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八零:穿成老婦後翻身做首富
八零:穿成老婦後翻身做首富 連載中

八零:穿成老婦後翻身做首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墨梅有夢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墨梅有夢 杜鵑 穿越重生

都市白領杜鵑因為救人出了車禍,醒來時發現自己穿越到八零年,成了有三個孩子的農村老婦人
且看農村老婦杜鵑如何以種菜起家,積累財富,搬老宅,挖寶箱
從村裡到鎮上,再從鎮上到縣城,一步一步在生意場上開掛,翻身成為全縣最富有的老太太
與我為善的,一起賺錢,與我為敵的,哪裡涼快哪裡去,至於那渣男丈夫只有一個字:滾!展開

《八零:穿成老婦後翻身做首富》章節試讀:

第3章 彩禮


晚上七點,杜鵑準時來到了李家莊,敲響了女婿李青家的門。

李青的父親李長庚是位手藝出眾的木匠,他為人處事謙和有禮,寬容大度,這些年手底下漸漸固定有了一幫人。周圍村子裏誰家建造房屋,或者需要打新傢具,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他。

憑着這一手出眾的手藝,李家成了李家莊的富庶家庭,早早建起了五間瓦房外加一個大院子,青磚紅瓦十分的氣派。

杜鵑一路上早已打好了腹稿,一見到李長庚夫妻就熱情的打招呼,更是握住吳雪琴的手,一個勁的誇,好話一句一句往外蹦:「親家母看上去真年輕,哪裡像四十好幾歲的人,說是三十七八歲還差不多,跟我家柏夏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是兩姐妹呢。」

吳雪琴這些年日子過得舒心,本來就比村裡的其他女人顯年輕,聽到杜鵑誇她只是微微一笑,不是很在意,這些好話她聽多了。

杜鵑多聰明啊,立馬換個一個話題,她輕輕嘆了口氣,親熱挽住吳雪琴的胳膊,一副好閨蜜推心置腹聊天的神情:「其實我最佩服親家母的,還是親家母管家的能力,不僅和親家公夫妻感情好,而且把兩個孩子教育的這麼優秀。這一個家庭出兩個老師,別說是十里八鄉,就是全縣估計都是少有的。」

她一邊說話,一邊瞟着吳雪琴的表情,見時機到差不多了,故意哀怨的說:「如果妹妹我能有親家母一半的福氣,真的是死而無憾。」

不知是她的哪句話打動了吳雪琴,吳雪琴輕拍一下她的手,憐惜的看着她說:「這麼多年,你是真的不容易,苦了你了。」

杜鵑突然淚如泉湧,她拚命想忍住,可是這具身體好像不受她的控制,只哭的稀里嘩啦。一見她這樣,別人還好,王柏夏首先忍不住了,母女倆抱頭痛哭。

李長庚尷尬的咳嗽兩聲,暫時迴避進了房間,李青心疼妻子,輕拍她的背柔聲哄着。

「好了,好了,」吳雪琴擦着眼角笑着說,「不能再哭了,你們再哭我也要哭了。」

杜鵑好不容易止住眼淚,急忙賠禮道歉:「不好意思,第一次見面就如此失禮,還請親家公親家母見諒。」

李長庚爽朗的一笑,搖手表示不在意,吳雪琴親熱的拉住她,嗔怪道:「親家公親家母叫的多生疏,既然結了親就是一家人了,我們虛長你兩歲,不介意的話就叫我們大哥大姐好了。」

「好的,一切聽大姐的,」杜鵑從善如流的改了口,接過王柏夏遞過來的熱毛巾,好好擦了把臉。

吳雪琴笑着點了點頭:「本來想明天請妹子來家裡坐坐的,李青卻說妹子今天晚上過來有事說,不知道是什麼急事?」

「也不是什麼急事,是我性子急,心裏有事就睡不着覺。」杜鵑抱歉的笑,「既然這樣,那我就直說了。」

李長庚和吳雪琴對望一眼,齊齊轉頭看向杜鵑,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我是為柏夏的彩禮而來,」杜鵑一句話說明來意。

吳雪琴心裏一咯噔,王柏夏的彩禮他們家給的中規中矩,不多也不少,四件衣料和六十六塊錢。至於單車那三大件,他們家之前已經有了,所以這次並沒有再買新的,這些東西又不能當飯吃,家裡有的用就行。

之所以彩禮給這麼點,不是他們家拿不出更多,而是王柏夏不是吳雪琴的理想兒媳婦人選。不是王柏夏自身有什麼缺點,吳雪琴不滿意的是她的家庭。

吳雪琴年過半百,看過太多兒媳婦往娘家扒拉東西的事情,就連當初的她自己都曾干過這事。同為女人她理解這種維護娘家的行為,可是作為婆婆她又不願意容忍。

王柏夏有兩個已經成年的弟弟,她的父親拋下他們多年,家裡只有一個老娘靠種地為生,幾乎可以預見,王柏夏以後肯定是要幫襯娘家的,而且幫襯還不會少。

可惜兒子不聽話,揚言非王柏夏不娶,天下沒有能拗得過兒女的父母,加上丈夫的多方勸說,吳雪琴才勉強答應,可是她又多長一個心眼,故意把彩禮壓低了。

按農村的習俗,嫁女兒所要的彩禮和娶兒媳婦所給彩禮基本相等,不然會被村裡人罵「只進不出」。當初李家女兒的彩禮可謂是十分豐厚,甚至在村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如今娶兒媳婦這麼中規中矩,兩下一對比,讓人覺得李家的態度值得玩味。

當初請媒人去談彩禮的時候,吳雪琴心裏非常忐忑,怕王家攀比她女兒的彩禮,提出各種要求。可是王家平靜的接受了,沒有說半句不滿意的話,這讓她既滿意王家的態度,又猜測王家估計不是把彩禮全部留下,就是不會給任何陪嫁。

婚禮當天吳雪琴忙得不可開交,有人過來跟她說新娘曬箱的情況,說兩個箱子里滿滿當當的,雖然以家常的衣服居多,但也有四件新衣料和八十八塊錢紅封。

她聽後心裏一怔,能把彩禮全部讓新娘帶回,還能陪嫁二十二塊錢,對於那個家庭也算是大手筆了吧。看來,是她門縫裡看人把人看扁了,或許王家不是那需要女兒貼補的娘家,她暗暗替兒子鬆了口氣。

今天一大早,王柏夏眼圈紅紅的催着李青要回娘家,吳雪琴臉上笑着,心裏卻有點不舒服,連一天都等不及,就不怕別人說他們老李家的閑話。

下午回來的時候,王柏夏眼圈還是紅紅的,吳雪琴徹底不高興了,這是回家訴苦去了?才新婚第一天,他們老李家是苛責她,還是怎麼著她了?

還是李青細心的發現母親心情不好,於是和他們說了王家昨天一大早發生的事,只聽得吳雪琴火冒三丈,拍着大腿,大罵王大海不是東西。倒是李長庚沒有多說什麼,只讓好好對待兒媳婦,多疼她一些,說她是個懂得感恩的可憐孩子。

當李青告訴他們說杜鵑晚上要過來,他們老兩口一直以為她是不放心女兒,過來叮囑他們幾句。捨不得相依為命的女兒出嫁,這種心情他們很能理解,畢竟他們也是送過女兒出嫁的。

令他們意外的是,杜鵑先是不顧體面的大哭了一場,而後又直接提到了彩禮,把李家人全部整懵了。這婚禮已經辦了兩天了,現在提彩禮,這究竟是幾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