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彌留之國
彌留之國 連載中

彌留之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許凜風 分類:歷史

標籤: 九黎 歷史 軒轅

神,死了
被那個自詡為人的劊子手斬殺於茅房當中
不知道這是神的悲哀,還是那個劊子手的悲哀,他居然被糞蛆腐食了靈魂與皮囊
於是自此而起,這個茅房更臭了,到處都充滿着人的味道
展開

《彌留之國》章節試讀:

第004章 武稷


楓葉,更紅了。

勁風吹過,小葯童哀哭之聲傳徹楓林雲霄,悲絕嘶唳。望着地上那顆血淋淋的腦袋,小葯童眉目一橫,反手抄起門後鐮刀,怒道一句:「還我師傅命來!」緊隨着,不顧一切朝武稷衝殺過去。

「拿下!」武稷冷冷一斥,幾個金甲衛當即跨步向前,先用長槍挑飛鐮刀,然用槍棍猛一下拍在小葯童膝下腘窩處,繼而再用長槍穿臂過背用力一壓。登間,小葯童便如籠中雞仔那般,被金甲衛死死扣住雙臂,押至地上跪着,掙扎不得。

「主公,息怒,息怒呀主公。」柳長風滿頭大汗,忙勸說:「魯子尚既然已死,那這黃口小兒便再不足為懼。如今主公西征在即,立都將舉,萬事當以安撫民心為上,不可在九歌戮殺孩童呀!」

「孤知道,長風君心善,看不得這般景象,且昔日與魯子尚頗有交情。」武稷將劍猛插地上,兩手搭杵,道言:「但長風君你也知道,孤好心好意登門求請他七次,七次了。結果他魯子尚仍不肯出山輔佐孤,此為何意呀?不擺明了要輔佐別人,與孤為敵嗎?故,他魯子尚死得不冤。至於這小崽子嘛,哼,長風君放心,孤是絕對不會亂殺無辜的。孤不僅不會殺他,還要養着他,讓他親眼看着孤一統天下。」

「多謝主公開恩,上天必佑主公一統天下。」柳長風躬身鞠禮,繼而小心翼翼將話鋒一轉,道:「那…主公,我們這便回去吧,莫叫三位公子擔心。」

「好,長風君說得在理,確不能讓孤那三位傻兒子擔心。走,回去孤與長風君痛飲一番。」話着,將劍歸鞘,拉起柳長風左手,猶如多年不見的故友那般,起身往回走。

但走出不得五步時,武稷忽又停住腳步,回過頭看了眼小葯童,然對那些金甲衛說:「把他舌頭拔掉,送去邑穆養馬。每日兩碗清粥,不能讓他吃飽,但也不能讓他餓死。還有,把魯子尚腦袋帶回去,孤要掛在九歌城頭,讓天下人看看,這就是與孤為敵的下場。」

「是!」金甲衛齊聲高呼,回道:「謹遵君侯命令,屬下萬死不辭。」

柳長風大駭,忙想攔勸。但武稷卻不給機會,以喝酒為借口堵住柳長風嘴巴,三說五說拉着上了龍鸞寶車。待駛出不遠後,忽聽得一聲凄叫徹響雲天。

楓葉,從此更紅了。

夕陽西墜,秋風漸寒,穿皮刺骨。柳長風卻不覺得冷,悶坐一旁,不言不語。武稷則披掛絨衣,拎着酒壺,愜意獨飲,全不把方才之事放於心上。

殊不知此間楓林深處,數十條黑衣人影正在如鬼躥動。他們腰挎圓月大彎刀,身背虎頭穿雲弓,個個箭搭弦央緊跟龍鸞寶車,尋等最佳時機。

車內,待得武稷半壺酒下肚去,才對一旁悶悶不悅的柳長風道言:「長風君莫要生氣了,不為孤所用之人,留之何用對不?走,孤請長風君撒尿去。」

隨即朝外喊了句:「停車!孤與長風君要痛快痛快。」然後搖搖晃晃欲想站起身,卻因美酒上頭,差點一個踉蹌摔倒。幸好柳長風眼疾手快,趕忙扶了住。

楓林之景靜美如畫,但可惜瓊漿玉露也難抵鼠屎落臭,武稷一泡黃湯衝下,登時攪了此間雅色。柳長風則杵在一旁生着悶氣,一動不動,對魯子尚被殺一事耿耿於懷,難以自消自解。

武稷扭扭頭活絡了下筋骨,邊撒黃湯,邊苦口婆心說:「長風君,好好好,孤錯了,孤錯了還不行嗎?孤不該殺他魯子尚,更……」話至此處抖了抖,然繼續說:「更不該拔那小葯童的舌頭,長風君你大人有大量,原諒孤可成否?」

「主公此言,折煞臣下哉。」柳長風拱手鞠躬施君臣禮,道言:「臣下只是覺得,九歌方圓內外,皆有重兵把守。縱使子尚公不願輔佐主公,也定然逃脫不得,去往不了別地輔佐他人。相反若留子尚公一命,他朝或許別有用處。」

「嗯!」武稷沉吟一聲,說:「長風君言之有理,但現在斯人已逝,孤也無力回天了是不?故,長風君勿用自愁了。走,回車上陪孤喝酒去。」

話罷,武稷伸出手搭在柳長風肩膀上,轉身欲走。就這時,咻!一支疾劍從楓林深處躥飛出來,直襲武稷項上人頭。卻可惜,在那千鈞一髮之際,武稷不慎絆到一石頭,情不自禁低下了頭去看。因由於此,這支疾箭失了準頭,只把武稷腦袋上的發冠射了飛。

「有刺客,護駕!」柳長風邊護住武稷,邊慌忙大喊:「快來護駕,有刺客!」

金甲衛聞言,紛紛以最快之速朝二人方向趕來。但於此間,又一支疾箭咻聲飛來。柳長風大駭,道得一句:「主公小心!」隨即撲身擋到武稷跟前。登,箭入血骨,刺至柳長風左胸,叫其當場昏死過去。

「長風!」武稷驚得兩眼瞪大,見柳長風生死不明,氣怒不已,對金甲衛發號施令道:「把楓林裡頭這群兔崽子給孤宰了,宰了!」

金甲衛得令,不敢怠慢,紛紛怒衝進楓林深處,與那些黑衣人廝殺開來。隨着慘叫聲此起彼伏響絕於耳,楓葉,更紅了。

些許時後,行軍郎中取出柳長風左胸箭矢,處理好了傷口。武稷急問其情況如何,行軍郎中答言,需儘快回城救治,否則將有生命之險。

正這時,一金甲衛來報,說:「啟稟主公,林中刺客共四十七人,現已全數剿滅。屬下本想活捉,但他們口中舌下皆藏有毒囊。」

武稷鑽出龍鸞寶車,直跳而下,對這金甲衛若有所思道:「溫良,你幫孤參謀參謀,這九歌方圓內外,到處都有孤的重兵把守,你說,這些刺客怎可能悄然無息闖得進來?還有,孤此行消息知道之人甚少,但看這些刺客,卻是事先埋伏於此的。難道,是魯子尚這老匹夫,與其他諸侯勾結不成?」

「回主公,」溫良拱手言說:「這些刺客訓練有素,手腳之上繭皮深厚,應為軍中之人。而且,而且……」溫良似有什麼難言之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而且甚?」武稷令道:「說!」

「是主公。」溫良鞠禮,然從腰間掏出一枚令符,說:「主公你看,屬下在一刺客身上發現了這個。」

武稷打眼望之,雙目瞪圓,大駭失色,心中萬般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因為眼前這枚令符,乃武稷膝下大兒子,武晟之物。

上一本>>《滄海淚》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