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逐夢天下
逐夢天下 連載中

逐夢天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池封一夢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張華 張海軍 武俠修真

天下是骨頭,群雄如惡犬!武為止戈,亦為殺戮,亂世大明風雨飄搖,梟雄豪傑悉數登場
壯志雄心,輔以睿智權謀,柔情似水,許下生死一諾,狼煙烽火只為以殺止殺,笑傲紅塵,盡顯男兒豪情展開

《逐夢天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江湖路


一個饅頭一文錢,燒餅則是三文銅板兩個。

買了兩個饅頭,就奉送一碗稀粥。

海老拳師在心中暗自計算着,事實上他已算過好幾遍。

早晨在那客棧之中,海老拳師一家三口共吃掉三個饅頭,兩隻燒餅,又買了兩個饅頭帶在路上吃,店家送了三碗粥,早餐便花去了八文銅板。

加上昨夜住店的花費,共用掉了三十五文錢。現在,海老拳師身上只剩下三十三枚銅錢,若再吃上一餐,便不夠一天住店的花銷了。

不過幸好,舞陽城已經快到了。

此時正是早春二月,天氣依舊寒冷,湘西古道之上沒有多少行人。

青石之上仍有殘雪。在並不寬闊的黃土路間,零星但出的早已枯萎的野草,亦有了一絲重燃生機的跡象。

長路蜿蜒,看不到頭,也望不到尾。

這裡是馬路

鮮衣路馬,縱橫江湖;

十步一人,血濺千里!

只可惜,這世間的豪俠劍仙並不多,甚至只存在於傳說故事之中,沒有人真正見過。

絕大多數的江湖人,都沒有那麼熱血洒脫,他們仍要為了一日三餐奔波不休。生活對於每一個人,都不容易!

海長青就是這樣的一個江湖人。

海老拳師今年五十有六,年輕時護過院,保過鏢,趕過大車,也運過私鹽。「海家拳」雖不是什麼武林絕技,但在海長青的手中,也曾在方圓百里之內闖出過一點點名頭。

三十八歲回鄉,娶妻生子,在「青萍鎮」上開了一家」海家拳館」,教授些拳棒,才算過了幾年安穩日子。妻子故去後,海老拳師拉扯着一雙兒女長大成人,本以為便能在老家終此餘生。誰能料到,數年間湘西連連大旱,鄉下人連溫飽尚不能保證,哪裡還有閑錢去學拳練武?

冬天雖然寒冷,但鄉下人都知道,最難熬的,其實是春天。

窮人家穀米已盡,揭不開鍋。

就算是地主家,也沒有餘糧。

看着拳館裏的最後一個弟子絕然離去,海老拳師把心一橫,咬牙關閉了「海家拳館」,變賣細軟,湊出一點盤纏,便帶著兒女上路,到舞陽城裡去討生活。

這年頭若不是生活所迫,又有誰願背井離鄉?

幸虧張臨海昔年闖過江湖,他還有兄弟!

義弟嚴震北,與海老拳師有磕過頭換過命的交情,在舞陽城中開了一家「五虎鏢局」。

鏢局名為「五虎」,並非說鏢局內有五條老虎,而是因為總鏢頭嚴震北的「五虎斷門刀法」火候精深,在舞陽城裡城外沒有對手。

老哥哥如今有了難處,嚴震北這做兄弟的沒有不幫一把的道理。

兒子張海軍只學成了張臨海壯年時七八分的本事,而女兒張雨嫣更弱些,最多也只有他當年四五成本事,這樣的功夫出來走江湖雖是有些勉強,不過在鏢局裡做趟子手,趕趕大車倒也是綽綽有餘了。

其實海老拳師當年剛出來闖蕩之時,一身武功只怕還不如他這一雙兒女呢!

在官道上行走了二十餘日,眼看着離舞陽城關已經不遠,黃昏想必就能進得城去找到兄弟嚴震北,海老拳師心頭漸寬,一雙疲累不堪的腳也似乎不象之前

那般酸痛難忍。

※※※※※※※※※※※※※※※※※※※※※

」爹爹,那舞陽城還有多遠,我們已趕了三個時辰的路,莫非是錯過了宿頭?」聲音頗為清脆,卻是女兒張雨嫣。

「嫣兒總是這麼著急,」 海老拳師道,"看看你大哥,就比你沉着得多了。"

張雨嫣哼了一聲,道:"大哥就是個悶葫蘆,八棍子也打不出一句話來,我怎麼能和他比!"

海老拳師微笑道,"你大哥話是少了些,但為人殷實穩重,你雖然聰明伶俐,要說到為人處事,卻真是比不上你大哥了。」

聽得海老拳師誇獎大哥,那張雨嫣又哼了一聲,明顯是不以為然,海大山聽得爹爹誇獎,卻仍是一聲不吭,看來被稱為悶葫蘆確是恰當不過。

海老拳師收斂笑容,正色道:"你們從未出過家門,不知這江湖上的險惡,別說你們武功未成,即使是那些成名多年的武師,大多數也是小心謹慎,處事低調。這世間的強者數不勝數,有一些高手更是脾氣怪異,一語不合就會出手傷人,取人性命也不在話下,卻是我們萬萬招惹不得的。

「我們的功夫還未練成,自然要小心些,」張雨嫣道,「不過象爹爹您這樣的身手,想必在江湖上也沒有多少人能比吧,還有那五虎鏢局的嚴叔叔,更是威震江湖的高手,若是真遇到了強人,把嚴叔叔的字號說出來,難道還有誰敢對我們動手不成?"

海老拳師搖頭,道:「嫣兒也太高看爹爹了,你爹爹的功夫,在這江湖上最多也只就算是中游,咱們海家拳確是真材實料,可是你爹爹我年紀大了,哪裡還能跟那些年青人相比。"

他頓了一頓,又道:"不過說起你嚴叔叔,在舞陽城倒確是威震一方的高手,那五虎鏢局在這湘西地面走了數一年鏢,無論黑道白道都要賣他幾分面子。我上次見到他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也不知如今他

.....

張臨海嘆了口氣,不再說話,大概是想起了多年前闖蕩江湖的往事。

見爹爹不說話,海紅珠也不再問。

張雨嫣年方十七,雖是在鄉下小地方長大,容貌卻頗為秀麗,個性更是活潑開朗得很,一路之上興高采烈,挎在手臂上的花布包袱搖來盪去,哪有一點離鄉背井,遠走他方的憂愁模樣?

這次舉家遷涉,在她的眼中倒更象是一次長途的春遊旅行。

而她的哥哥張海軍,只比張雨嫣大了兩歲,卻已是成熟得多。他身材不高,皮膚黝黑,體型壯實,背上斜背着一柄長刀,跟在父親和小妹的身後,步伐極穩,顯然腳下的功夫不弱,舉手投足之間顯出幾分武人的彪悍之氣。

湘西官道本是這一帶最大的車馬行道。若在往年,這一路上的車馬行人不會如此稀少,只是近年來天降大旱,鄉下的村鎮自不用說,就算是舞陽城裡的商鋪也是倒閉不少,因此這官道上才會如此荒涼。

「海軍,嫣兒,我們再走上幾里地,看看有沒有什麼茶鋪飯館。」海老拳師說道,"若是有,我們便進去休息,實在沒有,就在路邊找個陰涼處吃些乾糧再繼續趕路吧。」

」這荒郊野地,哪裡會有什麼飯館?」海紅珠道,」依我看就在前面那小山坡後找個地方歇歇便是

了。"

※※※※※※※※※※※※※※※※※※※※※

※※※※※※※※※

張雨嫣其實並沒有說對。

他們剛轉過了小山坡前的一個彎,就看見在官道前方不遠處露出了一桿酒旗,依稀能分辨出在那面杏黃色的旗上寫着「三十里酒鋪」幾個大字。

」咦,前面有個酒館呢!」張雨嫣看到了酒旗,大喜道,」那兒一定有東西吃,我們不用去啃乾糧了!"

在這荒涼的官道之上看到一間酒館確實有些難得,而更難得的是在酒館的前面竟然還聚集了不少人。張家三口從官道上這一路走來,整個上午遇到的行人也不到三五個,但是在這小酒館的門前竟然圍着三四十人,甚至還停着四輛大車。

三人還未走近,就聽見前面的那群人一陣喧嚷,有一個粗聲粗氣的聲音吼道:

」是哪裡跑出來的毛賊,竟敢擋住我們五虎鏢局的鏢車,莫不是嫌命太長不成!"

然後只聽見「呯」地一聲巨響,一條大漢竟然從人群中飛了出來!

人不是鳥,自然不能飛翔。

那大漢在空中翻了兩個跟頭,便嘴臉朝下,重重掉落了下來,直滾出了一丈余遠,這才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不再動彈!

一個聲音慢悠悠地說道:「什麼狗屁鏢局,對大爺們嘴裏不乾不淨,這個小子就是榜樣!"

海老拳師一驚,連忙拉著兒女閃入到路旁的人群之中,這等江湖拚鬥可不是他們能碰的。

只見在酒鋪的門前橫着一根巨木,正好將整條官道擋住。

巨木之上站着五個身穿黑色勁裝的漢子,臉上均戴着蒙面紗巾,看不清他們的面容。這幾人的腰間都掛着明晃晃的鋼刀,顯然並非良善之輩。

而巨木之外的四輛大車之上都插有綉着「五虎」字樣的三角鏢旗,正是五虎鏢局的鏢車,而在鏢車周圍站着的十多名漢子,身着黃衣腰胯兵器,全是押鏢的鏢師。

除了這鏢隊外,在路邊還站着不少衣着各異的武人,卻是不少過路的江湖客也被堵在了此處。

剛才跌出人群的大漢看衣着正是這五虎鏢行中人,也不知為何竟一招之間就被人擊飛。從鏢隊中奔出了兩人跑到那漢子近前,去察看同伴的傷勢。

只見站在巨木中間的一名黑衣人摸着手腕,似乎剛才一拳擊飛那漢子並未用多大的力氣,他瞥了一眼面前的人群,又用那慢悠悠的聲音道:

」鄂境黑道聯盟總瓢把子有令,近日舞陽城四面官道禁止江湖人等通行,違令者,殺!"

黑道勢力在某個區域中要做殺人越貨的大案時,往往會派人將相關的道路嚴加把守,以免其他江湖人闖入其中而壞了買賣,這便是所謂的「封路」。

「鄂境黑道聯盟」是一省境內眾多黑道團伙的聯盟組織,他們要做的買賣肯定不小!

海老拳師聽得卻不禁一陣氣苦。

前面被人封住了道路,海老拳師一家三口今日只

怕是趕不到舞陽城內了。從鄉下一路走來,張臨海身邊所帶的盤纏本就不多,如今就只剩下三十三枚銅錢,再見不着義弟,只怕全家都得餓肚子。

只希望這黑道聯盟的買賣不要做得太久才好!

卻聽得身邊的一個武生打扮的中年人低哼了一聲,小聲道:"這鄂境黑道也太過霸道了,這舞陽城可是在湘西境內,就算道上有什麼買賣,也輪不到鄂境的黑道來封路吧!更何況再過幾天可就是那舞陽城裡的』五虎英雄大會』召開的日子,他們把這道路封住,那英雄大會豈不是無人能去?」

」嘿嘿,兄台莫要着急,這道路豈是他們說封就能封的?」卻有另一名背着長劍的麻臉漢子道,"這舞陽城可是』湘西四大惡』的地盤,他們敢攔五虎鏢局的鏢車,可未必敢得罪舞陽城裡的四大幫會。等着瞧吧,不到一時半刻這裡必有好戲可看。"

「這話倒是不錯,」那中年武生道,"這舞陽城裡的四大惡都不是易相與之輩,怎會容得鄂境的黑道欺上門來,到時必有一場爭鬥。不過我等過路之人還是站得遠些為好,莫要受了牽連。"

聽了兩人的一番對話,張家三口也大致了解了此地的情勢。張雨嫣說道:

「爹爹,這鄂境黑道聯盟真是霸道,那五虎鏢局不就是嚴叔叔的鏢局嗎,不如我們前去打個招呼,一起合計一下將這伙強人打散如何?"

「不可胡鬧!」海老拳師一把拉住女兒,道,「這黑道上的事豈是我們能管的,你難道想要惹上殺身之禍不成!"

卻見從那鏢隊中走出一人,來到了巨木之前。此人四十來歲,身材壯碩,腳步頗為沉穩,一身五虎鏢師的衣着,身後斜背着的一柄長約四尺的厚背大砍刀,卻是十分惹眼。

他向那巨木上的五個蒙面人抱拳道:"在下五虎鏢局副總鏢頭苗有武,拜見各位道上的朋友!"

「苗有武?你們可聽說過此人?」為首的黑衣蒙面人並未回禮,卻漫不經心地向兩旁問道。

「沒有。」身旁的一個黑衣人回道,」這五虎鏢局也就是那嚴老兒有幾分本事,其他的都是些三腳貓的把式,不值一提!"

為首的黑衣人冷哼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卻見那副鏢頭苗有武臉色一變,顯然是極為氣惱。但他畢竟是**湖,立時強忍住並未發作,而是作揖道:

」我五虎鏢局在湘鄂一帶走鏢已久,對於鄂境的朋友從來不曾少了禮數,逢年過節也有過銀兩的供給,多蒙朋友們給幾分薄面,十幾年來在湘鄂間走鏢還未失過風。只不知這幾位朋友是鄂境哪個山頭的兄弟,改日苗某人必上山拜會,奉上厚禮以表心意!"

苗有武走鏢多年,深明處世之道。

這黑道上人物雖然看上去強橫,但一般來說只要好言相商,並不會過於為難過往的鏢行車隊。鏢局走鏢講的是和氣生財,若是每過一個山頭都要與強盜死拼一場,就是有再多的鏢師只怕也不夠死傷。因此他雖不知為何鄂境的黑道會到這湘西來封路,而且一出手便傷了手下的一名趟子手,但仍是以隱忍為上,不想撕破了臉皮。

黑衣蒙面人首領望了一眼苗有武,道:「總瓢把子下令舞陽城外禁止江湖人等行走,你小小的五虎鏢局豈能例外,壞了規矩有誰能擔當得起!」

他斜眼瞥了瞥那隊鏢車,又道:「看在你們鏢局對道上朋友有銀錢孝敬的份上,我也不貪圖你們那幾車鏢貨,你們這些人只須將各自兵器和鏢旗都留在此地,就算你們不是江湖中人,大爺們就放你們的車隊過去如何?"

此話一出,即使那苗有武還未曾發作,身後那一群鏢師卻都已按捺不住了。

雖然說鏢局不願與黑道上的強人結下仇怨,但那也須給雙方各留下幾分面子。若是將兵器和鏢旗都留下,且不說這群黑衣人若翻臉突襲眾人都沒了武器難以招架,就算真的讓他們這樣繳了械光溜溜地過去,不但五虎鏢局顏面掃地,這些鏢師們恐怕也沒有臉面再在江湖上混了。

副鏢頭苗有武臉色一沉,含怒道:"這麼說這位朋友是一定要與我五虎鏢局為難了?」

那黑衣人首領嘿嘿一笑,道:"我讓你們放下兵刃過去,就是給你們留下一條活路,難道你們真想要找死不成!"

苗有武哼了一聲,翻手拔出了背後的大砍刀,道:"既是如此,我等就只得領教各位的高招了!"

只見得刷刷數聲,眾鏢師各自拔出兵器,擺出了進攻的架式,眼看着一場混戰就要開打。

苗有武雖然自負武功不弱,但剛才那黑衣人一拳便將鏢隊開路的趟子手擊飛,顯然力量驚人,單挑之下苗有武未必能夠取勝。因此他出頭與黑衣人交涉之前早已吩咐了手下的鏢師,若要動手之時大夥便一擁齊上,他們的鏢隊共有十三名鏢師,而那巨木之上只有五個黑衣人,群鬥起來以二敵一還能綽綽有餘。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