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恐怖遊戲之活下去的開始
恐怖遊戲之活下去的開始 連載中

恐怖遊戲之活下去的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昭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姜湮 昭匯 穿越重生

一切的開始是否是真的?所謂的安康醫院?奇怪的規則?一件件並不怎麼符合科學的事?到底是什麼完成了這些作品
展開

《恐怖遊戲之活下去的開始》章節試讀:

第4章 陌生的熟悉感


「晏憬琛……」

姜湮默默念着他的名字,一種飽滿的酸澀感湧上心頭。

這陌生的熟悉感和毫無來由的難受讓她有些迷茫,她忘了問那個男人為什麼要救自己,忘了問他在這兒是什麼身份,忘了問他為什麼自稱是她的「男朋友」。

姜湮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樓梯的盡頭。

「哎,姜湮,回神啦!」李逵在她耳邊喊道。

姜湮被他吼得一哆嗦,有些懊悔自己剛才怎麼魔怔了,好不容易碰見那個男人卻只詢問了最沒用的名字。

「那個,你倆真不是男女朋友?」李逵懷疑。「小情侶之間鬧矛盾很正常,他其實對你還挺不錯的,大家每天活的水深火熱的,他還能惦記着你餓不餓。」

「行啦,你的眼珠子都要掉進雞腿里了!」姜湮打斷他,「喏,分你一個行了吧!」

「嘿嘿,還是大妹子你人好!吃了你的雞腿,我就是你的人了!以後……」

姜湮忍無可忍,一把拉開病房門將他拍了進去,「好好休息少說話,記得晚上到我病房裡來。」

世界終於安靜了。

姜湮一邊踱步一邊梳理這兩天發生的事。

第一,得救出歲歲。第二,要在十五天之內逃離醫院。

現在看來,那群醫生是在說,雖然他不願意配合醫生,但如果他擅自離開,可能會威脅到醫院所有病人的生命。

而且,姜湮清楚地記得,當她按下那所謂「給歲歲續命」的紅色按鈕時,他雖然短暫恢復了生命力,卻也變成了怪物的模樣,就像……就像她第一天見到的「感染者」一樣!

難道歲歲也被感染了!如果他被感染了,那牆裡的恐怖觸手為什麼不把他吃掉,反而被醫生抓到六樓去做實驗?

他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

「你認為一個渾身血液被抽空的孩子,能夠堅持多久呢?」那天醫生的話迴響在她耳邊。

對了!抽血,歲歲的血肯定有什麼特殊用處!

「我離開這裡,你,還有媽媽就都會死。」

——只要有歲歲的血,我們就不會被感染?

這個猜測雖然離奇,但是合理。

姜湮心事重重地往前走,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牆上又出現了暗紅的血絲。

「你不要命了!」有人拉住了她的胳膊。

嗯?姜湮回頭一看,只見一位高挑的短頭髮女生沖她挑眉:「你再往前一步就要被感染了。」

姜湮這才看到牆上蠢蠢欲動的紅血絲,不由得蹬蹬退了兩步:「你是說,這是……」

「對,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種寄生物,碰到就會被感染。運氣好的話你還能多撐一會,運氣差的會完全變成怪物被觸手捉走。」女生雙手抱胸,詫異道:「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那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眼前的這位女生雖然穿着一身病號服,卻一點也不像個病人。姜湮瞧着她在醫院裏如魚得水自信滿滿的樣子,差點就要以為她其實是個醫生了。

「謝謝你。」看着這位爽利的女生,姜湮很想跟她交個朋友。

可女生卻恢復冷冰冰的樣子:「沒什麼,不管有什麼任務,首先得有命才能去做。」她說完轉頭就走。

「啊啊啊啊啊救命!」走廊盡頭有個人影朝她們狂奔而來,姜湮定睛一看,那人身後竟有無數對觸手緊追不捨。

又是一個感染者。

那位已經走開的女生見到感染者後,神色巨變,又重新趕回來,抓上姜湮就跑。

「失去神智的感染者會無差別攻擊所有人,被他咬住你就完了!」女生氣喘吁吁,拽着姜湮往四樓跑。

「哎四樓是太平間!」

「別廢話,想活命跟我走!」女生雖然這樣說,但跑的越來越慢,到後來都是姜湮在拉着她走。

終於,女生像是體力不支一樣,快要軟倒在地上。

「感染者快追上來了,你先走吧不用管我。」

「你剛才不是說了嗎,別廢話!」姜湮咬牙撐起她,努力上台階。

感染者看到了她們,領着一群觸手向這邊撲來。

來不及了,自己周圍的牆上已經出現了觸手,張牙舞爪地守株待兔,等待着感染者自投羅網。

萬一像上次那樣被觸手纏住,感染者再追上來咬自己一口,那感染者被吃掉後,觸手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

姜湮又要躲着觸手,又要扶着女生,前進的速度變得更慢。

三步。

兩步。

一步!

感染者張着血盆大口咬向自己!

無處可躲了,姜湮背靠着太平間的大門,咬了咬牙,用自己並不熟練的格鬥技巧,抓住感染者的肩膀來了個過肩摔,竟真的把他摔到了地上。感染者剛要爬起來,四周血紅的觸手嚴嚴實實的把他包成了個繭,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刺激着姜湮的耳膜。

漸漸的,慘叫聲沒了,取而代之的是觸手消化食物時酒足飯飽的咕咕聲。

知道它們不會攻擊正常人,姜湮剛要鬆一口氣,耳畔就響起了嘀嘀嘀的警報聲:

「檢測異常,檢測異常,有感染人群,有感染人群。」

這裡就只有兩個人,難道……

姜湮不敢相信,扭頭看向女生。

「檢測到目標方位。」警報繼續播道。

剛剛「吃」完感染者的觸手緩緩向女生伸去。

她還有理智,不能讓她死!

姜湮想要去救她,誰知自己的腳腕也被纏住。

「檢測到感染者氣息,不確定是否為感染對象。」

該死,剛才抱着她逃命,離得太近了。

姜湮自顧不暇,眼睜睜看着觸手把已經昏過去的女生綁在牆上。

她奮力掙扎:「喂你們看清楚!我沒有被感染!」

不知是不是她的話起了作用,觸手綁了她一會就鬆開了。

姜湮趕緊跑到女生身邊,只聽那冰冷冷的電子音道:「檢驗到目標對象為半感染人員,現予以隔離處置。」

什麼?隔離就是一直把人綁在這不吃不喝?那這跟死刑有什麼區別!

姜湮這次是真的有些着急了,到底怎麼把她救出來呢?

她在女生身邊走來走去,試圖伸手去掰觸手,掰不動。

不能大喊救命叫人幫忙。這裡靠近四樓太平間,如果動靜太大的話把醫生引來就不妙了。

護士長神出鬼沒找不着,也不能丟下她去找李逵。

她閉上眼睛,深呼吸:「要冷靜。」她暗暗對自己說。

但大多數情況下,你越不想幹什麼,你的腦子就越往那方面想。

姜湮又一次想起了那個男人,哦不對,他叫晏憬琛。

「憬彼淮夷,來獻其琛。」這是這個名字的出處吧……

姜湮搖搖頭,停止了自己的臆想。

要是他在,興許有辦法。

姜湮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腦子。

算了,她乾脆放任自己的大腦自由發揮,一半思考怎麼救這個女生,另一半抽了風似的全是晏憬琛。

她無意識地摩挲着手指,這是她思考問題時的小動作。

有點疼。

姜湮抬手一看,昨天被歲歲咬在手腕上的傷口在剛才掙扎的時候又開裂了。

一滴血滴在了捆着女生的觸手上。

觸手像觸電似的往回縮。

咦?姜湮忍者疼痛,又擠了兩滴血。

「吧嗒吧嗒。」

那整根觸手竟然縮回了牆裡!

姜湮心中一喜,自己的血竟能剋制這個大怪物!

她找了個發卡,不顧疼痛的往自己胳膊上一划。

鮮血流到觸手上,那些觸手果然乖乖縮了回去。

姜湮抓住機會扛起女生就跑。

觸手緩了一會,不甘心地往前追,速度肉眼可見的慢了不少。

直到姜湮徹底上了四樓,差一腳就要邁進太平間了,那些觸手才停住,好像前方有什麼忌諱,不敢追來。

這時,女生終於幽幽醒來,剛睜眼便被姜湮血呼呼的手腕嚇了一大跳。

「你受傷了!」

「噓!小點聲,我們現在在太平間。」

女生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好時機,只得先對姜湮低聲道:「謝謝你救了我,我,我叫秦希。」說完微微有些臉紅,一看就是個不經常向別人道謝的人。

姜湮會心一笑:「沒關係啦,你剛才不是也救了我一命嗎?你還能不能走,既然咱們來了四樓,總不能空手回去,敢不敢跟我去拿個東西?」

秦希一聽,又傲嬌了起來。「走就走!你要拿什麼?」

姜湮沒說話,先悄悄探頭往四樓走廊看了看。

沒有醫生,他們可能都到六樓做實驗去了。

想到飽受折磨的歲歲,姜湮眼底又是一暗。

必須儘快把他救出來!

姜湮憑着上次的記憶找到了那間「工作室。」

依然是被肢解的人體、腐爛的頭骨、和蠕動的蛆蟲,數量甚至比以前更多了。

她還是沒忍住,乾嘔了好幾下。

反而旁邊的秦希只是捂住了口鼻,驟緊眉頭,反應比自己小得多。

「這都是那群醫生乾的?」秦希憤怒道。

姜湮點了點頭,忍者屍臭,到那堆還沒有分門別類的屍山裡挑了幾塊人肉裝着。

秦希雖不解,還是效仿她的樣子,拿了好幾塊頭骨。

「可以走了。」姜湮朝秦希打手勢。

二人捧着頭骨爛肉,確定樓道里沒有觸手之後,火速下樓進了病房。

秦希一進病房就衝進衛生間瘋狂洗手:「你先解釋一下,為什麼要帶上這堆東西,又為什麼要把它們放進我的病房?哎你洗手的時候注意點別碰到傷口!」

姜湮把醫生靠氣味分辨敵友的事情告訴了她。

「這倒是個好方法,雖然噁心了點,但能用它們混到醫生里去。」秦希點點頭,揉着被搓紅了的手:「我先給你包紮吧。」她從一邊柜子里端出消毒水和繃帶,拉過姜湮開始給她清理。

姜湮看着她,她睫毛微垂,眼神中全是認真,好像天地間沒人能阻止她給自己消毒,有種……嗯,很專業的氣場。

「你包紮的真好。」姜湮讚歎道。

「那是,我可是醫生。」秦希輕抬下巴,朝她自信一笑。

「那……」

「等等!「秦希打斷了姜湮:「你手腕上的傷口,是誰咬的?」

「沒錯,是被感染者咬的,但他跟你一樣還有理智,而且很善良。」姜湮把歲歲的事情告訴了她。

「也就是說,你的任務是幫助葉苗救回她兒子。」秦希若有所思:「我接到的任務,是研究出可以抑制X寄生物的藥物,並幫助感染者們治癒,寄生物就是之前牆上的紅血絲。」

「那你被感染,不會是因為研究藥物吧?」姜湮問。

秦希點頭:「現在看來,那位小朋友對我有很大用處,你被咬了但不感染可能不是因為你自己體質特殊,而是因為他的血。」

「怎麼樣?跟我合作嗎?」姜湮向她伸出一隻手:「你和我一起救歲歲,我和他幫助你研究解藥。」

「合作愉快!」秦希毫不猶豫拍過她的手。

二人相視一笑。

噹噹當,鬧鐘敲了十二下。

與此同時,廣播也響了。

【十二點到了,請您去食堂進餐。】

兩人走在去食堂的路上,還時不時竊竊私語。

「哎你體質怎麼這麼弱啊,跑兩步就暈。」

「我這不是被感染了嘛,體能會慢慢下降。」

「哦,沒事兒,我學過格鬥,我保護你!」

「誰保護誰還不一定呢!老娘可是跆拳道黑帶!」

兩人說說笑笑進了食堂。

依然是難以下咽的飯菜,姜湮興緻缺缺。

「你看這西紅柿想不想那個人腦組織?」秦希故意道。

「你這麼說自己難道不噁心嗎?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姜湮沒好氣地說。

「我可是在解剖室長大的,天天就着福爾馬林下飯!」秦希說完,抬筷作勢去夾西紅柿,西紅柿的瓤和炒出來的粘稠汁水滴落下來,她終於接受不了,喪氣地甩開筷子。

二人齊齊乾嘔。

「姜湮!我終於找到你了。」

一聽就是李逵的大嗓門。

「欸,這個小姐姐是誰?」

「大塊頭你好,我叫秦希,姜湮跟我提起過你,從今以後咱們就是盟友了。」秦希言簡意賅。

「沒問題!姜湮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李逵拍拍胸脯:「你怎麼知道我的外號叫『大塊頭』?」