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你這百寶囊真心不靠譜
你這百寶囊真心不靠譜 連載中

你這百寶囊真心不靠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子蘭青 分類:都市

標籤: 方錦 白子蘭青 都市

洞中千日,世上萬年
方錦因師傅的陣法失誤,來到了萬年後的現代世界
曾經的宗門與師兄師姐皆化為一抔黃土,受不住打擊的師傅走火入魔,即將爆體而亡
初出茅廬的方錦為找人救師,只得帶上裝滿了師傅傑作的百寶囊,踏上了不太順利的都市尋仙之路
展開

《你這百寶囊真心不靠譜》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洞中千日


「聽說了嗎,這次宗門大試,七師叔的徒弟居然要參加。」

「聽說了,是那個被七師叔拐來的孩子吧,好像叫方錦,說來進了七師叔門下,也算是個名人了。」

「真可憐,也不知現在怎麼樣了,邁進鍊氣的門檻了沒。

「你大可放心,畢竟是七師叔,就沒有靠譜的時候,大家等着看笑話就好。」

幾人偷笑起來。

「嘿嘿,你們別小看人家,要是七師叔教了他當年炸了自己山頭的陣法來,保不齊這次主峰演武場都給炸沒了!」

「哈哈哈哈那不用比了七師叔贏定了!」

藏鋒劍宗乃是九州修真大宗,門下弟子眾多,如今五年一次的宗門大試在即,宗內各派系領頭弟子無不摩拳擦掌,緊盯着各自心中勁敵,躍躍欲試。下面一眾人也都在互相挑釁鬥嘴,猜測着誰會在大試上佔盡風頭。

藏鋒山靈氣濃郁,山體直入雲霄,山前不遠處有一清泉澗,一高一矮兩道人影正踩着溪畔大小錯落的石塊緩緩前進。

「徒兒啊,為了這次宗門大試,為師足足籌備了六年,可以說從把你買...收你為徒後我就一直在準備這一天。」

較矮的人影邊走邊道,一身橙黃色道袍隨着步伐輕輕搖擺,灰黑相間的髮髻斜插一枚墨玉簪子,若是個頭能再高些,也能算有仙風道骨。

「如何,你如今修為已至煉神中期,也算進步飛快,宗門大試可有信心啊?」

一旁稍高的是個青年模樣,身着青色道袍,正是方錦,聽見師父的問話,連忙答道:

「回師父,徒兒雖功法已至煉神中期,劍術道法修習卻都不怎麼深入,其他的師兄師姐修為與術法皆高於我,徒兒...」

黃袍道人聞言並未生氣,開口道:「你所說的我自然知曉,你可知我帶你來此所為何事?」

「徒兒不知。」

「為師我雖身在劍宗,卻精通陣法與煉器之道,這麼多年了,你也是知道的。」

黃袍道人單手捻着鬍鬚,神色有些自得。

「徒兒知道。」

「呵呵,你天資聰慧,是個不可多得的修鍊苗子,只是比他們起跑的晚了些,也怪為師沒有早幾年去你們村子。」

「徒兒已經十分感激師父。」

黃袍道人很是欣慰,繼續說道:「今日為師有一法送你千日光陰,助你衝上煉神巔峰!」

方錦聽聞師父這前半句有些疑惑,但後半句衝上煉神巔峰卻也讓他十分興奮。

自從六年前,師父來到方錦的村子,花一兩銀子從一眾孤兒中挑走了方錦後,方錦的生活便充斥着打坐、修鍊。觸摸神仙之道的興奮感與對一步登天的期待,讓方錦修鍊十分刻苦,加之天賦非凡,雖然十二歲修鍊起步較晚,卻也短短六年時間就衝擊到了煉神境。

「徒兒,你可聽說過仙界方一日,人間已一年?」

「聽說過。」

「今日為師教你見識一下,世上方十日,洞里已千天!」

師徒兩人此時走到一處岩壁,上面布滿青苔,方錦抬頭望去,這岩壁一路直通天際,乃是藏鋒山的一座支脈。黃袍道人一甩寬大的衣袖,面前的岩壁瞬間露出一個一人多高的洞口,裏面隱隱透出光亮。

「為師也知道,我的煉器與陣法修行也曾出過一些小小的失誤,你的幾位師叔也略有微詞,但這次不同,這處洞天我在此足足布置了四年有餘,陣法玄妙非常,布置與運算極耗心神,哪怕讓我來都難以在複製一次。並且禁制十足牢固,哪怕真龍來了也束手無策。」

黃袍道人滿面紅光,滔滔不絕的講解着自己此番究竟布置了多麼跨時代的一座陣法,聽的方錦止不住的點頭,擊節叫好。

「哦對了,你的那把翻雲劍過於活潑,為師嫌煩,這幾天就讓它等在門外吧。」

方錦聞言答應一聲,傍身的翻雲劍飛出袖口,斜斜插入洞外岩石上,劍身微微顫抖發出蜂鳴,似乎對不帶自己玩略有不滿。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洞天之中,入口也隨之消失不見。

只見洞天內地面刻滿了字符與線條,的確如之前所說,玄妙無比,方錦瞧了兩眼就開始頭暈腦脹,止不住的打哈欠。四周石壁上嵌着夜明珠,內部倒是十分亮堂,洞天中間的地面上簡單擺着一張桌子與兩個蒲團,剩餘空間十分巨大,只是都布滿了各種線條。

「師父,我們要做什麼?」

方錦將視線從線條上移開,跟師父問道。

「這便是為師這幾年來嘔心瀝血研究出的陣法,只要搭配這個。」

說著師父便從腰間一個小口袋中取出一枚令牌。

「這是我近日煉製的法寶,喚做光陰令!只要放在陣眼,便可將洞天內外隔絕,外界過一日,洞里卻已百天。」

方錦有些震驚的看着師父,這法寶與陣法的效果聽起來十分厲害,豈不是和老天偷時間用?

黃袍道人瞄了一眼方錦的表情,滿意的露出了笑容。

「正如你現在想的,我們和老天借這一千日出來,我同樣布置了聚靈陣,不過這兩座陣法組合消耗巨大,好在此地不知為何靈氣異常充裕,且以為師對你的了解,不出千日,你便可突破至煉神巔峰!」

黃袍道人撫須而笑,被師兄師姐嘲笑多年就算了,宗門裡的小輩里竟也傳出對自己不敬的言論,這次大試定叫爾等驚掉下巴。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道爺我此番定要一雪前恥!」

心中喊罷,師徒兩人各自盤坐在蒲團上,方錦直接入定,等待師父開啟陣法,一旁的黃袍道人祭起光陰令,並指如劍,一道靈光直直沒入光陰令。

洞內光線逐漸變得扭曲,以光陰令為中心,一道球形透明屏障向四方蔓延,將師徒二人包裹後依舊向外延伸,直至整個洞天。

「徒兒守神正念!千日時間,為師為你護法,你只管專心修鍊!」

----------------------------------------------

十日光陰轉瞬即逝,藏鋒山主峰演武場人聲鼎沸,數百名弟子齊聚於此,甚至有其他宗門派人來觀摩,場面熱鬧之極。

「妙奇,靈奇,你們見七師弟了嗎?」

主席之上幾位身着華麗道袍的威嚴修士紛紛搖頭。

「他和他徒弟多日不見蹤影,究竟還參不參加?」

「掌門師兄,別管七師弟了,你還不了解他嗎,就沒個靠譜的時候。」

一旁的雲奇真君忍不住插嘴道。

「唉。」

掌門玄奇子嘆了口氣,不能再等了。

「神奇真人一脈人未到齊,視作棄賽,宗門大試現在開始!」

掌門渾厚的聲音傳遍演武場,數百修士發出振奮的吼聲。

洞天中。

「世上方十日~洞中已千天啊~」神奇真人斜倚在石桌旁,低頭擺弄着小一口袋子。

「師父!徒兒突破了!」方錦此時周身氣息波動劇烈,一旁的神奇真人也不再哼小曲,滿臉激動的站起身來。

「好好好!如今你煉神巔峰,還需什麼道法劍術,一力降十會即可!哈哈哈哈!」

方錦心中也激動不已,洞中苦修近三載,不見天日,好在師徒兩人都已辟穀,今而日終於得償所願。

見師父掐指一算,時間整整九百九十九天。

「妙啊妙啊,九九歸一,今日正是道爺我揚眉吐氣之日!」

「恭喜師父!」

神奇道人滿面紅光,道袍一揮收起光陰令,透明屏障瞬間收縮消失,師徒兩人雖在洞中,這短短一瞬卻有種斗轉星移乾坤變幻之感,只覺顱內微微眩暈。

神奇真人四處檢查一番,似乎對身體並無影響,便也沒放在心上。

「今日出山定要叫掌門師兄嚇個半死。」

師徒兩人一前一後走出洞天,外界正當午時,近三年沒見陽光的兩人閉上眼,呼吸着新鮮空氣。

「師父,這是哪?」結束吐納的方錦突然開口。

「孩子你是修鍊傻了嗎?還能是哪,不就是宗門前的清泉澗.....」

兩人眼前哪裡還是什麼清溪澗,正前方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腳下也不是亂石溪水,而是厚實的土地,沿着山壁布滿了苔蘚。

而方錦四處張望,望向洞口岩壁,目光被塊幾乎與岩壁融為一體的石柱吸引。

神奇道人還在對着森林疑惑,方錦卻在這坨銹跡中感應到了一絲熟悉的靈性。

「翻雲劍!?」方錦驚呼一聲。

師父神奇道人聞聲看來,只見方錦已經把那石柱從石壁拔出,抖落石塊與青苔,露出裏面一塊鏽蝕到不成樣子的黃綠色金屬棍,方錦手中真氣凝聚,拍向棍子。

噗!

只見黃綠色鐵鏽應聲粉碎,外殼如同竹筍一般層層碎裂,最終露出一塊僅有巴掌大的銀色小劍,對着方錦發出陣陣悲鳴。

「這是翻雲劍?!」

方錦和師父愣愣的看着還勉強保持着靈性的迷你飛劍,緩緩相視一眼,神奇道人突然一個轉身身竄進了洞天之中,方錦也緊隨其後。

只見神奇真人趴在地上,藉著夜明珠的燈光仔細辨別著地面紛繁的線條與字符。

「這!這....原來是這裡....完了完了。」

越是檢查,師父的臉色越是難看,豆大的汗珠嘩啦啦的流着,最後索性不看了,獃獃癱坐在地面上,眼裡也失去了神采,徹底沒了仙風道骨。

「師父...這究竟是怎麼了。」

方錦也被眼前的情況嚇到了,自己師父以前也有不少次失意的時候,可從沒像現在這幅模樣。

「反了...不僅反了...還反得離譜...洞里千日,世上萬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