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活埋:我從土裡帶出一座城
重生活埋:我從土裡帶出一座城 連載中

重生活埋:我從土裡帶出一座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指弦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瀟 洛紫瑤 都市小說

地球,我回來了! 一代大帝重生在被活埋的時候,月朗星明下,一條傷痕纍纍的手臂破土而出
…… 你是否想過,人類正被某種生物監視? 你是否想過,金字塔下存在守陵人! …… 霓虹璀璨的都市,各大城市出現怪物, 它們騎着戰馬,對遮天蔽月的直升機碑睨邪笑
人間,噩夢降臨! …… 【我要的並不多,成為富豪、攬美人入懷、護親人周全、斬仇人於刀下
耐何,一場戰鬥被全程直播,將我捧成了……神!】展開

《重生活埋:我從土裡帶出一座城》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生被埋


華夏,沐州市。

夜,天空滿天星斗,像一粒粒珍珠灑落在碧玉盤上。綠葉茂密的樹林里,不時發出「沙沙」聲響。

忽而,一條傷痕纍纍的手臂破土而出,緊接着,一張蒼白無力的臉頰露出土面,乾涸的雙唇一張一吸,大口喘氣。

星星不停的眨着眼睛,似在嘲笑這殘破生命。

「嘻,他還活着呢!」

聲音清脆悅耳,帶着絲絲喜悅。

這是一名身穿藍色短裙的少女,少女身姿玲瓏,藍裙下曲線延伸。

她有一頭烏黑長發,輕風吹拂,髮絲微微飄舞,露出了一張精緻的小臉蛋。

這是夢,還是現實?

夜瀟聞着她身上散發出的清新香味,獃滯的眼神逐漸有神,眼前這幕,正是他遙遠記憶中噩夢的起點。

重生?還是重生在被活埋的時候……

他抬頭打量四周,望向少女身後,一名身穿華服的老人正大汗淋漓的拍着手上的泥土。

「可憐吶。」

老人緊蹙的眉毛擰成死結,嘆道:「小友,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他不僅將你雙腿廢掉,還活埋於此。」

「唉……你後生半恐怕得在輪椅上度過了。」

夜瀟輕輕的吐出一口濁氣,撕下一片衣角清理傷口。

傷口觸目驚心,裏面灌滿了泥土,他似毫無知覺的將泥土一點點摳出,隨後道:「多謝老爺子救命之恩。」

前世,殘廢十年,讓他看清世間冷暖;即使是一輛輪椅,對他來說也是奢侈品。

他在地上爬了十年,苟延殘喘的活着,即使最後登上巔峰,也不知仇人是誰!

夜瀟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他只是一個大學生,從不打架鬥毆也沒與人結怨。

對方的動機,難道只是想看一個人變成狗後該如何生活?

「你這傷口像是用鐵鏟敲的。」

老人詫異,這樣的傷換作任何人必是疼得大喊大叫,眼前這小伙沉靜得不合常理。

「嗯。」夜瀟點頭:「是綠化工人的鐵鏟,但不是他們。」

老人說:「我和子瀅來到這時,就見兩名鬼鬼崇崇的男子溜了。「

「很奇怪,他們明明有機會置你於死地,卻在活埋你時留了出氣口,更像是刻意等人經過,確定有人救你才急忙脫身。」

「你可有看清他們的長相?」

夜瀟呼吸急促,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

「沒。」老人搖頭:「藉著星光,只看見了背影。」

儘管夜瀟沒抱多大的期望,但還是有些失落。

之後,這對爺孫將夜瀟扶到了半山腰上的一棟別墅。

靈渠山雖是國內有名的景點,也有尚未開發的區域,能在旅遊區內購置一棟別墅,可見這老人不是一般人。

前世經歷過這一幕,夜瀟並不驚訝。

不同的是,前世的他與老人並無交談,那時的他還未真正踏足社會,面對即將殘廢的軀體內心悲痛欲絕。

而今,他雖只是擁有着19歲的身體,靈魂卻高達兩千歲。

他曾在弱肉強食的環境中生存,從一個渺小如蟻的卑賤奴人登臨帝尊之位,每一步,都是踏着錚錚白骨迎難而上。

曾經的渺小,曾經的光輝,都已成為過眼雲煙。

再回首,故人不在,即使與天齊壽,也只能孤零零的躺在至高無上的寶座上回憶往昔。

兩千年的孤獨,兩千年的異鄉漂流,即使失去一切,重生在最悲慘的時刻,他的心裏也像是吃了蜜一樣的甜,因為這裡有他的親人。

——地球,才是他魂牽夢繞的家鄉。

這不是夢啊!

他的笑容像是雨後的一束陽光,晴朗,明亮……

裴子瀅蹙眉,不悅道:「都快殘廢了,還笑得這麼燦爛,神經病啊!」

經過短暫的接觸,夜瀟知道老人名叫裴侯,少女名叫裴子瀅。

裴子瀅一臉嫌棄,像看怪物一樣看着夜瀟,這樣的傷看着都疼,他難道沒有一丁點知覺嗎?

掩鼻,空氣中散發出的血腥味,讓裴子瀅胃裡翻湧。

裴子瀅從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如今卻為一個來歷不明的落魄男子上藥,可惡的是對方竟還在笑!

她心裏越想越氣,堵氣的將藥瓶一扔,嬌喊道:「爺爺,我不弄了,又臟又噁心。救這樣一個沒心沒肺的殘廢,我真是瞎了眼!」

「小友,子瀅說話不知輕重,別放在心上。」裴侯打着圓場。

「沒事。」夜瀟擺手,鎮定道:「放心,不會殘廢,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希望,不是嗎?」

「所以……」裴子瀅嘟着嘴,傻傻的問:「你的心態樂觀向上,是為了有後福而笑嘍?」

「算是吧。」

「不疼嗎?」裴子瀅指着傷痕可怖的腿,那裡血液濃稠。

夜瀟攤手:「疼有什麼辦法,大聲喊叫難道就能痊癒?」

不待裴子瀅接話,夜瀟繼續:「你們的時間不多了,我正琢磨着該用什麼辦法救你們呢?」

一聽這話,之前和善的裴侯頓時臉色大變,冷聲道:「小友,你這是話裡有話?」

夜瀟手枕着頭,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別墅門口的石階上。

他望着滿天繁星,道:「我現在身無分文,如果你們在此喪命,以我這行動不便的身體,很難去弄到那些價值不菲的藥材來治癒雙腿。」

原來沒有聽錯,裴侯的臉色更加陰沉:「小友,飯可亂吃話不可亂說,我救你回來不是讓你咒我爺孫短命的。」

夜瀟搖頭道:「我並非忘恩負義之人,我的意思,你隱藏在暗處的人太弱,敵不過對方。」

「不進你家大門,選擇躺在別墅門口,就是為了報你救命之恩。」

如果眼神可以吃人,爺孫二人早將夜瀟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了。

夜瀟一臉誠懇:「我現在雖是半個廢人,卻可讓你不費一兵一卒消滅對手。當然,之後希望你能提供給我一些藥材。」

夜瀟指了指自己的雙腿:「我迫切的需要重新站立,10個小時之內,如果傷口太久不利於治癒,這算是我的請求,無論答應與否我都會還恩。」

猶記得前世,這對爺孫在將夜瀟帶回家後,當夜就被人殺害。

而他,卻只能趴在陰暗角落,觀看那血腥的一幕,不是他不想救,而是無能為力。

縱然如此,他最後還是被那群人發現,雙腿殘廢,連讓敵人背負命債的資格都沒有。

在嘲笑聲中,那伙人挑斷了他雙手筋脈,揚長而去。

之後,他徹底淪為一個連爬都艱難的廢人!

這是報恩,再順便報下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