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仙笑伏魔錄
仙笑伏魔錄 連載中

仙笑伏魔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牛野呈風 分類:玄幻

標籤: 池錚 牛野呈風 玄幻

煙浮青萍,茫盪於野
蒼雲飛鷺,紅塵之外
破碎的記憶如同潮水般退去, 池錚拚命想抓住些什麼, 卻什麼也留不住
血幕之後,究竟隱藏着什麼樣的過去? 是巧合還是天意? 斷絕了飛升之路, 就算修鍊至世間的盡頭又有何用? 自甘墮落還是捨身成仁? 大道有三千, 仙魔一念間
問紅塵內外多少有情人, 笑古往今來不絕痴愚妄
展開

《仙笑伏魔錄》章節試讀:

第3章 赤煙道人


從祖師殿出來,池錚馬不停蹄的便趕往了傳法殿。

傳法殿亦同樣是在祖師峰的山腳下,只不過祖師殿在東,傳法殿在西,兩者相距也不過是數里之遙,以池錚的腳程自然是片刻就到。

每一個築基成功的弟子都可以獲得一次進入傳法殿的機會,去挑選自身需要的功法。

當池錚一腳踏入傳法殿,首先見到的便是大殿**端坐着一位道人,跟前放着一尊熱浪滾滾的丹爐,而道人手裡則捏着一柄攏風扇,正聚精會神的看着爐中,看樣子這一爐丹藥已到了緊要關頭。

池錚雖然沒有見過這位道人,但此時此刻卻也對這位道人的身份猜了個八九不離十,這位道人定然就是丹霞峰首座墨陽子的大弟子赤煙道人。

這位赤煙道人精通煉丹之道,一身修為更是金丹後期大圓滿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要進入元嬰期了。

未等池錚開口說話,那道人便頭也不抬便先開口了。

「小子!你來的不是時候,老夫這爐參合丹還差兩個時辰就可以成丹了,你回去等兩個時辰再來!」

池錚早有聽聞過這位赤煙道人痴迷丹道,此時一聽哪裡還敢開口打擾,只得規規矩矩的退到了門外,打算在門外就這麼候着,等赤煙道人的丹藥煉成再進去。

這參合丹池錚也有所耳聞,此丹適用於金丹期修士服用,可以快速恢復法力,在與敵爭鬥中多備上一些此丹,保命的幾率無疑要大上許多。

若是築基期修士服用這參合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丹藥中的大部分藥力都浪費了而已,只是此丹想來價值不菲,一般築基期修士是無福消受的。

這赤煙道人一邊值守傳法殿一邊還不忘煉丹,稱得上是藝高人膽大了。要知道尋常煉丹師在煉丹的時候最忌諱有人打擾,常常都是在隱秘的洞府之中才敢開爐煉丹,也只有這位丹霞峰首座的大弟子才敢如此肆無忌憚。

池錚只得在殿門外安靜之處坐下,屏息凝氣不敢有絲毫擾動,生怕驚動了殿內的赤煙道人,要是不小心惹怒了赤煙道人,壞了他一爐參合丹,天知道這位煉丹狂人會有怎樣的懲罰手段。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大殿內開始有一股凝香傳出,這正是將要丹成的徵兆。

池錚在殿門外也是聞得一股幽幽葯香,這葯香中蘊含的藥力雖然極其稀少卻很精純,雖然吸收這麼一點點藥力無法增加修為卻也是一種舒適的享受,至少池錚不會覺得無事可做。

本來再過一個時辰,等赤煙道人的參合丹煉成池錚就可以向其請教選擇修鍊功法的事宜了,卻哪裡知道天有不測,風雲突變。

就在池錚沉醉於葯香之時,偏有不速之客尋來。

但見遠處半空中一道刺目遁光電射而來,在一陣轟鳴聲中悍然落地,原本端坐一旁的池錚竟被強烈的氣流吹的東倒西歪。

「什麼人!」大殿內赤煙道人怒聲大喝,在這成丹的緊要關頭,被人打擾了心緒可知其憤怒是該有多麼強烈。

「郎!仲!舷!你給我出來!」遁光中顯出一道人影來,卻是一名女子,就見這女子素臉緊繃,雙目怒睜,似乎是壓抑着心中怒火從齒縫裡蹦出了赤煙道人的真名,可謂是字字含威聲聲含煞,簡直是要把這三個字給嚼個粉碎。

「夏師妹?」殿內赤煙道人一聲驚詫,略一猶豫之後便用衣袖衝著那丹爐一甩,頓時一股清風捲入,將那爐火一卷而滅,頓時九枚尚未完全成型的參合丹露了出來,清風再一轉,這九枚丹藥便飛入了赤煙道人的袖中。

赤煙道人口中的這位夏師妹真名夏玲瓏,乃是雪宜峰首座夏泊期的女兒,向來受寵。雖然如此,但這位女子向來性格溫和,身為金丹期修士對於晚輩弟子也很少擺威風,很受弟子們的尊敬。

這位夏師妹含怒而來赤煙道人雖然不明緣由,但也素知這位夏師妹的為人,非到萬不得已絕不能這般失態,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何事會將其激怒至此,並且還是一副與己大有關聯的樣子,雖然這一爐參合丹至關重要,但眼前這位夏師妹的心情恐怕是等不得丹藥煉成了。

赤煙道人心中暗惱卻也不得不有所顧忌,只好忍痛收了這殘缺的丹藥走出了大殿。

「看劍!」

赤煙道人剛一出大殿,就聽對面一聲清鳴,一支銀劍衝著自己當胸刺來。

赤煙道人就算暗自戒備,卻也被這支激射而來的銀劍嚇了一跳,這可是夏玲瓏的護身靈器飛鹿劍!

此劍乃是用一支十級鹿妖頭頂的犄角煉成,十級鹿妖已經相當於元嬰期的人族修士了,並且此妖的大部分神通都在頭頂的一對鹿角上,能夠獲得其中一支用來煉製飛劍,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也只有雪宜峰首座夏泊期才有如此手筆。

赤煙道人縱然吃驚卻不慌亂,衣袖一擺之下就有一道金光從其袖中一閃而出擋在了空中,卻是一根兩尺長短的金色短杖,只見金色短杖發出一股柔和的金光,將飛鹿劍一下子包裹在了其中,本來來勢極快的飛鹿劍頓時變得極為遲緩。

這支短杖名曰青鷺,是一件上品靈器,雖然品質和威力上比不上夏玲瓏的飛鹿劍,但在赤煙道人金丹後期修為的支撐下,阻擋飛鹿劍的進攻還是能支撐的住的,當然這也是夏玲瓏的修為還在金丹初期,無法將飛鹿劍的威力發揮到極致,如若不然,僅憑一件上品靈器是擋不住此劍的。

「夏師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赤煙道人畢竟修為深厚,很快就穩住了陣腳。

那飛鹿劍在空中左沖又突,化作道道晶瑩的劍光四下突圍,卻被那青鷺短杖所化的一道道金色光影阻擋,無法突進分毫。

而池錚此時早就躲的遠遠的了,兩名金丹期修士鬥法,他一個小小的剛剛築基的小修士哪裡敢靠近,別一個不好就被捲入兩者的鬥法,那可不是鬧着玩。

眼看着飛鹿劍無法掙脫那金色短杖的阻擋,夏玲瓏臉上怒意更盛,一咬牙兩手飛快的掐出一道法訣便要施出殺手鐧,對面赤煙道人見此急忙伸手朝空中一招,那金色蛟龍便又化作了一支短杖回到了其手中。

夏玲瓏一愣,那沒了阻攔的飛鹿劍一下子劍光暴漲,霎那間便到了赤煙道人的咽前,堪堪停在了兩寸之外。

但見赤煙道人此刻面色沉肅,手中短杖已然收入袖中,周身法力波動也收斂無餘,護體靈氣更是絲毫未放,看似是完完全全放棄了一切鬥法手段,任憑那飛鹿劍迫在咽前。

不說那夏玲瓏吃驚,連躲在遠處觀戰的池錚也是驚了一身冷汗。

「師妹,師兄我究竟是何事開罪了你,竟讓師妹如此動怒?」赤煙道人再次問到。

「好!師兄果然好膽色!那就請師兄先看看着瓶中之物吧!」夏玲瓏臉上怒色不減,卻一指那飛鹿劍,將此劍收了回去,同時朝着赤煙道人扔出了一件細頸玉瓶。

兩人以金丹期修為鬥法卻一觸即收,也都未盡全力。同為宗門弟子,即便此刻夏玲瓏挾怒而來,出手之間也仍有分寸,沒有壞了宗門規矩。

飛鹿劍雖利,卻不存殺意,金丹期修為的夏玲瓏又怎會無端出劍同門師兄?即便兩人交惡,也該由兩峰首座或宗內長老調解,而不是私下鬥法。

赤煙道人明白這一點,所以才敢主動放手罷斗,當然這也是他修為深厚,有十足的把握可保自身安全才敢如此。

那細頸玉瓶在空中划過一道銀線便落在了赤煙道人手中,此瓶乃是用上品寒玉煉製而成,用於存放各種丹藥再好不過,赤煙道人精通煉丹對此瓶自是熟的不能再熟。

「化陽丹?咦,不對!」赤煙道人從玉瓶里取出了一枚丹藥。

「這是逆陽丹!」赤煙道人忽然面色劇變失聲叫道,「這不可能!」

這短短的一霎那,赤煙道人頓時明白了夏玲瓏為何如此大動干戈,以至於拔劍打上門來了。

這支玉瓶中原本存放的應該是兩枚化陽丹才對,因為這兩枚丹藥乃是赤煙道人親手煉製而成,可現在化陽丹變成了逆陽丹,並且瓶中只有一枚,那麼另一枚肯定已經被人服用了!

化陽丹逆陽丹,兩者名字一字之差,其藥效功能卻是南轅北轍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這兩種靈丹都是輔助修鍊功法的丹藥,化陽丹適用於修鍊寒屬性功法的修士,而逆陽丹則適合於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修士,若是服用錯了,輕則功效全無,重則經脈錯亂,修為倒退,甚至危及性命,這一點赤煙道人比誰都清楚。

「是不是勝雪師侄已經服用了一枚?」赤煙道人面色大變,連聲音都在微微發抖。

「勝雪已經危在旦夕!郎仲舷!要是勝雪有個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就此罷休!」夏玲瓏此刻兩眼通紅,咬牙說道。

聶勝雪是夏玲瓏的親傳弟子,先天具有冰脈之體,極其適合修鍊寒屬性功法,雪宜峰上有一部冰獄極寒功正適合其修鍊。

本來夏玲瓏向赤煙道人討要了兩枚化陽丹就是為了待聶勝雪築基成功之後服用,用以徹底激活冰脈之體,再開始修鍊冰獄極寒功的。

哪裡知道那玉瓶中存放的竟然是逆陽丹,聶勝雪初出茅廬,哪裡分辨的出這逆陽丹與化陽丹這種秘傳丹藥的區別,大意之下便服用了下去。

也恰巧那時夏玲瓏沒在洞府,結果沒來得及阻止,這才造成了目前的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