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言情›王爺不懷好意
王爺不懷好意 連載中

王爺不懷好意

來源:2tuiwen 作者:書書 分類:言情

標籤: 蘇清和 裴奕寒 言情

秦氏大驚,可來人是自家兒子從小到大的玩伴,自然是誆不得她們
二人趕緊雇了同村的牛車,朝縣衙里趕去
等兩人緊趕慢趕過去.........展開

《王爺不懷好意》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王爺不懷好意第1章  姦情


臭不要臉的,竟然還敢和野男人勾搭,就活該被浸豬籠淹死!
快說,那野男人是誰?

吳氏凶神惡煞瞪着地上被折磨的氣息奄奄的人兒,扯着嗓子叫嚷着。
尖利刺耳的嗓音震痛耳膜,蘇清和蹙緊柳眉,抱着劇痛的腦袋,腦海里零碎的記憶不斷閃現。
片刻後,她睜開杏眸,理清思緒後,倒吸一口涼氣。
她竟然穿越了!

原主與她同名,從年少起,便愛慕着鄰村秀才汪雲飛,嫁過來後一心期望着和丈夫過和和美美的小日子,琴瑟一生。
讓她想不到的是汪雲飛卻是天生的不舉,更讓人絕望的是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新婚當晚,為了討好書院的夫子,讓自己下次科考尋些便利,竟然讓別人來同原主同房。
汪雲飛站在一側,看着剛被救上來,渾身濕漉漉的媳婦,眸光閃了閃。
清和,孩子不是我的,你就喝了這碗墮胎藥吧......現在原主懷了孕,他倒是撇的一乾二淨,任由原主被蹉跎!
蘇清和雙眸冒火,心頭怒意翻湧。
她真是為原主感到不值,竟把真心錯付給這樣狼心狗肺的東西!
還和這個女人多說什麼!
她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之前給的彩禮全都要吐出來,然後給她一封休書,讓她滾回蘇家,去做下堂婦!
清冷的眸光掠過囂張的吳氏以及一臉心虛的汪雲飛,蘇清和深吸一口氣,攥緊了拳頭,努力平復着心情。
婆母憑什麼說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們汪家的種?
見蘇清和居然還敢反駁,吳氏氣的胸前起伏不定,登時也顧不上臉面,指着蘇清和的鼻子叫罵道:賤蹄子,你還敢在這狡辯,我兒子患有隱疾,你一個人,若不是通姦,哪能懷上這個小雜種!
你兒子不舉?
是又怎麼樣!
吳氏被蘇清和譏諷的態度刺激到,她暗自咬牙,完全豁出去了的姿態。
她今天不讓這個賤蹄子死,也要讓她脫層皮下來!
不知想到什麼,蘇清和蒼白的臉龐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饒有興緻的開口:他要是不舉,那蘇綺羅是怎麼懷孕的呢?
前些日子,我去葯堂無意撞見汪雲飛陪着蘇綺羅一起去葯堂買保胎葯。
聞言,汪雲飛身子僵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他們明明刻意避開了蘇清和,如何被她撞見了去?

冷冷的瞥着汪雲飛臉上驚慌失措的神色,蘇清和小臉上的笑意加深。
汪雲飛急急的看着蘇清和,辯駁道:我只是恰巧碰到......好心陪她一起去拿葯而已,你可不要多想!
哦?
蘇清和挑了挑眉,慢悠悠開口:那大伯不在家數月,蘇綺羅又是怎麼懷孕的呢,既然你不承認,那倒不如我們一起去找她對峙一番?
汪雲飛心裏一慌,趕緊伸手攔住蘇清和,臉色像是吞了蒼蠅一般難看。
他原本以為自己會一輩子這樣下去,直到與綺羅一夜荒唐後。
可沒想到,卻意外讓綺羅有孕。
現在蘇清和已然是知曉的他們之間的事,萬不能讓她把這件事抖露出來,要不然他這輩子就徹徹底底毀了,再無考取功名的可能。
思至此,汪雲飛立刻拉起蘇清和的衣袖,軟下嗓音柔聲哄着:清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母親弄岔了,求求你原諒我這一次,我以後保證和她斷的乾乾淨淨,一心一意和你過日子。
蘇清和心口一窒,鋪天蓋地的恨意襲來。
明白這是原主在提醒她,她攥緊粉拳,在心裏默默發誓。
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他們把欠你的通通償還回來!
恨意彌散,蘇清和一把扯回自己的衣袖,一巴掌甩在汪雲飛的臉上。
啪汪雲飛的臉被打偏過去,臉上泛起火辣辣的痛意,他錯愕的瞪大雙眼,一臉的不敢置信。
蘇清和不是愛他愛到死去活來嗎?

怎麼會捨得......打他!

你根本不配得到我的原諒!
蘇清和一字一句道,態度決絕而又堅定。
吳氏心疼的看着自家兒子臉上清晰可見的巴掌印,怒不可遏的嚷着:我們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娶了你這種悍婦,我的兒啊,真是可憐......那便和離好了。
蘇清和無所謂的扯了扯唇,像這種渣男不趁早一腳踹開,難道還留着當個寶貝一樣過年嗎!
不行!
汪雲飛生怕自己的醜事敗露,趕緊出聲拒絕。
不和離,那我們就衙門見。
你不能這麼沒良心,雲飛對你這麼好,你-話還沒說完,蘇清和打斷了她:對我好?
對我好任由你磋磨我,對我好就跟我堂姐搞在一起去,我若是去告官,汪雲飛不僅功名沒了,等他大伯回來,看到他睡了自己的女人,看他會不會打算汪雲飛的腿?
看着蘇清和一副無所畏懼,大不了玉石俱焚的模樣,汪雲飛覺得當初那個唯唯諾諾的小女人不見了,驚懼的退了兩步。
吳氏也被蘇清和最後一句話嚇破了膽,嗷的一聲暈過去了。
看着身後二人人仰馬翻的叫大夫,蘇清和收拾了包裹離開,到外面雇了一輛牛車,強忍着一路的顛簸,回到了蘇家。
幾間破敗的茅草屋前,秦氏正辛苦的和着豬食。
聽到外面的動靜,抬眼一瞧,欣喜若狂的迎了出去。
和兒,怎的今個突然回來了,也不通知娘一聲。
蘇清和滿臉的疲憊,她掃了一眼正房裡那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唇角扯起譏諷的弧度,她握住秦氏的手道:娘,咱們進屋說。
秦氏接過蘇清和沉甸甸的包袱,心裏雖然疑竇叢叢,卻還是拉着女兒點點頭,進了屋。
娘,我要與汪雲飛和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