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至尊情緣:神尊也是妻管嚴
至尊情緣:神尊也是妻管嚴 連載中

至尊情緣:神尊也是妻管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秋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月離夜 洛鳶

「離夜,我不愛你了,愛你太苦,我只願從來沒有認識你
」月離夜記不清多少次從這樣的夢中醒來,每每醒來就是心臟撕裂的痛苦
本以為洛鳶在他心中只是一個小婢女,可從兩百年前洛鳶在他面前消散那刻開始,月離夜才體會到心死是什麼感覺
想他堂堂天界主君,活了萬萬年,不知情為何物,孤冷絕情,身邊也不乏驚艷絕才的神女,唯獨被順手救下的一個小小鳶尾花仙奪去了心神,卻不自知
三界出了名的薄性寡言,對付調皮愚笨的洛鳶卻喋喋不休;對任何事處變不驚,面對被欺負受傷的洛鳶,滅宗門,砸仙山;第一神女解紗獻身,他毫不憐香惜玉打下天界,而洛鳶的酒後偷吻,換來的是月離夜衣不解帶一夜照顧
一個是天界新晉小花仙,一個三界敬仰的天界主君
一次心血來潮的出手相救,換來兩個人的三世虐戀
展開

《至尊情緣:神尊也是妻管嚴》章節試讀:

第二章 離開御香山


洛鳶見那男子不說話,以為他跟山鳥精是一夥的,頓時心中的那點好感,也逐漸消散。

「仙君,難道你和這山鳥精,是一夥的?不對呀,那為什麼會阻止它吃我。」

那男子輕輕看了山鳥精一眼,山鳥精感覺就像經歷了一場寒冬臘月的冷風,險些讓它僵硬了翅膀,摔下地面。

它不僅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靠山了,這個仙君似乎比那鳶尾小仙,還危險。

「本尊只是好奇,我將它交給了你,你會怎麼處置它,難道像剛才那樣將它烤來吃了?」

「那仙君有何高見?」

「不如這樣,讓它做你的隨從,怎麼樣,遞遞信,有危險時,還能拿它擋一擋。」

「哦~仙君這法子妙啊,那我應該怎麼做?不瞞仙君,小仙剛幻化成人形,很多法術不會使用,還請仙君指點一二。」

「那我幫你們下個禁制吧,這個禁制會牽制它,不敢違背你的意願,如果它有違背,那身上的毛會慢慢掉光,而且再也不會長。」

那男子說這話時,是看着山鳥精說的,山鳥精整張鳥臉,都成死灰狀,它想跑都跑不了。

難怪姥姥臨終時,告訴我,出門一定要看黃曆。

「太好了,仙君,那就有勞你了。」

對比於洛鳶的歡天喜地,山鳥精是心如死灰,沒想到食物沒獵到,反而成了階下囚,籠中鳥。

一道白光閃過,洛鳶聽到了山鳥精內心的聲音,此刻它正在罵天罵地,還有害它變成這個鳥樣的仙君和沒吃到嘴的洛鳶。

「小雀,你怎麼能這麼說仙君呢,仙君這叫懲惡揚善,你居然說他見色起意,唉,看來我也救不了你。」

山鳥精在她的話語中驚恐的瞪大了雙眼,連翅膀都忘記扇了,直接從空中掉在了地上,摔得它七葷八素,但腦子裡想的卻是,她怎麼知道我在罵人。

被稱為仙君的男子,似乎從它那綠豆眼中看出了疑惑,難得解釋道:「那是因為,我給你們下的禁制,作為主人的她,自然都能夠聽到你的心聲,所以你心裏想得什麼她都知道。」

不是吧,那這樣,我還怎麼發牢騷,那我一天不得被她折磨數十遍。

山鳥精有些崩潰,用它那兩片脆弱的翅膀抱住頭部,小模樣可比它之前的張牙舞爪來的可愛多了。

「你只要不在心裏罵我,我是不會折磨你的,再說我又不是妖魔,怎麼能輕易傷害弱小的生命呢,你這樣說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是不是太沒有禮貌了。」

該死 ,我又忘了她能聽到我的心裏話。

「唉!仙君,你要去何處,我能不能跟你一起?」

洛鳶眼見那位仙君要拂袖而去,連忙將他喊住,提出了想隨行的請求。

這位仙君這麼厲害,而且長得又帥,我一個剛化形的小仙,法力低微,要是再碰上像山鳥精這樣把我當食物的妖怪,有仙君在旁邊,也不用膽戰心驚了,而且這位仙君一看就是上面的人,肯定知道通往天界的入口。

洛鳶心中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本以為這名男子肯定會答應,畢竟他幫了自己這麼多,想必是個善良的人。

「本尊不喜有旁人跟着。」

還不等洛鳶開口,男子就轉身消失在了他們面前。

「誒誒!仙君!」

可惜人早已無影無蹤,連他去的哪個方向都不知道,一人一鳥哀怨的看着彼此。

看吧,人都走了,肯定是被你這痴漢女嚇走的,不對啊,能剋制我的人,走了,那我也可以逃走啊,反正這小妖,法力低微。

「小雀,你是忘了我會讀心術嗎?還有我是鳶尾花仙,不是小妖,你還說我是痴女,看來你是不想要你身上這身毛了。」

山鳥精又忘了這茬,連忙轉過聲,嘰嘰喳喳叫喚,意思大概是說,我怎麼敢呢,既然你已經是我的主人了,我肯定會聽你的,不過你也得給我適應的時間不是。

「時間,那你一年適應不了,我就得聽你罵一年嗎?我給你個期限,一個小時,如果你還是適應不了,那我只好將你拔毛烤乾,反正那位仙君也走了,沒人能救得了你。」

山鳥精欲哭無淚,只好默默在心裏哭泣,細數自己命運的坎坷,不然它怕忍不住,又想罵人。

終於世界安靜了,洛鳶在手中幻化出一朵紫色的鳶尾花,就見那鳶尾花飄向了空中,然後向南方消失了,沒辦法,她的法力現在只能用來辨別方向,還不能做到追蹤。

不過知道方向也行,總會遇到的,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能見到風姐姐說得那個花花世界,洛鳶就很興奮,也忘記了山鳥精剛才對她的無禮。

「你去過外面嗎?」

洛鳶問起手中還在哀嘆的山鳥精,見它焉兒搭搭的,不想理會她,只好用兩根手指捋它額下的絨毛,它立馬舒服的仰着脖子,閉着眼睛,一臉舒服的享受。

「你如果能好好表現,等我見到仙君的時候,讓他幫忙去掉禁制。」

「真的?」

「嗯,我說話算話。」

「好吧,我帶你去,不過你有錢嗎?」

山鳥精狐疑的看着她,它想着一個沒出過御香山的小仙,應該不知道外面是需要用銀錢的吧。

「錢?是什麼,不過我有這個,不知道能不能用。」

洛鳶說著從衣袖裡摸出塊金燦燦的石塊,有大拇指大小,這直接把山鳥精看呆了。

「金子?你哪來的?」

「我出來的時候,在路上撿的,看它漂亮,就帶在身上了,這個叫金子?能用嗎?」

「我天,這何止能用啊,簡直可以買下一個酒樓了。」

「酒樓是什麼,很好吃嗎?」

「你還真是什麼都不知道啊,酒樓不是吃得,是吃喝玩樂的地方,很多人都喜歡去那裡。」

「那還等什麼,我們走吧,說不定仙君就在這個酒樓了。」

「怎麼可能?天上的仙釀可比人間的酒好喝,你覺得神仙會貪戀人間的東西?」

「你喝過?」

山鳥精誠實的搖了搖頭,其實它本性不壞,只是一時起了貪念,聽說御香山那片鳶尾花叢,有純靈小妖,它本來想的是,如果自己將那小妖吃了,提升了修為,就不會有人欺負他了。

「那你說那些廢話,走吧。」

走了大半晌午終於到了御香山下的城鎮。因為御香山是有名的仙山,有很多修鍊人士,慕名而來,就是為了能沐浴一下御香山的靈氣。

而御香山不僅吸引修鍊者,還是藥材聚集地,很多難以尋到的藥材十之八九,都能在御香山找到,不過御香山也並不是那麼好進的,常年覆蓋在御香山的不僅是靈氣,從半山腰**,有一片全是毒瘴氣的密林,一般的修仙者或採藥人,只會在御香山山腳活動。

所以哪怕這是座名山,能踏入頂端的少之又少。

「這城鎮可真熱鬧,好多人,而且好多好看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