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她們三個闖古代
她們三個闖古代 連載中

她們三個闖古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忘忘酥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梁熙 陶佳雲熊玥

【群穿 經商 輕鬆】 自從來到這個陌生的古代世界,三個異世之魂便保持着祖國傳統文化里吾日三省吾身的美好習慣
梁熙:「女扮男裝被皇帝爹發現了我還能活嗎?」 「頂頭上司驚變叛軍要員我還能活嗎?」 「眾目睽睽下奪了異族王子的貞潔我還能活嗎?」 陶佳云:「嫡女變成庶女以後我會不會被掃地出門變成窮光蛋?」 「國家邊境告急內亂又起我該不該散盡家財充公救急?」 「心上人一心出家我要不要變賣家產為他建寺廟開素齋?」 熊玥:「這裡有個武功高強來里神秘的師傅我要打幾套拳才能讓他收徒?」 「敵國軍隊騷擾不斷我要砍多少刀才能換個清靜?」 「身後跟着個色眯眯的兵頭子我要抽幾鞭子才能送他歸西?」展開

《她們三個闖古代》章節試讀:

第3章 皇帝


嫻妃擦掉眼淚,溫聲說到,「娘懷着你的時候,正趕上宜安公主奉旨和親北金。娘眼見着宜安如何哭鬧抗議都無法擺脫和親的命運,最後被硬生生綁上了婚轎。那時我就想到了你呀!」

她摸摸梁熙的發頂,「雖然太醫從未斷言你是女孩兒,但是娘有感覺呀,那段時間我總能夢見花園裡一朵金色的百合花在我面前綻開,那就是你呀!所以我慌了,如果你以後也要去和親怎麼辦?如果你被強迫嫁給不喜歡的人怎麼辦?一想到這些我根本就平靜不下來!」

「然後娘就買通了接生嬤嬤,對外通傳生的是男孩兒。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怒我欺君呀,你剛出生第二天便生了疹子。當時還是太子的皇上心疼你,命驗身等事宜一切從快從簡,這倒讓我鑽了空子,把一切辦妥了。」

梁熙真為這母女二人捏一把汗,為了躲和親就搞這麼大的事情,被發現了是要砍頭的吧!

「其實你出生時皇上是很欣喜的,但是後宮人多,他總要從中有所平衡。就比如我和嘉貴妃,皇上對一個好就總要顧及另一個的心情。他對孩子們也是一樣,不會偏寵哪一個,你不用太在意。」

梁熙有些意外,嫻妃竟是對她們母子二人在皇上心中的地位頗有信心嗎?

「母妃如此了解父皇,定是對父皇用情至深吧?」

嫻妃失笑,語氣淡淡道,「這後宮嬪妃哪個不是對他用情至深?你父皇他是天子,受着許多人愛戴,心裏啊,自然也裝着那許多人。」

本來只是想提醒女兒慎言,但嫻妃不自禁的帶了句心裏話出來。皇帝薄情是後宮公認的,你看後宮裡這些姐姐妹妹們不也早就沒有妄想了嗎?她是從進宮前就了解了這件事的,所以也沒什麼傷心的。

「可是父皇還是偏袒您的吧?今年元宵夜宴上嘉貴妃硬要您獻舞,不也是皇上替您擋下的嗎?」

「傻孩子,那時候風平浪靜的,皇上不用太顧忌嘉貴妃遠在邊境的父兄,自然不會處處都順她的意呀。要是以前,就像你剛出生那一兩年正值南境戰亂,那時候皇上可沒少冷落我。」

這種不公的待遇嫻妃說的很平靜,梁熙卻似懂非懂,難道真的有女人不會因為老公偏寵別的女人而難過嗎?

嫻妃看着梁熙懵懂的臉龐覺得頗為有趣,不由盈盈一笑,「待以後你就懂了。躺了這麼會子,餓不餓呀?我讓小廚房做了你喜歡的蛋羹,要不要吃點兒?」

梁熙可被嫻妃這一笑看呆了,之前嫻妃都是苦着張臉哭哭啼啼的,現在她才發現面前的可是位明眉皓齒的大美人兒啊!大美人兒剛剛說啥?吃吃吃!

一盞澄黃嫩滑的雞蛋羹呈在梁熙面前,婢女淋上一小杯醬油後給梁熙遞上一柄銀勺。如此精緻周到的服務讓梁熙有些飄飄然,想想日後都能過這樣的生活,梁熙心裏發出幾聲猥瑣的嘿嘿嘿。

梁熙樂呵呵的吃着雞蛋羹,外殿響起侍女的通傳聲,「娘娘,周公公來了。」

嫻妃瞭然,「應是你父皇讓來看看你怎麼樣了,走吧,娘扶你出去。」

「哪兒就需要您扶了,一點兒小傷。」梁熙有些發怵,周公公可是宮裡的總管太監,離皇上最近的人,這樣老謀深算眼光毒辣的人,不會看穿自己的底細吧?

"母妃,您先過去吧,我換了衣服再過去,別怠慢了周公公。"

嫻妃覺得極是,"迎春,你服侍熙兒穿衣,可千萬小心別碰了傷口。"她囑咐梁熙不要着急,自己先行去了外殿。

迎春是個身材高挑的姑娘,打小兒就跟着嫻妃的,兩人算是一起長大。她待嫻妃離開內殿後,遣退了候在內殿門外的兩位侍女,自己關上殿門後才返回內殿服侍六皇子更衣。

梁熙傷在背上,束胸時免不了會扯到傷口,迎春小心翼翼的幫她重新綁好繃帶便用了大半刻鐘,待她走出寢殿時周公公和嫻妃已經你來我往的聊了好一會兒了。

梁熙按下心中的不安,踏步進入外殿時嫻妃正在嚶嚶嚶,「您不知道,熙兒背上深深的好幾道兒抓痕,今兒下晌一直滲着血,我看着我這心呀我!」

梁熙可不想這個時候就引起皇帝的注意,連忙擺手上前,「母妃喲,我這不是沒事兒嗎。公公,我真沒事兒,養兩天就好啦。」

周公公彎腰行禮,「六皇子可不能大意,皇上很擔心這傷會留下傷痕,還着奴才好好與您問問,當時是怎麼一回事兒?怎的嘉貴妃的貓突然發了狂?」

「請父皇放心,我會小心的。」梁熙謹慎的對答,「當時想是貴妃娘娘的貓待着無趣,想撲來與我玩兒鬧,也是我不懂得如何與它相處,才會受了傷。小貓咪嘛,能有什麼壞心思?」

一旁的嫻妃聞言抿了抿嘴,有些欲言又止。

「您無事就萬事大吉了,」周公公笑的親和,「這兒是皇上讓太醫院給您配的玉肌膏和養身的藥材,您好好將養着,奴才就先去給皇上回話兒了。」

「勞您代我謝過父皇賜葯,公公慢走。」

梁熙臉上面帶微笑,心裏卻長舒一口氣,她這應該是過關了吧?

嫻妃倒是實實在在的嘆了口氣,「唉,你說得對,一味的安穩求生確實憋屈。」她頓了頓,輕聲道,「嘉貴妃那貓撲上來之前,姝妃衝著我甩了幾下帕子。我隱約瞧見有什麼粉末飛出來,好像還帶着一股子怪味兒,你可有印象?」

傳給梁熙的記憶可只有影像,沒有知覺,她只能搖搖頭。

嫻妃繼續回憶,「我後來想着,那像是什麼草藥的味道。」她臉色有些冷,「可惜我辨不出來具體是什麼,也沒能留下什麼證據。」

梁熙若有所思,「這麼說來,那貓很可能撲的是帕子里甩出來的東西...今天這事兒是姝妃蓄意為之咯?」

「沒有證據的事情,不可這樣說,」嫻妃輕扯了下樑熙的衣袖說道,「我與你說這個,是為了讓你留個心眼兒。既拿不出確鑿的證據,那就不應該下如此斷論,不然最後反倒是我們落了人的口舌。」

梁熙乖巧的點點頭,「我知道的,您放心吧。」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重山哪兒去了?我醒來就沒見過他人。」

重山是原主的貼身小廝,沒道理主子受了傷,小廝卻跑沒影兒的吧?

「我着他跟迎秋去御廚房了,讓他們多備一些你愛吃的菜,晚上啊,你就在娘這裡用飯。看時間他們應該快回來了。」

梁熙心裏一個勁兒的搖頭,她的演藝耐心已經快到閾值了,「娘啊,小八最近有些腹瀉,父皇特別囑咐讓我多看顧些,所以我想先回去看看他,要是那邊沒什麼事兒我再過來。」

八皇子是嫡幼子,現下不過一歲多點兒。八皇子出生時皇后大出血,月子里沒挺住駕鶴西去了,皇上悲痛萬分,不顧群臣和太后勸誡,勢要守妻孝一年。八皇子更是皇上的心頭寵,剛出生就養在皇上辦公的正德殿偏殿里,過了三個月才移到皇子們住的千秋宮。

若是同為皇后所出的三皇子還住在千秋宮,那他才是照顧小八的第一人選。可惜皇后生產之前他就早已經出宮開府了,現下留在千秋宮裡最年長的就是六皇子了,所以這任務便落到了梁熙肩上。

「瞧我,倒是把這事兒給忘了。即是如此,那你也不必再來我這兒了,沒得讓你這個傷患跑來跑去的。我讓迎秋到時把飯菜給你送去。」

嫻妃遠遠瞧着重山二人進了院子,便拉着梁熙朝外走去。她邊走邊順手整理着梁熙的衣袍,「那孩子也是個苦命的,皇后走的突兀,這宮裡免不了就傳起了些風言風語,唉...不說皇上特意叮囑了你,便是做為兄姐,事無巨細些也是應當的。」

梁熙依舊是一副您說的都對的乖巧樣子,「主要都還是嬤嬤和太醫們出力,我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過只要是我能做的,我都會儘力的,您放心。」

嫻妃將梁熙送到宮門口,她一臉淺笑看着女兒的背影越來越遠,直到梁熙轉過彎再也看不見了身影,才轉身回了長信宮。

迎春見嫻妃似還不放心,寬慰到,「六皇子今日與娘娘袒露心聲,娘娘應該開心才是。」

「開心她與我結開了心結,但是也懊悔,懊悔自己這個當娘的,這麼多年竟是個盲了心的。」

見迎春還想安慰自己,她拍了拍迎春的手讓她放心,「既已是過去的事,我便不會糾結於此,有那功夫,不如現在多關心熙兒。這次事件熙兒受了傷,但卻讓我更了解熙兒,也讓我們母子更親近了,倒是得多於失呢。」

迎春放下心來,笑着扶着嫻妃進了寢殿。

這邊梁熙剛走,那邊周公公回了正德殿,把長信宮的反應原原本本的與皇上說了一遍。

「六皇子心善,並沒有要追究調查的意思,倒是嫻妃娘娘似乎還藏了話,老奴見娘娘暫時不想說,便也沒多問。」

堂上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她這人,當時不說,想來以後便也不會再提了。」

周公公的眯眯眼彎了彎,「嫻妃娘娘最是體諒皇上,從來不拿瑣事麻煩您。」

皇上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周公公瞧着皇上臉色不錯,斟酌了下又開了口,「六皇子看起來氣色還不錯,還說等全好了來給皇上請安呢。老奴今日瞧着,六皇子或許是與從前有些不同了....」

皇上來了興趣,放下了手中的摺子,「哦?你看出什麼了?」

「也倒不是什麼打緊的事兒。老奴記得六皇子以往言語間只要提到您,便會朝着正德殿的方向拜一拜禮,向來最是恭敬有禮。今日六皇子倒是隨意了些,瞧着活潑了許多。」

皇上心裏嗤笑了聲兒,恭敬有禮?怎麼他聽着不知道宮中哪個犄角旮旯吹出來的風裡,夾雜的都是呆板拘泥,假情假意這樣的詞彙呢?

周公公感受到皇上似笑非笑的眼神,心裏有些打顫。

皇上沒有刻意折磨周公公,畢竟那些話是誰說的他心裏一清二楚,只是一想到那些不知天高地厚隨意編排自己孩子的人,他就心裏不爽。

「長信宮的人來報,說是小六和嫻妃下午在內殿抱頭痛哭了一場。雖然不知道說了點兒什麼,不過想來應是互相袒露了不少心裏話,小六啊,應是放下了心裏的包袱。」

皇上說著,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笑容,他抬頭看向周公公,「你這雙眼睛啊,還真是毒辣,小六這點兒變化都逃不過你眼睛。」

周公公的心顫的更厲害了,他可沒盯着六皇子的心事看。實在是六皇子純真無邪,明晃晃的就把疑點擺在自己面前。這既然已經過了自己的眼睛,那必須要和皇上提一嘴嘛!他在心裏捶胸脯,皇上喲,這都是因為老奴的拳拳忠誠之心吶!

「哪裡是老奴看出來的呢,六皇子心思單純,想是覺得這些不必遮掩,願以最真實的自己展與人前,這才讓老奴得了巧呢。」

皇上好笑的覷了周公公一眼,雖然是馬屁,但是他聽着就是舒心。

周公公也嘿嘿樂了,雖然聽起來是馬屁,但是真的是他老周的真心話呢。

「有一句話你說對了,」皇上斂了笑,「小六確實太單純了,心裏想什麼就說什麼。老四那個只知道打打殺殺的二愣子,都知道扯一句保家衛國,小六呢,愛財就是愛財,唉...」

周公公沒接話,他知道皇上這是自己跟自己念叨呢,念叨完了,也就過去了。果然,話音落了不久,正德殿里又響起了翻摺子的聲音。

......

梁熙出了長信宮拐過兩個彎兒就放慢了腳步,不是她不想走快,實在是記憶里回千秋宮的路有些複雜,她努力記也只記住了前面這一小段兒。

重山有些莫名,「怎麼了殿下?」

梁熙聽到重山的聲音挑了挑眉,雖然早有準備公公們的聲音會很細,但是像重山這樣舒服溫潤的細聲倒是她沒想到的。

她落後一步與重山並肩,悄聲在重山耳邊問,「下午御花園裡我們和姝妃、嘉貴妃一起時,你有聞到什麼特別的味道嗎?」

重山見梁熙突然與自己並排嚇了一跳,本來微微低着的腦袋急忙往下更彎了彎,略微回憶後他輕聲回答,「奴婢當時過於緊張,全神貫注只盯着貴妃娘娘的貓兒,並沒有注意到什麼異樣。」

梁熙沉吟不語,看來要找出嫻妃說的粉末是什麼困難重重。

「我想些事情,你在前面帶路。」

「是。」重山拱手福禮應聲,彎着腰垂着頭踏步向前領路。

梁熙緩了口氣,可算不用端着了。她看着前面弓着身的重山和路兩旁面壁的宮女小廝,還是覺得不太舒服。

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是真的爽,但是讓她這個在現代社會長大,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優秀高材生心安理得的享受這一切,短時間內還真做不到。她深知人人平等之類的觀念在這樣的社會裡無異於胡言妄想,自己沒有能力改變環境,那便只能適應環境。傳道理、改觀念她不會,奢靡享樂她還不會嗎?

想她一個金融界的小小打工人,搖身一變成了萬人之上的皇子,錢財權利招手即來,怎麼想這也不是個賠本兒買賣。所以啊,是個人都該知足了,但是梁熙偏不,她還想要佳佳做的網紅小蛋糕,還想要小熊每周一次的至尊馬殺雞......

小蛋糕沒有,只有嬰兒吃的米糊糊,馬殺雞她也享受不到,反倒是自己要提供親親抱抱舉高高的服務,梁熙看着懷裡的八皇子內心落淚。

「殿下,今天早上您走後,八皇子精神極佳,奶娘領着玩兒了半個多時辰都不見困呢。晌午用過奶後便睡了好一會兒,下午排便也沒再有稀軟了。太醫診過說基本上好了,只是還要仔細照看,再觀察兩日才算好全了。」

梁熙聽完嬤嬤的彙報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手裡拿着一個玉墜子逗弄着八皇子,玉墜下擺的穗子掃過小娃娃的臉頰引出一串咯咯咯的清脆笑聲。梁熙正玩兒的開心,一個鼻涕泡在她面前炸開,嬤嬤迅速掏出乾淨帕子為她和八皇子擦拭,即時掩蓋住了梁熙抽搐的嘴角。

梁熙輕輕點了點懷裡娃娃的鼻尖,「照顧了你幾天,這就是你給我的回禮呀!」

屋子裡的嬤嬤奶媽聽到她的打趣兒都笑了,打頭的嬤嬤覺得六皇子今日異常親和,往常的六皇子雖也很好說話,但是總給人一種不近不遠的感覺,更不會在她們面前逗樂玩笑。

「殿下今日面帶春風,八皇子定是心有所感,想炸個炮花兒給您助勢呢!」

嬤嬤趁熱打鐵,琢磨着讓六皇子和八皇子更親近些,這樣六皇子以後面對與八皇子一母同胞的三皇子,或許也會不由自主的更親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