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招惹了朕還想躲
招惹了朕還想躲 連載中

招惹了朕還想躲

來源:asp1 作者:瀲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宸風 梅聞兒 現代言情

本是在實驗室研究新款毒素,已經兩天一夜沒有回家的梅聞兒,居然失手毒死了自己
醒來展開

《招惹了朕還想躲》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帶球跑!


深夜,錦帳中,男人衣衫半遮。
飽滿有力的肌肉線條,在燭光閃爍中變得愈發引入想入非非。
可他的眼神,沒有絲毫**,只有冷漠和嘲諷!
這讓頭疼欲裂,從昏睡中醒來的梅聞兒,下意識想把人推開,「唔~」 察覺到她小動作的某男,卻將她反扣在塌上,低沉喑啞的磁音,亦透出殘暴的殺意,「給本王設局!
梅聞兒,你這麼敢,本王就讓你徹骨難忘!」
梅聞兒打了個激靈,不斷有記憶湧入。
在現代搞科研製葯的她,穿書了!
成了和她同名的相府嫡女,送白月光女主當上皇后的炮灰女配!
她先是被設計看上男主——攝政王!
但攝政王喜歡的,是她的堂姐梅聞畫,小名婉婉,所以哪怕梅聞兒仗着丞相爹撐腰,求得了賜婚聖旨!
可娶了她的攝政王,一直對她不聞不問。
於是就有了今天這一出…… 攝政王要睡白月光側室,卻被原主截胡的這一晚!
就在方才,攝政王的白月光側室哭着跑了…… 絕了!
「不是想要個嫡長子么?
本王成全你!」
不,我不想,可是男人的鉗制和身體上的疼痛,讓梅聞兒無法開口。
「不必給避子湯,讓她懷!
將來去母留子,給婉婉養。」
最後,男人丟下一句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 沒想到男主夜宸風是個狠人,現在就計劃好去母留子!
奄奄一息的梅聞兒,死魚般想着,但這還沒完!
隱約里,她還聽到梅聞畫的聲音!
「把她從相府帶來的心腹,全抓起來,賣給伢子!」
「是!
梅夫人。」
…… 呵。
不愧是原書里,隱藏在殘暴男主背後,心機無敵的女主!
所謂的截胡,都是她的算計!
藉此剪掉梅聞兒的羽翼!
記憶里,原書設定中—— 梅聞兒的頭胎就是因為女主的設計,令男主誤以為孩子不是他的,被強行打掉!
但後來,梅聞兒還是生下了嫡長子,還得到了男主的認可!
可她的結局,卻是被男主千刀萬剮!
因為女主的算計,男主誤以為梅聞兒殺了他最敬愛的祖母!
這都是後話…… 梅聞兒記得,如果她繼續呆在王府里,最近就會有一波大算計等着虐她!
不行,她得想辦法自救!
首先要離開這裡,別和男主扯上任何瓜葛。
於是—— 半月後。
下朝的夜宸風發現,遇見他的每個官員,都在隱晦且怪異的打量着他!

「管風,查一查怎麼回事。」
「是!」
管風領命而去,將駕車的韁繩,交給了身邊的來福。
來福接過手來,就確認性的問道:「王爺,梅夫人昨天回相府了,要去接回來么?」
「嗯。」
…… 丞相府。
「王爺您這邊請,夫人與梅夫人就在前邊的花廳里。」
「嗯。」
夜宸風微微頷首,「荷花養得不錯。」
這是他第一次進相府後院,所以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片荷花池。
更是第一次見到—— 躺在一條小船上,停在大大荷葉下的梅聞兒!
但因為她臉上蓋着輕紗,夜宸風起初還沒認出來!
不過夏風似知他意,正好將梅聞兒臉上的輕紗吹開,露出她嬌艷明媚的容顏。
夜宸風頓時眯起雙眸,目光定在那個女人光溜溜的腳上!
「啊這……」 隨行的管家也看到了這一幕,連忙捂上了眼,再不敢吱聲。
與此同時,夜宸風已掠過荷塘,踩進那隻小船。
忽然的晃蕩,把睡夢中的梅聞兒驚醒,「唔~」 「賤人!
你為了勾引本王,還真是不遺餘力!」
夜宸風嘲諷出聲,已經能猜到,這場面是梅聞兒為了勾引他,故意設下的局,如此放浪大膽,是她的風格。
而且,她倒是有幾分小聰明,知道在王府無法再得手,竟跑到相府來折騰。
然而—— 梅聞兒整個人都是懵的!
勾引夜宸風?
抱歉。
她才懶得干!
而且這狗男人真煩!
她都偷偷跑回家了,他居然還追到相府來!
揍他!
「砰!」
梅聞兒當時就將逼近的男人,一腳踹翻!
「噗通!」
萬萬沒想到的夜宸風因為船太小,施展不開,還真就被一腳踹下去了,掉水裡了。
當然了…… 梅聞兒也沒撈着好。
「唰!」
毫不憐香惜玉的夜宸風,一把將小船掀翻了。
「噗通!」
梅聞兒也掉河裡了…… 游廊上的管家驚呆了!
好半晌後,他才反應過來的喊道:「快救人!
王妃和王爺掉荷花池裡了!」
不過梅聞兒顯然不需要,她在最初受驚被嗆了一口水後,就迅速遊走了。
「該死!」
沒想到她這麼油滑的夜宸風暗咒了一聲,就追了上去,卻有些追不上?
呵,他竟不知,他這正妃泅水本事如此了得。
於是,等梅聞兒破開水面上了岸,套上婢女遞過來的衣物,夜宸風才跳上岸來,又濺了她一身。
「你有病啊!」
梅聞兒簡直無語了,這個狗男人絕對是故意的!
夜宸風雙目幽幽,似有暗火明滅,「有病的是你!
你到底想做什麼?」
「本小姐想做什麼,跟你攝政王大人有什麼關係?」
「呵!」
夜宸風被堵得,忽然一笑,「如果本王沒記錯,你現在是本王的王妃,你自己死皮賴臉要來的賜婚,忘了?」
「如果本小姐沒記錯,本小姐在離開攝政王府的時候!
已經把其中一封休書,完完整整的放在了書桌上!」
「……」夜宸風一時沒反應過來。
梅聞兒已繼續發飆:「而且,本小姐的休書已經拿去京兆府蓋了章,也就是說!
官家已經批准本小姐休了你——攝政王大人!
也就是說,本小姐現在幹什麼!
都與你、夜宸風,我們的攝政王大人,沒有半銅錢關係,懂?」
一番話…… 讓夜宸風終於知道,今早那些朝臣,為何都用那樣的眼神打量他了!
原來根源在這!
是這個女人,再次給了他一次奇恥大辱。
「你!
找!
死!」
夜宸風一掌掐住梅聞兒的頸,黑眸中湧現出實質般的殺意!
分明是真動了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