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劍如山海
我有一劍如山海 連載中

我有一劍如山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朝歌長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朝歌長樂 李青山

天昭昭,百里烽煙刀
殘陽落燼
風瀟瀟,黃沙凶灌袍
城破如洗
路遙遙,崎路無人曉
馬踏水影
水滔滔,山河兩袖潮
槍戟旌旗
鼓聲如雷震天起,高歌詞一曲
繁華已去情散盡,烈酒溫醉意
枯葉涼路兒郎行,忘卻浮生景
腌臢潑皮莫妄語,生殺百陣里
大漠蒼茫冢遍地,血染英雄衣
玉樓關外硝煙盡,魂卒為歸期
年少時仗劍江湖,妄言天涯咫尺,然一路行來回頭笑嘆不自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江湖,而這個,是我心中的江湖
展開

《我有一劍如山海》章節試讀:

第6章 一拍即合


喝酒要喝高,罵人要罵娘。

恨的人,便一定要他死在自己面前。

這便是江湖,這便是快意恩仇。

李青山一直都是這般理解的。

吳大統領跟窮奇呆住了,怎麼方才還在顯聖暗爽的大皇子這一會便是要吃人一般。不過既然發了話,那便聽令行事便是。

吳大統領抓起亡命徒的頭髮,硬生生拖拽出門外,一旁窮奇也拿着燒火棍跟了上去,瞅着他眼中所瞄的方向,有點不一般。

慘叫聲不斷傳來,一會兒便沒了動靜。可想而知那亡命徒臨死前都經歷了些什麼。

窮奇丟掉燒火棍,明顯有些意猶未盡。

而吳大統領滿臉的舒爽,可算是解了恨了,更重要的是,這麼一折騰,明顯剛剛放屁的事兒算是揭過去了。

一旁李青山緩步行至廟外,雨打濕衣裳卻恍若未聞。望了望周遭的狼藉,眼神中夾帶着些許傷感。

倒不是因他一句話殺了人,而是臨行前娘親不知去向,只留下些許物件與一封書信。

少年人想不明白。

明明是爹爹派人來接他們了。

明明這是頂了天的應該欣喜的事情。

明明他如今也有爹爹了。

可為何事情依舊無法隨了他的意。

明明自己已是皇子,可這斗大的天,為何仍壓的他喘不過氣。

少年人沒再多想。

即便是想,憑他這在山溝溝里長大的閱歷,怕也是徒增煩擾罷了。

三人轉身回廟內休息,畢竟折騰大半夜,身心都有些疲憊。

正當李青山一腳踏進廟門時,不經意間瞥到廟外的一處破缸。只見缸蓋彷彿被什麼東西緩緩撐起,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映着火光朝他們看來。

李青山腳都還沒落地便徑直跳到吳大統領身上,大喊道:

「有妖精!」

要說身旁喬裝的影衛們總歸是正規軍,在李青山一聲大喝的同時便團團將那破缸圍了個通透。嗆啷啷亮出兵器,看這陣仗,怕是連只蒼蠅都飛不出。

有隱隱啜泣聲傳來:

「公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爹爹!笙兒就只剩爹爹了,求求你發發慈悲,救救爹爹吧!」

掛在吳大統領身上的李青山聽見這一句「笙兒就只剩爹爹了」便彷彿有鎚子鑿在心口窩上,動彈不得。

隨後看向窮奇,用少有的正經語氣問道:

「有把握么?」

窮奇心神領會,帶上三五個人向著漆黑的山林中行去,頭也不回的答:

「少爺放心!」

...................

當一行人趕到現場時,那名小姑娘口中的「爹爹」早已沒了氣息,就這麼躺在淤泥里,任歹徒胡亂在身上翻找,任雨水沖刷着早已浸透的衣衫。

行囊散落一地,連腳上的布鞋也缺了一隻。

窮奇臉色陰沉,衝著為首那人開口道:

「少爺要他活,而你卻把他殺了,又使得我辦砸了差事,既然如此,那你也一併跟着去吧。」

言罷,身旁影衛蜂擁而上,只是瞬息,便將一眾亡命徒宰殺殆盡。

那位二當家望着不遠處自己的身體緩緩倒下,臨死都不曾想到,自己是如何會像旁觀者一般看着這一切,只覺意識逐漸模糊,來不及憤怒與不甘,便沒了聲息。

.....................

廟內李青山不時的瞄向對坐之人,見小姑娘不大,像是比自己年幼一兩歲。身上的衣裳想必是逃難時刮蹭破了,又在缸里躲這麼久,顯得有些許狼狽。

雖然此時她滿臉髒兮兮的,可仔細觀瞧卻也精緻的很。

比他們村裡的二丫頭可水靈太多了。

李青山想問些什麼,話到嘴邊又不知怎麼開口。

就這般反反覆復折騰大概一炷香的時間,終是沒有忍住好奇心。開口問道:

「你一直躲在缸里?」

小姑娘謹慎的點了點頭,隨後像受了驚嚇的小鹿,又往角落裡縮了縮。

「那方才噹噹的兩聲屁響你可聽見了?」

小姑娘抬起頭,剛好與吳大統領四目相對。

此時小姑娘眼中的大漢依舊**着上身,渾身的腱子肉上蜿蜒攀附着青筋,外加凶神惡煞的刺青獠牙。

只見「嗚...啊!」的一聲大哭,把吳大統領的心都哭化了。

恨不得鑽進燒火棍里。

李青山費了好大的氣力,最後還是因小姑娘實在餓的不行,才被香脆的豬蹄安撫好情緒。

小姑娘一邊抽泣一邊啃着豬蹄,嘴裏塞得滿滿的。

還不忘回李青山話:

「我不敢聽...唔...真...真的!我什...嗝...么也沒敢聽到!」

李青山白了一眼吳大統領,瞧你把這孩子嚇得。

小姑娘名叫林笙兒,外鄉人,祖上是前朝武舉人,後家道中落。

要說富不過三代,這話在林家是得到了充分的體現,自打太爺爺那輩兒便把家裡值錢的賣個精光。宅子也抵了,千金散盡。

小姑娘的爹爹算是有些正事兒,做個往來的商賈,日子算是說得過去。可惜好景不長,趕上了那一次戰亂。

就是大皇子遺落民間那次。

一家子人只逃出了小夫妻二人。更別提錢財了,逃難途中能保下性命便已是萬幸。

後來戰亂平定,夫妻二人逃至附近小鎮,想着有些從商的經驗,便準備在小鎮落腳。

可人生地不熟的,哪有那麼容易。

況且朝廷尚在休養生息,哪有氣力管這些窮鄉僻壤。

在有了小姑娘的第二年,因逃命落下的病根,氣血虧空,她娘便沒了。

她爹爹也算爭氣,一手將林笙兒拉扯大不說,還在小鎮做起了布匹生意。

日子一天天好起來,爺倆兒也算有個盼頭。

直至昨夜闖進批亡命徒,燒殺劫掠,壞事做盡。

小鎮哪裡有什麼防衛,三兩個捕快還不及兇徒的一口大刀。

索性便往山裡跑,逃了一天一夜,可普通人家的百姓能有什麼耐力,最終還是被追上。

這便有了方才廟外那一幕。

吳大統領淚花就在眼中轉悠,他最受不了這個,別瞧他一身腱子肉,凶神惡煞的。真要是剝去表層看里子的話,卻也是個玲瓏剔透之人。

就在此時窮奇一行人趕回至破廟,順帶將小姑娘爹爹的屍首也一併抬了回來。

李青山望向被大雨浸透的幾人,道了聲辛苦。

後者搖搖頭,望向門外。

小姑娘即便是有些準備,但終究還是撲在她爹爹屍首上嚎啕大哭。

這一哭,便是一整夜。

.................

次日清晨,眾人幫忙安葬了林笙兒的爹爹,臨行前李青山問她是否有親戚投奔。

可小姑娘搖搖頭,她已無家可歸,既然少年替她報了仇,又幫忙安葬爹爹,那她此生除去報恩,便再沒有其他值得惦念的事。至少現在沒有。

李青山沒有拒絕,他明白,即便是將她送去官府安置,也無外乎顛沛流離的命運,不如跟着自己,也好照看一二。

當眾人進入盧陽城的時候,天已漸黑,車馬勞頓,沒什麼可逛的,小姑娘早早睡去,只剩下老哥仨大眼瞪小眼。

沒辦法,習武之人精力太旺盛。

吳大統領提議:「要不去當地花船上找找樂子?」

窮奇看着擠眉弄眼的糙漢子,心裏也直犯痒痒,但礙於面子便假意勸說道:

「要不改天?少爺昨夜折騰一宿,怕是累了。」

一旁李青山聽這話頓時急了:

「別啊!我沒去過啊!這一路.......」

還沒等其說完,窮奇連忙接話:「好!那咱現在就出發!」

似是怕二人反悔,帶上一兜銀子就往外走。

一旁吳大統領見狀急了,抄起李青山便追。

就這樣,三人一拍即合,今夜定要讓那花魁長長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