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我的花房姑娘
我的花房姑娘 連載中

我的花房姑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胖貓會武術 分類:都市

標籤: 都市 陳沉 顧依依

人的一生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 感情也一樣
當你度過了迷茫,遇到了困難,才會發現最終的堅定
就像那天我第一次遇見了你
那個下着雨的夜裡
展開

《我的花房姑娘》章節試讀:

第2章 過往的你


王夢雪看着喝的有些醉醺醺的陳沉忍不住的嘆息了一聲。

「睡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王夢雪看着床上那個男人憔悴的樣子,嘴裏不知道嘟嘟囔囔一些什麼東西。

簡單把屋裡的垃圾收拾好,王夢雪關上門離去。

走在這個到處都是人的城市,感受不到什麼溫暖的感覺。

天邊的晚霞照應着下方的車水馬龍。

公交地鐵里塞滿了形形**的人們,可能是為了夢想,可能是為了家人,但更多的卻是為了生活。

王夢雪想起自己跟陳沉兩年前的第一次見面,當時也是這個季節吧,但那天的天氣遠沒有今天這麼好。

自己當初坐在樓頂看着外面的風景,陳沉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上來了,明明看到自己時候明顯愣了一下,卻表現出一副看透世界的樣子,坐在自己邊上跟自己說著什麼大道理,人生的燦爛美好。

可問題是,自己當初又沒有想要尋死。

但也是從那天起,自己明白了,這個城市裡也會有一個陌生人關心自己。

也是從那時起,王夢雪的心裏就已經深深的把陳沉烙印了下來。

但陳沉從來都是把自己當做朋友。

王夢雪想着不由的嘴角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這個傻子。」

經過幾站公交後,王夢雪回到了工作的酒店。

換上工作服後,給陳沉發了一條信息,告訴他自己今天上夜班,如果有什麼不舒服及時告訴自己。

第二天早上。

陳沉被外面鄰居的吵鬧聲吵醒,揉了揉眼睛,慢慢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看到手機上王夢雪的留言回復了一句自己醒了。

出門接了一盆涼水洗了把臉,跟鄰居打了一聲招呼後便出門去了。

坐在早餐店吃着早飯,陳沉看着手機上的招聘廣告一個個的詢問着。

每一個回復都讓他的眼神中多出一絲絲的光芒。

按照上面每個約定的時間依依去做了面試,然而每一個面試後的謝謝,都讓他再一次的失落。

「如果,再也沒有天長地久的廝守……」

「夢雪怎麼了?」陳沉接起電話。

「老陳,你能來接我一下嗎?」

電話里王夢雪的聲音有些哽咽。

「好。」

本想問問她怎麼了,話到嘴邊陳沉又咽了下去,隨後迅速在路邊攔下一輛的士,飛快地駛去。

十幾分鐘後,下了車的陳沉看到不遠處酒店門口站着的身影,趕忙跑了過去。

「怎麼了?」看着雙眼微紅的王夢雪,陳沉莫名的有些心疼。

「老陳,嗚嗚嗚。」王夢雪撲進了陳沉的懷裡,隨即大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說說怎麼回事。」陳沉安慰的說道。

然而王夢雪卻沒有什麼回應,只是止不住的在陳沉的懷裡痛哭。

過往的人們看着站在酒店門口的兩人,眼神中對陳沉不由得產生一絲鄙視。

隨着越來越多的人看向這邊的目光,讓陳沉略微有些尷尬。

隨後輕輕推開還在自己懷裡哭的王夢瑤,在她一臉疑惑中拉着她往遠處跑去。

結果剛跑出去兩步遠,因為王夢雪穿着高跟鞋突然被陳沉這麼一拽,瞬間崴了腳。

一下子臉色出現了一種難言的痛苦表情。

王夢雪看着陳沉的眼神中也充滿了幽怨。

「那個沒事吧?」此時的陳沉恨不得自己找個地縫鑽進去。

「你說呢?」王夢雪幽幽的聲音傳來。

「還能走嗎?算了,我背着你吧。」本想說扶着她走的陳沉,看着王夢雪明顯腫起來的腳踝,想了想背對着她蹲了下來。

王夢雪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陳沉,撇了撇嘴,隨後兩個人勾住他的脖子整個人靠在他的背上。

「要不要去醫院?」陳沉問道。

王夢雪在陳沉的背後搖了搖頭。

「那我們去哪?」

「去你家。」

陳沉不由得一愣,去我家幹嘛?陳沉剛想問一句,就聽到後背上王夢雪傳來一句話。

「你能不能托着點我的裙子,快飛起來了。」

「……」

陳沉尷尬的趕緊先把王夢雪放下,在她一臉困惑中走到路邊攔下一輛車。

好不容易到了家,又在鄰居大媽們一臉曖昧樣子下把王夢雪背回了屋裡。

「你身體不行啊?」看着有些氣喘吁吁的陳沉,王夢雪不由得調笑了一句。

「你這是沒事了是吧,不看看你自己多沉?」陳沉翻了個白眼。

「我沉?姓陳的,你來給我說清楚了,哎呦!」

可能這是每個女孩的底線吧,聽到陳沉說自己太重的時候,氣的直接站了起來,結果忘了自己的腳崴了,不由得痛呼了一聲。

「你小心點,等着我給你抹點葯,上次我腳受傷買的。」陳沉趕忙扶了一把王夢雪,隨後便翻箱倒櫃了起來。

「老陳,謝謝你。」王夢雪看着他的背影輕輕說道。

「謝我幹嘛,不是朋友嗎?你今天到底怎麼了?」陳沉找到葯後,在王夢雪腳邊蹲了下來。

輕輕脫下她的鞋,把崴到的那隻腳放在了自己的雙腿上。

把藥酒在自己雙手先塗抹一遍,隨後慢慢在王夢雪的腳踝處輕輕揉了起來。

「沒事,就是今天跟客人起衝突了,然後有些心情不好。」可能是有些疼,王夢雪不由得眉頭皺了起來。

「嚇死我了,我以為你怎麼了呢,哭兮兮的。」

「那你以為是什麼?我被人欺負了還能?」王夢雪白了陳沉一眼。

「沒有沒有,我夢雪姐是誰啊,怎麼可能被人欺負。」陳沉給王夢雪笑着說道。

「切,我餓了。」王夢雪看陳沉抹得葯差不多了,快速抽回了自己的腳。

可能剛剛因為疼痛沒有想那麼多,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的腳被自己喜歡的人摸了半天,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你很熱嗎?」看着臉紅的王夢雪,陳沉好奇的說道。

「滾,你才熱,姐姐餓了,快給我買吃的去。」說完轉身躺在了陳沉的床上。

「那個……」

「快去!」

摸了摸鼻子,陳沉嘴邊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起身向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