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滄海淚
滄海淚 連載中

滄海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劍血無痕 分類:歷史

標籤: 劉病已 歷史 許平君

太子劉據在巫蠱之亂中被迫起兵,但很快兵敗,劉據不願被捕受辱揮劍自殺,兩子在此次禍亂中喪命
但留下一孫流落民間
劉病已從小被農家收養,但一直被神秘人培養,長大後的劉病已是文武雙全
在一次次意外中中了解到自己的真實身份,最後在自己的努力之下成功奪得皇位
展開

《滄海淚》章節試讀:

第1章 少年憂愁


征和二年,漢武帝與衛子夫的嫡長子劉據因巫蠱之亂被江充陷害,不得已舉兵與漢武帝對抗。但很快劉據就兵敗,最後不願被辱揮劍自殺,其兩子也在這次戰爭中被殺,幸得一皇孫逃過一命流落民間一直被一家農人收養。

「招式不夠熟練,力道也不夠。」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說到

練劍的正是巫蠱之亂受害者太子劉據之孫劉病已。現在的他已經十五歲身材魁梧,相貌英俊。從五歲開始他不僅被眼前的人要求學些經典書籍,還要練習一些武術,這十年寒來暑往,練習從未間斷,他不知道眼前的是什麼人,為何一直給他傳授武術,他只是知道他不會害他,於是他怎麼說他就怎麼做。他也從來不讓自己叫他師傅,當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於是劉病已又重新把剛才的劍招練了幾遍直到男子滿意為止。

「你說這些年來我一直跟着你練劍讀書都不知道你叫什麼。每次都不知道怎麼和你打招呼,我看今天陽光正好,微風不燥你給我透露你下你的身份唄。」劉病已笑嘻嘻的說道。

「時機到了自然會讓你知道」男子一邊收回自己的佩劍一邊往院子外走去

「吃了晚飯再走唄,你說你圖什麼呀!」劉病已高聲喊道。說話間男子已走遠。

「病已哥哥」院子外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

隨後女孩推開半掩的門便走入院內。只見女子唇紅若胭脂,彎眉似柳葉,雙目像一灣碧波,肌膚如凝脂般光滑細膩。身材高挑又勻稱。

「他又來教你劍術武功了呀」女子的聲音如同百靈般讓人聽了能酥到骨頭裡。

「你遇到他了,你和他說話了沒?」劉病已

「說話,病已哥哥,你說笑呢!這些年來他除了教你功夫還和你說過其他的話嗎」女子回道。

「這倒也是。」

「不過這都快到戌時了,你不待在家,跑我們家來幹嘛,上午才見完面這就又想我了,這麼想嫁給我嗎?』』劉病已笑着挑逗她。

「你再這樣不正經我就不理你了,你這個壞人,哼」女子說完便把頭扭到一邊,一抹緋紅漸漸從她的臉上蘊開。

劉病已見她害羞的臉都紅了,便又湊上前去逗她「讓我看看是哪家姑娘生氣都像個仙子下凡一般惹人憐愛。」

女孩雙手不知所措的在裙邊攢着,見劉病已又這番逗她,頓時胸口像小鹿般亂撞。不知所措的她下意識的往院子外面跑去,剛跑到院外才突然想起自己的來意。於是她又返回站在大門外半探着身子衝著院內的劉病已喊道「我父親今天不值班叫你去陪他喝酒。」

說完就繼續害羞的往家裡跑去。他一路跑回家中見到父母也沒打招呼就又跑到了自己閨房一頭扎在自己的床上,慢慢緩過神的她感覺自己的臉只發燙,她用手背貼了貼自己的臉,發現自己的臉像火燒一般,於是她坐到自己的梳妝台對着鏡子,看到鏡子里的臉紅的像那天邊被太陽映射的紅霞一般。

想到剛才劉病已說自己要嫁給他的話又不經害羞的宛宛一笑,這一笑是歡喜是期待是少女對少年滿滿的愛意。從小的青梅竹馬讓女孩對劉病已產生了特殊的情愫。在她的心中自己早已嫁給了他。只要他開口,她會不顧一切向他奔赴,就像江河奔向大海的懷抱是宿命更是期待。

女孩叫許平君,她的父親是一名獄卒名叫許廣漢。平時這個點許光漢都應該是在值守的,明天是休沐,今天回來的便早了些。他買了一壺燒酒和一隻燒雞回來,自己一個人喝酒覺得無趣,就讓自己閨女叫上劉病已陪他喝兩口。

不一會兒劉病已便來了,手裡還拿着一捆黃葉。

「廣漢大叔,明天是休沐嗎?今天這麼早回來了。」劉病已說著便把一捆放在了離許廣漢不遠的處的木桌上。

「還得是你小子,知道我好這口,趕緊過來坐吧!」許廣漢抿完一口酒咧着嘴說。

「這是今年的頭一茬,今年光景又不錯,黃葉比往年的可好了不少,我都替您先嘗過了」說完劉病已嘿嘿的笑着。

隨後他就把卷好的一支黃葉點燃了遞給給了許廣漢,許廣漢接過來咂摸了一口。緩緩吐出煙,一臉享受,點了點頭「今年的確實比往年的要勁大些。」

劉病已和許廣漢對面坐着,劉病已的方向剛好可以看到許平君的閨房,劉病已側頭向房間瞟了一眼問道「廣漢大叔,平君呢。」

許廣漢剛要開口。便從他身後傳來一聲「我還要問你呢,剛才對我家平君做了什麼,從你家回來就躲進了房間。」說話自然是許平君的娘。

劉病已把剛端起的酒碗又放下趕緊站了起來,許平君的娘一直覺得自己的女兒應該嫁給達官顯貴,劉病已家是出了名的窮,十里八村誰不知道他們家。所以許氏從沒拿正眼瞧過劉病已。

劉病已趕忙要向許氏問好。又被她又搶先開口「我們家平君以後是要當皇后的,你個窮小子以後離她遠點。」

「這種話你也說的出口,我看你個婆子是瘋了。」許廣漢趕緊出口攔住許氏。

許平君聽見爭吵也趕忙跑了出來。「娘又在說什麼胡話,那些街頭騙子說的話你也當真,真不怕傳出去讓人笑話。」

許氏聽到女兒如此反駁自己更是大聲道:「我就相信人家,老神仙算命就是靈」她生怕別人聽不到一樣。

隨後又舉了一大堆的例子,某某家誰的牛丟了他給人家算到了,誰的小孩丟了他也給別人算到了。他還能給別人治病誰誰誰躺在棺材裏了都把人救活了諸如此類的話。越聽越讓人不靠譜。許廣漢對自己這個不講理又愛慕虛榮老婆完全是沒轍。

劉病已不好反駁她,只能聽着她站在那一臉傲慢的講述着。許平君實在聽不下去了,來到她娘身邊拉扯着將許氏拽進了自己閨房。許氏還在朝着劉病已說著。

「你大娘就這個樣子,你不要見怪呀。」許廣漢無奈的對劉病已說。

劉病已笑着說「廣漢大叔說哪裡的話,這些年全靠你們家幫襯着。我感激還來不及呢!」

「來來坐下,咱們喝兩杯」許廣漢

劉病已點頭坐下現在的他心頭是思緒萬千。

喝完酒已是半夜了,醉醺醺的他在月光下有些惆悵,惆悵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卻不能為國效力,惆悵不能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表明心跡,對人家的愛意也只能藉著玩笑話說出來。

微風吹年少,明月寄哀愁。此刻的圍繞他的只有孤星伴殘月。少年的哀愁不只是家國天下,還有那心間時刻縈繞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