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與我泰山君鬥法?那可要拼盡全力
與我泰山君鬥法?那可要拼盡全力 連載中

與我泰山君鬥法?那可要拼盡全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月下不老風 分類:玄幻

標籤: 李墨 泰山君 玄幻

【無系統】【不壓主】【歡樂風】【殺伐果決】【智商在線】 李墨,泰山君大唐護國神祇、九洲第一神靈
十八年前,李墨與天洲人皇一戰,戰後遭賊人偷襲,神消道寂
十八年後,雲嵐洲東南青靄國黑蕪山脈,泰山君破土而出,由神道轉生為人,再臨人間
既已神道登頂,此番為人,泰山君豈會不仙道稱雄
若有不服者,不論是仙朝大帝、聖宗掌教,亦或是魔道巨擘、邪神高座,皆可與泰山君鬥法
唯有一點要切記,請拼盡全力
展開

《與我泰山君鬥法?那可要拼盡全力》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復活:雨夜荒古埋新娘


人皇界,雲嵐洲,東南靈荒之地,黑蕪山脈,大雨傾盆。

一位白須道人和四位抬棺壯漢碎步急行,進入一處植被稀疏的橢圓形山谷。

左前方抬棺漢子抹了一把臉的雨水,急慌慌問道:「仙長,埋哪?」

白須道人掃了一眼四周,一指峽谷正中心,「那裡可以布四刀斬煞陣,定能壓住這殭屍新娘。」

漢子們依照道人的指示,開始刨坑,一大四小,共五個。

刨着刨着,有漢子感覺不對勁,問道:「仙長,這四個小坑不是埋我們的吧!殺力工這類橋段,說書先生經常講的。」

其他三個漢子抬起頭,警惕看着道人。

道人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憨貨,你們四個能躺進小坑裡嗎?都起開!」

道人將漢子們攆到一邊,拿出四柄刻有符紋的小刀,分別放入四個小坑,且刀尖全部指向正中心。

道人檢查一遍,點點頭,「埋了吧!」

漢子們高興應聲,心說可算能把白家玉人給埋了,太嚇人了,以他們的身板,連一拳都扛不住。

殭屍力大,說書先生誠不欺我。

漢子們開始放棺,精神集中。

陡然···

「人未死,為何下葬?」

夜雨中幽幽傳來一道聲音,同時天空響起一道炸雷。

轟!

漢子們嚇了一跳,一個不穩,棺材咣咚一下砸入坑裡。

「誰?誰?」

「鬼,仙長,有鬼,有鬼。」

「殭屍還沒消停,鬼又來了,哎呦呦。」

「我要回家。」

「安靜。」道人怒喝一聲,看向前方一處地面,眯眼說道:「什麼人?出來。」

噗!

一隻指甲半寸長的手掌從那處地面穿了出來。

漢子們齊齊倒吸一口冷氣,咦~好嚇人。

手掌微微轉動,好像生鏽軸承,嘎嘎作響,詭譎至極。

漢子們上下牙齒打顫,慢慢挪動到道人後方。

遇事先後退,說書先生教過。

片刻,又一隻手穿出土壤,兩隻手左右扒拉,土壤像豆腐一樣,被輕易掀開。

倏!

一道黑影從土裡閃出,好像·好像是···

轟!

閃雷映照下,看得真切,是人。

這人渾身**,相貌二十,光頭,面龐俊美且剛毅,可他那詭異的笑容卻讓人不寒而慄。

只見他張開雙臂,昂起頭,任憑大雨清洗着身體。

道人緩緩拔出背後長劍,眼中異常警惕。

剛才他沒有感應到絲毫生人氣機,現在他也察覺不到絲毫法力波動。

只有一個解釋,對方比他強。

道人謹慎問道:「閣下是誰?人···還是殭屍?」

那人沒搭理,走到小坑邊,撿起一把符刀,打量一眼就不屑扔掉,而後跳下大坑,隨便一掀,棺材板就被掀飛。

吸~

漢子們狂吸氣。

棺材板是實木的,將近百斤,而且打入七根指頭粗的鐵釘,竟然被隨意掀開,這是何等力道。

再看他那寸長的指甲,一個詞在漢子們的腦海閃過···殭屍。

靠!

又是殭屍?!

今天是啥日子?殭屍旅遊節嗎?到處跳?

棺中躺着一位嫁衣女子,女子極美,身如細柳,膚如白玉,即便是腦門上貼着一張黃符,依舊不擋清麗的風情。

那人手指敲着棺材,衝著老道幾人嘿嘿一笑,「我猜一下,各位看對不對。」

「今天是這位小娘子的大喜日子,可剛下花轎,天地還未拜完,小娘子便已發瘋。」

「此時恰巧有一仙長路過,大喊妖孽休得猖狂,出手迅猛如雷霆,三兩下便將小娘子鎮住。」

「主家以及一眾喜客紛紛上前詢問小娘子為何發瘋。」

「仙長一臉痛惜,說小娘子被邪祟附身,已經變為殭屍,此生休矣。」

「對不對?」

道人麵皮不自覺的抖了兩下,臉上多了一絲怒意。

一個漢子從道人身後露頭,說道:「你說的對,跟親眼看見似的。」

那人呵呵,對道人說道:「這麼一位玲瓏剔透的小娘子被你如此殘害,是不是有點暴殄天物啊?」

「你胡說。」

道人怒聲反駁,「我什麼也沒做。」

那人伸手到棺材內,在小娘子的後頸一番摸索,取出一根寸長的黑亮鋼針,「這根控魂針應該是你的吧!」

「以針控魂,操控小娘子發瘋,你再出手救人,好一招惡人當聖母,溜溜溜。」

道人握拳,腦袋微微偏轉,撇了一眼後方的四個抬棺壯漢,似有殺意。

漢子們不傻,連忙向後退了好幾步。

說書先生講過,裝好人的壞人最痛恨被人摘下偽善的麵皮。

道人冷哼一聲,繼續反駁,「你誣陷我。」

一個漢子插嘴道:「他怎麼陷害你了?他光着身子,哪有藏針的地方,總不能藏在吊毛里吧?」

「閉嘴!」

道人回頭怒噴,面容扭曲,四個漢子被嚇的再次後退,顛顛的躲到一塊岩石後面。

「哈哈哈!」

棺材旁那人大笑,對岩石後的漢子說道:「你說的有道理,但我還是想打你一頓。」

漢子們更加恓惶了。

兩派打架,路人遭殃,這橋段說書先生也講過。

事情突變,道人又看不出裸男深淺,心生退意,抱一抱拳,說道:「閣下既然說小娘子未死,那便出手醫治好了。」

「在下實力淺薄,幫不上忙,這就退去。」

「告辭!」

道人轉身就走,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那人切了一聲,極其不屑的說道:「想當年,解屍天君謝天宇何等風采,千年前的大唐奉仙宴上,他以解屍大法對戰大唐護國神祇(qí)、九洲第一神靈、一發八百心、好友天下落、東勝洲第一顏的泰山君。」

「饒是泰山君神道無敵,卻也是花了整整一炷香的時間,才堪堪將那謝天宇拿下。」

「不過是千年歲月,想不到解屍天君竟然有了個軟蛋傳人。」

「嘆矣悲矣啊!」

「難道說···你是解屍上法門的叛徒?」

道人猛然轉身,表情複雜,色厲內荏的說道:「閣下莫要胡說,在下不是解屍上法門門徒,更不是什麼叛徒。」

「不是?」

那人表情玩味,伸手摘下白玉小娘額頭的符紙,笑道:「那你怎麼解釋這個。」

「這張符表面看是一張普通的鎮煞符,然而符紋卻不是以丹砂描繪,而是···」

「哼哼,怨墮海三尾煞魚的血。」

「你又逆畫鎮煞符的三條符線,兩相疊加下,這張符就成了聚煞符。」

「再有那四柄法刀,不是斬煞刀,而是刑殺斬屍刀的超低端仿造品。」

「將這四柄法刀放在這個被你控魂的白玉小娘四周···」

「呵呵,你想幹什麼?」

「日復一日刑斬白玉小娘的靈魂,讓她怨煞沖體變成一頭艷屍嗎?」

「這些可都是解屍上法門的禁術,用之,解屍上法門九洲追殺。」

「謝筠竹那個小婊砸殺意盈天,這都鎮不住你犯禁的心。」

「你可真夠膽啊!」

轟!

天空一聲炸雷,似乎在附和這人的話語。

道人一臉驚懼,連退三步,指着那人你你你,最後憋了一句,「你是誰?」

那人站起身,背手,昂首挺胸,絲毫不在意別人觀看他的**。

「我是誰?」

那人抬頭望天,表情極為怪異,似想高呼,又好似想大笑。

轟!

又是一聲炸雷,雷光將此人的身軀映襯的無比高大。

那人悠悠道:「哼,你不配知道。」

他是誰?

他是九洲第一神靈、大唐仙朝護國神祇,泰山君···李墨。

更是···

人皇界自古以來,神道轉人道的···第一人!

PS:閱讀須知,國家分王朝、皇朝、仙朝三個等級。

神祗(zhī)是一種錯誤的用法,正確為神祇(qí),兩字差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