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生活›凌厲紳士
凌厲紳士 連載中

凌厲紳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泡菜的寧國侯 分類:都市生活

標籤: 愛吃泡菜的寧國侯 秦帆 都市生活

強大的背景?沒有
長得很帥?屌絲
扮豬吃虎?我也想
社恐?社恐
能逆襲?不知道
一個怕陽光卻很陽光的人,只喜歡黑夜,喜歡熬夜展開

《凌厲紳士》章節試讀:

第1章 重位


「啊,好痛,從頭到腳的痛」

一股全身的痛從一個3歲的嬰兒身上襲來,然而卻只能發出嚶嚶的哭聲。

「何故此矣?」

「此故何地?」

此時在一間嬰兒房內,一位長着呆萌的臉躺在搖籃床里,眼睛瞪着天花板,打量着四周。

嬰兒的名字叫做秦帆,正確的來說他其實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最少說他的靈魂不屬於這裡。

秦帆算是一個另外的世界來的,在另一個世界秦帆算是宮裡的太監,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秦帆接到了宮裡的密旨,前往崑崙鏡內深處,尋找長生的秘密。

結果誤打誤撞下秦帆闖入了遠古時期的古墓地之內,並在那陵墓之內尋找到了一本只屬於傳說中的古書。

而在秦帆正準備動手拿到那本古書的時候,「咻」一把大刀直奔秦帆腦門中飛速駛來,緊接着便傳來一陣聲音「死太監,而敢!」

在秦帆以為自己正要死的時候,手中緊緊抓着古書,下意識的去擋,沒想到意外發生了,只見古書中竟然綻放出詭異的紫色光芒,再之後秦帆就失去了全部知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3歲的小孩,也能說變成了嬰兒。

秦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來到這裡奇怪的世界,這裡沒有戰爭,沒有皇位,沒有太多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只有人人平等,不過秦帆肯定一點,自己來到這個世界肯定跟長生古書有關,因為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秦帆能感覺的到古書的光透過了他的身體,雖然不知道有什麼東西進入了他的身上,不過對秦帆來說,沒死不算壞事。

「既然上輩子做牛做馬,那這輩子就活出自我吧」秦帆散去了心中的想法,便慢慢開始摸索嬰兒中的記憶里對這個世界的理解。

不多時,緊接着一位身穿紫色連體裙的女子打開了房門,便將秦帆抱了起來輕輕拍打着嬰兒的背,嘴裏還輕輕着說「乖,不哭,媽媽在」

隨着短缺的記憶,秦帆也知道眼前將他抱起來的女子便是他在這個世界上的母親。

只不過在這月黑風高的夜晚下,「母親」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好聞又不刺鼻,伴隨着修長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撫摸着秦帆的背,又將秦帆的頭貼在自己的胸前,那柔軟又刺激的感覺讓秦帆不自覺的興奮起來。轉眼秦帆一想,這位女子可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母親呀,賜予了這個嬰兒的生命,雖然機緣巧合的來到了這個家庭,可是畢竟也是他心中的母親,頓時秦帆便想着掙紮起來,擺脫這種狀態,奈何秦帆現在只是個嬰兒,他越掙扎越想擺脫在母親的眼裡只是想着自己的孩子睡的不安穩,可能餓了,可能做噩夢了,一想到可能自己的孩子餓了,女子便把自己的胸口拉開,接着漏出了傲然的雙峰呼之欲出,雙峰中帶着一條鴻溝,鴻溝里流着一滴汗水,這時秦帆才知道,原來汗不緊是丑的,也能是香的!緊接着便湊到了秦帆的嘴裏,讓自己的孩子吸吮着!

「轟」秦帆腦子裡頓時一陣眩暈!懵了!如果按照正常的嬰兒,肯定不會想到這些淫穢的事情上,可是奈何秦帆是成年人,再接着上個世界的他只是個太監,從小便是太監,小時候也沒有記憶,自打他有了記憶開始他身下的東西也便沒有了,也就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讓他興奮的狀態,可是在這個世界他並沒有被凈身,儘管秦帆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可怕可是他也不想這樣,緊接着秦帆摞了摞頭,擺脫了在他嘴裏的東西,也便不敢在掙扎了,接着緊閉雙眼,裝作自己已經睡着,隨着秦帆不再掙扎嬰兒也便安靜了下來,隨着女子抱着嬰兒搖晃一會後輕輕的把手中的嬰兒放下,蓋好小被子便躡手躡腳輕輕的退出了房間,又跟做賊一樣慢慢的關上了房門。

看着女子畏畏縮縮的退出了房間,生怕吵醒自己,秦帆心裏頓時一陣暖流湧上心頭,心想,這就是被愛的感覺嗎?這便是有家的感覺嗎?便不自覺的從口中吐出了「甚好,甚好」緊接着嬰兒嘴裏也發出了聲音「甚好甚好」

「吱」的一聲,房門再一次的打開,只見女子又驚慌失措着湊前來看,看了半天也沒見秦帆有任何的動靜,滿腦子疑惑着皺了皺眉頭喃喃自語後又走了。

「呼,好險,要不然嘴裏又得被塞棗子」秦帆暗暗想着,隨即不敢從嘴裏說出話來了,這時候秦帆才了解到目前的這具身體狀況。

原來,早在秦帆來到這具身體的三天前,這個嬰兒已經命不久矣,家裡也帶着去了各種大醫院,檢查出來也就只是小感冒發燒,別的也檢查不出來,還說著這是正常現象,吃點感冒藥退燒藥就好了,再深層裏面以目前的科技水平也檢查不出來,所以在一小時前這位嬰兒也就不再這個世界了,取而代之的便是秦帆。所以這也導致了為什麼剛剛房間里有一絲的聲音女子就急忙着跑了進來,這便是母愛的偉大。哪怕自己不眠三天三夜,也不敢熟睡。

由於身體太小,靈魂太大,導致了秦帆目前只能控制嬰兒的嘴巴跟眼睛,試着好幾次想爬起來再看看屋裡的環境奈何試了半天也沒爬起來,秦帆也想用盡起來,可是只要秦帆的靈魂有一絲的裏面秦帆身上就會痛的要命,那種感覺就跟你是一隻螞蟻,有一隻大象在盯着你,你不用力它也不用力,你用一點力它也就用一點力去踩你,想要完全控制住這具身體秦帆也只能放鬆靈魂的力氣,只能動用嬰兒自身的多大力氣。

看着腦海中浮現出女人這三天的忙碌,秦帆心裏暗暗的嘆了口氣並沉聲道「如果你要是知道你自己的孩子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了該如何是好,那麼我既然成為了他,那就讓我來為他做他需要的一切吧」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