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通天雜貨鋪
通天雜貨鋪 連載中

通天雜貨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煙火涼 分類:都市

標籤: 煙火涼 蕭逸 都市

蕭逸開了間雜貨鋪,取名通天,本以為靠這個雜貨鋪能日收百兩,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沒想到,一天僅僅只有十幾文
此時天地大變,數不盡的牛鬼蛇神都跳了出來
「還能不能讓人好好做生意了!」蕭逸痛苦捂臉,完了一切都完了,美好的生活都完了
天地有缺,日滿則移,月滿則缺,百尺竿頭想要更進一步,那一步,會那麼通順嗎?展開

《通天雜貨鋪》章節試讀:

第8章 被逼瘋的蕭逸


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攤子,牌子已經破舊不堪,夜間只能隱約看到「老朱檔」三個字,走近了才看清是「老朱大排檔」。

店面很小,僅僅有5張桌子,卻坐滿了食客。店外還拉了塑料棚子,不時有夥計拿着竹竿把落滿積雪的棚頂抖落。

蕭逸跟李正廉到時已經快到酉時,這家店的生意正紅火,連簡陋的棚子里都坐滿了人。裏面霧氣騰騰,人聲鼎沸。這讓蕭逸嘴角微揚,他好長時間沒有見過這種畫面了。

一個夥計問了幾個人後手腳麻利地從店內搬來張摺疊桌,清理完桌面後請兩人坐下。

蕭逸扯了個凳子坐下,李正廉從懷裡拿出酒罈,他熟練報菜,看得出他是這裡的常客。夥計麻溜在本子上記錄好一切,上報後廚。

「小逸我跟你說,這家的驢肉火鍋真是一絕,吃了讓人流連忘返。」李正廉說著,口水都要快流下來了。「這家老闆實在,都是現殺的驢子,貨真價實,價格也不貴,自從上次吃過後就忘不掉了……」

「正所謂天上龍肉地下驢肉,龍肉是不指望了,這驢肉今天可要好好嘗嘗。」蕭逸笑了,人間煙火味不過如此。

不過多時,一個夥計抱着炭火盆來了,上面是香味撲鼻色澤誘人的驢肉火鍋。蕭逸嘗了一口,味道確實不錯,驢肉鮮嫩多汁,鮮辣獨特,湯汁在味蕾上綻放的剎那,有種說不出的感受,這是極致的美味享受。

「咋樣?」李正廉掀開酒罈的封泥,濃郁的酒香撲面而來,讓周圍的食客不由側頭,有幾位好酒人士聞酒而來想要淘杯酒喝,不過都被李正廉拒絕了。

他倒出金黃的液體繼續道「你的酒配上這裡的驢肉,天下一絕啊!來,陪叔走一個!」

「干」蕭逸舉起酒杯,喝下的瞬間,金色的酒水像是有魔力一般,迅速在四肢流轉,祛除了體內的寒意,緊接着一股強勁的力量自丹田炸開,沖至靈台。

模糊之間似乎有龍吟自體內發出。

「好酒!」李正廉滿臉通紅,僅僅一杯下肚他就有些上頭了。

「這酒比上回咱倆喝的還要好。」他忍不住讚歎,接着用一隻手指點着蕭逸「你小子可真行,竟然還藏着這麼好的酒,白瞎叔還打算把小雪介紹給你當媳婦……」

蕭逸聽了滿臉黑線,咋又扯到這茬了?他連忙賠不是,給李正廉夾了塊驢肉道「叔,吃肉,別光喝酒……」

誰知李正廉見蕭逸正面不回他,拉着這茬不放,他神色一正,黑色的濃眉蹙在一起道「小逸,你叔我這人沒啥大的志向,這你都知道。前半生也就這樣了,後面也就盼着小雪找個好人家,踏踏實實過日子。我瞅你小子不錯,是個老實人,也對我脾氣,不抽不賭,除了摳了點沒什麼大毛病。說真的,你覺得俺家小雪怎麼樣?」

正在吃菜的蕭逸聽到這話,差點被噎死,他劇烈咳嗽着,臉色漲得通紅,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盯着這個男人「叔,你講真的?」

「真的!千真萬確絕虛言,比真金還真。」

「沒喝醉?」

「笑話,我才喝了幾兩,怎麼會醉。」

「那你怎麼把閨女往火坑裡推?」蕭逸一臉不可思議,「再說,叔,我一直把你當哥們兒,你竟然想當我岳父!」

「咳咳……」蕭逸的話給李正廉整不會了,他老臉一紅咳嗽兩聲道「你這說得什麼話,我比你爸都大怎麼可能當你哥們兒!」他底氣有些不足。

蕭逸腦殼開始疼了,他懶得解釋,用手捂着半張臉道「叔,別開玩笑了,我自己都顧不住,再娶個媳婦怕是要餓死了。再說,現在年輕人都講究自由戀愛。自由戀愛你懂嗎?就算我同意,你家小雪也看不上我啊。」

李正廉突然雙眼放光,像頭餓了一個冬季的棕熊看到美味蜂蜜,他啄了一小口酒,急不可待拉着蕭逸「這麼說你同意這門親事?小雪的事我能做得了主……」

「我……」

蕭逸語塞,他抽過手,雙手撐在桌子上遮上臉不去看這個老頭。

李正廉越說越興奮,他緊接著說「你嬸兒也覺得你小子為人不錯,之前也跟我提過這茬。小逸,你只要點頭,咱這兒就沒問題,明天領證後天結婚,爭取明年這時候把孩子生下來。名字我都替你們想好了,男孩就叫玉函,女娃就叫紫涵。蕭玉函蕭紫涵,不錯不錯……」

蕭逸有些想殺了這老頭,太tm嘴碎了,之前也沒發現這毛病,八字還沒一撇,後事都想好了,真他喵的。

李正廉邊說邊喝酒,看不到蕭逸越來越黑的臉,他繼續說「婚房你不用操心,我在皇城附近買了套一百平的房子足夠你們小兩口住,再給小雪的嫁妝里塞一千兩銀子,足夠你們小兩口瀟洒一段時間了,嗯,蜜月就不要出國了,現在外面在打仗,不太安全,就在洛陽城附近玩吧……」

李正廉絮絮叨叨,把未來一切都想好了。

蕭逸攥緊拳頭,怕忍不住給這快要半百的老頭一拳,他今天晚上就不該答應出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古人誠不欺我。

這店怕是沒法要了,趕緊跑,今晚就跑!

最後他還是忍不住了,一隻手擋在李正廉眼前,「停!叔,我求你了,別說了,你再說我可走了。」

「咦,你這小子不識好人心……」李正廉還要說些什麼,但見蕭逸一臉決絕就把剩下的話咽了回去。

「不說就不說。」他舉起酒杯「那就喝酒。」

蕭逸緩了口氣,暗中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老頭火力太猛了,他有些吃不消。

停了一會兒,李正廉話音一轉道「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家小雪,還是你有心儀的對象了?」

「我……」咋又回到這個話題了?這茬過不去了?蕭逸腦殼又開始疼了。

這男人今天到底怎麼了,對自家姑娘這麼沒有信心,親自下場撈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