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古代›妖后要跑路
妖后要跑路 連載中

妖后要跑路

來源:2tuiwen 作者:瘋批美人 分類:古代

標籤: 古代 帝臻 莫楚楚

6.我一怔,像是戳破我心底的秘密,絕美姣好的面容浮現一抹心虛
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破壞別人感情的女人,以前去往凡間時,見.........展開

《妖后要跑路》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妖后要跑路第1章  妖后要跑路(1)


1.作為妖界的王后,我日子每天過的如履薄冰,原因則是妖王臉色整天陰晴不定。
心情好的時候,給你一個笑臉,心情不好的時候,那張帥破蒼穹的臉如同臘月下的寒霜。
說起來,我與妖王帝臻之間沒什麼感情。
兩人的婚姻是老妖王在世的時候給包辦的,當時身為妖界公主的我和一窮二白的帝臻兩人沒有培養感情就在一起了。
我知道,帝臻心裏還喜歡着一個女子,妖界的第二美人,莫楚楚。
人如其名,溫柔婉兒。
妖界的第一美人是我,並不是我自己誇讚,而是妖界的子民給我封的第一美人的稱號。
這一天,為了彰顯大房的氣度,我主動去書房找帝臻。
帝臻坐在書桌前,一襲白色的衣袍,髮絲隨意披散,神色略微慵懶,纖細的手指捧着書籍。
男人有着遠山黛眉,深幽幽暗的桃花眼,容顏俊美絕倫,輪廓分明。
「來了?」
帝臻看見我,眉眼微彎,一雙桃花眼充滿了多情。
我看着他心情不錯,立即蹬蹬蹬跑到帝臻身邊,眉眼帶笑。
「君上,臣妾有一提議。」
我和他之間在旁人不在的時候,從不行禮。
即便身邊幾個小女娥,也是不需要的。
除非是在朝堂會議之上的重大場合上,做做場面,需要向他行禮。
「公主請說。」
帝臻眉眼愉悅的凝視着我。
他叫我公主,也正是因為我爹之前是靈山妖界妖王。
說白了,帝臻就是一位上門女婿。
「主上,臣妾知道主上心系楚楚姑娘,所以特為來為楚楚姑娘說媒,為主上納妃。」
我一身羅裙,雙手交疊在一起。
如畫的眉眼微彎,聲音軟糯糯的,對帝臻扯出一抹標準的笑容。
帝臻心上人是莫楚楚,這次我自己主動請示,表示自己沒有意見。
帝臻和靈山的子民不僅會覺得我大度,以後也會敬着我,尊着我,就連莫楚楚也會感激着我。
一舉兩得。
我正存在在自己美好是幻想當中,看着帝臻的如斯俊美的容顏一點一點冷下來。
周圍寒冽的冷氣,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我抬眼看向帝臻,看着帝臻正冷冷看着我。
我又軟骨頭,沒骨氣的打了個寒顫。
我百思不得其解,帝臻為什麼會生氣。
接着,書房響起帝臻寒冽無比的嗓音。
「公主請回吧。」
「君上……」我滿臉不解,對着帝臻輕喚一聲。
下一秒,男人站起來,動用輕功,周圍引起一陣風,幻影般速度離開書房。
風吹動我的羅裙,書房的木門被男人拂袖關上。
我整臉懵逼,實在是不知道又觸碰這個男人是哪片逆鱗了。
看吧,這個男人的脾氣讓人琢磨不投。
我爹在九泉之下,看到為我選擇的女婿,不知道會不會後悔的從地上跳出來。
2.我回到房間,褪下一身白色的羅裙。
我爹在九千歲的時候,才有了我這麼一個寶貝閨女,老來得女。
加上我自己身為靈山的唯一一隻九位金狐尾,從小被人寵上天,卻整天在帝臻身邊受這個窩囊氣。
在沒嫁給帝臻之前,我一直以為帝臻的原身也是一隻狐狸,卻沒想到人家是修鍊得到的凡人,原身就是人。
在我長大及笄後,我爹就開始操持我的婚姻大事。
因為我爹自知年壽已高,需要找一位女婿照顧好我我,還要承擔的起靈山責任。
千挑萬選,選出帝臻這位修鍊得到的凡人。
帝臻這一凡人不僅長的一副禍國妖民的絕世容顏,而且殺伐果斷。
在沒嫁給帝臻之前,就有很多小妖精爬上帝臻的床上,這種事情,我碰見不下十次。
嫁給帝臻之後,就沒再碰見這種事情。
畢竟還沒人敢爬上妖王的床。
靈山狐族雖然是妖,但是從不做傷天害理之事,而且個個心底善良,和人類一直友好相處。
但帝臻這人,處理起事情,比我爹老妖王還要不近人情。
沒嫁給帝臻之前,我對我爹的包辦婚姻實在是不滿意。
我比較嚮往自由戀愛。
我和帝臻一沒情,二沒愛,三還聽說帝臻有着心上人。
我爹只認為帝臻一有本事,二能保護得了我,在他離開之後,這靈山的江山也有人繼承。
帝臻又不傻,本身是人,修鍊要比妖界的小狐狸困難不止百倍。
靈山具有靈氣,修鍊起來也要容易的很多,不僅法術大增,並且還能白白得一個妖王的位置。
所以帝臻很爽快的答應娶我,還向我爹保證一定會對我好的。
他們的婚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後來聽說帝臻與莫楚楚琴瑟和鳴,郎情妾意天天在一起臨時作對。
還聽說,莫楚楚得知帝臻婚約的事情,哭的昏天暗地。
我對這場婚姻本就不滿意,看到這情況,於是向我爹提出解除婚約的事情,被我爹一口拒絕。
還狠狠瞪了我一眼,「這件事沒得商量。」
晚上,我參加晚宴姍姍來遲。
男人坐在上方的軟榻,斜織着腦袋,另一隻手有規律敲打的桌子,妖孽俊美的臉頰,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貴胄氣息,鳳眼盯着下面載歌載舞的美人兒。
看着帝臻那陰鬱的臉色,我還沒想好如何緩解我與帝臻關係的對策。
老爹啊,當初若不是你逼着女兒嫁給這貨,女兒也不會落得現在這種境況。
我好歹也是妖界一公主,爹爹在世,我受萬人敬仰,如今卻要過着看別人臉色過日子。
想到這裡,我只覺得眼熱,好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