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少年風木
少年風木 連載中

少年風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無聲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藍沉雪 風木

在音樂的世界裏頓悟愛情,音樂的旋律在不經意的回眸間撞見了悲傷
不管是在什麼樣的季節,轉身之後,你我從此再無相見
只留下一縷旋律,激蕩了愛情的唯美與浪漫,也勾起了美好的回憶與悲傷
展開

《少年風木》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少年風木


看着遠山的風景,秋蟲的鳴叫,縈繞在風木的腦海間,勾起了一絲關於美好的音樂的想像。

在山澗安逸的日子,不僅愜意悠閑,但總是透着一股淡淡的憂傷。

風木,山裡長得最為俊秀的男孩子,笑起來的樣子真好看。一口潔白的牙齒整整齊齊的,婉如白玉,每個見到風木的人,都很是喜歡風木。

風木,是一個好孩子,是一個孝順的好孩子。

在鄉親們的眼中,風木很是懂事,是村裡孩子們的榜樣。

在爺爺奶奶的眼中,風木就是一家人的寶玉,總是事事都提醒着風木,希望風木能夠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爺爺是一位抗戰英雄,爺爺在十里八鄉都很受人們的尊敬。所以,在風木的心中,能夠成為像爺爺一樣的軍人保家衛國,是風木一生的夢想。

還是像往常一樣,這個14歲的少年風木,坐在村子前的觀音山上,看向遠方,享受着腦海中飄散的旋律。

沒有人知道,風木總是會選擇一個人靜坐;沒有人知道,風木的思緒里在想像着什麼。

當有人詢問風木的時候,風木總是微微一笑,像是表明了自己的全部心情。

「你們快看,是風木,他來了...」

「風木很早就已經來到山頂了,你們這幫人就忙着打牌,說好的,我們找風木一起打牌的,不算話了?」

「你們都快點了,說好的打牌的?」

「不是我們遲到了,我們都在這裡等了好半天了。」

「我看你是想贏錢,明天就是周一了,我們還能搞幾局的,快點。」

嘿嗤嘿嗤地,三五個小夥伴,快速地從大叔家的堂屋前跑到觀音山上,笑呵呵地看着風木。

「風木哥,你怎麼來了?」愛蛾笑嘻嘻地問道。

「風木哥,要不要整兩局?這副牌是我幺叔的,很新的。」休一在徵求風木的意見。

休一和風木的關係很好,所以打牌這種事情,都只能是休一詢問風木。

風木只是微微一笑,拿出一小沓錢,一旁的百曉喚手快,將風木手中的錢搶過,很是正經地抿了一下大拇指,便數起錢來。

「一角,兩角,三角,四角...」

小夥伴們就這樣看着百曉喚手中的錢,有點羨慕,眼神之中似乎生出一點貪婪的**。

小夥伴們都清楚,風木的錢,不能打主意。想要的話,得靠本事贏到手。

於是休一已經按捺不住了,已經開始洗牌了,手法極其地熟練。54張撲克牌在休一的手中一分為二,雙手各一半,只見休一輕輕地將雙手在石板上交叉,呲呲呲呲...,休一手中的撲克就像是有了靈性一樣,快速地混合在一起。

「來來...牌都洗好了,愛娥,是你先起,還是風木先來?」

小夥伴們中,就愛娥年齡最小,休一一般都會以一副尊老愛幼的做派,讓愛娥先開牌。

「沒得事...讓風木哥哥開牌,這把我贏定了。」愛娥也不甘示弱,很有氣勢,顯然是志在必得了。

「愛娥,你是不是看到底牌了?」休一頓時大聲嚷嚷起來。

「你放屁不是哦?你自己洗的牌,你說我看見底牌,你眼瞎啊?」愛娥根本就不給休一好臉色。

「行了,摸牌吧?」百曉喚都已經率先摸牌了。

「瘋子,你是不是想死啊?又不是你開牌,你拿什麼第一張?」

「你看,第一張就是A,你賴不賴?」

「真是賴死了,你們這幫人...」

就這樣,小夥伴們嚷着和楓木一起打牌,打算將風木手中的錢都全部贏光,周一上學中午飯就有着落了。

「哥哥,喊你回家吃飯了...」

是小菊妹妹,小菊妹妹是百曉喚的親妹妹,很是可愛。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小菊妹妹都已經跑到山上來了。

「哥哥,媽媽叫你回家吃飯了?」小菊妹妹喘着氣說道,小臉蛋跑得紅彤彤的很好看。

百曉喚很是憐愛地用手摸了一下小菊妹妹的臉,說:「這五角錢給你,你快回去吧?」

「嗯嗯...」小菊很開心地點着小頭。

隨即,風木又遞給了小菊妹妹五角錢。

「哥哥,我已經有五角錢了,已經很多了。」小菊很是識趣地拒絕風木。

大家見小菊沒有接過風木遞過來的錢,說道:「妹妹,你就拿着吧?是風木哥哥給的。」

在小夥伴們的勸說下,小菊妹妹終於接過風木給她的五角錢。

拿着錢之後,小菊妹妹很是開心地回家了。

傍晚的夕陽,映紅了天邊的晚霞,在大山裡,山巔都是金黃色的,很是耀眼,很美很美。

風木看着自己前面的厚厚一沓錢,再看看幾個小夥伴都已經輸光光了。這個時候即使眼前有着最美的風景,小夥伴們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出完自己手中的牌之後,愛娥終於還是抱怨了起來:「唉...今天的手氣真的太不好了,運氣也差,就是打不過風木哥。」

「你這話說得,就好像你每次和我們打牌你都贏過一樣?」百曉喚嘲笑道。

「就你們厲害,有種就不要算牌,算牌之後你都知道我手中有什麼牌,真的賴死了。」

「是你腦子不好使,你怪誰啊?」

最後一把牌,太陽已經沒入地平線內了。

「不打了,不打了,沒得意思,這次還是輸了....」

幾個小夥伴就這樣眼巴巴地看着風木手中的錢,好像一點都不擔心一樣,很是期待地看着風木。

風木還是像往常一樣,數了數手中的錢,將所有贏的錢均等分成四份,遞給了愛娥,休一,百曉喚和一直陪伴着大家打牌的小江。

「風木哥,這錢不對啊?你的錢都給我們了,剛剛不是已經數過了,你的是多少,就是多少。」愛娥吵吵地說道。

風木示意不用在意,隨即起身,準備離開了。

「風木哥,明天早上我們去你家等你,我們一起上學?」

風木轉身,看着大夥笑了笑,示意不用了。

看着遠去的似有落寞的風木的背影,小夥伴們似乎知道了些什麼。

「聽說,風木哥不上學了,要去城裡做工?」愛娥說道。

「是的,我聽我大叔說的,他們帶着風木哥去城裡,大伯大媽都在城裡。」

「可是風木哥還在上學吧?怎麼可能去做工?要是大爺爺知道,這不是找死嗎?」百曉喚說道。

「我不信風木哥是去城裡做工的,大爺爺是有錢人,應該是讓風木哥去城裡上學,他們家可不缺錢。」休一分析道。

愛娥的小眼睛很是靈動地閃爍着,像是知道了前因後果。

「你們是不知道,風木哥很可能是去治病的,要是風木哥能夠像我們一樣就好了...」

說話間,幾個小夥伴竟然忍不住哭了起來,夥伴之間的情誼,也在這個時候徹底地釋放出來。

風木,是一個除了外表如玉,內心卻異常堅韌的少年。

他心中有着夢想,可先天的條件似乎讓他無法實現軍人的夢想。

風木自小有耳疾,右耳是無法聽見聲音的,因為耳疾的原因,風木一直都不會說話。

因為風木不會說話,無法正常聽見這個世界的聲音,那出眾的外表之上所釋放出的溫潤如玉的書生氣,成為了風木給人們留下的獨有印象。

入秋的清晨,山裡迷霧蔓延,在陽光的洗禮之下,沉沉地還沒有醒來。

山路的雜草間掛滿了晶瑩的露珠,打**跑來的小夥伴們的解放鞋。

愛娥,休一,百曉喚,小江他們幾個看着遠山之上遠行的身影,大聲地喊道:「風木哥,我們等着你回來,我們知道你的夢想是什麼,你一定會實現的。」

「嗚嗚嗚...」

「風木哥,你在外面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我們等着你回來...」

小江和愛娥都已經哭了,鼻涕一把一把地...

走在山路上,風木似乎聽見了小夥伴們的呼喚,駐足停留片刻之後,隨着崎嶇的山路,走向人生的下一段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