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穿越›大明三十五年
大明三十五年 連載中

大明三十五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婧媛叔 分類:穿越

標籤: 周青雲 朱棣朱瞻基 穿越

文藝青年周青雲在參與一次電視劇拍攝時穿越到了明朝
混入了朱棣遷徙的退伍來到了北平宛平縣
種地服勞役太苦,沒有金手指、沒有空間、但在外公的熏陶下從小學習國學
六十多萬字的十三經,朱子註解像印在腦子裡一樣
繁體字會認能寫更是歷史系畢業,在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古代只能考科舉從政吧
展開

《大明三十五年》章節試讀:

第7章 教學賺錢兩手抓


轉眼秋種結束了,周青雲也順利的拜入石言門下。石老頭的母親病好了。石言的妻子早已故去,兒子們沒有學到石言的學問,種田倒是一把好手。家中有田城裡還有兩間鋪子,生活上吃喝不愁。

石言在家中無事索性來到八里庄。和周青雲一起住到村裡的祠堂里,一邊教導周青雲一邊和王建民研究養生之道。

王建民已經把周青雲的房子當成自己的家了。還掛起幌子干起了藥鋪。

王建華已經回山東老家了。王念雪在藥鋪一邊和父親學醫一邊給慕名而來婦人還要當女醫治病。

周青雲和她也聊過幾次,發現這姑娘驕傲的很。除了醫術四書五經也學過不少。好多觀點都很新穎,給正在學習的周青雲帶來的壓力很大。

高里長看周青雲沒有住的地方,就把還算完整的祠堂收拾了下。周青雲又有了新居。高山高原對周青雲尊敬有加。周青雲就教二人讀書,高鐵柱更是大喜過望。還送來束脩讓倆兒子正式拜師。

其他村民看到後也紛紛前來拜師。周青雲就索性辦起了私塾。十里八鄉的人們聽說了也都把孩子送過來。

周青雲又請彭瘸子,按照自己畫的圖打造課桌椅和黑板。一個學校有模有樣的就建成了。

石言來到學校對周青雲的表現非常滿意。在周青雲的忽悠下就住進了祠堂也成了教書先生。

周青雲就把學生分了班級。像高山高原這些有基礎的就跟着石言學,剛入學的就自己教。

程知縣知道了周青雲辦學的事,還特意帶着縣學的楚訓導來視察了一番。不光讚揚了石言周青雲還給了二十貫寶鈔的獎勵。

私塾的一切都走上了正軌,周青雲和王念雪的感情也突飛猛進。王念雪從對周青雲有些羞澀慢慢變成了好奇。覺得自己未來的夫婿這知識也太淵博了。都快趕上自己崇拜的父親了。

四書的學生都是窮苦人家的知道學習生活來之不易。學習上都很刻苦,美中不足的是都是男生。看着那些送哥哥弟弟來上學的女孩渴望的眼神。周青雲心中泛着苦澀。

可現實是石言這個老頑固說什麼也不讓男女同室讀書。

這一天周青雲正在給蒙童班的學生上課。就聽見後窗外有孩子的啼哭聲。周青雲讓學生們繼續讀書。自己悄悄的轉到屋後,和自己想的差不多。十幾個女孩子在窗下聽課。

其中不少還抱着弟妹。一個七八歲的女孩正在哄一個啼哭的小孩。其他女孩有的哄自己的弟妹,有的怨恨的看着啼哭的孩子。

看到周青雲孩子們都嚇的站起來。啼哭的孩子也不哭了。抱他的女孩紅着臉走到周青雲面前施禮說:「打擾了先生授課請先生恕罪。我以後不敢來偷聽了。」

周青雲看女孩們的表現感慨萬千。這個時代的女孩除了大戶人家的小姐,平民百姓家的女孩是幾乎都不認識字。

聽了女孩的話周青雲微笑着說:「沒有打擾,你們想讀書認字嗎?」女孩們有些羞澀的低聲回答道:「想!可是女孩能讀書嗎?」

周青雲看着一個個渴望的眼神。決心不管現在她們是好奇還是真心想學習。周青雲都想讓她們學些文化。

哪怕是粗通文墨會寫字算賬就是干點營生或者教育子女也是好的。就是將來嫁人還可以算清每年的賦稅。不被黑心糧長衙役們坑。

周青雲停止了思緒對女孩說:「女孩當然能讀書了你們喜歡讀書嗎?」女孩們都點頭說喜歡,周青雲又考教了她們。幾乎所有的女孩都能背出所教的內容。

特別是弟弟啼哭的彭大妞,她不但會背還會寫。因為晚上大弟回家寫字他就跟着學。

其他女孩有的是沒有兄弟在上學,有的是沒時間學。只是帶弟妹出來玩耍時才來聽聽課。

周青雲又問了女孩們怎麼覺得她們不能讀書認字。

女孩們說家裡人都說女孩哪有讀書的,又不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再說家裡也拿不出更多的學費。

周青雲把這事記在心裏。準備開個女生班,當然不能和男孩子混在一起。如今正是封建禮教強大的時候。周青雲不敢也沒有能力挑戰封建禮教。

聽王建民說明太祖朱元璋不知被哪位大神忽悠。認準了朱程理學。相比宋朝更加束縛了人民的思想。

女性的地位更低了。這種風氣社會主義下平民家的女孩想學文化只能是奢望了。

放學以後周青雲熟門熟路的來到王家。王建民花錢找人又蓋了三間門面房,兩間是藥鋪一間診室。還收了兩個學徒。自己當掌柜和坐堂郎中,經過一段時間藥鋪也打出了自己的名聲。

特別是王念雪這個女醫就連城裡達官貴人家的太太小姐也慕名而來治病。如今王念雪不輕易拋頭露面了。有女病人就請到後面診治。

周青雲快步進了院子看到王建民正在為女兒講着什麼。王念雪拿着一本書認真聽着。

王建民看到周青雲進了就對女兒說:「今天就到這兒吧 。」然後抬頭對周青雲說:「青雲急匆匆的有什麼事?」周青雲施禮道:「岳父青雲想找念雪商量下開女學的事。」王建民聽了一愣說:「女學!你教女孩讀書好嗎?現在講究女子無才便是德!平民百家沒有幾個女孩讀書的!」

周青雲心說環境改變人。王建民在明朝生活了幾十年。也許是被老朱的人頭滾滾給嚇到了,都快失去現代人的意識了。

王念雪聽了眼睛一亮對父親說:「教女孩讀書怎麼不好。看莊上這些女孩除了看弟妹就是幹家務。一個個都不知道外面的事像個傻子。等讀了書掌握了知識就可以向爹說的,通過書了解沒見過聽過的事。了解大明的天下,甚至大明以外的世界。」

看了下沉思的父親接着又說:「就是將來相夫教子,會認字能讀書也能教育子女啊?」

周青雲讚美道:「還是雪妹想的周到。不說別的這女醫現在就太少了。等她們識了字,看有可造之材雪妹再收幾個入室弟子。這可是造福百姓的好事。」

王建民雖然有點迂腐,但現代人的思想還是有的。想通了也就同意了王念雪去教女孩們。

王家父女同意了,周青雲就去找石言和高鐵柱說了自己的想法。高鐵柱開始還不以為然。當聽到了女孩們學好文化後還可以學習醫術 ,馬上就興奮起來馬上召集村民開會。

石言是無可無不可,只要男女不在一起上課就好。有個女先生更好,省的有流言蜚語。

一番動員絕大多數村民都同意了女孩讀書認字。當然他們都是衝著能成為女醫去的 。

還有的人希望男孩也學醫,鼓動王建民也收徒。周青雲答應他們只要孩子喜歡,並且是學醫的料男女都可以學。

能學醫只是周青雲的一個噱頭而已。他想的是因材施教,看孩子們對什麼有興趣。比如高山他喜歡舞槍弄棒,對讀書感覺不大。而高原就喜歡讀書。周青雲就在上課之餘,講文臣武將的故事。說真正名臣都是文武兼備出將入相。上馬可征討四方,下馬可治國安邦。健壯的身體和滿腹的文化都是不可缺的。

經過大家的一番努力祠堂的後院成了女校。王念雪正式成了女孩們的先生。

聽着孩子們的讀書聲,周青雲笑了。無意間在明朝有了自己的位置。不論是罪民移民還是現在的村民總算有事情做了。

下一步就要改善生活了,就在麥苗長起來的時候周青雲想了個賺錢的路子。

那些道具寶鈔周青雲開始沒敢動。怕有啥破綻引來殺身之禍。直到在王建民手裡看到真寶鈔才放下心來。拿出一貫試着花了出去。真得感謝暴發戶追求完美的用心。在明朝人看來這寶鈔比真的還真。

可這寶鈔貶值的也太厲害了吧!一百貫只能買兩石米。好在移民現在還吃着國家糧。周青雲有秀才功名一個月也能領到錢糧。否則真不知道怎麼生活。

寶鈔貶值厲害乾脆都花了,買米小麥買布和棉花。布和棉花求高鐵柱家的做了身棉衣棉褲。米和小麥呢就是周青雲的賺錢的計劃。

首先先實驗下,找了一個竹篩子。把浸泡了一夜的麥子均勻的鋪在篩子上,每天澆水。七八天後麥子發芽了。

周青雲的第一個賺錢的東西就是麥芽糖。中國歷史上很早就麥芽糖的記載。古代把麥芽糖稱作飴糖。南北方都很流行也不是什麼高科技。

周青雲之所以要製作麥芽糖也是做了市場調查的。現在的北京米價有點高。吃大米的除了官員富戶就是衛所里的官兵。老百姓有口吃的就不錯了。

周青雲的市場定位就是北京城裡和周邊的衛所。明代的軍人可都是拖家帶口的。現在的衛所還沒有後來的糜爛。官兵的糧餉還都能有所保障。

靖難之役朱棣帶兵南征。為了解決官兵的後顧之憂留下的家屬是給足了錢糧的。這些都是周青雲潛在的客戶。

至於他們自己也會做麥芽糖。周青雲沒有擔心,中國人糧食是吃的做其他就是敗家。買換又是另一回事了。

很快麥芽糖實驗成功冬天也來了。取暖的問題又來了燃料用什麼呢?木炭火盆周青雲不想用那玩意。

煤炭北京自古就有,現在就有不少賣煤炭的。價格只是木炭的三分之一。

周青雲決定壘火炕燒煤炭。不但自己用學校也燒煤炭。爐子簡單用磚爐,小時候老爺家就有。

說干就干這天學生們休息 。周青雲叫上高山高原兄弟倆。去平則門外買煤這裡的炭場子不少。

貨比三家打聽了下價格都差不多。周青雲找了家可以送貨上門的。這家有五間門臉,剛一進門就聽到裏面的咆哮聲。「三天了總個賬都對不起來。你們是幹什麼吃的,一群廢物!」夥計到沒受到裏面的影響見有客人就跑出來迎接。「客官需要什麼炭,本店有上好的木炭煙小味好不嗆人!」

周青雲詢問了下價格確實石炭比木頭便宜三分之一。談好價格高山看着過秤裝車,周青雲高原去付錢。

剛到櫃檯前突然一物飛來,周青雲手疾眼快伸手就抓住了。低頭一看是個賬本,還沒等周青雲反應過來。櫃檯里站起一人。滿臉怒氣衝著幾個算賬的先生說:「這幾個月的爛賬今天必須算清。否則別想有工錢!」

說完出走櫃檯對周青雲深施一禮說:「抱歉了兄台一時氣憤扔了賬本。沒有傷到兄台把?」

周青雲抬頭看了下這人大約有十七八歲。穿着一身素衣應該是家裡有人故去了。連忙回禮說:「無妨只是一本賬冊沒有打到我。」

說著雙手把賬冊遞給對方。這時高原也遞過來一本賬冊對着周青雲說:「先生這裡按照您教的方法看着有出入。」

青年一聽就一愣說:「高徒能看懂賬冊?」周青雲連忙解釋說:「小孩子瞎說的,他能看出什麼?」說這話是周青雲謙虛。

高鐵柱是個裡長管着十幾個村子。他是個大老粗現在這些村子是有殘疾的老兵和一些刑徒組成的。收穫糧食以前的所有應用之物都是官府供給。這些不管是領取還是發放都要記賬核算 。高鐵柱哪會啊!就抓了上過學的高原的壯丁。

高原雖然也學過些算數,這麼多的計算難免有不會的。周青雲來了以後高原就去請教他。

數學對於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現代人來說是必修課。周青雲雖然是文科生但高中以前的數學還是很紮實的。

他本來就想在學校里加數學課,高原的請教更堅定了他的想法。於是不管是男生女生都加了算學課。高原這個裡長的會計更是讓周青雲開了小灶。

會計知識周青雲就要感謝前女友了。那個和他交往了四五年的女孩不光給了他愛情還給他灌輸了不少會計知識。甚至讓他也去考會計師。還利用以前機會輔導他,不學都不行。

這也是後來分手的導火索,周青雲辜負了女友沒有去考會計師。他們就這樣分手了,但會計知識周青雲卻沒忘。就一點一點的交給了高原。

青年動作打斷了周青雲回憶。他拉着周青雲急切的說:「兄台不要客氣既然高徒看出錯誤,就請兄台不吝賜教。我願意出一百貫實錢請先生幫我查賬不知可否!」

聽青年說著話周青雲接過了賬冊。看了下高原指出的地方。看了周青雲在心裏就笑了,這個假賬做的也太業餘了。收支都沒平衡,總數對管什麼用。這個青年也太草包了這個都看不出來。那些賬房先生肯定也是糊弄他。否則這麼簡單的問題都看不出來。

周青雲放下賬冊對青年拱手說:「不知兄台是?」青年連忙施禮說:「請先生見諒,學生陳祿草字延壽。這個炭場是我家的。原來是父兄經營的,不過幾個月前家父病故。為分擔兄長的操勞特來查這幾個月的賬。」

看了下了陳祿的賬本。周青雲覺得陳祿對經商是一竅不通更不會管理。這樣的爛賬自己看不出來,賬房也不說。真是個失敗的東家。自己插手的話會遭人恨的。

想到這對陳祿說:「陳公子周某雖懂些算學。對經商也是一竅不通。」

話還沒說完就被陳祿打斷了。他又深施一禮說:「陳祿懇請先生幫忙,陳某願出實錢二百貫。這可關乎陳某的身家性命!先生一定救救陳某!」說完就跪倒在周青雲面前。

錢是好東西周青雲現在也需要。陳祿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再不答應就有失這個時代讀書人的本分。

周青雲趕緊扶起陳祿說:「陳公子言重了,士農工商都不是天生就會的。經驗是需要積累的,不過算學可是聖人六藝啊!」

陳祿聽出來周青雲話中的意思。口打嗨聲說:「讓兄台笑話了,我勵志仕途。這算學科舉又不考學它何用。所以小弟對這賬冊不是很精通。」

周青雲心說這是個實用主義者啊不考就不學!就算考上進士當了官,碰到數學問題也是個糊塗官。

陳祿看周青雲沒有再推辭就說:「來啊!把賬冊都搬到裡屋上茶上點心。」夥計連忙收拾了賬冊去裡屋布置。

吩咐完夥計對周青雲說:「先生裏面請。」這是先入為主覺得有錢就自以為是啊!

剛想拿捏下這小子。高原對周青雲說:「先生既然陳公子盛情邀請。我們就幫幫他吧!」周青雲心說這孩子聽到錢心急了。

也不再想拿捏了對陳祿說:「助人為樂是我讀書人的本分。既然陳公子有難處,周某就幫你一把!」

說著也不管那些臉色難看的賬房先生,挑門帘進了裡屋。瀏覽了一遍賬冊周青雲發現了問題。

這些賬不像是有人貪污做的假賬。倒像是有意留下的漏洞讓人找出來,有點考教人的意思。

想到這裡就對陳祿說:「敢問陳公子真是來查賬嗎?」陳祿先是一愣接着紅着臉說直說道:「是家兄要考教我的!其實……」

話還沒說完門帘一挑進來一個人。陳祿抬頭一看就站起來說:「兄長!年底未到何故來此啊?」

來人是個三十上下的中年人,也穿了一身素衣。進門後先瞪了眼陳祿。轉身滿臉堆笑的對周青雲說:「讓先生見笑了,舍弟學無所用。某隻是給他個教訓,讓他記住萬事不易。」

陳祿看了下周青雲臉一紅介紹說:「周先生這是家兄。」來人先對周青雲自我介紹說:「周先生在下陳福草字延信。」介紹完就對陳祿說:「母親這幾天因想念你,茶不思飯不想。你還是趕快回家一趟吧!」

聽了這話陳祿臉色一變對周青雲施禮就告退了。高原有點着急輕輕碰了下周青雲。

陳福看在眼裡沒有說什麼。等陳祿走了二人重新分賓主落座,夥計又上了新茶點心。

陳福才對周青雲說:「舍弟志大才疏,家父老來得子很是嬌縱。難得他幼時聰慧家父決定培養他讀書。可他卻把這書讀偏了,忘了家中的根本。」

周青雲認真聽着沒有插話。陳福給周青雲斟了一杯茶接著說:「家中有些田產還經營炭場,對舍弟的吃穿用度從來沒有短缺過……」

聽了陳福的訴說周青雲明白了這事的原委。陳父死後陳福和母親商量不能無限度的讓陳祿花錢。雖然陳祿不是紈絝子弟,但交友上好面子。人家幾句好話或者用點激將法,他就上當充當大爺花錢請這些朋友。

老爺子在世時當哥哥的不好說什麼。可老爺子剛過世陳祿的狐朋狗友就上門借錢。

陳福看他們就生氣,老爺子發喪時一個都沒來弔唁。現在覥着臉來借錢門都沒有。結果兄弟倆起了爭執。

陳福對陳祿說:「錢才不是憑空來的。是父親這些年用汗水甚至尊嚴換來的。」

陳祿不屑一顧覺得經商沒什麼。說自己如果願意經商對他來說輕而易舉。不信就試試年底就能賺到大錢。

陳福當然不可能讓這個對經商一竅不通的弟弟拿家業實驗。就想了個辦法讓他去查賬,明告訴他這賬有毛病。只要他自己能找到或者看出來毛病所在。就分家讓他自己經營分到的家產。

陳祿自信滿滿的答應了,開始在家看賬本。結果是一腦子漿糊。就推脫說賬要結合經營才能查好。陳福就讓他來到炭場查賬,並告訴手下人不能幫他。

陳祿來到炭場開始威逼利誘賬房先生。結果賬房先生不吃他那一套。這傢伙就通過那些狐朋狗友找來些所謂的先生。

按天給錢薄薄的幾本賬十幾天了一本也沒算清。陳祿也不傻想明白就爆發了。

陳福聽到了夥計報告,覺得讓陳祿認識下人性也好就沒出手管。今天又有人報告說二少爺花二百貫請人算賬。看樣子這位先生可能會看出這賬的毛病。二百貫錢是小事,就怕自己兄弟查好了賬和自己耍賴說自己查清的。

母親又疼愛這個小兒子,矛盾加深了就不好了。就匆匆趕來準備揭穿陳祿不按約定僱人的把戲。

周青雲聽完了陳福的訴說對陳福說:「陳兄教育另弟辦法很好啊!希望另弟明白你的用心良苦啊!」

說完就起身告辭,高原一百個不願意走。臉拉的老長又輕輕的碰了下周青雲。

陳福看到了高原的小動作。起身對周青雲說:「周兄別忙。商人講究的是一個信字,既然舍弟答應了周兄二百貫的酬勞。我作為家主是不會反悔的。」

說著拿出一本賬冊接著說:「不過二百貫也不是小數目。陳某一時也拿不出來,您看這樣好嗎?這個炭場加上山裡的礦坑價值一千貫。我這裡有賬冊周兄一看便知真假。這二百貫就算周兄入股入股。二成石炭股份從明年就可分紅,周兄意下如何?」

周青雲聽了這話就知道這裏面有坑。現在木炭是主流煤炭價格不高。出售的也不多陳福就是給自己畫了個大餅。分紅錢也不會多,石炭滯銷有可能還分不到。

周青雲笑着說:「謝謝陳兄高義。不知這石炭每年出貨幾何,和木炭比盈利多少?」

聽了周青雲的話陳福老臉一紅。對周青雲抱拳道:「算上木炭只能給先生半成股份。而且三年內不能分紅。」

其實來的時候陳福對周青雲也調查了下。知道他和宛平縣新任知縣以及致仕在家的石翰林有交情。還是石翰林新收的學生。結交這樣的人也算一種投資。將來周青雲如果考上進士得到一官半職,也是自己事業的一個助力。

周青雲擺手說:「陳兄誤會了,周某並不想參與木炭的經營。倒是另一個生意願意和陳兄合作。」

陳福說:「不知周兄有何賺錢的想法?」周青雲心說這個陳福絕對是個合格的商人。

光聽他對自己稱呼就能看出來。周兄周先生自由轉換,還讓人感覺不出來疏遠。

這一切只看利益,有利時就是兄台反之就是先生。看在他沒有反悔陳祿許下的二百貫的事上。還算重信譽周青雲決定祭出穿越者的殺器之一和他合作。

周青雲喝了一口茶說:「既然陳兄是個重信譽的人。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一種生意。貨源簡單製作方便,此物一處木炭的利潤就大打折扣。」

陳福看了一眼周青雲說:「周兄有辦法把石炭的煙氣去掉?」

這次是周青雲一驚心說真不能小看古人。自己剛說到能木炭的利潤會降低。陳福就想到了煤炭的深加工。

周青雲說:「這樣說也行,此物我們合夥製造。我用技術加上那二百貫入股。只分紅不參與經營佔三成股份,但每年都要分紅。如此物滯銷分紅取消股份陳兄收回我分文不取!」

陳福看周青雲如此大氣當場就答應了。周青雲讓高山回村喊來高鐵柱。陳福找了當地的里長作為見證人,雙方簽訂了合同。

送走了高鐵柱和當地的里長,陳福想知道做新炭的細節。周青雲也沒藏着掖着指着炭場里的粉煤堆說:「這些粉煤陳兄能賣出去嗎?」

陳福搖頭說:「在靖難之前還有些人買粉煤。可現在北平人口銳減。這幾年一點也沒賣出去過。」

周青雲拱手對陳福說:「陳兄給我一車粉煤,十天後讓陳兄知道它們的好處。定讓這些變廢為寶售出個好價錢!」

說完也不等陳福答應就對他拱手告辭。陳福也不矯情讓人裝了一車粉煤送周青雲離去。

周青雲走後陳福看着炭場里的像小山一樣的粉煤堆。這些都是成年累月積留下來的雞肋。買把用的人少的可憐,扔了把又可惜。就堆在院里變成了小山。周青雲真的能變廢為寶,把他們賣出去也是件好事。

周青雲拉着兩車煤走在路上。看到高原的嘴撅的老高就問:「怎麼了看這嘴都能掛油瓶了。」

高原生氣的說:「那個姓陳的不講信義!明明他兄弟答應給二百貫實錢,他卻改成了股份。石炭不好燒也不好賣,他卻給先生下套。股份只算石炭的。先生真把這碳沫子變廢為寶,我覺得他可能又會想出別的招數反悔!」

周青雲覺得有程知縣和師父石言。陳福暫時還做不出背信棄義的事來。以後自己真能考上進士,這個可能就更小了。只要自己的實力不斷變大,陳福就不敢背信棄義!

簡單的給高原說了這個道理。高原終於笑了對周青雲說:「先生真能把這些不好燒的煤沫子變好燒的煤嗎?」

周青雲摸了下高原的頭心說。蜂窩煤可是所有穿越者一個賺錢的殺器。自己不用的話真對不起看過的那些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