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這個反派有點良心【但是不多】
這個反派有點良心【但是不多】 連載中

這個反派有點良心【但是不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蜀營的趙勾 分類:玄幻

標籤: 歐陽天宇 玄幻 軒嵐偌

【洪荒、老六、腹黑、豬吃老虎、穿越、系統、無節操!!!】 穿越異世,看歐陽天宇,以無敵之資,鎮壓萬界,打臉一切不服,以超級大反派之名,暗戳戳,強勢崛起!!!展開

《這個反派有點良心【但是不多】》章節試讀:

第5章 我家有 伏龍 雛鳳


歐陽家的親戚六鄰,七大姑八大姨,都來了。

白飄飄的小院,一下就塞滿了。

白飄飄在歐陽家的地位,本就是屬皇后級別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又懷了麒麟子,地位杠杠的,穩固的和泰山似的。

這些平日里難得一見的叔叔伯伯們,也是滿滿的羨慕、嫉妒、恨啊!

沒見一個個的,眼睛直往白飄飄鼓起的大肚子上亂瞄嘛!

這些人都感受到了,剛才怪風的源頭,就來自白飄飄的肚子。

說明什麼,說明肚子里有貨啊!

「自帶天賦神通,開什麼玩笑……」

「這樣的伏龍和雛鳳,只要成長起來,如今可都是一山之主,一派之尊!」

「哪一個不是跺一跺腳,大地都要抖三抖、顫三顫的主。」

「他們歐陽家的下一代接班人,缺什麼……」

「就缺這樣的麒麟子……」

「想當初,他們這些老傢伙,為什麼不惜代價,鼓動還沒十歲的浩一追求人家白飄飄?」

「為什麼……」

「圖人家小姑娘長得漂亮?」

「扯什麼犢子……」

「圖人家女孩子的家庭背景?」

「是……」

「這方面的因素固然有,但成分也不多!」

「主要的,還是圖人家的好基因啊!」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天生會打洞。」

「這不,想啥來啥!」

這些老頭子,盯着白飄飄的肚子,一雙雙眼睛放賊光。

「一群不爭氣的東西,閑着沒事不修鍊,一個個跑這來幹嘛!」

剛落座,茶都沒來得及喝一口,門口就傳來了一聲吼。

眾人嚇得一哆嗦,扭頭間,一白鬍子、白頭髮的老頭,晃晃悠悠走了進來。

「爹……」

歐陽浩一的爹,白飄飄的公公,屁股上裝了彈簧似的,「噌」一聲蹦了起來,屁顛屁顛的跑過去。

那叫一個恭謙廉儉讓……

「爹,你怎麼不在神仙洞里享清福,來這裡了。」

「小王八羔子,只許你來看兒子、兒媳婦。」

「難道還不讓我來看孫子、孫媳婦啊……」

老人雙眼瞪,嚇得浩一他爹直縮脖子,這小時候留下的陰影得有多大啊,給嚇成這樣。

「還有你們……」

訓完兒子,老人怒目環視。

「一個個的不學無術狗東西,不思閉關修鍊,都跑來這裡幹嘛!」

「輟電線杆,好玩嘛?」

「鬧哄哄的……」

「把重孫子嚇個好歹怎麼辦,把你們屁股打成八瓣,也賠不起!」

「你賠得起嗎……」

老人怒指想一白鬍子老頭,歐陽浩一三爺爺家的小叔。

「大伯,我可賠不起……」

老頭嚇得冷汗「滋滋」的直冒,「讓他賠,開什麼國際玩笑!」

白飄飄能娶進門,可都是他們這些上一輩的老頭策劃的。

聽說,這背後,還有一位超級大佬當推手。

真出了事,不要說面前的這位放不過他。

就是他們家的那位苟延殘喘的老爺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還是你能陪……」老頭子轉移目標。

「我這就走……」

這位更乾脆,屁都沒放一個,轉身就跑。

不跑不行啊,要是被盯上了,不死也得重傷。

這位當族長的時候,他們這些小輩,可是沒少吃苦受罪。

吊起來打,那是常事兒,扒了衣服,仍在大街上裸奔,更是家常便飯。

關鍵是,男女勿論……

「轟……」眼見這位眼睛亂轉,尋找下一個目標。

乘興而來的一眾叔伯,哪還敢待啊,「轟」一聲,作鳥獸散。

瞬間,跑的一個人也沒有了……

即使歐陽浩一的老爹,歐陽天宇的爺爺,也準備溜牆根。

「你小子給我站住……」悲催的還被發現了。

老人一聲喝,嚇得這位叱吒風雲的大佬一哆嗦。

「爹,您有啥吩咐?」

趕緊屁顛屁顛跑回來的老爺子,笑的那叫一個諂媚。

「你們TM的,就是這麼虧待我重孫子的!」

盯着桌上還留着點兒殘羹冷炙的碗,老人一聲吼。

「呃……」老人家傻眼。

心道,「有問題嘛?」

「懷孕的媳婦們,不都是喝這個嘛?」

可這話,他哪敢信口雌黃啊,特別是在這位老子面前。

銀髮老頭,苦着一張老臉,「爹,我錯了……」

「哼……」老人一怒。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今後,這玩意,只能用來洗澡。」

「啥……洗澡……」銀髮老人驚得下巴差點兒掉下來。

不僅銀髮老人,浩一、白飄飄也張大了一張嘴巴,合都合不攏。

「我這重孫子,那可是人中之龍……」

「最起碼也要瓊漿起步,玉液打底。」

「什麼千年老鱉啊,萬年的何首烏啊,百萬年的老山參啊,都統統用上。」

「靈芝、靈髓、瑪瑙漿……一個也不能少……」

……

「不夠不夠……」

老人家還沒說完,小院大門一開,又進來一溜五個,和歐陽浩一爺爺一模一樣的老頭。

六胞胎……

「大哥,這個怎麼能夠……」二號老人嚷嚷道。

「咱再窮也不能窮下一代,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何況我是可是第一世家,怎麼能讓隔壁的王老二比下去呢!」

「這待遇,必須是頂配。」

「耗子……」

「去把我那頭赤龍坐騎宰了,熬一鍋龍肉,給我們家的麒麟子,好好補補!」

「嗷嗚……」

剛打了一個響鼻兒的赤龍,腿一軟,差點兒嚇尿了。

「鏘鏘鏘……」

旁邊一隻火鳳凰,小嘴一張,笑的那叫一個張狂。

「老癟犢子,被人家煮了吧!」

……

「還有我那隻火鳳,也殺了……」

二號老人話聲剛落,三號老人已急不可耐。

「把鳳膽取出來,和龍肝湊一湊,正好炒一盤!」

「給我們的小雛龍好好補補腎……」

「咯咯哏……」

火鳳白眼一翻,三魂六魄上了天。

「嗷嗚嗷嗚……」赤龍樂了。

「老火鳥,讓你囂張,現在萎了吧!」

……

「龍肝鳳膽……」歐陽天宇目瞪口呆。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幫老頭子,如此彪悍。

大嘴一咧,「呵呵,我喜歡……」

「這輩子,好像還沒吃過真的龍肉、鳳爪!」

回想起前世,吃個雞爪糾結一年,啃個驢蹄子猶豫半載。

有一種掉進福窩窩的幸福感……

「我要吃龍肉……我要吃鳳爪……」

作為資深吃貨,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了,歐陽天宇再也不想過。

何況,一人獨霸一個大house也就算了,這還要合租。

是可忍孰不可忍,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嗷嗚……」

狼嚎一聲,開始找出口。

這幾天的信息顯示,這幫老不死的,可是把他在這裡一關,就是九九年……

九九年啊,提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按照這些老梆子的計劃,他的獄期,至少還有一年多。

美其名曰,讓孩子不輸在起跑線上。

「我輸你大爺……我跑你二爺……」

「一群老不死的,怎麼不關自己小黑屋啊!」

「老子不幹了,我要出去!」

「啊……」

歐陽天宇這一折騰,白飄飄捂着肚子不動了。

那個汗啊,和小溪似的,涮涮的,開始往下流。

歐陽天宇的娘一叫,可不得了……

六個老老頭,一個小老頭,加上一個歐陽天宇他爹,當場亂了套。

「不會要生了吧……」

銀髮老頭,歐陽浩一的爹畢竟有經驗,最先反應過來。

「不能吧……」

歐陽浩一當場傻了眼,汗也跟着開始溜。

「爹,您可別嚇我……」

「我膽小……」

「啪……」歐陽浩一的爺爺,一巴掌糊在小老頭的腦袋上。

「小兔崽子,胡咧咧什麼!」

「按時間表,至少還有一年呢!」

「現在就生了,那算什麼……」

「早產兒……」

「呃……」老頭兒的一句話,讓小院兒瞬間一靜。

一個個雙眼瞪得牛大,望着首座的老人。

「你們看着我幹嘛……」老人一愣。

「難道我臉上有灰……」

「還是說,我說錯啥了?」

「大哥,不是你說錯了!」歐陽浩一二爺爺望了白飄飄一眼。

「有可能,被你一語成瀸了。」

「啥……」老人當場懵逼。

「難道……真的要早產……」

「……」五個老頭整齊劃一點頭,排練過似的。

「現在怎麼辦……」老人家抓瞎了。

「不知道……」五個老頭一起搖頭。

歐陽浩一、歐陽浩一他爹,徹底傻了。

「爹……」抱着白飄飄的歐陽浩一,求助的望向銀髮老人。

至於白飄飄,疼的直哈氣,早就說不出話來了。

「我……」銀髮老人慌了,臉兒也白了。

比經歷連場大戰,還心驚動魄。

「有請老祖……」

歐陽浩一的爺爺嗷了一嗓子,準備叫外援。

「快……快叫接生婆……」

白飄飄被老人家一嗓子,差點兒氣暈過去。

心道,「我生個孩子,叫老祖幹嘛!」

「還能給我節省咋地……」

實在看不下去的白飄飄,頂着撕裂般的疼痛,有氣無力的喊道,

悲嘆一聲,「男人,真沒用……」

「關鍵時刻,沒有一個能頂上去的。」

……

外面一群老的折騰,白飄飄肚子里,一群小的也沒一個省油的燈。

歐陽天宇這一急着出去,兩個一奶同袍不幹了。

「你個老六,相當早產兒,你去唄,別拉着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