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會劍的廢話相士
會劍的廢話相士 連載中

會劍的廢話相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子規放子規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子規放子規 季言雙 武俠修真

算命番上寫着:鬼谷遺風,恩同再造 季言雙:「這位大伯,我為你算一卦,你是男的……對吧?」 :「這位美女留步,我剛剛為你測了一卦,發現你五行缺愛命中缺我,可對?」 漢子發怒:「你什麼玩意的相士,說些鳥話,說完就動手砸攤位」 季言雙望着被毀的攤位笑着眯着眼:「大哥,我剛剛算了一下,你的脖子會在3個呼吸出現一條紅線你信嗎?」說完就大叫一聲:行雙!算賬,便抽出藏於平金下的劍
一劍封喉展開

《會劍的廢話相士》章節試讀:

第5章 武安君


「氣運,那條魚怎麼一個借法?一會要人氣,一會要氣運。乾脆下湖把他們全部抓起來烤了。」季空城又鬱悶又氣。季言雙則望着自己的身體,一會聞這,一會聞那,似乎想要把身上的氣運給找出來。

王道長卻沒心沒肺的說:「不急,雖然說是言雙害的它不能化龍,但5年前就讓它重新復活,也算償還了大半的因果了,這時想要氣運,怎麼著它都得付出點代價,大不了和它直接掀桌子不玩了,不給他,就這點因果有我在,言雙是死不了!」

季空城朝着王道長傻笑:「那就多謝道長了,來,喝!」王道長也舉起杯子對飲一番。季言雙更是大口吃菜,有危險?不,有師父!要丟命?不,有師父!師父能解決的都不叫事!吃!

一夜風雨,急驟茫然,打花了玻璃,挫敗了花草,也驚醒了夢,涼透了熾熱的心。

清晨,獨上山林,雲霧繚繞,林深清幽。站在山腰,晨光已熹微。輕雲遊行腳下,薄薄的,透過去能看到山谷中的房舍茅房。

「起來了,不睡死你呢?你就懶吧,可能以後老子死了墳墓都得自己挖,然後躺好,再幫你說開飯,別耍禮,隨便夾菜?還不起是吧,行,老子數三聲,一……。」對於老爹的強勢,死豬一樣的季言雙打起了感情牌:「爹,我是您親兒子啊……」「二……!」「血濃於水啊」「三,看打!」撅着屁股的季言雙直接蹦起來,站得是筆直。「我去洗臉!」硬生生的逼停了空中的黃金棍,留下了司空見慣的季空城。

吃完飯後,王道長示意季空城兩口子放心,去不了多久的。

季言雙捏了捏季行雙的鼻子,把身上偷藏的強身健體的丹藥全給了他,笑着說:「弟,等我回來帶你去抓兔子昂。別哭,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哥,說話算話啊,回來的時候我想吃烤兔子。」季行雙沒有流淚了但仍然在抽泣。

「好了,走了,過不了多久就回來了還煽情。」王道長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踏門而去。

「言雙,一切聽你師父的,別耍性子啊,要不回來我就讓你爹揍你,揍成啥樣我也不管你!」李娟紅着眼睛交代着。季言雙為了追上師父,大步跨出沒回頭的大聲喊着「知道了,娘,放心吧,我和師父很快就會回來的!」

夫妻二人和季行雙在門口望着漸行漸遠的兩人眼神中飽含不舍。

路上,季言雙問:「師父,我真的要給那隻魚氣運啊?我沒內力要是被吸幹了咋辦,哎呀看吧,我早說讓你教我武功,教我內力,你不肯,待會要是出問題我連逃跑都做不到!」

王道長丟給季言雙一個錦囊,打住了季言雙的念叨:「這玩意在它吸你氣運的時候你把這個丟給它,它打開後就不敢給你下暗手。」

「哎呀,師父你幹嘛,哎呦我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嗎?要是那條魚敢動手我直接給它剁了,給您老,做剁椒魚頭,紅燒魚,碳烤魚尾,我直接生撕了它,什麼玩意啊。」見季言雙這臭屁的樣子,王道長笑着說:「那你還老夫?」「別鬧師父,我就是開個玩笑,哈哈,哈哈哈。」

在談笑之間就到絕戀湖。王道長深吸一口氣,肚子漲老大,朝湖裡大喊:「喂,老夫帶人來了,快出來,過後不問啊!」正在感慨長鬍子驢嗓門之大時,湖裡的動靜把季言雙嚇了一跳。

咕嚕咕嚕,轟沓沓沓,幾十條腮幫子長翅膀的加長版鯉魚湧出,這麼大的魚給季言雙嚇的腿肚子哆嗦聲音也很配合的顫抖着結巴:「我擦,這……這……這……這麼大?**老爺啊……這是開玩笑吧?!」

沒理會季言雙的囧樣,鯉魚一族的頭目就口吐人言:「人類,既然來了,那就把人交給我們,放心,我們是不會傷害他的。」

「喂,死魚,你這居高臨下的樣子讓老夫很不爽誒,不給你你能怎麼著?和我打一架?要不老夫讓你一根鬍子?求人不是這麼求的,不服來咬我啊,反正老夫要是不爽,直接走了,別質疑我的實力!」

「王翰墨,你別以為我們鯉魚一族怕你,你們相士的確厲害,但我們也有和你一起魚死網破的力量」鯉魚頭頭惡狠狠的回懟

季言雙則滿眼小星星的望着口出狂言的師父感嘆:「師父是真不要命……啊不是,是真不怕死……也不對,是真的勇啊……」

「呵呵,本來想等一會給你的,你們讓我很不爽,那都別玩了,言雙,把錦囊丟給它!」王道長指着鯉魚頭目

「真勇……啊行……好的師父。」還在感慨的季言雙馬上又找起錦囊,直接丟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望着大鯉魚。鯉魚用尾巴掃起,用內力就將錦囊打開,裏面只有一塊玉,刻着『武安君』三字,鯉魚反覆默讀,總感覺很熟悉,然後瞪大了本來就很大的眼睛。武安大將軍?!「小子,武安將軍是你什麼人?為何你會有這塊玉?」

季言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