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娛樂:我引領世界潮流!
娛樂:我引領世界潮流! 連載中

娛樂:我引領世界潮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泡了面 分類:都市

標籤: 我泡了面 林木 都市

林木穿越到平行世界成為了一個高三學生,依靠自己的記憶,從一首原創歌曲開始,漸漸走上娛樂圈頂端,被世人所仰慕
著名歌手?原創小說家?綜藝特約嘉賓?遊戲高手?…… 林木數了數手指頭,發現該有的頭銜都有了,無奈只能當一回現代詩人,看看美女,哦不,情商太低! 高情商:人們從詩人的字句里,選取自己心愛的意義
但最終詩句的意義是什麼,我好想已經模糊了
我只記得她很漂亮,而我只是在, 尋找一個像她的人
展開

《娛樂:我引領世界潮流!》章節試讀:

第5章 傍晚的路


夏翰海今年三十三,是個酒吧老闆,今天他很想喝酒,便一個人跑到離自家酒吧不遠的地方吃點小燒烤。

為什麼開酒吧不在自家酒吧喝?

得了吧,夏瀚海看見酒吧那慘淡的營業額,聽着駐唱歌手扯着嗓子吼的幾把玩意,真是一點都不想待了,就想尋的半分清凈。

鬱悶的灌下一大杯酒,夏瀚海更鬱悶了,他自認為自己是個有文藝細胞的人,本來的願望是開個具有文藝范的小酒吧,滿足自己的願望。

經過幾年的打拚,酒吧到是順利的開起來了,但總的有人在台上製造氣氛吧?面試了幾個人,沒一個達到他心裏的標準。

剛好以前的生意夥伴打電話來,噓寒溫暖的同時,夏瀚海在電話里隨口提了下,那人便說自己認識一個退出娛樂圈不久的十三線歌手,最近因為手頭緊,在到處找工作,大夸特誇怎麼怎麼樣。

夏瀚海一聽,念頭一動,想着以前做生意時發生了點小事,是這個朋友在中間打哈哈,之後用了點錢解決了。

這次剛好把人情還了,順便讓歌手來試試嗓,不行就讓他頂兩天,找到好的再說。

生意人肯定要為自己謀利,這不合理嗎?這很合理!

打定主意之後,夏瀚海便答應下來,歌手在幾天後也來面試了,架子大不說,能力也一般,唱歌風格也跟自己的理想相差甚遠,提出的條件也很苛刻,一般樂隊來200塊一天,他一來獅子大張口要500塊一天。

夏瀚海為了還這個人情,也是下了血本,要不是看見生意夥伴經常招呼朋友過來照顧生意,自己也沒找到合適的人選,早就不慣着這孫子了。

一堆煩心事縈繞在夏瀚海心頭,隨手拿起酒瓶,打開蓋,晃晃就往嘴裏灌,來了個大旋風。

正喝的起勁呢,突然聽到遠處台上有人在唱歌,這歌!還有這聲音……這不就是我想找的人嗎!

夏瀚海顫抖着跑了過去,剛好碰見林木下台,急忙上去攔住,拉着林木說道:

「兄弟,有沒有興趣當酒吧駐唱?」

「工資300一天!月底銷售好還有分成!」

夏瀚海說完發出一個他自認為最溫柔的笑容。

林木有點愣神,看着眼前三十多歲,頂着一個大光頭,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

酒吧?駐唱?

林木心裏細細想了想,離開學還有段時間,房租還沒着落呢,開學學費,加上之後準備寫前世的一些小說,電腦也得買,這些都需要錢。

便看向夏瀚海,問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有個要求。」

夏瀚海聽見前半段簡直欣喜若狂,恨不得林木馬上去上班,聽見後半段「但是」心又懸了起來。

「我不能全職,但每天可以去唱幾首,這個可以嗎?」

看着夏瀚海晴轉多雲又轉陰的臉,林木試探說道。

夏瀚海仔細一思索,覺得林木一來要是能把人氣弄起來,找個普通點的駐唱頂一頂也不是不可以,於是爽快的回答:

「當然可以,這樣吧,以後你來唱歌,一首歌100塊錢,想多唱就多唱。」

也不怪夏瀚海這麼豪爽,這條街又不是他一個人開酒吧,提前防止他人挖牆腳。

萬一不火呢?

開什麼玩笑,以夏瀚海多年的經驗,只要把剛才那首歌唱上這麼個幾場,酒吧大門都關不上,加上自己也是很喜歡林木那首歌,沒聽完全,但也讓他感覺回到了青春,想起了那個令他做夢都想見到的女孩。

看夏瀚海答應這麼爽快,林木便也不墨跡,互相交換了電話,也給了林木酒吧地址,上班時間是晚上7點開始到早上兩點結束,在這段時間林木隨時可以過去。

燒烤攤上。

楚采冬見林木被人拉住,起身就要過去,看到兩人在那只是簡單的說話,便又坐了下去,暗暗告誡自己,矜持!一定要矜持! o(≧口≦)o

不一會,林木走了過來,楚采冬也忘了矜持為何物,疑惑問道: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話一說出口,楚采冬便有點懊惱自己怎麼這麼不爭氣。

看着面前可愛的少女,林木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好像……有點喜歡了。漂亮女孩誰不喜歡,林木也不例外,上輩子沒正兒八經的談過戀愛,這次林木決定要好好嘗嘗愛情的苦。

「沒事,有個老闆找我,讓我去當酒吧駐唱,我看離開學有時間,便答應了。」林木笑着說道

楚采冬聽着林木的回答,心底泛起點點羞意,怎麼……像給女朋友交代的感覺嗚嗚嗚。

「林木你要去當駐唱了?」

徐穎略顯驚訝的問道,看着林木點頭,便要來了工作地址,聲稱回頭要帶同學們一起去捧捧場。

聚會到12點多就結束了,大家也都喝的暈熏熏的,幾個沒喝酒的同學負責他們送回家。

街上也開始冷清起來,林木看着就剩他和楚采冬了,想起趙威走之前對他擠眉弄眼的,便無奈笑道:

「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楚采冬大方答應,便說了地址,林木伸手招了個的士,兩人坐上便出發了。

一路上林木始終正襟危坐着,鼻尖傳來淡淡的香味讓他在酒精的雙重眩暈下,有點頭髮昏。扭頭看去,楚采冬靠着車窗,風輕輕吹起髮絲,凌亂但又不失美感,臉頰紅撲撲的,可愛到極致。

楚采冬感覺有道目光一直盯着她,臉頰更紅了點,這是她第一次讓男生送自己回家,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在身上打轉。

司機李大牛看見兩人一人坐在一邊,緊緊靠着窗戶,便打開了話題:

「小兄弟啊,女朋友生氣得哄着,不要倔,不要等到失去才知道珍惜。」

「知足才能常樂嘛,對吧。」

也不等林木回答,自顧的打開電台聽了起來。

在一聲聲「你愛我,我愛你,甜甜蜜蜜在一起」的歌聲里,林木把楚采冬送回了家,互道了一聲晚安,林木便向家走去。

天上明明沒有月亮,怎麼兩人就都紅了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