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戰神›諸神:王權劍心
諸神:王權劍心 連載中

諸神:王權劍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楓葉常青 分類:戰神

標籤: 戰神 星贏 暴桀

你相信這個世界真的有神嗎? 他們都來自一個古老的傳說,只是不曾不記載…… 古云:諸神黃昏,眾神化劍
亂世在中,地獄屠盡,自言暴桀
桀壹舊邦七王,桀賤世間,命尊識,至於皇權也
將最是王權劍擲深河中
後五年,而野澤中,一無知牧少,出羊道中得此號神劍
舊賊隨至,立為王
一少年與地獄人無休說,因而展之
展開

《諸神:王權劍心》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傳說之地〖啟示篇〗


這是一個從未記載過的紛爭的時代,有諸多強大的王權誕生。其中最為強大的,名為是一個名為夏的國度,統治着這片大陸上最廣袤的土地。

一個金色的王座上,一個年邁已高的國王,對着坐在他身上年幼的王子講着一個古老的故事……

「父王,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神了么?」

「有啊……很久以前東方有很多的神,遙遠的西方也有很多的神。但是他們從未互相見過。直到有一天,東西兩邊的神互相遇見了,引發了一場神之中最大的戰爭。」年邁的國王說道。

「神的戰爭?」

「對啊……神的戰爭,這場真正被叫做諸神的黃昏,無數的神在這場戰鬥中隕落,直到最後,同歸於盡的隕落在了世間。這個世界就再也沒有神了……」

「那為什麼我們還要祭拜神像呢?」王子充滿了疑惑。

只見年邁的國王拔出了腰間的劍,這把劍隱約綻放着巨大的能量。

「神雖然死去,但是西方的神靈魂,東方神的肉體,化為了這樣的神之劍,繼續守護着人間,避免地下的惡魔禍害人間,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掌握這個力量,才能守護這個國家。每個神之劍的擁有者,都有義務保護世間。不要像你哥哥一樣,淪為一個惡魔……」

「惡魔……」

年幼的王子看着似乎明白了什麼,然而他看向遠處的天空,烏雲和陰霾,正在籠罩着整個王國……

一切都從一個男人的出現發生改變……

他的名字,名為暴桀。

他還有一個讓人意外的身份,他是如今夏朝國王的私生子。

因為沉溺於黑魔法,而被老國王貶為了賤民,以殺魚為生,成為了一個普通的殺魚夫。

儘管如此,好在桀喜歡這麼做,因為他得到了一把找尋已久的彎刀。這把刀美極了和王國尊崇的那些神劍不一樣,這刀無比的純潔。就如同他厭惡那些神劍一樣。

只要輕輕使用黑魔法,它就能帶走一切生命。

原本身為罪人的他永遠也不可以離開這裡,可是命運的轉折就在這時。桀在的王國,正在處於徵戰時期。

王要求所有的青壯都要參軍,替國家征戰。包括他這個已經被剝奪一切的奴隸。

桀被選中了……跟着好幾個壯小伙一起被選中了。

可令人奇怪的是,桀是一個枯瘦的人,手腕還不如一個枯萎的樹枝大小,桀也不清楚,為何如此多人,偏要抓自己去充軍。

領頭的那人說,前方戰事吃緊,戰爭如同收割生命的機器,就這幾個,在戰場上活不了多久,最多也就一年半個月。還是想想自己以後的出路吧。

這次這些人不止是抓壯丁,還抓了一些年輕的女孩,這些女孩面泛桃紅,無一不是猶如初出茅廬的花朵。

村民們有些為人父母的好奇的問那些人抓女孩幹嘛,難道戰事已經到了連女人都要上戰場的地步了嗎?

領頭的微微一笑,王為了鼓勵戰爭的戰士們,讓這些女孩為將士們鼓舞士氣。

還說神會祝福他們,村民們臉色一黑,雖然個個聽得懂,但是單純的以為這些女孩還真的是為了鼓勵他們戰鬥而同行。

「走吧!就算是瘸子也要到前線去。」直到領頭的不知道從何處拿出了皮鞭抽打人群,他們才開始走了起來。

後來桀發現原來他們只抽打第一個和最後一個。

第一個怕跑了,最後一個怕不走。

桀沒有鞋子,終於路上的小石子磨破了他的腳皮,流出了一道猩紅。

但是只是一隻腳,一隻右腳。

「還真有人不穿鞋走路的,難道指望別人抬着走?」

一人說了,眾人皆看向桀,桀不僅不穿鞋走路,而且腳磨出血了也一聲沒吭,反而走的穩穩噹噹,急不來也不慢。

一縷夕陽照射在桀身上,但是眾人驚奇的發現,桀身上的與眾不同。

他走路……沒有影子!

桀接着走啊走啊,直到太陽消失不見,整個隊伍才停下。

領頭的才命令他的手下收隊。

隊伍的人十分乖巧,沒人逃跑也沒人吵鬧掙扎。

眾人知道,自打離開村裡之後,他們就再無回去的可能。

王是這個世界的神,他能號召一切,猶如天上的太陽,

而他們,在神的眼裡,不過是一群奴隸而已。

眾人都知道,奴隸,在這個社會上是沒有出路的,經近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脫。

領隊的甚至沒有發放食物,有的人直接拽着地上的雜草就開始吞咽了起來。

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進過肚子。

同行的女孩在夜晚唱起了歌謠,沒有曲,沒有音律,甚至沒有其他雜音,有的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作響。

歌詞很簡單,只有一句話:「唯之太陽,照耀四方,無上之王,光永相伴……」

領頭的突然從茅草搭建的營帳里走出來,手裡握着忽明忽暗的火把,揪着一個女孩的頭髮就拖着往回走。

「看什麼看!一群奴隸,沒看過抓人獻祭的嗎!?供奉神靈知道嗎!」

女孩尖叫着,因為抓着頭髮,很痛……身上的布衣被拖在地上的黃泥巴染臟。

「為什麼抓她!」有幾個男人卻站了起來。

「我想吃她,品嘗一下她,你信嗎?」領頭的一個示意,幾個人一擁而上,拿着鞭子硬是把那幾個站起來反抗的抽暈了過去。

人太多,這幾個人再也不敢反抗。

人群中任由着女孩的尖叫聲逐漸遠去。

「吃了她!?」桀被震驚到了,人食魚腥,葷菜,為何還要食人!

執鞭者抽打離去後,桀便站了起來,徑直的往營帳走去……

桀沒有穿鞋,走在路上只有嗦嗦的草地聲……

女孩拚命的尖叫喉嚨都沙啞了,隊伍里的周圍的人卻不敢上前查看,因為鞭子的打可是很疼的。

「這群沒見識的傻蛋子,還真以為我要吃人肉?」

被抓的女孩也一愣,難道不是要吃了她嗎?

幾個剛剛揮鞭的人也走了進來:「當然不止是吃你啦!是另外一種吃,嘿嘿嘿……」

被抓到的女孩疑惑中帶着恐懼,眼神中宛如山羊面臨絕境一般蜷縮着身體,瞳孔收縮。

領頭的把營帳遮掩好,帶着另外幾個站在女孩旁邊,地上不過鋪了一層枯萎的稻草而已,時而發出嘎啦的聲音。

領頭的正準備動手之時,桀走了進來……

映入眼前的幾個男人,正在準備撕扯女孩的羊毛衣服。

因為沒有鞋子,他的雙腳依然是火辣辣的疼痛,腳掌也因為磨出了血泡,一個一個的血腳印竟然印刻在地面上。

桀拿着一把彎刀,雙眼眯成一條縫笑嘻嘻的笑着。

領頭的人看見桀,奇怪的問道「死瘸子,你是怎麼進來的?」

周圍的幾個人也是面面相覷,這瘸子不是在外面休息了嗎?

領頭的話說完間,又望見桀手中的彎刀,在火把的映射下發出潔白的光照。

「找死?」領頭的一把推倒桀,桀一隻腳站不穩直挺挺的坐在地上。

領頭的徑直走出營帳,對外面大喊:「來人!給我把這瘸子拖出去殺了!」

四周寂靜無聲……原本吵鬧的大營,竟然沒人回應這個領頭的。

「怎麼回事?」領頭的疑惑道,他帶的隊伍可有五十幾號人,還未到深夜,就連守夜的都不回應他?

突然一聲女孩的尖叫,令領頭的回頭一看。

「怎麼回事!?」

領頭的回頭一看,卻發現,眼前的黃色燭光,已經照射這滿片紅色的營帳,之前在這裡的幾個人,均已倒在地上,胸口無不一道血紅的印記。

桀擦了擦手中的月銀彎刀,原來在桀進來時,他的彎刀並不是白色的,而一直是血紅的,以至於他擦拭那把彎刀的時候,他的麻布早已是紅色。

幾隻蚊子垂涎欲滴的麻布,被桀隨手丟在一旁。

「是你!?你一個瘸子,怎麼可能……」

領頭的話還沒說完桀竟然已經到了這領頭的身後,一刀沒入他的胸膛。

「一個瘸子,為什麼不可能……我已經回來……」話音剛落,領頭的便直挺挺的倒地,沒了聲息。女孩看着這場面,尖叫的昏厥了過去。

桀笑而不語,也把他殺了,於是一瘸一拐的朝着潔白的月光走去……

時機已到,他的黑魔法已經獻上了最後一個祭品!是時候拿回自己的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