。

第五手。

兩者在一座山谷中相遇,突然發現想要來到對面就必須進入到山谷,如果你想翻過山谷,你得看看山有多高而人數不多的小型戰鬥,翻山且不說戰鬥力十不存一。

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兩碼事。

於是兩者便聚集在了山谷中。

主要是兩者的主力都守在山谷的左右,陸圖也沒有冒險玩什麼奇襲之類的,全權將指揮權交給了縣令龐統。

龐醜男當村長當了幾個回合就凈化成縣令,這讓他有些摸不着頭腦。

要是一直讓他帶兵打仗,會不會成為龐將軍,龐涓那種。

話說也不知道龐統和龐涓哪個強。

兩指都聚集在了這裡,擺好了陣勢,誰都不會輕舉妄動。

武松大笑一聲,喝了幾口酒,只率領着好漢橫衝直撞,他率先先坐不住了,那些好漢直接入了龐統的陣。

武松這樣的性格本身也不是打仗的料,坐不住也正常。

玄鳥陣,不強並不玄妙,他所在的作用是猶如一塊布將敵人給包住,就像鳥吃蟲子一樣,每一次都變陣在敵人看來都像是以多欺少。

龐統得意的笑了笑。

武松已經完全的被關住了,他率領的好漢們越來越少。

當主力被消滅在這裡,這一大局已定了,看來是贏定了,不過陸圖還沒有驕傲自滿,如果認為自己贏定了,反而驕傲自滿,萬一被翻車了那真的太尷尬了。

袁紹,你說對吧?

陸圖並沒有驕傲,但是第五手結束的時候,本來武松被打死了,手下的好像也沒幾個,但是龐統被不知從哪裡來的飛箭射中了。

龐統死了。

還順帶觸發了一個虛紫的歷史事件,落鳳。

歷史事件所帶來的效果,陸圖隱隱有些猜測,他隨手就牽引出來一個落鳳坡。

社稷棋,而且因為是特殊牽引的緣故,完全沒消耗他多少棋魂力。

而其中的效果是增加軍心,士氣不容易下降。

好用,但感覺應該並不止如此。

不過也算是一個天命了,可以放到天命槽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