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深山老林的奮鬥日常
穿越之深山老林的奮鬥日常 連載中

穿越之深山老林的奮鬥日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橙思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立夏 古代言情 趙成

劉立夏一朝穿越在大山深處,家徒四壁,還成天餓肚子 更絕的是賊老天啥金手指都不肯給 長在紅旗下的她沒想到餓肚子的滋味這麼難受 她要吃飯 大米飯 還要大口吃肉 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她要如何在異世實現這個「宏願」展開

《穿越之深山老林的奮鬥日常》章節試讀:

第1章 穿越了?


劉立夏迷迷糊糊的總是聽到有人在身邊哭,一陣一陣的,還有好幾個人說話的聲音。

她很奇怪,自己是一個人住啊,怎麼家裡有這麼多人?

想到這裡,心裏一個激靈,完了,不會家裡進賊了吧,她一個大好女青年,不會被那啥吧?

她努力想醒過來,努力了半天,終於,眼皮睜開了一條縫,屋裡微弱的光線還是刺的她不得不又閉上,緩了一會才又小心翼翼的睜開。

才一睜開就愣住了。

一個約摸五六歲的小男孩叫道:「啊!娘,我姐醒了,醒了,我姐醒了,姐,你終於醒了,你沒事吧,哇......」

這個更小,話都還不怎麼說的利索,咬着手指頭道:「姐姐醒了!」

埋頭大哭的婦人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一眼就對上了劉立夏黑黝黝的眼珠,呆住了!

反應過來之後又要大哭,生怕嚇着孩子,硬生生憋住了,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只是眼淚卻不受控制的撲簌簌往下掉,歡喜的跟什麼似的,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終於醒過來的女兒,一時不知道怎麼是好。

摸着女兒的額頭,關切的問道:「大妞啊,怎麼樣,你感覺好點了嗎?身上還痛不痛?」

說到這裡又開始哭,「你不知道,你可嚇死娘了,你都昏過去三四天了,還發高燒,怎麼著都不醒,

你說你好好的怎麼會掉進河裡去呢,下次我們還是不要去那邊了,太險了,你差點就見不到娘了。」

劉立夏腦子有些轉不過來,這些都是誰啊?她又在哪裡啊?什麼娘?什麼大妞?

眼珠子轉了轉,看見屋裡的情況,她嘆了一口氣,看來還是在做夢,還睡一睡好了,也不知道幾點鐘了。

明天上班會不會遲到啊?

見她又要睡過去。可把幾人嚇了一跳,生怕她一睡過去又叫不醒了。

急的那小男孩上來就**,對着劉立夏的臉一陣拍。

「哎喲,輕點輕點,哪來的熊孩子啊,找抽啊。」劉立夏吃痛的捂着臉。

瞬間,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會痛?!

不死心的又狠狠的捏了捏,臉上傳來的痛感在告訴她這是真的,不是做夢。

劉立夏呆了!!

這是怎麼回事?!

啊?這是哪啊?

這,這,這,這昏暗的小卧室,頭頂上黑乎乎的房梁, 無處不在的蛛絲網,掉灰掉泥巴的泥巴牆,這,他們村九十年代初就沒有這種房子了。

她第一個念頭,完了,完了,這是被拐賣了呀。

還被賣到這不知道是哪個深山老林的原始部落,給人當媳婦,要一窩一窩的給人生孩子。

想到報道過的那些案列,那些都能當她爸的老男人,又臟又老又丑又窮,渾身襤褸還不可一世,還打老婆,為了防止人逃跑還鎖起來。

越想劉立夏越是萬念俱灰,只恨不得一頭碰死在這兒,她的大好年華,就要葬送在這兒了。

這些該死的人販子,就是做鬼她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想到這兒,劉立夏一頓,皺眉思索,自己到底是怎麼被拐賣的?

好像是昨天晚上又加班到十一點,她昏昏沉沉的騎着自己的小電瓶回家,路上被對向行來的遠光燈刺的睜不開眼,然後就是一陣天旋地轉,再然後······?

再然後醒來就到這裡了。

記憶漸漸回籠。

她伸出自己的手在眼前看了看,又伸出腳看了看,還摸了摸自己的頭臉。

越來越絕望,這,這,這不是她的身體啊,這手,這腳,怎麼這麼小啊,這根本就是小孩的手啊。

她,她不會穿越了吧?

劉立夏眼淚都差點下來了,這,這麼窮,啥玩意都沒有的古代,她靠什麼生活啊?這也不比被拐賣給別人當老婆來的強啊。

瞧這娘幾個,個個面黃肌瘦的,還有這穿的是什麼啊,身上的補丁一個接一個,都快成乞丐裝了,好在還算乾淨,不然真跟叫花子無疑了。

周氏看着自己的大妞自從醒了之後也不說話,跟着了魔似的古古怪怪的,頓時害怕起來,這燒了那麼幾天,不會把腦子燒壞了吧?

哎呀,孩子他爹怎麼還不回來,請個大夫怎麼要這麼久,這可怎麼辦呢?

小心翼翼的問道:「大妞,你沒事吧,頭還痛不痛?

那個,你還認得我不?

我是娘啊。」

又把一旁的兩個兒子抱過來,指着大的那一個道:「這個大的是你的大弟,劉青山,八歲。」

又摸了摸小的頭,「這個小的是你的小弟,劉青河,今年四歲。」

說完,充滿希望的看着劉立夏,「怎麼樣,你還記得不?」

劉立夏詫異的看着兩小蘿蔔頭,這瘦瘦小小的模樣,有八歲了?這個更小,說兩歲都有人相信,這全是營養不良啊。

劉青山一聽姐姐可能都不記得自己了,頓時急的,也一臉希冀的看着姐姐。

小的咬着手指頭,搞不清楚狀況。

劉立夏眨眨眼,這······

晃了晃腦袋,又晃了晃腦袋。

她,好像沒有接受到小姑娘的任何記憶,這樣的話,那她就不客氣了。

見人搖了幾下頭,周氏又嗚嗚嗚的哭了起來,這真的傷着腦袋了,連家人都不認得了,也不知道這腦袋上的事大夫治不治的好?

「那,那你還記不記得自己叫什麼?」

周氏抱着最後的希望問道。

劉立夏搖了搖頭。

完了,連自己也不記得了,這不是傻了是什麼。

想着自己好好的大女兒,懂事又乖巧,再等兩年就可以說人家了,一場意外直接把人燒傻了,這孩子以後可怎麼辦啊?

周氏悲從中來,抱着劉立夏就開始嚎,一個勁的嚷道:「我的兒啊,你怎麼這麼命苦啊,小小年紀怎麼就壞了腦子,老天爺,你簡直是要了我的命啊。」

兩個小蘿蔔頭一見娘哭的這麼傷心,也跟着嚎起來。

一時間,屋裡的哭聲響徹一片,傳出老遠。

正深一腳淺一腳帶着老大夫和他孫子往家裡趕的劉大柱還沒到家呢,就聽見從自家屋裡傳出來的哭聲。

心裏一個咯噔,腿就軟了下去。

一個農家漢子,就這麼攤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了起來,是他來遲了,只他沒用,沒早點帶着大夫回來,不然大妞也不會早早的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