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乞丐贅婿復仇記
乞丐贅婿復仇記 連載中

乞丐贅婿復仇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月餅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月餅香 蕭奕雲

無系統 贅婿 權謀 蕭家莫名被滅門,蕭奕雲投奔未來岳父卻被拋下山崖,進京查詢滅門線索不料被豪門千金看上被迫做了贅婿
發生了一系列鬥智斗勇的故事最終找到幕後真兇為家人復仇
展開

《乞丐贅婿復仇記》章節試讀:

第5章 二夫人的嘴臉


蕭奕雲決定給劉大小姐治療後他就每天專研醫術發現藥王經的醫術和武術關係微妙,相輔相成,又互不影響各成一體。

蕭奕雲有修鍊武功的基礎對醫術上手很快。一段時間後他已對治療劉若芩有十成把握。

給劉若芩治療他必須的讓劉員外先同意,畢竟現在還沒有成婚,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傳出去對劉若芩名聲有損。有些名貴的藥材他也需要劉員外幫忙。

這天劉員外剛從外地收賬回來。

蕭奕雲就到書房找劉員外商量治療的事恰巧碰到二夫人來給劉員外送補品。

二夫人也就三十來歲,身材凹凸有致走起路來更是風情萬種。

府里女眷眼裡的羨莫嫉妒藏都藏不住,男人們就差留口水了。二夫人特別享受這種感覺她有事沒事就喜歡在院子里溜達看到人們的囧樣她能高興好幾天。

書房裡劉員外坳不過二夫人,就乖乖坐在那裡享受着二夫人的餵食服務完全無視蕭奕雲的存在。

再有一月就要過年了,劉府也是事物繁忙,劉員外經常去外面的莊子上核對賬目。蕭奕雲不想再耽擱,不管他出於什麼目的娶劉若芩,他都有義務保護她。

蕭奕雲只能硬着頭皮選擇性看不見了,他對劉員外說:「劉員外,我遊歷時曾遇一高人他教會我一門醫術可醫治若芩小姐的傷疤。只是需要不少名貴的藥材。」

劉員外剛要說話就被二夫人一勺補品灌嘴裏只能閉嘴。

二夫人媚眼如絲:「老爺,你帶着若芩訪便名醫都沒有用,他竟然大言不慚說能治好這不是誆騙你嗎,也不知安的什麼心。」說完似笑非笑的看向蕭奕雲。

「咳咳……蕭公子你可說的是真的?可有把握?」劉員外被驚到了,他盯着蕭奕雲想從他的表情看出點端倪。

「千真萬確,我有十成把握,在成婚前定能治癒。」蕭奕雲肯定說道。

二夫人:「老爺,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子他能有多大能耐?你可不能輕信他可是說要用珍貴藥材呢,那不得好多銀子啊……萬一拿了買葯的銀子跑了咱可就虧大了。」

蕭奕雲心裏已經要罵娘了,他強忍着道:「這大可不必擔心,我需要什麼藥材劉員外差人給我買來即可,前期用量大,葯的火候,配比不能有一點差池,我的親自熬制。」

二夫人還要說什麼被劉員外擺手打斷,他沉默片刻說道:「為了若芩再貴我也願意一試。蕭公子你把需要的東西都列出來我讓人去買。年根了好多店鋪都要歇業對賬,你的抓緊時間。」

蕭奕雲得到劉員外的同意後便立馬列出來所有葯的名稱用量,看的書桌前的劉員外目瞪口呆原來他只想花錢買個心安,想不到這個小子有這能耐,藥方不用多加思考手到擒來心中便多了份期許。

二夫人心裏可是不舒服的很,從她進來那個蕭奕雲連正眼都沒瞧她一下,這讓她很沒面子。

蕭奕雲一走她馬上就開始作妖了:「老爺,我看這小子就沒安好心,你看看……這寫的葯有多少還都價格不菲,還有什麼純銀的針,純銀的刀,這是當咱冤大頭了?」

「看看,這哪是人能吃了的量,就是牛也得喝個一年半載……」

劉員外自顧自想事情聽着她叨叨沒有啃聲。

二夫人見劉員外沒有反應還不死心

「老爺,你倒是說句話啊!你就這麼願意當這個冤大頭啊……」

「說不定這麼多藥材還有什麼銀針啊,刀啊的他已經找到買家了,就等換了銀子逃跑呢!畢竟劉若芩長的跟鬼一樣是個人都不願看她一眼,更別說是個正常男人了……」

「你給我閉嘴。」說到劉若芩就是說到了劉員外的痛處。

二夫人馬上就淚眼婆娑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

「老爺,我只是實話實說,你還凶我……我不活了……!當初大夫人亡過我也剛生下若英,可你只顧帶着劉若芩到處求醫哪裡在乎過我們母子的死活……」

二夫人不斷的哭訴着劉員外的不是,吵得劉員外腦仁都要炸了。

「你還不閉嘴!當初大夫人怎麼亡過的,若芩怎麼變成如今這樣?你讓我一件一件再拿出來說嗎?」

「五年了,若芩都沒有正眼看過我這個父親。你回去吧……我累了!」劉員外看着二夫人眼裡已全是厭惡之色。

藥材器具很快就都備齊了,蕭奕雲讓劉員外給尋了處僻靜的小院便開始準備。

冬日陽光正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非常舒服。閑來無事劉若芩坐在院子里捧着一本話本看的正起勁,小梅噠噠的跑來:「小姐,小姐,老太君叫你過去呢!」

「整天毛毛躁躁的。」劉若芩看着小梅眼裡盡藏不住的溺愛。

這個丫頭比劉若芩小三歲,六歲時家裡窮的沒米下鍋了就被他父親在劉府換了袋米。

自從劉若芩被火燒後府里所有的人見了她就像見了鬼一樣,只有小梅沒有嫌棄她,沒有害怕一直跟在她身邊四處奔波。

在劉若芩的心裏小梅就是她的親妹妹。

劉老夫人和劉員外正在屋子裡和蕭奕雲喝着茶聊天,劉若芩走進來給老婦人行了一禮,旁邊的劉員外看都沒看就走到老婦人身邊:「祖母你找我?」

老婦人嘆了一聲,便讓小梅攙着劉若芩入座:「若芩,你父親帶蕭公子過來是要給你治身上的傷疤。多少時若芩被這身傷折磨整夜整夜疼的睡不着,…現在好不容易才結痂了……又要遭罪了…」老婦人看着劉若芩說著就抹起了眼淚。

劉員外放下茶杯看着蕭奕雲略顯尷尬:「咳咳…母親不必傷心,蕭公子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若芩的傷,只是過程有點疼……」

劉若芩內心忐忑,對眼前這個少年存滿了懷疑。但她又非常渴望自己能成為一個正常人。豁出去了……她打斷了劉員外的話

「祖母不要為我擔心,再疼也沒有被火燒的時候疼,就算刮骨剔肉我也不怕!還請蕭公子為我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