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生活›混成全球第一商人
混成全球第一商人 連載中

混成全球第一商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沒有線的風箏 分類:都市生活

標籤: 吳有德 王鐵虎 都市生活

無系統,無重生
一個從山村中走出的一窮二白的傻小子,靠着機緣加運氣,還有那一點點的努力,一步步成為了全球商界的混世魔王…展開

《混成全球第一商人》章節試讀:

第7章 這很簡單


「怎麼?有事?」斯文男輕蔑的看着此時樣子有些滑稽的吳老道。

只見吳老道站起身子,閉着眼,口中念念有詞地圍着他轉了兩圈…

這時剛才二妮桌子上的幾個年輕人也都圍了過來。

正看得這個斯文男莫名其妙,準備發火時。

吳老道開口了:「我看這位小友面若桃花似潘安!身形八卦乾坤合!」

轉頭對我道:「你看這小兄弟的身形,這是在夢裡都能吸財,而且此生絕不會卸財之人啊!我下山這麼多年,還從未見過外貌與內在氣質如此完美之人!」

我心中暗笑:吳大哥你可真行,你這說的不是特么貔貅么…真是罵人不吐髒字啊。

吳老道也不等旁人搭話,自顧自的繼續說道:「可惜算出小友對我道家不感興趣,不然不出10年就必能達到本門天師以上的成就!罷了罷了…」

「不過小友將來若做官最低一方大員,若經商必上福布斯榜單!大富大貴,大富大貴,可贊可贊!」吳老道意猶未盡的說。

斯文男盯着吳老道,吳老道一臉的誠懇,就是一副極其欣賞的樣子盯着他不住讚歎!看不出來任何異樣!

雖然吳老道剛才的話早已四面漏風,但這斯文男搞不懂吳老道是什麼意思,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看他這個樣子還把自己捧的這麼高…也看不出哪有什麼問題。

身邊男男女女圍了這麼多人,當著眾人面這麼這一頓誇也讓斯文男自己有了飄飄然的感覺。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是人類進化到群居開始就更亘古不變的定理,放在什麼時候都好使!

我看明白了,這是吳老道挖了個坑兒,等着斯文男跳呢…

斯文男現在除了轉身就走,只要和吳老道對上一句話,他基本上就輸了!

旁邊看熱鬧的斯文男的朋友也在不停的起鬨,七嘴八舌的搶着嚷嚷道:「大師,給我看看…」

果不其然,斯文男張口問道:「你那麼神?要是能看出來我家是做什麼的?我就服你!」

「經商,以水為財。」吳老道說完自信的盯着斯文男。一副不容反駁還沒必要往下深說的樣子…

「哇哦,好神哦!」沒等斯文男搭話,旁邊有個一看就了解斯文男背景的長得還不錯的女生髮出了一聲港台腔的讚歎!

看着斯文男一臉驚訝有些出神的樣子,吳老道又說道:「這兩個月你家族的生意肯定受了什麼影響,最近不太好!」

吳老道停頓了片刻,用手掐算了一下「不過不用擔心,應該不超三個月,等水**位回歸,就沒什麼問題了!」

斯文男的嘴巴越張越大!

「今日看到小友,實在是激動!也是我倆的緣分。本道有幾句話想送給小友,不知當不當說!」得!吳老道開始填坑。

「大法師請講!」斯文男的稱呼也變了。

「如若願聽本道一言,那我就知無不盡送小友幾句話。你的未來氣勢在半年後才會紫氣東來!勢不可擋!」

「其實你已被耽誤了一些氣運,若想下半生榮華富貴得到大圓滿,這半年呢必須辛苦忍住和做到一些事情!」

「大法師請講」斯文男誠懇說道。

「從現在開始,第一要遠離女色!第二就是每天盡量不要離開你現在住的正在聚氣的卧室!即便不得不離開每次盡量也不要超過半個時辰,第三就是半年內必須尋到個有緣人,從他手裡得到一瓶聖水!能做到以上幾點,你必在華夏乃至以後的國際上福緣自來!呼風喚雨,成就不可限量啊不可限量!」

「前兩條我還能懂,這第三條我該怎麼去做呢?大法師!您那兒有聖水么?您開個價,我買一瓶!」斯文男急道。

「沒有,我命格里的檔次不夠!幫不上小友!緣分到了到時候或許貴人自會登門送水!我今日話太多了,就不和小友多聊了!」吳老道用手一點二妮…

「我和這位姑娘還有些善緣要報,就不留小友了。」

「大法師您給我留個聯繫……」斯文男話未說完,

就被吳老道伸手打斷…「一切自有天意,還請小友速速歸家!一分時間一分財!」

斯文男激動的看了眼二妮,欲言又止,不顧其他朋友的調侃,轉身走掉…

望着斯文男的背影,我不由得感嘆,還是年輕啊!

我對吳老道這一系列行雲流水的騷操作,也是無話可說,心說以後再遇到這種類型的知識分子還是躲得越遠越好為妙…

這時候,起鬨的人也都散了。二妮開了瓶啤酒,對我和吳老道舉杯道:「謝謝你們替我解圍。」

大家果然都是聰明人,我剛才心裏的疙瘩也算消下去了。

通過二妮的口中,我們得知原來這個斯文男果然是個敗類,一直死纏爛打追求二妮。

斯文男的父親在二妮父親事業剛起步的時候沒少幫助過她的家庭。雖然現在雙方已經不在一個水平線上了,二妮早就不厭其煩,但她心軟,礙於面子也沒有和他撕破臉皮。

沒想到他看自己沒什麼戲了,就又動起了別的歪心思。今天追到二妮同學聚會的地方等着她。

準備帶她過去見的那個酒吧華哥,是省城的一個太子哥!早就對她垂涎三尺…。從去年見過二妮一面後就對她展開了猛烈攻勢!

斯文男就是想要巴結這個華哥,不但主動退出,還要拿二妮獻媚。可見吳老道治他真是先見之明,絕絕子的渣男一枚。

總之今晚這點兒事全驗證了我和吳老道的猜想。

又簡單聊了幾句,二丫肯定怕那個華哥找過來也怕連累了我們,和我互留了聯繫方式加了微信,約好了明天聯繫後,就急匆匆的走掉了…

把二妮送走後。我倆回到住的快捷酒店,洗漱完畢,躺在床上,我問吳老道怎麼蒙的這麼准。

吳老道自豪的告訴我,沒點本事哪敢亂闖江湖。

我讓他說人話!

他這才一本正經道:「我們這行跟老中醫一樣,講究一個望聞切問。

一來看他的打扮,一身耐克兒配塊兒大金錶,比你那白襯衣剎進黑褲兜子里還誇張…。

就知道他充其量來自小康家庭,還是沒什麼文化底蘊的那種。

我圍着他轉的時候就隱隱聞到了海蠣子的味兒,即便他肯定早就脫離生產勞動的第一線了,但那也是他噴一噸香水也掩蓋不了的底蘊。」

我不解道:「那你怎麼肯定這兩個月他家生意不太好?三個月後又好了!」

「看他的車鑰匙的檔次,基本推斷他家肯定幹着海產品批發!年輕人沒事兒多看看書!多讀讀國家政策!禁漁期和開漁期了解一下!」

我心中暗暗佩服他這兩把刷子,我說你那麼牛,怎麼當初在驢肉館兒里就沒看出來我是個什麼貨色么?

吳老道說其實早就看出來了,就是捨不得那幾個香噴噴的驢肉火燒,所以就沒戳穿你!

氣的我說道:「吳哥,其實你最厲害的不是望聞切問。還應該加個字!」我故意賣了個關子。

「那是什麼?」他好奇道。

「面若桃花似潘安!身形八卦乾坤合!是扯…」

「……太晚了,睡覺!」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