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古代›重生紈絝侯爺
重生紈絝侯爺 連載中

重生紈絝侯爺

來源:2tuiwen 作者:長風渡月 分類:古代

標籤: 古代 周正浩 周齊氏

第6章周正浩嗤笑一聲,我管你是誰
再說他哪兒知道鄧興邦是哪根蔥,要挨刀了不知道求繞,還想搬救兵?正要給這人點教訓,身後傳.........展開

《重生紈絝侯爺》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重生紈絝侯爺第1章  第1章


第1章「我兒,你沒事吧?」
「你可不要嚇唬娘親啊!」
南齊,忠勇侯府後院,周正浩聽着耳邊帶着哭腔的聲音,滿心無奈。
雖然他很想告訴對方,你兒子已經涼透了,但看着對方一臉緊張的模樣,他最後還是忍住了。
趴在床邊女人,是忠勇侯夫人周齊氏。
而他,半個小時前還是21世紀苦逼社畜,現在卻變成了南齊忠勇侯府的小侯爺。
捋順記憶後,周正浩心裏又默默嘆了口氣。
造孽啊!
前世他雖然沒錢沒車沒房,但好歹也是個拾金不昧、光明磊落的三好青年,可怎麼一重生就變成了為非作歹、欺男霸女的惡霸紈絝了呢?
「我兒,你怎麼不說話啊?
不會是被雷劈傻了吧?」
聽到便宜老娘的話,周正浩嘴角抽了抽。
哦,對,他還被雷給劈了。
打量着裝修奢靡,佔地面積超大的卧室,周正浩心裏默默嘆了口氣。
算了,來都來了。
「謝謝娘關心,我沒事。」
周正浩剛說完,然後就看到周齊氏瞪大雙眼,一副活見了鬼的表情。
他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耳邊就響起周齊氏的喊聲。
「來、快來人啊!」
「我兒被雷劈傻了!
他、他居然跟我說謝謝!」
「大夫!
快喊大夫!」
聽着周齊氏這話,周正浩嘴角抽了抽。
稍微一回憶,他就明白周齊氏為什麼會是這麼一副態度了。
原身不僅在外面為非作歹,在家裡更是無法無天,身為人子,卻從來不把父母放在眼裡,動輒辱罵,完全沒有當兒子的自覺。
這不純純的王八蛋嗎?
周正浩心裏無奈,嘴上卻不得不安撫道:「娘,我沒事,不用找大夫!」
「真的?」
周齊氏狐疑地望着周正浩,分明不相信他說的話。
無奈之下,周正浩只能學着原身平時的行為舉止,裝出一副不耐煩的表情:「我都說了沒事,你煩不煩?」
「還有,給我準備一百兩銀子!」
「老子大難不死,必須得去翠晴樓好好慶祝慶祝!」
聽到周正浩又是要錢又是要去逛煙柳之地,周齊氏的臉色反而緩和了許多。
「兒啊,不是娘不讓你出去。」
周齊氏耐着性子勸道:「你才受了傷,身子正虛弱呢,還是先在家裡好好修養兩天再出門吧?」
說話的時候,周齊氏從頭到尾都是商量的語氣。
看到周齊氏神色緊張,眉眼中透着濃濃的擔憂,周正浩只覺得心裏一暖。
前世的他,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從沒見過父母,也沒感受過母愛。
兩世為人的周正浩,此時只覺得心中五味雜陳。
周齊氏並沒有察覺到周正浩的心情,還在苦口婆心道:「聽說你出事,吳家特地派了人過來,而且吳家姑娘也來了。」
「人家好歹是你未婚妻,總得見見人家吧?」
大概是擔心周正浩拒絕,周齊氏緊接着又補上一句:「只要你願意跟吳家姑娘聊幾句,娘給你三百兩銀子,怎麼樣?」
周正浩悶着臉點點頭。
「乖兒子。」
見狀,周齊氏臉上一喜,下意識就想伸手摸摸周正浩的頭。
但很快,周齊氏的手就僵在了半空,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有些勉強:「你看娘這記性,總是記不住。」
「別生氣別生氣,以後娘記牢一點,不把你當孩子看。」
聽到這裡,周正浩只覺得心裏猛地堵了一下。
默默握拳良久,周正浩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母親,他認定了!
從今天開始,周正浩就是他,他就是忠勇侯府小侯爺。
不過在盡孝之前,他還真得見見老娘說的吳家姑娘。
他被雷劈的事,不只是意外。
前兩天,那位吳家姑娘請他出去郊遊,結果恰逢雷雨天,同行的人中有個叫陸俊遠的傢伙,提議去樹下躲雨。
原身平日里橫行霸道慣了,搶在所有人前面跑到了樹下。
雷雨天,大樹下。
結果可想而知。
在外人眼中,他被雷劈是自作孽不可活,但只要稍微動動腦子,很容易就能發現問題。
比如說,如果不是陸俊遠開口提議,養尊處優的原身怎麼可能會想起躲到樹下避雨?
最重要的是,陸俊遠一直都對吳家姑娘有好感!
搶女人搶到老子頭上來了?
周正浩冷哼一聲,跟着周齊氏出門,準備去見見那位吳家姑娘。
陸俊遠是吳家姑娘的朋友,想找對方報仇,就得先從吳家姑娘嘴裏摸清那傢伙的下落。
出了院子,周正浩看着眼前的畫面,眉頭一跳。
忠勇侯府地處落雁城,佔地面積極大,而落雁城位於涇州,是南齊中樞重鎮,連通南北,商賈雲集,在整個南齊都是排的上號的大城。
朝野上常有小道消息流傳,說京都城那些王府都不如忠勇侯府。
然而真正走在忠勇侯府里的時候,周正浩才意識到那些小道消息並不是空穴來風。
拋開府中林立的亭台樓閣不說,單單是這侯府千繞百轉的迴廊,足以證明府宅規模之大。
最關鍵的是,忠勇侯府還囊括了整座落雁湖。
據說每逢秋季,落雁湖中落雁如雨,遮天蔽日,場面堪稱壯觀,落雁城也因此得名。
周正浩摸了摸下巴,心裏嘖嘖感嘆。
怪不得原身被外人稱作最會投胎的敗家子。
不過,他重生的技巧也不算太差。
「乖兒子,等會兒見到吳家姑娘的時候,記得稍微客氣點。」
周齊氏還在耐着性子囑咐道:「人家畢竟是涇州有名的才女,又出身名門世家,是難得的良配。」
「知道了知道了。」
周正浩學着原身的腔調,裝出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他剛重生,需要暫時保持惡霸紈絝的形象,一點一點順理成章的改變態度,才不會引起別人的關注。
再者說,當紈絝多爽啊!
不用苦逼加班,還有的吃有的玩,安安生生當個敗家子不香嗎?
「對了,我爹,嗯,死瘸子去哪兒了?」
話說一半,周正浩及時改了口。
周齊氏不疑有他,隨口解釋道:「吳家老先生也來了,你爹在前堂作陪呢。」
周正浩一邊聽一邊點頭。
然而,等到走出迴廊拐角,周正浩的注意力瞬間從便宜老爹身上轉移開了。
「我靠!」
「好漂亮的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