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鹹魚靠種田翻身
快穿鹹魚靠種田翻身 連載中

快穿鹹魚靠種田翻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人間椰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人間椰子 古代言情 鹹魚魚

太上老君曬得鹹魚成了精, 在天庭苟了千年 天庭有人看不順眼了, 憑什麼你鹹魚魚可以躺? 鹹魚魚被一腳踹出仙界,帶着系統去各個小世界下放種田 鹹魚魚淚流滿面:「不,不,不要啊」 我只是條鹹魚啊 本文:披着戀愛皮子的種田文展開

《快穿鹹魚靠種田翻身》章節試讀:

第4章 鹹魚魚女尊種田3


鹹魚魚喜歡這布滿荷花的池塘。許久出來走動,鹹魚魚貓似的伸了個懶腰。

陽光灑在荷花瓣上,似乎有水珠在荷葉上滾動,在陽光下是一顆顆發光的寶石。普照大地的陽光似乎將整個池塘染上一層金輝,荷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聖潔而又美麗。

這荷花似乎有靈,慢慢地將蓮蓬靠近鹹魚魚,送給她一個蓮蓬吃蓮子。

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鹹魚魚小胖手剝開蓮子放入口中,一陣清甜,鹹魚魚眯了眯眼。

昨天,鹹魚魚的系統商城擴大了,多了幾本書,鹹魚魚又向系統賒購了《道家符入門手冊》。腰包里銀錢沉甸甸,鹹魚魚準備去珍寶閣購買百年黃紙和黑硃砂。

踏入珍寶閣,裡邊貨物玲琅滿目,正**倚着位紅衣美人,眉眼如畫,眼若秋波婉轉。

「小姑娘來買什麼啊?」女郎笑顏如花。

「百年黃紙百張,上好黑硃砂。」鹹魚魚回答。女郎捏了捏鹹魚魚肥嘟嘟的臉頰肉,附在鹹魚魚耳邊柔聲道:「有哦」

鹹魚魚見女郎拿出的黃紙和黑硃砂帶有淡淡的靈氣,爽快的靈氣。

「不知令女郎是什麼名字?」鹹魚魚問道,「下次我還來找你買」

「叫我游姬即可,小姑娘。」游姬搓了搓鹹魚魚的腦袋,搓的鹹魚魚想要暴走。「慢走哦,小姑娘」

鹹魚魚想着畫符應該在靈氣最為濃郁的時候成功率大些,青天白日不宜畫符。

當月光穿過樹蔭,漏下一地閃閃閃閃爍爍的碎玉,鹹魚魚引導月光精華在全身遊走,一周天,呼出口濁氣。

凈身、凈手、凈面,鹹魚魚在自己的房中擺上提前準備好的三盤水果、米酒、香燭,在屋外布了個隔絕陣,以防被人打擾。

上香跪拜,祝告天地神明,「保佑鹹魚魚我畫符順利。」

鋪好黃紙,正襟危坐,鹹魚魚小臉嚴肅地皺成一團,提起筆尖蘸硃砂,存思運氣,將月光精華注入筆尖,在黃紙上一筆喝成。

鹹魚魚口中默念着日君訣,左手作出手勢,引氣入符,一張太歲符勉強完成了。

鹹魚魚畫完一張符已經脫了力。

最後鹹魚魚將畫好的太歲符繞過爐煙三次,算是有了張成品符。

鹹魚魚將這張符小心翼翼地放進腰包,以備不時之需。用完最後的力氣,倒在床上,死魚眼一翻,睡著了......

金秋九月,金桂飄香,一年一度的百花宴開始了,每年這個時侯,世家子弟、皇卿貴族都會參加,男子爭奇鬥豔,比賽琴棋書畫,女子射箭騎馬。

一大早,正睡的天昏地暗的鹹魚魚被丞相老媽揪着耳朵起了床,此時鹹魚魚一臉起床氣。

鹹魚魚仔仔細細地給自己描上黛青柳葉眉,櫻桃小嘴一點紅,眉間貼上銀花,耳旁邊墜着對銀蝴蝶,頭髮盤成朝雲近香髻,帶一個銀竹葉發簪,配上鎏銀黑裙,裙擺一層淡如清霧的細紗,腰系鑲白玉銀腰帶。

鏡子中鹹魚魚巧笑倩兮,鹹魚魚對自己的打扮很滿意,作為一條鹹魚,低調點,能躺着就行。反正原主每次百花宴總是出醜,草包一個。

「世子,上馬車」鹹魚魚被扶着上了馬車,馬車上好的檀香木打造,微風徐徐吹來,街邊的小販叫賣着,鹹魚小仙感受着人間的煙火氣,幾百年間妖生來獨來獨往,覺得凡人間好生熱鬧。

車外傳來陣陣少男少女的歡笑聲,鹹魚魚知道百花宴正廳到了。

「溫魚,溫魚你來啦!」一個滿臉福氣的人,像球一樣向鹹魚魚滾過來,胖胖的女孩熱情地拉着鹹魚魚往大殿邊走。

鹹魚魚才想起這個胖胖穿金戴銀閃瞎眼的小胖墩是原主溫魚的好姐妹,首富之女王富貴。

王富貴的媽王大富和溫丞相是好閨蜜,所以王富貴從小和溫魚玩在一起、草包溫魚去哪喝酒聽戲,必然少不了王富貴。

鹹魚魚仔細想了想資料中王富貴的片段:貌似原主死了屍骨全無的時候,好姐妹王富貴派了大量人馬去找溫魚的屍骨。

久未找到,卻發現溫魚為陳非卿擋刀而死,氣不過,要去找陳非卿的麻煩,卻意外中毒身亡......

溫魚和王富貴、真是一對短命的難兄難弟啊......

十六歲的王富貴被老爹老媽逼着讀四書五經,苦不堪言,趁着百花宴偷溜出來,看到鹹魚魚,王富貴綠豆大的小眼睛放出精光。

「好久沒出來玩了,魚魚,我跟你講,這段時日我真真實在太苦了,讀書讀得快吐了,而我老媽偏偏要我成為個讀書人!」

「呃!我母親已經放棄我了,我已經在田裡種了一個半月的地了」鹹魚魚拍了拍自己黑了不少的小臉蛋,痛心疾首。

王富貴一把抱住鹹魚魚:「太好了,你比我更慘!」

鹹魚魚…..!

王富貴一邊對着鹹魚魚狂吐苦水,一邊對着眾美男小眼睛閃閃發光,鹹魚魚表示辣眼睛。

王富貴拉着鹹魚魚在某個角落坐了下來,鹹魚魚安靜的啃着糕點,美滋滋。

百花宴不愧是一年一度的宴會,絲竹聲響起,如聽仙樂耳暫明,飄飄若仙的眾美男隨音樂舞起,花團錦簇,如百花齊放。

如果陳非卿不要在台上就好了,陳大蓮花婀娜多姿,放着電眼,迷的台下某個富貴閑人連連叫好。

鹹魚魚努力隱形自己,直直吃着糕點,原本香軟的糕點現在味同嚼蠟。

但隨後,陳非卿的眼死死地勾着鹹魚魚,鹹魚魚感覺自己就像被惡獸緊盯的獵物,可憐兮兮地縮在角落裡,手捂着腰包里的符。

鹹魚魚喝了口茶,對着王富貴說:「我先去外邊吹會兒風」 鹹魚魚趕緊溜。

遠離了紅塵的喧囂,鹹魚小仙挺難適應這麼熱鬧的地方,在小路邊隨意地走着,微風吹拂,鹹魚魚緊張的心頓時一松,吐出口濁氣。

夜光,星光閃爍,湖面如同明鏡,正**有個水閣,傳來陣陣琴聲,飄渺而又悠遠,鹹魚魚似乎置身於竹林之中,聽着沙沙的竹笙,鹹魚魚想躺着……

走近,一個男子彈奏着琴音,他坐在輪椅上,半張臉被黃金面具覆蓋,看見鹹魚魚,男子眼神凌厲地望了過來,鹹魚魚心中一顫。

不同於女尊國其他男人嬌弱如弱柳,彈琴的男子錚錚鐵骨,似竹子一樣清高筆直。

「喝茶嗎?姑娘」美男邀請着鹹魚魚,鹹魚魚喝了口清茶,覺得這茶甚是好喝,帶着點竹子的清香。

男子穿着馬褂黃袍,鹹魚魚想到只有皇親國戚才能衣着明黃色,行為更加恭敬了。

「公子的琴聲讓人放鬆寧靜,小女子不禁打擾了前來傾聽。」鹹魚魚模仿着世家子弟答道。

「無礙,我名竹青,不知小姐你的名諱?」竹青淡淡道。

這不是自己的未婚夫二皇子葉竹青嗎?鹹魚魚趕忙道:「二皇子殿下,小女是溫魚」

二皇子葉青笑眯眯地看了看鹹魚魚,溫和地說道:「可願再聽一曲琴音,我的未婚妻?」

「願意」鹹魚魚有點害羞,作為一個單身了上千年的小仙,連男人的小手手都沒牽過。美男子溫柔地在問自己,鹹魚魚感覺自己已經達到了魚生巔峰。

陣陣綿綿琴音入耳,猶如催眠曲引人入睡,鹹魚魚腦袋昏昏沉沉,睡眼惺忪......躺着睡著了。

美男子見鹹魚魚睡着,起身摸了摸鹹魚魚的臉蛋,然後舔了舔鹹魚魚的小嘴,唇瓣滑過鹹魚魚的臉頰,不願放開。

「真甜」二皇子有點意猶未盡。

「影一,送溫世子回去」一個影子出現帶着鹹魚魚離開了。溫世子推着輪椅映入夜色中。

夢中:老黃牛鹹魚魚奮力地犁着地。

鹹魚魚不想犁地,大壯和二壯甩着鞭子驅趕着自己。

這個日子,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