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修仙小捕頭:我的金手指很無恥
修仙小捕頭:我的金手指很無恥 連載中

修仙小捕頭:我的金手指很無恥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公子玄 分類:玄幻

標籤: 公子玄 呂長生 玄幻

自古人妖殊途,人鬼不容,偏有那竹女報恩,山神娶親,邪祟作亂,畫皮鬼魅惑眾生
翡翠白玉面者愛吃心肝,偏偏還要做成麻椒爆炒,稱其別有風味! 時間本無羅剎,夜叉,奈何貪心之人日夜供奉獻祭,虛空破碎詭異降臨人間
呂長生坐在天樞樓上嘆息,這個世界妖狠,人壞,套路深,我要回農村!展開

《修仙小捕頭:我的金手指很無恥》章節試讀:

第2章 你倒是上啊


「在下呂長生見過夫人。」

不知何時,騾前閃出一個布衣青年,手拿黑摺扇,腰間掛着把小銅壺,很是別緻。

他雖然衣着樸素,卻有幾分典雅氣質。

除了皮膚略顯麥色之外,可稱丰神如玉,眉眼間盡顯陽剛之氣。

紅衣美婦受驚猛然扭頭,不由得眸子一亮贊道:「好個人間最得意,俊秀小後生,只是半夜三更尾隨良家婦女非君子所為。」

青年舉扇輕搖似笑非笑道:「薛夫人,真會說笑,我非君子,卿非良家,倒也算有緣人。」

花前月下,美婦美景,實在是令人愜意。

「你知道我?你又是何人?」

婦人眯起了眼睛,身下影子像是活了過來,如同毒蛇吐信,蠢蠢欲動。

呂長生見狀眉頭抖了抖略顯輕佻之色。

他仔細打量婦人片刻後笑道:「夫人可大,哦不,是可啪,哦不,可怕之處在下可是一清二楚。」

此時烏雲遮月,婦人低頭不見騾首嬌笑道:「小哥還真是不知我的深淺,死字怎麼寫沒人教過你吧。」

呂長生傲然而立,輕抖摺扇道:「我乃舞陽縣公人,特來度夫人超脫紅塵,從此不再受鬼道之苦。」

這動作很是瀟洒不羈,盡顯鋒芒。

美婦人怔了怔俯身嘆氣道:「子非鬼,安知鬼之樂,豈不知上天有好生之德,為何就不能給我母女一條生路?」

那抹雪白圓潤勝過天上明月,別說土匪動心,正人君子也難以把持。

呂長生被一片雪白晃到了眼睛,最後搖了搖頭道:「夫人須知天地有序,陰陽有別,應去你該去的地方。」

美婦人仰望明月喃喃道:「該去的地方,聽說那裡還要受到約束,不如在我這個世界逍遙自在。」

呂長生聞言冷笑不已。

自由人人都喜歡,但是人人都極度自由,意味着人人都不會自由。

「夫人,一個小鎮,如果沒有任何規矩約束,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想想會發生什麼?」

美婦人冷曬,不屑回答。

女人都喜歡被寵,尤其是漂亮女人,從不喜歡講道理。

呂長生輕輕說個破字,黑色摺扇脫手飛出,重重擊在騾子額頭,又飛了回去。

騾子吃疼,呱呱亂叫起來。

幾息後騾子變成癩蛤蟆呱呱叫着跳入草叢,叫聲很是輕鬆愜意。

這幾天可把它累壞了。

婦人也不惱怒,拋個媚眼過來道:「我正好缺個鬼奴,侍候起居,做入幕之賓,不如你來罷!」

「再說這世間本來就是人吃人,我吃他幾個人又有什麼不行,看你陽氣好重,不如今晚便宜你了,你來做孩子的爹,來啊來折磨我。」

婦人咯咯媚笑着,輕咬紅唇,眸子卻已赤紅如血,說不盡的妖艷魅惑。

呂長生頓覺心神蕩漾,有點小小興奮,很自然的微微對婦人表示了一下尊重。

「喂,小子你發達了,從臉型判斷這可是極品名器,南海玉蝴蝶,我可教你采陰補陽鏖戰之法,但你得讓我康康。」呂長生識海中光明大放,一個紅臉小童足踏火焰,擠眉弄眼,滿臉想看戲的表情。

「尼瑪,紅孩兒,她根本不是人啊,你別亂來好不好,什麼名器不名器的不重要,起碼也得是個活人吧。」呂長生急忙以靈識傳音,警告小東西別胡鬧。

美婦目光掃來,露出她都懂的目光,你這年輕人火氣還真旺。

「嘖嘖,年輕人,種族不是問題,生死不是界限,你們的話本小說里,不是常有書生,金烏,女鬼,你要是敢上的話,我送你一部煉鬼之法,只要她的法不破,我保證你感覺都一樣。」紅孩兒滔滔不絕,不斷誘惑。

果然人性經不起任何誘惑,呂長生猶豫起來,似乎要對生活低頭妥協。

「小子,等啥呢,想變強嗎?想草根逆天崛起嗎?想做雜役撿漏嗎?想把公主神女都攥在手裡嗎?想收幾個實力超凡的棒槌手下嗎?快征服這個女人…」紅孩兒不斷誘惑洗腦,呂長生暗道,這些老子前世都想過…看小說話本的那個不想…

但為了以後跟公主們的和諧幸福生活,還是算了吧,會有心理陰影,以後站不起來就完了…

美婦忽然睫毛微動,身後影子極速遊動撲向呂長生的影子,不住吞噬撕咬。

「鬼影附形,離魂之術,看來高家莊合村盡滅,跟你脫不了干係,夫人你吃相未免太難看了些,給我去死!」

死字出口,呂長生解下腰間赤黃葫蘆往地上一灑,頓時煙霧升騰,三個影子吱吱怪叫着無法逃遁被消融殆盡,婦人立即神情萎靡,光彩全無。

「啪。」

「啪。」

「啪。」

婦人連吃了幾個耳雷子,臉上畫皮掉落,露出破皮爛肉,淤青屍斑駭人至極。

呂長生一陣乾嘔,罵道:「給你臉了賤人,看你出身可憐才好言相勸,本想在土地廟給你個差事,如今看來你卻是德不配位。」

「砰。」婦人被一腳踢飛數丈,爬起來大叫饒命。

「不知先生是鎮靈司使者,小婦人誠心悔過,還望大人恕罪。」

「多說無益,小小怨鬼胡作非為,理當應劫。」

呂長生手捏一枚銅錢念道:「天清地靈,魂魄生髮,散則為氣,永不超生,滅魂!」

「噗。」

銅錢嵌入婦人眉心半寸,溢出道道烏光消散在天地之間。

「噗通。」

婦人皮囊轟然倒地。

呂長生眼中映出紅孩兒的小小身影,不住大叫着可惜可惜,暴殄天物,催促某人趁熱。

某人臉一黑,差點暈了。

他常常覺得自己不夠無恥,所以跟紅孩兒格格不入。

「啊不,娘親。」紅衣女童從遠處奔來抱着婦人身體大哭不止,卻不見有淚水滴落。

「娘親,我還沒見過姥姥,你說過要帶我去哪裡,釣螃蟹,捉蟋蟀玩。」

婦人神魂已被打散,不可能再回應什麼。

女童痴痴傻傻依舊抱着她用力搖晃,:娘親你說過我們不會死的,你別睡我一個人好害怕…

青年有些不忍直視嘆氣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我並非殘忍嗜殺之人,孩子你想不想再見你娘?」

女童抬頭弱弱道:「當然想,壞人叔叔,你有什麼辦法?」

青年從袖子掏出一顆碧綠色丹丸遞過去道:「吃了,你就能永遠跟娘親在一起。」

女童猶豫片刻滿臉希冀吞了下去。

到底還是不懂人間險惡的稚童。

青年見狀急忙避退出去數丈。

「砰。」

女童悶哼一聲周身燃起碧綠火焰,半柱香後連同地上婦人被燃成灰燼。

呂長生搖頭嘆息道:「因果已了,可惜我那顆碧火煞,我可真是個大善人!」

「呸,你好殘忍,無心為惡,雖惡不罰,這麼漂亮可愛的鬼娃應該養着,做童養媳多好。」呂長生頭頂紅光忽明忽滅。

「想不到我的金手指是個重口味小可愛。」呂長生哭笑不得,以後可怎麼辦。

哎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