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古代›至尊太子
至尊太子 連載中

至尊太子

來源:2tuiwen 作者:宋老七 分類:古代

標籤: 古代 宋君策 李子憨

第6章宋霸先眼睛都亮了
「快給為父看看,什麼秘密武器!」宋君策笑道:「父皇,秘密武器嘛,當然要到最後時刻才能揭曉,萬一泄.........展開

《至尊太子》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至尊太子第2章  第2章


第2章聽到這個不和諧的聲音,宋君策抬頭,發現是使者團里一個老頭兒喊出來的。
耶律紅玉這才發現自己被他揩油,瞪了他一眼,急忙躲開。
「康師父,你為什麼罵他是文賊?」
這白鬍子老頭兒,竟然是大遼皇子、公主的詩詞老師。
耶律紅玉這一問,也是在場所有人的疑問。
「公主殿下,這個狗賊盜詩,他這首詞,是,是我的舊作!」
說著,這老頭兒從懷裡摸出一本詩稿,翻到一頁:「請看,這是我三年前寫的。」
「好你個老七,盜詩這種事兒,你都能做得出來,也太丟人了吧!」
宋龍圖罵道。
宋玉書也說道:「七弟,寫不出詩不要緊,可你竟然盜詩,把我們大宋的臉面丟盡了。」
宋文詩訕訕道:「從你念誦的第一個字,我就不相信你能寫出這麼驚艷的詞,果然是抄的,丟人,我都替你臊得慌!」
哼,這個狗老頭兒夠奸詐的啊。
那墨跡都還沒幹呢,肯定是剛才自己念誦的時候,他偷偷抄上去的。
現在竟然倒打一耙,真是臭不要臉。
「喂,老頭兒,你確定這不是你剛抄上去的?」
宋君策撇嘴一笑。
「你可以侮辱我的人,但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我康師父不是那樣的人!」
康師父梗着頭,臉都不紅。
耶律紅玉和耶律楚材對師父很了解,如果有如此絕妙詩詞,他肯定滿世界宣傳。
可這時候怎能自曝?
那不是**打自己臉嗎?
倆人也咬牙說道:「大宋第一紈絝,果然臭不要臉,偷盜詩詞,臉皮真厚!」
「如此絕妙詩詞,你敢說我盜的?
就你這死老頭兒,你能寫出來?」
「好好好,聽好了,這首詞還有下半闕!」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這一首《水調歌頭》堪稱宋詞之最,誰人能比?
只見那老頭兒奮筆疾書,說著:「這半闕也是我寫......」宋君策一把抓起他的手和筆:「老頭兒,你也太不要臉了吧,抓你現行,怎麼,還敢抵賴?」
這下,康師父臉紅了。
耶律紅玉急忙上前勸慰:「康師父這是喜歡這首詞,他在記錄而已!」
「哼,老而不死是為賊,一大把年紀了,干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兒,還皇子之師,莫非你們大遼國教的都是如何盜取他人成果嗎?」
宋君策一斂剛才的紈絝,不怒自威,隱隱有飛龍在天之相。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之人!」
宋君策罵出了這句經典罵詞兒。
「啊,我,我們......」耶律紅玉結巴了,被人當場抓了現行,確實挺丟人的。
「你......」康師父實在忍不住,「噗......」一口鮮血噴出,昏死過去。
竟然把人罵死了?
果然,牛皮了!
「公主,這斗詩,誰贏了?」
「你,你贏了!」
「我大宋是否有才子?」
「有,有才子!」
耶律紅玉的氣勢也弱了,沒有了剛才的盛氣凌人。
「是不是把我們的靖城和康城還回來?」
宋君策咄咄逼人。
「不可能!」
耶律楚材大聲道:「剛才的賭約,說你們輸了,把雁門關割讓給大遼,沒說你們贏了把靖城和康城還給你們。」
「嘖嘖嘖,大遼國,盡皆言而無信之輩!
跟我們玩兒文字遊戲是吧!」
宋君策背着雙手,斜眼藐視對方。
「有文斗,還有武鬥!」
耶律楚材厲聲道:「不知道大宋敢不敢跟我們鬥武,雙方各出一千甲士,死戰。」
「如果我們輸了,靖城、康城,雙手奉上。
如果你們輸了,雁門關是我們的,敢不敢?」
「這有何......」宋君策還沒答應,就被打斷:「老七,不能答應!」
「跟大遼武鬥,這不是找死嗎?」
「我們一千騎兵,跟大遼對沖,他只需要五百,咱們就完敗,如何能答應!」
宋龍圖的話,幾乎代表了所有武將的心聲。
「就是啊,」宋玉書輕笑道:「老七,不要以為你寫了兩首酸詩,就飄了。
打仗跟斗詩能一樣嗎?」
「還是回你的東宮喝酒睡女人吧,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兩個人的話,充滿了嘲諷。
「騎兵?」
耶律楚材輕蔑道:「你們弱宋也配跟我們大遼騎兵對陣?」
「我們讓你們一手,三日後,八百步兵,對陣你們一千步兵!」
囂張,實在是太囂張了。
但凡血性男兒,都應該感到羞辱。
可大宋的武將,一個個低着頭,被人打臉,毫無血性!
宋君策對宋霸先一拱手:「父皇,打仗拼的是智謀,又不是人數。」
「咱們是人,雙方互砍,那是野狗打架。」
「兒臣有辦法贏這次的武鬥!」
「況且,只要贏了,就可用極小的代價,收復兩座城池,靖城和康城跟雁門關互為掎角之勢,重要性不言自明。」
「如今他們拱手相讓,天予弗取,必受其咎。」
宋霸先本就是充滿雄心的皇帝,奈何大宋實在是太弱了。
聽到宋君策充滿自信的回答,當時他也上頭了。
「好好好,武鬥就武鬥!
寡人同意了。」
宋霸先看了一眼宋龍圖:「龍圖,今日你派三千精銳給老七,讓他連夜練兵!」
「諸位,三日後,大校場,武鬥!」
「散......」「慢着!」
宋君策一抬手。
「老七,莫非你怕了?
怕了就趕緊滾,別到時候屁滾尿流,丟人現眼!」
宋龍圖陰陽怪氣道。
宋君策撇嘴一笑,看着耶律紅玉:「公主,你敢不敢再加一個賭注!」
「什麼賭注?」
耶律紅玉被灼灼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你!」
宋君策舔了舔嘴唇:「我贏了,你做我的侍女,暖床的那種,如何?」
「你!」
耶律楚材大怒:「欺人太甚!」
「看來,耶律皇子對大遼士兵也不怎麼自信嘛,既然不敢,那你們帶着人滾吧,把靖城和康城還回來就行!」
宋君策故意激他。
「好,我答應了。」
耶律紅玉冷着臉應了。
「好嘞,大遼國公主給本殿下暖床陪睡,想想就很開心啊,哈哈哈哈......」回到東宮,姐妹花宋甲宋乙一臉悲苦的過來了。
看到這對姐妹花,宋君策就在想,昨夜到底是睡了一個,還是兩個呢?
算了,今夜就讓她們一起侍寢......「殿下,大皇子的三千兵送過來,唉,你去看看吧!」
來到後院,果然看到了三千士兵。
三千老弱病殘,離他最近那個,頭髮都白了,還拄着一根拐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