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玉簫吟
玉簫吟 連載中

玉簫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譎雲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陳瀟吟 韓柏川

一場懸案掀起詭譎的江湖風雲,一柄利劍刺穿邪魔的陰謀
少年郎呀!英雄豪傑是你,逐艷浪子也是你,正邪難往複,聖魔一念間
看蒼山洱海,綠水傍青山;聽孤雁合月,音律鳴竹林
展開

《玉簫吟》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血濺長空


在這天下江湖天雨塹誰人不知何人不曉,頂頂有名的奇山異地,一座石山被一道百餘尺的裂縫生生分開,一眼望下去是深不見底的黑暗與其山中美景形成了莫大的反差。可在今日本是一派錦繡斑斕光景的天雨塹如今卻是被陰雨籠罩,暴雨傾斜如同瓢潑一般,而正值秋實枝丫凋零間盡顯沉悶與殺氣。

雨,此時正無聲;而,人也無聲。余桓風站在此處他雙目儘是血紅之色,恨意簡直要將他胸口撕裂,右手緊緊握着黑色長劍狠狠的看着矗立前方的那位「仇人」,相對而立的是一位老者,雖是鬚髮皆白可其精氣神卻飽滿異常,右手放於懸掛腰間的劍柄之上,左手垂下兩人相對無言,余桓風雙眼回首望着倒在血泊當中的女人眼看已是了無生氣,在場之人只覺雙眼殺意更甚,「愛恨**、家恨國讎、陰謀詭計」一切一切都不斷衝擊着這位青年劍客,他明白今日孤日照的覆滅已成定局,他只恨自己為何禁不住誘惑害的如今不僅孑然一身還把孤日照與父親搭了進去,如今唯一的斷念便是將眼前的老者和那該死的皇帝陛下一起拉進閻羅殿陪葬。

望着滿腔恨意的余桓風,老者輕嘆一聲也是帶有複雜意味道:「桓風,今日孤日照的覆滅已是不可逆轉之勢,此乃定數,如果你肯自廢武功,今日離去老夫保證無人阻攔。」余桓風聞言不禁狂笑起來,凝若實質的殺意散布在天雨塹,如不是經歷過此前萬種哪能得體會這般滋味,許久之後余桓風方才收起笑聲道:「屁話,今日你們兩個的命都是要留在這天雨塹祭奠我爹。」坐於龍椅上的男子聽聞此言面色不變,只是身旁的侍衛一個個都是如臨大敵將他團團圍住不留一絲間隙。

老者面向陰沉的天幕,身上的白衣早已被雨滴侵蝕得有些許的雜亂。面容複雜的看向癲狂的余桓風,隨着一聲劍鳴之聲伴隨着雷霆之怒的霹靂之音響起,兩者同時出手,場內頓時劍影交錯,身影重疊,老者的內力猶如大海一般淵深澎湃,而余桓風的內力如同一柄透骨利劍,兩人短時間雖是鬥了個平分秋色,只是余桓風終究是年紀尚欠不及老者的內力修為,時間長久之下必將難逃身死的下場。

只見余桓風突然收起黑劍,一劍刺來必將可以使他斃命,可老者顯露出一股不忍之情強行收劍,正當此時余桓風大笑一聲右手握劍一身渾厚的內力凝於其間,猛然向端坐於龍椅的男子擲去,老者大驚卻因是收劍終究慢了一絲,高手交鋒瞬間便是生死一線,劍已是奔向目標一時間竟讓這九五之尊驚恐難耐,慌忙之下棄坐而逃,可是人又哪裡比得過破空而來的劍,帶着暗香的黑劍穿透過幾名侍衛的胸膛之後不減其力向他奔襲而來。

「噗嗤」長劍透體之音響起,一道鮮艷的血液如同一彎月牙撒向天際划出一道妖異的弧線,余桓風失神的看向前方,伴着電光才見得老者雙手緊握黑劍穿過胸膛,而身後的天子雖也被透體的劍尖傷到可終究無性命之憂,一時間天地靜默僅有雨聲及風聲渲染着所聞之處。

老者咳嗽幾聲嘴角緩緩湧出血液,不過其臉上卻無痛苦之色,只是懷着歉意的目光看向余桓風道:「桓風,我與你父並非是假意為友,是真心實意欽佩他這位不世的豪傑,是你父親的野心已經膨脹到更換天地之時老夫才下定決心,此番話我並非為自己殺害好友而辯解,我只是想說過錯皆在我陳悌泉一人,身後之人他是這亂世唯一的希望,今日若是你一意孤行要將其撲滅,老夫也只能拼着殘軀將你誅殺然後自殺去向余老教主謝罪。」

言罷老者猛然運氣白髮飛揚之間猛然將劍振出體外插於身前,余桓風沐浴於雨中他不懂憑陳悌泉一身武功天下哪去不得,為何要守着這無用的天子!兀然的嘶吼一聲將身後女子屍體抱起飛身離開。老者見余桓風離去,踉蹌緩步回頭望着男子道:「希望,我今日的選擇是對的。」虛弱的音調暗含惆悵,隨後佝僂的身子消失在前方,徒留下天子與其侍衛。

男子等着老者與余桓風皆已不見身影之後,心中的驚魂方才甫定才對身旁的侍衛說道:「擺駕,回宮。」倖存下來的侍衛皆面色慘白,但依然強行鎮下心神將龍椅抬起離去。眾人消失,徒留下地上的屍體與斑駁的血跡,天雨塹依舊大雨磅礴,沖洗着地上的一切,似乎是要將這天地之間的罪證洗去,只是血跡尚能沖洗乾淨,而人心極惡的種子卻是已經種下.......

三十年後——

自大宋五百年前破大華重立新皇,統治至今百姓安居樂業,雖然外有蠻夷環繞也有敵國窺視卻也是整個神州最為龐大的皇朝,強盛一時。大宋分為五州十二城三十六郡,而帝都是立於中州的京城。此間宗門林立,而為首的那幾大宗門更是在立宗之地的影響力隱約有超越朝廷之勢。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