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御靈:我與神靈畫押
御靈:我與神靈畫押 連載中

御靈:我與神靈畫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月下飛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月下飛瓊 都市小說 顧燦

天地有靈,萬物共生;六合之內,八山為柱;擎天而立,六族共護
有閶闔神族護西極之山; 有幽都鬼族護不周之山; 有陽門魔族護波母之山; …… —— 數萬年前的一天,司位水神受魔靈浸染,怒觸不周山;致聖柱坍塌,靈界失衡,魔靈肆虐,六族遂避禍人間... 數萬年後的一天,有個雲遊道人拿出一本封面寫了「封神卷」三個大字的泛黃舊書,笑着對我說道:「小夥子,我看你骨骼驚奇,靈氣直衝天靈蓋,這本秘籍與你有緣,我收你十塊錢賣給你吧!」 這畫面,怎麼似曾相識呢! —— 我是顧燦,你以為我是天選之子?然而我真的是天選之子!展開

《御靈:我與神靈畫押》章節試讀:

第7章 喪屍


距離江北郊區溜屍案已經過去了十數天,但網絡熱度卻沒有絲毫減少的跡象,各大媒體開始把這起溜屍案同往年發生的靈異事件聯繫起來,一時間,引起了社會面的極度關注。

儘管軍方、**、警局等相關機構輪番出來闢謠,也還是難以打消民眾心中的顧慮。

不得已,警方只能找來一個替身,扮成了那晚出車禍的顧燦的模樣,並找來了直播視頻的錄製者西裝男,三方合演了一齣戲,將那起溜屍案定義為團伙碰瓷案,一時間才壓下了輿論的風口。

————

霓虹璀璨的市中心,剛從公安局門口來回走了三四趟的顧燦終於下定決心開始往回家的方向走。

看着手機里關於溜屍案的相關報道。

他實在是沒有勇氣拿着那張印了顧燦大頭照的身份證去公安局,然後說:你好,我叫顧燦,我現在是一名御靈者了,請問怎麼找到江北市的神秘組織。

指不定當場就會被人家拷起來,要麼送到監獄,要麼送到精神病院。

他實在沒法解釋自己就是顧燦,似乎所有與顧燦相關聯的信息都被抹掉了,面部識別、指紋識別、虹膜識別通通失效,若不是自己記得手機密碼,說不定這幾天連飯都吃不上。

「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顧燦仰天長嘯一聲後,就收起了手機,自顧自閉着眼埋頭趕路。

「誒!你看,那人怎麼閉着眼睛走路啊,也不怕摔跟頭。」

「你別瞎說,萬一人家是個瞎子呢?」

「瞎子!?你見過哪個瞎子走夜路走得要飛起的啊!好歹也帶根導盲杖或者牽條狗吧!」

迎面走來的一對姐妹花看到顧燦有些非常人的舉止,小聲議論着。

若是放在平常,顧燦一定會衝上去質疑道:瞎子還戴副墨鏡呢,我要不要給你戴上瞧瞧!

但此刻的顧燦卻完全沒心思理會,因為他正在嘗試去適應靈力所帶來的變化,這幾天身體逐漸吸納了一絲絲靈氣,積累在氣海穴中的靈力讓顧燦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他能明顯感知到靈力對自己身體的改造,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那便是「敏感」。

打個比方:走在炎熱的街道上,一陣風吹過來,普通人可能要等到風吹過自己身體半步之後感覺到涼爽了才知道有風來了;但被靈力改造之後,人的皮膚會變得敏感,皮膚會提前感受到風的氣息,會比普通人提前知道風來了。

這就是常說的反應靈敏與反應遲鈍,而靈力改造的身體不僅僅是讓皮膚變得敏感,更是一種以精神力的全方面感知為變化的提升,提高身體的各項機能,例如應激、反射、感知、預知(預判)等。

此刻的顧燦雖然閉上了眼睛,但他能清晰感知到以自身為中心向外輻射出去十米內的所有一切。

每一滴露水滴落的瞬間,每一聲蛙叫的具**置,每一塊地磚之間的顏色變化,每一個即將轉彎的路口,甚至是每一個行人呼吸之間的間隙...

如果是睜着眼睛,精神力的感知範圍還可以向外延伸數倍,只不過越遠的地方就越難明細。

沉醉在這一狀態之中,顧燦已經出了鬧市區,正穿過一片老城區往家裡趕。

「奇怪,怎麼這麼多**把這邊老城區圍得水泄不通?」

顧燦利用精神力的感知,成功躲開了**封鎖的路口,從小道溜進入了老城區,畢竟這是自己回家唯一的近道。

一開始,顧燦也沒太在意,只當是**蜀黍們在抓捕一般要犯。

但越往老城區中心走,顧燦心裏越沒有譜,因為在他的精神力延伸範圍內,別說看不着人影了,就連一條阿貓阿狗都沒碰到。

「不對勁!」顧燦停下了腳步,整個人瞬間沒入了街巷的黑暗中。

藉著昏暗的路燈,一具行屍走肉拖着沉重的步子開始在顧燦剛走過的街巷中遊盪。

「怎麼有點喪屍的感覺呢!?」

「難道是有劇組在這裡拍喪屍片?還挺有氣氛啊!」

可是轉念一想,在精神力感知範圍內根本沒有發現多餘的人,更別說鏡頭了。

顧燦還在猜想着,那具喪屍般的行屍走肉突然開始朝顧燦所在的角落飛速衝來。

緊接着,顧燦的感知範圍內,又有兩具一模一樣的行屍走肉在朝着這邊飛速移動,僅僅隔着一條街巷。

暗巷中,月光籠罩之下都沒有掩蓋住那具行屍走肉兩眼發散出的嗜血紅光。

那雙深深凹陷下去的雙眼空洞中泛着猩紅。

看到那猩紅的一刻,顧燦就已經不敢再把這具行屍走肉同拍戲想到一塊。

這妥妥的靈異事件了啊!

沒錯,雖然那具行屍走肉看上去像一個三四歲的學步孩童那般,但他朝顧燦衝過來的速度一點兒也不比正常人慢,甚至快上一大截。

就在顧燦這邊你追我逃的節骨眼上。

靠近老城區正中心的一條暗巷中,有兩人一前一後走着。

蘇莞懷抱雙手走在前面,警惕着四周,高勛則跟在後面刷着斗音。

「喲!莞兒姐,**局那邊好像給溜屍案給結案了,結了個團伙碰瓷案,真是難為這幫傢伙了。」

「結了個什麼案,騙騙無辜的群眾還行,能騙得了我們靈異局?」

「等今晚這事兒結束了,我們還得走一趟外江區那邊。」

說完,蘇莞伸手按住了耳麥,「隊長,我和高勛已經到達事發地,沒有發現異常...。」

「等一下,好像有情況!」

「原地待命,老城區已經被封鎖,等我們趕過去!」耳麥里傳來了一句渾濁嚴肅的聲音。

蘇莞將手從耳麥上緩緩放下,「老頭子,情況有些緊急啊!」

昏暗的小巷中,路燈時不時短路一下,忽明忽暗,詭異的氣氛被烘托到了極點。

黑暗中,一個少年以極快的速度突然衝出,嘴裏還不斷喊着,「救命啊!有喪屍!」

而他的身後,是五具雙眼泛着猩紅的行屍走肉。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